原来,阎罗殿自从上次失败,又把心思放在齐国,选一个江湖帮派,想借此江湖帮派的壳,控制里面的人,扩大影响,借以结交影响权贵,甚至想通过权贵,最后如郑国一样,双龙帮不幸被选。

    莫闲还从这些信息,知道阎罗殿这次在多诸侯国进行,莫闲不禁皱起眉头。他对阎罗殿有着一种病态的执着,如果一旦阎罗殿得势,他的下场可想而知,为人为己,他和阎罗殿之间没有和解可能。

    看见敌人已除,支龙表面上很悲伤,内里却有丝丝兴奋,尝到权力滋味的人,不可能放弃权力,以前被一个人压着,任何情意,在权力面前,如退到第二位。

    莫闲本身很敏感,感觉到他面上忧伤,心却兴奋,他摇摇头,世间事,不可能双全,自己既然选择了修行,人间的大多数事都与自己无关,别人的事,只要不妨害别人,他怎么做,是他的自由。

    ……

    他回到了遇仙宗,还带来一个人,蠡玉一进遇仙宗,莫闲便提醒他,可以翻看那玉箴的东西。

    蠡玉看后,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莫闲问:“怎么了?”

    他在乾坤袋又摸索了一阵,取出一块令牌,莫闲觉得眼熟,微微一想,说:“这不是遇仙宗的真传弟子的身份牌么?”

    “正是,想不到,父母要我拜入遇仙宗,这是我父母早年间,遇仙宗一位长老求药,留下的一面令牌,答应收一个东临岛的人。”蠡玉说。

    莫闲地瞬间明白了,为什么6冰对自己好,原来有这个原因,自己是遇仙宗的人,一路相处,也给6蠡玉找了一个真正的朋友。

    “你干脆先和我拜见师傅。卐卍?然后再到相应的机构,来办理你的事。”

    “好,就这样。”

    两人先去拜见潜虚子,潜虚子见莫闲来到。心欢喜,再一看到蠡玉,说:“徒儿,这是你的朋友?”

    “6蠡玉拜见前辈!”蠡玉一礼。

    “哈哈,请起。青年俊杰,一身功行扎实,系出自名门,不简单。”潜虚子说道,他一眼就看出蠡玉的虚实,而蠡玉看他,见气息飘忽不定,和自然和谐相处,但又千变万化,比他的父亲更加令人捉摸不定。心隐隐有感,恐怕是化神修士。

    身入化神,神念有灵,法力自带思考能力,已非人类可比。

    莫闲禀道:“回师傅的话,6蠡玉出身东海十岛之一的东临岛,是东临岛主之子,今到遇仙宗,是因为遇仙宗曾有一位长老东海求药,答应遇仙宗收一个东临岛的人为徒。他才不远万里来到遇仙宗。”

    “有这回事?我想起来了,难道是他?”潜虚子沉吟道。

    “师傅,是谁?”

    “可能是你师伯潜无子,蠡玉。可有信物?”

    “有!”蠡玉手出现那块令牌,令牌一动,落入潜虚子的掌,“果然是师兄之物,也罢,徒儿。等会带蠡玉去拜见你师伯。”

    “不经过掌门?”莫闲问道。

    “不必,要是每个长老收徒,都要通知他,烦也把他烦死,你师伯收徒,只要事后跟掌书记登记一下就行。卍卍?卐”潜虚子说,“徒儿,你见到了6婉秋,她还怨我吗?”

    “师傅,婉秋仙子早就不怨你了。”莫闲详细地讲解了经过,潜虚子长叹了一口气,说:“相见争如不见,她想开了,我就放心了,旧日种种,就让他过去吧,世间事,不如意者十之**,就是神仙也一样。”

    看到莫闲还在这里,问:“你还有什么事?”

    莫闲将双龙帮的事一说,他挥挥手:“你看办,这些尘劳你要有兴趣,就和阎罗殿玩玩。”

    “师傅,我一个人,怎么和阎罗殿那一个庞然大物玩。”莫闲叫苦。

    “修行者,要善于用物,庄子不是有个寓言,宋国有一善于调制不皲手药物的人家,世世代代以漂洗丝絮为职业。有个游客听说了这件事,愿意用百金的高价收买他的药方。全家人聚集在一起商量:‘我们世世代代在河水里漂洗丝絮,所得不过数金,如今一下子就可卖得百金。还是把药方卖给他吧。’游客得到药方,来游说吴王。正巧越国难,吴王派他统率部队,冬天跟越军在水上交战,大败越军,吴王划割土地封赏他。能使手不皲裂,药方是同样的,有的人用它来获得封赏,有的人却只能靠它在水漂洗丝絮,这是使用的方法不同。你不是没有人脉,你自己想想。”潜虚子说。

    “多谢师傅,我明白。”莫闲谢道。

    “还有什么事?”潜虚子笑着望着莫闲,莫闲欲言又止,“说吧,不要作小儿女的姿态。”

    莫闲脸一红,说:“师傅,我想学习外丹术!”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为什么欲言又止?”

    “我怕分心。”莫闲老实回答。

    “修行的人,并入门之前,的确怕分心,入门以后,却不是一心苦练而功成,许多技艺可以涉历,修行不是将自己练成石头,适当学一些东西,调济一下,人一旦入了长生,时间并不重要,你修行黄庭之道,丹药之道,可以触类旁通,再说,你入了遇仙宗,遇仙宗分内外丹,内丹方面,你已不用涉及,外丹方面你倒可以一试,过二天来,我安排一个人,你跟他学习烧茅炼丹。还有医学之道。”出乎莫闲的意料,潜虚子不仅没有反对,反而替他安排起来。

    莫闲拜别师傅,和蠡玉一起,来见潜无子,蠡玉拜在潜无子座下。

    莫闲回到自己的茅屋,绿猗好像忘了惠明,山虽没有世间的繁华,却也生活惬意,无忧无虑,莫闲看到绿猗多了一份灵性。

    莫闲外出时,他的茅屋绿猗带着照看,打扫得干干净净,莫闲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绿猗微微一笑,点头示意,接着照顾起花草,还有一些小动物,两个人好像鱼儿相忘于江湖,一切那么自然,不必刻意去做些什么。

    莫闲回到茅屋之,炼了一会功,收功之后,他想起潜虚子的话,修行者要善于用物,用物只是一个比方,说白了,要善于借势,他明白了,阎罗殿势力再大,但与阎罗殿相当的势力还有不少,甚至凡人虽弱,也是可以借势,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而无不克,潜虚子说的不错,自己修行已入门,而且修行是自己的心愿,其他如属于技艺,那么,为什么不将对付阎罗殿也当作一门技艺。

    此念一出,他豁然开朗,他的前途已开,想想潜虚以前所说,这个世界只是千世界的一个,千世界外,更有广阔的世界,唯一值得他用心的是,就是追求大道!

    他心一动,取出了阴珠,随手封了一段话,像飘带一样,阴珠的一个鬼灵飘出,带着话消失,他又封印了一些话,鬼灵一个个出去。

    莫闲的鬼灵,现在行走千里而不会有事,是夕,遇仙宗的任务堂接受一个任务,消息传于天下,阎罗殿大恼,自己在齐国的布置受人破坏,天下诸侯震动,加强对江湖门派的管理,一些仙门也介入其。

    莫闲却在丹炉前学习起烧火炼丹,丹大体可以分为几类,一类是大丹,炼制其丹,无论矿物还是天才地宝,只是感召天地灵力,甚至是天地间的法则炼入大丹,此丹一成,天地变色,服食炼化之,能使人法力暴涨,丹分一转到九转,其已不是自身药性,而是能承载多少天地间的灵信,药性只是最初一转时的引子,能达到转,已是不得了的事。

    二类是伤丹,包括临时恢复灵力的丹药,此类丹药多由灵药而成,灵药年代越高,丹药往往越强。

    类不能算是丹药,而是由丹药派生出来,五花八门,效用奇特,有些丹药能使临时轻身飞行,有些丹药却是剧毒,有些丹药能使人临时化出身体,总之种种效果,却使人瞠目结舌。

    莫闲目前只是烧火,炼丹师的辈分很高,潜虚子在他面前,只能以晚辈相称,他的道号丹丘生,在新的一代,学习外丹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因为内丹大放光彩,而外丹不仅靠天分,运气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外丹许多药物,包括矿物,往往可遇不可求,反而不如内丹来得方便。

    丹丘生看上去鹤童颜,但是就是很邋遢,衣服上有许多被火烧的孔洞,但莫闲一看见孔洞,心一紧,因为他的丹衣完全是一件法宝级的宝衣,能将宝衣烧得洞洞眼眼,莫闲自忖没有这个本事,这是什么样的火能将他的衣服烧成这个样子。

    丹丘生见到莫闲,看了一眼,便吩咐他烧火,而且是普通的火焰,说炼丹第一步要看火候,火武火都要了然于心,这种火最好是凡间的火,而不是修士所谓的真火。

    莫闲一看火就是个月,他渐渐看出了门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