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很小细节,就会改变火焰的大小,但要求却不能改变,莫闲聚精会神,渐渐火焰控制由心,不是他用御物之物控火,而是不知不觉做到的,他明白了,他的意念不知不觉变得极其稳定。

    火焰微微一闪,似乎要弱下去,金风未动蝉先觉,莫闲好像知道,手的扇子轻轻一扇,火焰却没有什么变化。莫闲知道,火焰变了,要不是他这轻轻的一扇,现在火就小了下去。

    到了这时,丹丘生才微微点头,知道莫闲的火候已入门。

    “你明白了吗?”

    “师祖,我明白了,人唯忘物于外,心凝于神,神系于火,火才如意而变,随心而化。”

    “你能领悟到这一点,很好!炼丹,首要在火候,火候一关,难倒多少天资之辈,你能在短短个月之内,悟到火候,已算难得,凡火真火,都是一样,许多人一开始从真火入手,很难知晓火候真意,火候如不过关,再怎么灵的药材,最终都是虚幻,就算结果好,也只能发挥药材的八灵效,丹药成形,总是次品居多,甚至直接失败,炼丹难,首在火候。”丹丘生说道。

    莫闲言下大悟:“原来如此。”

    “你不要小看火候,火候纯任自然,做到不神而神,寄心于火,指挥若定,你有没有感到自己功行有所进步?”

    “是的,有所进步。”

    “这就是炼丹者的秘密,外丹者,虽说外,实质发于内。无内修则无外丹,大丹如成,常人无法服食,而炼丹者却能服食。原因就在于此,内修功夫到了,外丹点化,脱胎换骨,成就仙业。而世俗之人,将外丹神话,一粒外丹下腹,白日飞升,不知没有内在功力,外丹如何点化,凡人服食外丹,只如夺命的砒霜。”

    “师祖,外丹成道者几许?”

    “外丹成道,我门有数人。不过近些年来,外丹药物短缺,成道者越来越少,外丹逐渐沦为内丹术的辅助法,甚至,年轻的一代,大多数放弃外丹,转为精修龙虎金丹之术。”丹丘生有些落寂的说。

    “师祖不必担忧,他日师祖丹生道生,白日飞升。羡煞他们!”莫闲不知如何安慰,说出了这番话。

    “哈哈,你说的对。”他看了一眼八卦炉,哈哈大笑。他知道,炉丹药已炼二十六年,功成转,这一炉转紫金丹如成,他就该白日飞升了,“可惜了。药物最多只能到四转,再往上,已经承受不住。”

    他后面自言自语,莫闲不知道这里面是一炉转紫金丹,听到这话,吓了一跳,眼光不由落到那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八卦炉上。

    “这就是八卦炉,最没有特色的八卦炉?”莫闲问,他的话的意思丹丘生当然知道,八卦炉,是天下十大名炉之,与其他九大炉相比,真的没有特色,名字没有特色,炉形规矩,一点也不出众。

    但此炉按照太上的炼丹炉所造,由千金砖所成,每一块金砖都是法器,内蘊昧真火,此炉散开,可以化作一气昧火阵,任何人或妖被困入阵,对难免化作飞灰,它因为看起来太普通,被列为第。

    第一是金乌扶桑炉,九只金乌放出太阳真火,是一件难得的宝炉。

    第二是朱雀离火炉,朱雀呈威,南明离火,炼丹护身,称为第二。

    第算八卦炉,千金砖,形成奇怪阵势,为炼丹无上炉具,其他还有玄火升龙炉、太虚炉、百禽炉、一气混元炉、万兽炉、归藏炉和阴阳一元炉。这十大名炉,是炼丹者梦寐以求的炼丹炉具。

    “这就是排名第的八卦炉,要不是模样太普通,它的排名还会更高。”丹丘生说,他眼睛望莫闲面前一望,莫闲用的是普通的偃月炉,并不大,其周长是十二寸,以应十二个月和十二消息卦;其身长二十四寸,以应二十四节气。

    丹丘生接着说:“你可以炼最基本的丹药了,你先炼仙丹。”

    仙丹名为仙丹,又名长寿丹,说白了,是一种凡人可以服用的丹药,服用一粒,可以使人不仅尽天年,还能延寿一纪,即十二年,是凡人梦寐以求的仙丹,对修士来说,作用不是那么明显,但也能作为受伤后补虚的丹药。

    配方:梅片1分,万年熟石膏1两,红粉片钱。

    其梅片实质是一种预先处理的灵药,由数十年灵药龙脑香经洗炼后制得的结晶,称龙脑香冰片;数十年的灵药艾纳香经洗炼所得的结晶,混合后其晶形似梅花片,故有梅片之称,根据梅花片状又分为大梅片,二梅片,梅片,其梅片较细。

    万年熟石膏,并不真是万年,主要其含有物性,经过洗炼,才称为万年熟石膏。

    红粉片是妖兽梅花鹿的鹿茸切片。

    这味灵药,除了一味是矿物,其他几味都是植物或动物原料,仙丹作为莫闲的第一种丹药,丹丘生考虑得很周到,仙丹用料少,但药性互相混合,兼有大丹和伤丹二面,如果功力到家,甚至可以在仙丹的基础上,进行大丹的一转,其包含了炼丹手法、火候控制,甚至丹药吸改天地灵气的过程。

    所以说,丹丘生不愧是知名的炼丹师,他选择正适合莫闲,他并不知莫闲已有炼制精元丹的经验,虽然精元丹属于旁门左道,有巫术炼丹的痕迹,但不妨碍其灵信的作用,莫闲对天地灵信很敏感,仙丹很适合他。

    莫闲取药,一次取了份,一份可以炼制九枚,静下心来,细细回想一遍炼丹的整个过程,然后不焦不燥,静静坐在偃月炉前,炼丹禁忌很多,《丹房须知》上说,起火时,基于神明的信仰,炼丹家还要念祝祷,祈求灵官仙君保佑炼丹成功。在时辰上,起火炼丹也相当讲究,夜半子时如果恰逢潮生,这是不能起火的,至于甲戊、甲申、甲午、甲辰、甲寅、甲子日也是不能开炉炼丹的,因为这是六甲本命神明升座之日,不可以起事,否则冲撞神明,炼丹将会失败。

    此外,起火炼丹也禁忌风雨雷霆之时辰,不可呼魂唤魄,不可听到哭泣悲哀之声,不可看见血腥污秽之物等等。此等禁忌有的出于信仰的原因,有的则是经验的结晶,表现了外丹家对于相关因素的作用的认识。

    莫闲静候起火的时辰,二个时辰后,莫闲睁开了眼,他是用凡火炼丹,故此,眼一睁,手轻挥,上好的松木炭随着他的手势,飞入炉膛下,手指一弹,一朵小小的火花引燃了松木炭,他心系炉火,一会后,火色纯青,他手又动,一份药物按次序投入炉。

    火焰立刻暴涨,火势凶猛,正是武火,莫闲控制着武火,心神投入丹炉,关注着炉变化,炉灵药发生了奇特的变化,勾连天地间灵气,灵气开始向丹炉涌来。

    莫闲明白了,为什么炼丹者身心会发生变化,原来灵气涌来,经过炼丹者的身体,经炼丹者调节,虽然炼丹者没有吸收灵气,也没有功法来运转灵气,但就是这样,潜移默化之上,炼丹等于在修炼,不过不同于内丹或其他修炼法,炼丹者的意识只关注丹炉的一切。

    炼丹也是修行,莫闲得到感悟,他好像知道该怎么做,完全出于一种下意识,手打出了一个个手印,引导着灵气注入其,时不时的手一挥,有松木炭投入炉膛。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过去天,莫闲感到炉丹药已经成形,他心一动,顺势推动丹丸,丹丸缓缓的旋转起来,生出一股吸力,莫闲敏锐感到,一种生机极缓慢的被捕捉到,拉入丹丸之,此时,呯的一声响,炉出现了炸响,莫闲急忙手一翻,结出了复杂的手印,光华四溢,一股香气伴随着刺鼻的味道,冲出了炉子。

    “不要忙,收丹!”丹丘生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莫闲结出收丹手印,一股光华投入丹炉,丹炉盖打开了,莫闲一望,一炉丹只剩下一颗,其余的都炸成的碎末。

    丹丘生取出这一颗仙丹一望,说:“这颗丹药只能算勉强合格,太过了,其他八粒丹药都炸了,连带它的品质下降,你想想有些什么地方不足?”

    莫闲回想起炼丹整个过程,细节像流水一样,在他心头流过,他说:“我太着急了,最后时刻,有点心急,火候稍急了一会,忙着推动丹药,想炼出一转丹药,结果丹药炸了,我知道错了,我再来一炉。”

    “暂时不要炼丹,先歇一下,好好体味,把心情放松下来。”丹丘生说。(。)

    PS:  感谢秋之神光、黎家大少爷和我就看看⊙等的打赏支持!刘定凯和悠闲的夏日等的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