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莫闲脸上并没有高兴,太阳神针一亮,整个人烧了起来,化为一张符纸,以符替身,这是青符派的特征,红脸汉子难道是青符派的传人,不过,青符派的符法,虽源于青符派,但有不少外派人也会几手符法,所以莫闲不能确定。卐卍?

    对方已经走了,连名字知道,莫闲回过头,问:“师妹,是怎么回事?”

    “我也说不清楚,我在暮云山采药,得到一株金丝覆枕草,采摘金丝覆枕草时,有妖兽守护,我杀了妖兽,红脸汉子就冒了出来,一看见被我杀死的妖兽,便变了脸,不问二十一,便向我进攻,我不是他的对手,便一路逃了下来。“谢草儿说。

    “你没有问他的姓名,还有他出身的门派?”

    “我问了,他也不回答,好像死了亲娘一样。”

    “你杀死的妖兽是什么?”

    “是一头幼年的孰湖。”

    “孰湖?”莫闲知道这是一种背生双翼的马形妖兽,尾如蛇,性如烈焰,此妖兽一般现身于地下的灵玉的地方,难道是怕谢草儿现灵玉,还是有什么秘密?

    “不错,是孰湖,我不知什么原因,感到那个红脸汉子一付要置我于死地的样子,按理来说,暮云山并没有什么门派。”谢草儿不解地说。

    莫闲说:“他是什么门派的人不要紧,你得赶回去,告诉宗门人,你现了孰湖,那里恐怕有灵玉。”

    “什么?”谢草儿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神兽志》上记载,孰湖现身于有宝之地,即使不是灵玉,估计也有类似的东西。你这一说,倒让我想起来,多谢师兄提醒。???”

    谢草儿说着,便向莫闲告辞。急冲冲地向着宗门所在飞去,暮云山可能有灵玉,这个消息很快就在遇仙宗上层传来,遇仙宗派出一个专门的队伍,其当然有谢草儿。

    莫闲却一路向万魔岭赶去。万魔岭,魔门称之为万圣岭,周围崇山峻岭,魔门就在其,周边时有云雾泛起。

    莫闲远远的就望见魔门的山门,此山门是一件大型组合类法宝,门分重,上塑各种异兽,最外一层山门,上塑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方神兽。第二道山门,上塑凤凰、麒麟、梼杌、獬豸、白泽、鬼车、凿齿、赢鱼、重明鸟、毕方和饕餮等数十种异兽,宝光隐隐,好像要从山门上走下来,最后一重,雕着庆忌、赑屃、狴犴、貔貅、螭吻、椒图、囚牛、蒲牢、睚眦、狻猊、禺疆、猰貐、祸斗、虚耗、化蛇、英招、玄蜂、青牛、呲铁、山臊、火鼠、商羊和讹兽。

    远远的望去,这些异兽好像活的一样,随时会扑下来,未到山门,一般人已被气势逼住。莫闲知道,这不仅仅是塑像和雕像,如果不是魔门的人,一近前。真的有异兽扑来,取你的性命。

    莫闲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弟子,而魔门却是大派之一,而莫闲来拜山,根本不会惊动魔门的上层,甚至连山门正门都不得进。从旁边的小路而入。

    莫闲自己从不自视过高,像他这样的修士,千千万万,根本不会引起的别人注意,他依礼数,在山脚下一处亭子见动二位守山的弟子,莫闲上前一礼:“遇仙宗莫闲拜见二位道友,我欲见九秋仙姑门下的绿如,请问怎么走?”

    两人眼光一闪,站起身来:“原来你就是莫闲,九秋仙姑门下的绿如师妹,你想见他,先通过我们这道关,看看你的能耐。”

    莫闲眉头微皱,这不对,从来魔门没这样的规矩,为了见绿如,莫闲早就打听清楚魔门的规矩,好像魔门的人不欢迎自己,是他们的意思,还是整个魔门的意思?

    既然这样,那么自己也呈些本事给他们看,不要轻视自己,他眉头一挑:“原来还有这个规矩,请!”

    两人脸一红,他们不忿莫闲与绿如相恋,加上九泉老怪的大弟子厉光追求绿如无果,曾放言要莫闲好看,这两人不过普通的弟子,一听见莫闲来了,先想到厉光,当然胳膊肘往内拐,准备给莫闲一个下马威。

    莫闲与二人来到亭前的空地上,莫闲说:“两位请一起上吧,让我来领教圣门**!”

    二人隐隐有怒气,这太小看人了,莫闲看上去金丹未结,和自己一样,其一人说:“不用二人,我一人足矣!”

    莫闲一见对方怒火被自己挑了起来,还不够,淡淡一笑:“我的意思是二位一起上,好节省时间。”

    他这一句话,一下子对方怒意上涌:“我说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你战胜我,就过关了,不用拿话激我!”

    “那就开始吧!”莫闲无所谓的说道。

    对方指诀一引,莫闲顿觉脚下有了动静,他微微一笑,脚下一跺,尘土飞扬,地面如波,脚下立刻安静了,在他脚下尺开外,一双双骷髅手伸出了地面,但尺以内,根本没有动静。

    “如果只是这样,那么你就退下。”莫闲说着,轻轻的一抓,在对方头顶上方,顿时鬼哭神嚎,一只闪着绿光的手出现,这是莫闲利用阴珠的鬼灵形成的鬼手擒拿术。

    莫闲已很少利用鬼灵,要不是对方使出了骷髅鬼手,他也想不起来用鬼手擒拿术,他现在御使鬼灵,已不同于过去,虽然擒拿手的威力和过去几乎一样,但他的时机却是比以前拿捏得准确得多。

    现在莫闲已隐隐触摸到一种道境,他身负五龙虎之力,力量甚至过元婴修士,但他却不是元婴修士的对手,因为元婴修士能准确把握他的一举一动,有时,力大反而是一种负担,他不可能全身没有破绽。

    他这一擒拿手却是在对方一气未了,却又衰弱时,降临到对方头上,不出所料,擒拿手往下一落,正好把对方抓了一个结实,对方感到气脉被禁,不禁啊的一声,被莫闲临空拿去,另一个人瞠目结舌,他没有看出奥妙,感到应该抓不住,明明鬼气不是很强,应该能轻松防御,却现他已被凌空拿去。

    不用说他看不出来,就连当事人,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被擒,莫闲是来看绿如,当然不会伤到魔门的人,轻轻地放下,淡淡地说:“你输了,我可以上山了吧!”

    他一脸噪红,说不出话来,另一个人开口了:“你可以上山了。”

    莫闲微微一拱手:“承让!”便踏上了台阶,向着远处的山门走去。

    “你是不是故意让他?”

    “没有,不知怎么的,我就招了,这是怎么回事,我决没有放水的意思,那个人有古怪。”

    “快给厉光师兄一个信息,告诉他莫闲来了。”一个人说着,拿出一个纸鹤,说了几句话,手一松,纸鹤破空飞走,莫闲正在台阶上走着,一抬头,看到了纸鹤,他知道对方传讯给山上的人,也不介意,一步一步往上走。

    九秋仙姑正在洞府之,坐在云床上,心血一潮,掐指一算,微微一笑,抬手出了一道信号,便又垂目入定了。

    很快,所有的旁路都封闭了,亮起微微的禁制之光,只留下正门,也就是得从山门下经过,莫闲还没有知道,他一步一步向山上走去。

    他感觉到一阵法力的波动,也没有留意是怎么回事,山有魔门多少人,出现法力波动太正常了。

    白猿道人突然感觉到九秋仙姑方向有一丝法力波动,接着禁制全部打开,不对,山门处依旧,这是什么回事?

    他出了洞府,手一划,圆光术,莫闲出现在圆光之,这个小子怎么来了?白猿道人对莫闲很有好感,他结合刚才的现象,微微一想,明白了,不禁摇摇头,是帮不帮呢?

    他一时踌躇了,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回到洞府之。

    莫闲来到山门前,见路旁一个人,一身黑衣,衬得他面如冠玉,好一个风流人物,莫闲暗赞,他一拱手:“道友,请问九秋仙姑门下绿如住处该怎么走?”

    “你就是莫闲?”那人没有回答莫闲的问题,反而问道。

    “我就是!”莫闲不奇怪他是怎么知道的,刚才有纸鹤飞过,估计山下的人通知。

    “我是九泉门下的弟子厉光,听说你很厉害,你打得过我,放你过去,你打不过我,那么掉头离去,从此不准找绿如师妹。”厉光冷冷的说,莫闲看到,在山门后,有许多人在指着他,点点戳戳,而对方看着自己,眼有一种厌恶。

    莫闲淡淡地说:“我找不找绿如,你有什么资格说道四!”

    “圣门以强者为尊,你既然不允,我打到你答应!”

    “你试试看,我是以礼上门,你们居然这样,不要怪我言之不预,你有什么招数,尽管放马过来!”莫闲依然淡淡的。(。)

    ps:  感谢蓝云宏和空无之道月票支持,秋之神光打赏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