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人不过先下手,厉光目光一凝,向前一步,随着他的上步,黄泉水便漫天而来,一声龙吟,大水化作九条暗黄色的巨龙,一齐向莫闲扑来。?  ?

    厉光一出手,便显示其凡的功力,而且深谙攻击的心理,抢先出手,而不是后治人,后制人,则需要实力远在对方之上,不然是句空话,抢先动手,占据主动,甚至能控制攻击的节奏,有着更多取胜的机会。

    到目前为止,厉光控制着节奏,一切如按他的意志展开,巨龙一出,隐隐有着龙威,在背后看的师兄弟们不由得轰然叫好。

    莫闲微微一笑,对方出手在他的意料之,他自第一眼见到厉光时,他就现,厉光虽然站在那里,但他的周身却已做好出手准备,世间没有人比莫闲敏感,他以前可是杀手,最善于捕捉一瞬即逝的战机,加之修行后,他的黄庭之道开窍远多于其他人,对信息远比其他人敏感。

    厉光一出手,在他预料之,金风未动蝉先觉,在黄泉水出现的一瞬间,莫闲露出了微笑,头一抬,太阳一暗一亮,一声乌啼,一条光柱轰然而下,光柱之,有金乌现形。

    金乌一现,魔门不知有多少成年老怪物的神识神念投入此处,他们不约而同将神念投了过来,在暗观看这场争斗。

    太阳真火,厉光似乎早料到莫闲会反击,九龙盘旋而上,如龙盘柱,不过巨龙一接触到光柱,浓雾泛起,厉光知道他的黄泉水化成的巨龙能挡一下太阳真火,他心念头一闪,要是真的黄泉水就好了。

    他修炼的是阴冥神魔变,利用地下阴冥之气和黄泉投影,混合成黄泉水。?¤?  以此水化为九条巨龙,如果功成,身具九龙之力,变化神魔。吞吐黄泉,不惧法宝,可惜的是,因为黄泉水不是真的黄泉,他只得到九蛟之力。

    他的师傅。九泉老怪,修炼的正是此种功法,已到黄泉水生,周身窍穴之,都有一滴真正的黄泉水,以黄泉水洗炼自身,周身不仅如金玉一般,而且,纵是法宝之物,在近身一丈。都会变成凡物。

    厉光见九龙化成雾气,,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他一伸手,手上出现了一杆淡黄色的冰枪,黄泉水结成,自有一种气质,长枪在手,他不再问头顶上的太阳真火,身体一晃。便到了莫闲面前,冰冷的长枪已指向莫闲的咽喉。

    莫闲面带微笑,一指点出,厉光一见大喜。他的冰枪虽不是真的黄泉水,但也差不多,污人法宝,消人骨肉,坠人神魂,莫闲居然以**来抵挡。他仿佛看见莫闲的下场。

    莫闲却在对方心产生兴奋之际,这点兴奋被他捕捉着,情绪转化,这就是他的破绽,莫闲的指尖之上,突然出现了一点光线,正好点在枪尖之上,两个人的力量何其巨大,但厉光没有想到,莫闲指尖上一点光线,却是太阳神针,神针过处,冰枪瞬间气化,莫闲如热刀切黄油一样,刹那间到了厉光的面前。

    手指收回,一拳出,厉光喜悦心情还没有过去,本能的反应促使他沉身坠肘,横拦上去,轰的一声,脚下蹬蹬的后退了数步,在石头上留下了脚印,虽然他有九蛟之力,但蛟毕竟不如龙,第一脚深有半尺,后面脚步越来越轻,最后一步,脚印已经看不清了。

    莫闲只是一晃,他笑了,这一笑,他已用上心神之力,厉光虽然后退,但心却充满了喜悦,他感到不对劲,心口一疼,嘴边挂下一缕鲜血,别人只以为他是被莫闲打的,不知喜伤心,他是被莫闲神通所伤。

    莫闲淡淡的说:“你输了。”

    “我!”他一开口,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脸色变得刹白,心的喜悦随着这一口血而消失。

    厉光居然吐血了,虽然对修行者来说,吐血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修行者有多种丹药可以医治,但输就是输,厉光脸色苍白,这个打击太大了,堂堂九泉老怪的弟子,居然一个照面就输了。

    本来争斗之间,大多数是在一瞬间决定了命运,就是二人实力相近,很多情况下,真正决定生死也就在二招之间。

    九秋仙姑也在神念看到这一幕,她陷入沉思,有点奇怪,但奇怪在什么地方,她并不知道,她想了想,对童子说:“去后花园,把你的师妹绿如叫过来。”

    童子转身出去,一会儿后,绿如来了,绿如见过师傅,九秋说:“绿如,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

    “不知道,师傅,我终日在后花园修行,期望能早日达到第五层,实在不知师傅叫我是什么事?”

    “痴儿,阴阳独尊姹女**越到后面修行越慢,你即便日夜用功,也无济于事。”

    “我想早些见到莫大哥,师傅说过,我一旦到第五层,就会放我出去。”

    “你不知道,你的莫大哥来了,好威风,连厉光都不是他的对手。”九秋说道,莫闲现在的水平,还不放在她的眼,当然说这话,有些讽刺的意味。

    “莫大哥来了,在什么地方?”绿如差点跳了起来,九秋看到她那付快乐的样子,心暗暗叹气,阴阳独尊姹女**越到后面,越要求她能绝情忘义,唯有绝情忘义,才能制住魔头,魔头才能被她所用,就连厉光同是圣门人,九秋见他爱上绿如,都没有提醒他,因为阴阳独尊姹女**需要绿如颠倒众生,却又守身如玉。

    九秋不提醒双方任何一人,九泉老怪知道阴阳独尊姹女**的关键,也没有提醒厉光,能渡过这道坎就渡过,渡不过,那就是活该。长生殿不需要心性不坚之辈,圣门的法门不太讲究资质,但需要一流的心性。

    “他要过山门了。”九秋淡淡的说,手在面前一划,虚空出现了一面镜子,镜子上正是莫闲,莫闲走向山门。

    他无可奈何,因为别的路都已经堵死,只有经过山门,空众多的神识神念并没有退去,而是继续在看,看莫闲是否能通过山门,甚至这些老家伙们之间,还相互打赌,赌莫闲能通出几道山门。

    莫闲在第一道山门前,停下了脚步,他望着山门四角上的塑像,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方神兽立在门楼的四角,莫闲知道,自己一踏入山门,便要接受这四神兽的攻击。

    莫闲望了一会,他一步迈入其,眼前一片广场,好像无限大,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方神兽动了,青龙一声龙吟,喷出了一道青色的电光,而白虎却喷出一道白亮如练的白光,朱雀口一张,一团朱雀真火已到莫闲的面前,而玄武却喷出了九幽真水。

    莫闲意念一起,背上的阴符剑化成剑幕,挡住了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的攻击,莫闲手一指,现在他的剑光能勉强分化,二年多来,莫闲主要在炼丹,但他的剑术并没有放下,进步并不快,勉强能做到剑光分化。

    莫闲手一指,剑光分化为二道,一道卷向青龙,一道卷向白虎,一声响亮,两道光影一闪,青龙白虎归位,而朱雀和玄武却趁虚而入,莫闲正要朱雀和玄武趁虚而入,这里面有二个原因,四神兽威力肯定不止这些,山门之,只是被动激,应该没有人主持,如果有人主持,威力最起码要高上十倍不止,从青龙白虎的表现就可以知道。

    另外一个原因,莫闲能肯定,他即使不敌,最多受些苦,但不至于丧命,毕竟背后涉及到遇仙宗,同样,莫闲对魔门的人,也不至于下杀手,但受伤是难免的。

    有这两个原因,莫闲可以放心大胆利用这一点,他从无间祭坛处得到水火炼体术,一直心有个想法,能不能利用此界的真火和真水,试试水火炼体术行不行。

    现在机会来了,朱雀口喷朱雀真火,而玄武却控制着九幽真水,符合水火炼体术,他手诀一动,真火和真水陡然似被一种力量吸引,身边腾起一种火雾,被吸入他的身体,水火炼体术运转起来,丝丝真水真火被搬运到身体各个部位,一种痛苦从全身传来,疼痛之后,舒服无比,身体在水火熬炼,可惜的是,水火不足,不能成九转之势,莫闲一喜又一悲,水火已尽,他没有进入第层,但不是一点效果也没有,他增加了一龙之力。

    外人看来,莫闲一瞬间斩灭了青龙和白虎,好像措不及手,被朱雀和玄武的水火击,身边腾起了白雾和火雾,笼罩住全身。

    众人都起了幸灾乐祸之心,谁叫莫闲是外人,而在九秋那里的绿如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就要往外面闯,九秋轻轻一笑,手一指,绿如顿时僵住,她用定身法临时定住绿如:“不用担心,他会没事,最多丢了面子!”(。)

    ps:  感谢秋之神光的打赏,慕容冷芸和刘定凯的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