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缓步走出,不一会,来到第二座山门前,这座山门上面爬满了塑像,凤凰、麒麟、梼杌、獬豸、白泽、鬼车、凿齿、赢鱼、重明鸟、毕方和饕餮等数十种异兽,但莫闲却在第二座山门前站住了,并没有往里走。

    这让旁观者很是好奇,莫闲在打量着这数十种异兽,人只要一走入门下,就会受到攻击,而处于门下的人,也会迷失方向,好像处于荒无之,只到考验通过,才又恢复正常,这是一种高明的幻觉,因为莫闲没有感到空间的变化。

    为什么会这样,一个普通人走在下面,会不会引起塑像的变化?

    莫闲想到这里,他心一动,有了主意,但他并不是鲁莽的人,如果自己猜错,那么就会困入其,虽无大碍,却丢了面子,说不定会看不到绿如,因为魔门之,肯定有人不希望自己见到绿如。

    他心已有了定见,将几种情况预演了一番,心有数,这段时间,他站在第二道山门前,好像在发呆,时间过去了半个时辰,他动了,朝着山门走去。

    他动的一瞬间,浑身气机收敛,一如常人,他缓步向前,众人的目光跟看他的步伐,看着他走向山门。

    “这个后辈倒聪明,懂得收敛自己的气息,如果仅是这样,他过不了这道关,要是能收敛气息就能过关,圣门早就被别人灭了。”几道神念在互相交流,但莫闲却不知道。

    众人都看着他,莫闲一步踏入山门,门上的塑像有些迟疑,似乎在辨别这个人是常人还是修行人。莫闲眼角看着这一切,心也紧张,凤凰的塑像灵光收敛,麒麟、梼杌和獬豸的灵光收敛。大多数塑像灵光开始淡化。

    莫闲心一喜,但他的气息一点也没有泄露,眼看他就要平安的走出了第二道山门,白泽塑像陡然灵光大作,眼射出二道白光。罩定莫闲,莫闲一惊,随手一挥,一面镜子出现,正好堵在光线的路上。

    刚一出手,知道坏了,这是身体的本能反应,但已经迟了,轰的一声,数十道灵光已射到。莫闲见事已如此,心暗叹,白泽神兽,果然不能糊弄,既然已入毂,莫闲反而不着急了,剑光一闪,阴符剑化为光幕,挡在面前。

    周围空间已变成一遍苍茫,好像置身于广阔的草原上。一切都那么自然,莫闲一点也看不出,明知是幻境,却不得不坠入其。莫闲沉下心来,细细的体会这一切,他知道许多人再看他,他得保留一些手段,所以他并没有手段尽出。

    他在原地不动,果然。看起来攻击很猛,但并不强,自己受到压力使自己向一侧退出,莫闲按捺住心渴望,他知道,自己既然被蒙蔽,自己心的感觉并不可靠,他虽然没有动,但其有没有移动方向,他敢肯定,自己如果冲出去,恐怕不会如自己的意,说不定,会冲下山去。

    陡然一念,莫闲笑了,既然山门阻碍自己,自己得往它不想自己去的方向,那么,攻击越猛的方向,就是不愿自己去的方向。

    莫闲抬头,眼底流露出符箓,刹那间,所有攻击在他的眼底全部抽象成为一枚枚符箓,他看到了眼前飞舞的符箓,交织成一种灵力的海洋,像大浪一样,往他打来,这只是他眼所见,正常情况下,不会看到此情景。

    莫闲不退反进,一掌拍向凤凰,火光四射,但他的手掌却穿火而过,正凤凰,凤凰散去,灵光归位,此时,才传出一声音爆。

    他的手掌一个转折,空气摩擦,生出红光,而手掌却如白玉一样,眼睛明明看见手掌刚凤凰拍散,下一刻,手掌已插入麒麟的身体,麒麟随之崩散,灵光一闪,莫闲看见眼前一亮,出现了山门的景象,接着又开始模糊。

    就在这一瞬间,他陡然加速,一声音爆,后面众多异兽的攻击又到,莫闲却顾不上了,他窜了出来,身后的灵光一闪,攻击陡然消失,他闯出了第二道山门。

    人的眼耳鼻识身,这五识,是人认识世界的途径,但在此,却受到干扰,以致于他的意识也发生了相应的偏差,莫闲回过头,又看了一眼第二道山门,魔门的山门本来就是一件组合型防御重宝,让自己产生幻觉,倒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莫闲在窜出的一瞬间,倒有些感应,此上的塑像,不少含有妖魂,但他感应到,一重山门,只有一个意识。

    他又向第道山门走去,第道山门与前两道山门不同的地方,没有了塑像,异兽变成浮雕,第道山门,异兽更多。

    他站在山门前,抬头观看,山门之上,密密麻麻的雕满了异兽,形象极其生动,好像随时扑出来。

    莫闲这回倒没有等多长时间,直接走到了山门的正下方,山门之上,纷纷亮起灵光,庆忌、赑屃、狴犴、貔貅、螭吻、椒图、囚牛、蒲牢、睚眦、狻猊、禺疆、猰貐、祸斗、虚耗、化蛇、英招、玄蜂、青牛、呲铁、山臊、火鼠、商羊和讹兽纷纷像活了过来一样,庆忌身穿黄衣,骑着黄马,身高只有二尺,一马当先,到了近前,化作一道烟光,向着莫闲就罩了下来。

    精气为物,游魂为变,庆忌为物,常人看不见,见到它的人往往大病一场,莫闲眼出现符箓,见它化为烟气,却向自己罩了下来。

    它正符合游魂为变,是魂精灵,莫闲自修行以来,精气相合,特别是水火炼体后,周身上下,浑然一体,但也感到精气有外泄之相,他心凝于神,神凝于气,气凝于精,锁成一体,脚趾抓地,拳迎着烟气击出,如流矢一样,明明他们之间还有数丈远,一眨眼,莫闲已击在烟气之后,这时,空气才传出一声暴鸣。

    庆忌呜咽一声,烟气聚拢,恢复原形,突然之间,身形散开,化作灵光,归入浮雕,庆忌的浮雕,流转的光华顿时熄灭。

    紧跟着庆忌,商羊撞了过来,莫闲一指之下,商羊形体崩溃,浮雕上流动的光芒顿时熄灭,莫闲见到这一幕,心一动,如果这些浮雕都熄灭了,会不会已经过关?

    众多异兽蜂拥而上,莫闲看似寻常的一拳一脚,众异兽只要冲到莫闲面前,莫闲直接一拳,形体崩溃,而相应的浮雕便已熄灭,那些魔门的高手,暗以神念观看,他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莫闲明明速度并不快,但是异兽就是躲不开,而且,异兽好像自己送上去的,十分诡异,而在山门后面观战的弟子却没有一个人看出。

    莫闲自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现在已经在整体上控制了全局,每一拳出,都在异兽最虚弱时攻击,不用看异兽很凶猛,莫闲现在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他在山脚下,就处于这种状态之,不是法术威力大就行,威力再大,打不对方,也是白废力气,他是用智慧在作战,力气能省就省,用十分战胜对方与一分力战胜对方效果是一样的。

    那些异兽不要看气势汹汹,但一接触到莫闲的拳头,立刻散开,接着来还本归源,莫闲遇这道山门,过第道山门看起来最轻松,不是说,第道山门就弱,恰恰相反,第道山门最强。

    山门是越往里越强,但莫闲的表现却令魔门之的产生一种错觉,甚至有些人都想上去试试。

    莫闲出了山门,这道山门,都被莫闲破了,绿如在九秋那里,眼睛盯在上面,她到现在为止,都被九秋以定身法定住,开始很着急,她知道这关的厉害,但绿如忘记了,道山门如果没有人主持,威力发挥不出一层。

    她见莫闲破关而出,眼珠一转,说:“师傅,这关莫大哥都闯了过来,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九秋仙姑哼了一声,袖子一甩,绿如感到身上一轻,她又活动自如了,她在圆光看到莫闲转身,朝她的洞府走来,她知道莫闲已知绿如在什么地方。

    莫闲是怎么知道?这要归功于白猿道人,他也是众多观众的一员,不是到现场去旁观,而是用神识在关注着莫闲,看到莫闲终于出来,他笑了,好小子,居然能闯过到这里,既然来了,我给他一点帮助。

    莫闲一出山门,耳边徒然响起一个声音:“小子,不错,绿如在九秋的洞府之。”接着,那个声音告诉他九秋的洞府怎么走。

    莫闲一听那个声音,明明是白猿道人的,知道白猿道人在暗帮助自己,他四下张望了一番,找到白猿道人所说的标志物,便向着那个方向而来。(。)

    PS:  感谢艾舍长、刘定凯、太玄上人、欲看天下书、悠悠小虫、清听山河、燚焱炎火炎焱燚和摘花劫色等月票支持!悠悠小虫打赏588,玄衣宝树、黎家大少爷、水乡吴歌和秋之神光打赏支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