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秋仙姑看到莫闲向她的洞府而来,对童子说:“你到门口,去迎一下莫闲。??  ”

    童子领命,出了洞府,莫闲已经来了,看到童子,施了一礼,刚要说话,童子已先开口:“你就是莫闲?”

    “我正是。”

    “仙姑叫你进去!跟我来。”童子说着,便往里走,莫闲跟在后面。

    九秋仙姑盘坐在碧玉云床上,身边站着几个徒弟,好奇地看着莫闲,她们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师妹的心上人,绿如也在其。

    莫闲先施了一礼:“晚辈莫闲见过九秋前辈!”

    “你的来意我已知道,我问你,是否知道绿如练的是阴阳独尊姹女**?”

    “晚辈知道!”

    “你既知道,当然明白这种功法要求练习者忘情绝义,你是绿如的魔星,你既心悦之,当知其利害!”

    “前辈,爱情不是占有,而是相互的心交融,是元神的一种共鸣,我心悦绿如,当为她考虑,因为爱情是双方的,你怎么知道我是她的魔星,而不是她的救星!”说实话,莫闲对九秋传授绿如阴阳独尊姹女**很反感,这种方法以制魔为己用,但风险很大,弄不好魔头便会反噬,魔门那么多**,就是九秋也不是修行阴阳独尊姹女**,而是修行的玉华秋月灵犀功,虽实战力不强,但绝对难缠,几近不死,所以莫闲的话带出一丝怨气。

    九秋脸冷了下来:“她是我魔门的人,用不着你教我,我九秋的弟子,自当一心求道!”

    “师傅,莫大哥是好意,他不太会说话。”绿如急了,又对莫闲说,“莫大哥,不要怪师傅,是我求师傅传我阴阳独尊姹女**。当时姐姐在皇宫之,我又没有能耐。  ”

    九秋脸缓和下来,对绿如说:“你现在后悔吗?”

    “不后悔,师傅。莫大哥,你来看我,我很高兴,你走吧!”绿如口上虽这样说,但他的眼神却出卖了他。

    “我是来向你求婚的。你能答应吗?”莫闲望着绿如说。

    “我…”绿如迟疑了,她心认可,但她又想到自己炼了阴阳独尊姹女**,修炼此功的人得保持处女之身。

    “你想到绿如死吗?”九秋冷冷地说。

    “我和绿如结成道侣,她一定会保持处女之身,凡间的爱对修行者来说,是毒药,但我们的爱是元神的共鸣,是心心相印,不一定要有身体的接触。望前辈成全!”莫闲深深一礼。

    九秋突然笑了,她淡淡地说:“我圣门的女子,你要娶她,代价非浅!”

    “请前辈成全!”莫闲恳切的说。

    “那好,在后山有一株玉昙仙花,你在一年时间内使它开花,我就答应。”

    “玉昙仙花,它真的能开花?”

    “只要你找齐九十九种毒物的血,浇在它上面,它肯定会开花。在万圣岭,其他东西也许很难找,而毒物戾兽却很好找,而且数量不止九十九种。记住,毒物都得上百年以上,年代越久,催花效果越好,数十年前,长生殿一个女子被人娶走之时。玉昙花开,香飘更十里,你有信心吗?”

    “如果是这样,我答应!”莫闲说,他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但九秋不会在这点上面骗他,事情既能有人曾经完成,那么他一定可以完成。

    “绿如,你陪他下去,在后山搭一个茅屋,并带他看看玉昙花。???◎№?  ”九秋吩咐道。

    “师傅,你真的将师妹许配给他,莫闲可是遇仙宗的人?”这的红衣女子说道。

    “红姑,你师妹当初修行阴阳独尊姹女**,进阶非常迅,短短几年时间就到了第四层,成就姹女真身,但却迟迟不能进入第五层,你知道为什么?”

    “师傅,这红姑不知。”红姑回答道。

    “因为你师妹心思很单纯,心只有莫闲,偏遇莫闲以灵乳将她心魔头化出,降伏了她心魔头,她更加情根深种,魔头越利害,却也成了她的阻碍,莫闲就是不来,过一段时间,我也要她去找莫闲。”九秋仙姑微微一笑。

    “师傅高明!”手下弟子们齐声赞道。

    莫闲不知道这一回事,他紧跟着绿如,来到了后山,见乱石,一柱玉昙生长,高约数尺,上面有几个花苞,却不见开放。

    “这就是玉昙花,花打朵已经有数十年,就是不见花开,要是师傅不说,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此花需要毒物的血液才能催。”绿如说道。

    莫闲感应到此花生机内藏,花的生机好像深藏于根下,他问道:“你师傅说此花需毒物的浇灌,此间毒物有什么特异之处?”

    “毒物不在此山,从此山出,翻过二座山之后,有数条毒物沟,我也是听说的,一般修士不敢深入,听说此间毒物厉害,许多毒物只要咬上一口,身体在一时刻之后,就会化为血水,莫大哥,这个给你!”绿如掏出一个香囊,莫闲打开一看,里面一颗丹药,丹药散出雄黄的气味,莫闲知道了,这是一颗避毒丹。

    莫闲没有拒绝她的好意,收入怀,他知道如果拥有此丹,估计绝大部分毒物连近身都不可能,那么自己捕捉毒物恐怕要落空。

    但这是绿如的一片心意,她不希望自己被毒物所伤,所以莫闲收下了。

    莫闲看着绿如,从乾坤袋取出一瓶丹药,递给了绿如:“正好,我也有丹药要送给你,这是我炼的,你评价一下。”

    莫闲给的是一瓶颗的金乌蘊阳丹,绿如听说是莫闲自己所炼,心并没有当回事,但莫闲所送,就是无用之物她心也是甜丝丝的,她打开玉瓶的塞子,倒了一颗在手上,金红色的丹药似乎轻微地在动荡,一股温和而阳刚的气息凝在丹药。

    她好奇的问:“这是什么丹药?”

    “金乌蘊阳丹,可以算是一种大丹,服食此丹,依法导引,可以得太阳真火,一颗丹药点化,你练习阴阳独尊姹女**,凭自身镇压魔头,此丹内含一点太阳真火种子,正好助你镇压魔头,制魔而己用,修成太阳真火,魔头不敢反噬。”莫闲说。

    “这丹药真的是你所炼?”

    “是我所炼,你知道,遇仙宗的丹法很著名,丹分内丹和外丹,这是外丹,不要小看,我出了趟外海,无间得到了扶桑葚,此丹主药是扶桑葚,因扶桑葚含一丝太阳真火法则,丹药完全将这缕法则固化,人更易消化吸收。你先炼化此丹,至于玉昙花,不要着急,我一定会让玉昙花香飘十里。”莫闲说道。

    在后山之,出现了一个茅屋,茅屋之前,就是那一柱玉昙花,绿如已服食金乌蘊阳丹,在她心点燃了太阳真火,对绿如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她有真火防身,魔头天生怕这种真火,一定程度上来说,现在的绿如暂时不用担心魔头的反噬。

    坏处就是内心太阳真火一起,对她的阴阳独尊姹女**有一定压制作用,因为她的阴阳独尊姹女**除非做到阴极阳生,才不会受到太阳真火的压制。

    但好处大于害处,世间两全其美的事情并不多,绿如每天都来看他,他也在收集资料,他虽然没有出去,但他却利用阴珠鬼灵,到绿如提到的毒物沟去打探。

    他正盘坐在坐垫之上,将毒物沟的地形还有相应毒物所在的位置画出来,绿如在一旁看他画,一边和他说话,猛然他的身体一僵。

    “怎么了?”绿如现他的不对,柔声的问道。

    “好利害,居然含沙射影,差点将我的一个鬼灵给打散,不仅如此,还顺着我们之间的联系而上,幸亏我当日炼的阴珠,要不然,我恐怕要吃亏,含沙射影,居然喷射出毒沙。”莫闲苦笑道。

    他并没说,毒性一直冲到阴珠,差点让他的阴珠世界崩溃,好在莫闲已今非昔比,才稳住阴珠世界,意念一起,阴珠世界立刻本来倒塌下的房屋,已经完全焕然一新。

    莫闲在一张纸上画的地图渐渐清晰,一处处什么地方有毒物,都标得清清楚楚,莫闲已经找一百多处找到毒物。

    莫闲收回鬼灵,他的手有了一幅毒物分布图,而且标识了什么地方有妖兽,妖兽的等级。

    “我陪你去!”绿如说。

    “不必了,这些毒物伤不了我,你在这里等我就行。”莫闲见绿如不情愿,开玩笑的说,“男主外,女主内。”

    绿如眼睛一翻:“把你美的,我还没有答应成为你的道侣。”

    莫闲哈哈大笑着出了门,说其没有什么花招,莫闲根本不信,而且,他以鬼灵探看时,有九处地方,鬼灵都不敢去,即使莫闲催也没有用,似乎有可怕的东西在那里,这就是用阴珠成为鬼灵的寄体不足的地方。

    除了这些,莫闲还现有些魔门修士的影子,好像在此等着人,鬼灵直接绕过了这些人,他很警觉,那几名修士好像有所觉察。(。)

    ps:  感谢人生绘卷、与天大人、欲看天下书和秋之神光月票支持!玄衣宝树、一日居士、水乡吴歌、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