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线不能到底,树木茂盛,覆盖上一层绿荫,看上去郁郁葱葱,莫闲刚要飞身而起,落入他命名的一号毒物谷,天空一声鹰唳,一头黑羽金眼云鹏鹰自天空的阴云飞出,翼展数丈,在天空盘旋。

    下面山谷,树木如波浪般的分开,莫闲一望,一条钩蛇出现。钩蛇也发现了云鹏鹰。身体盘了起来,上半截人立而起,口喷吐着暗绿色毒雾,口信子丝丝作响,戒备的对着天空飞翔的云鹏鹰,头随着鹰的方向不停的改变。

    莫闲看着鹰蛇对峙,不自觉,他想起武林的象形拳,不觉认真观看起来,人法天地万物而为灵长,天地万物竞相争艳,人在其悟得有用,这个机会很难得。

    云鹏鹰一声长唳,陡然双翅一束,像一支黑色的箭倒栽而下,空气尖啸声顿起,钩蛇也停止摇晃,一线绿光喷出。

    云鹏鹰头在前,猛然一偏,带动身体,硕大的身躯却体现出极其灵活,一点也不嫌得累赘,在高速,从头开始,出现一道奇异的弧线,好象鱼儿穿波,在刻不容缓之间,避过了绿光,接着头一扬,羽翼张开,如一朵乌云一样,双爪探出,爪上闪现出丈许长的黄光,向着钩蛇的寸抓去。

    钩蛇见绿光落空,头像一根绳索猛然跌了下来,而同时,尾巴如钩,呼啸着抽了上去。莫闲看见它的尾巴前端分叉,闪着一层淡淡的青光,呯的一声,云鹏鹰唳叫一声,羽毛纷飞,歪歪斜斜飞起。向着高空而过,旁边飞来一道青光,正套在它身上,莫闲知道有人沾便宜,一头受伤的云鹏鹰要比健壮的云鹏鹰收复的难度小得多。

    而钩蛇也没有占到便宜,尾巴上皮开肉绽,莫闲根本没有迟疑,身体一动,向山谷急落。同时,他背后的阴符剑已经出鞘,一条匹练直卷钩蛇。

    钩蛇喷出一口绿色的毒雾,身体一盘,尾巴又一次甩出,想打飞飞剑,莫闲的飞剑一过,宕然有声。钩蛇的尾巴掉了下来。

    钩蛇看到了莫闲,眼射出幽幽的碧光。口一张,一道绿线射向莫闲的面门,莫闲不自觉地想起云鹏鹰刚才一幕,脚往虚空一点,身体如同无骨一样,在空转了一个角度。正好让过了绿光,绿光经过身边,听到虚空嗞嗞的声响,莫闲不禁一惊,好厉害的毒素。他手往下一指,一缕其亮的光华一闪,正蛇头,这是他的太阳神针。

    钩蛇的蛇头顿时出现了一个空洞,太阳神针烧开了一个洞,钩蛇倒在地上,莫闲一落地,手一挥,将之收入乾坤袋,随即飞起,他要回去浇花了。

    他刚刚升空,还没有来得及走,附近山头飞起一道遁光,拦住他的去路。

    “道友,为什么拦住我的去路?”莫闲一见眼前这个人,应该是刚入金丹,从他身上气息勃发而不知收敛可知。

    “你是莫闲?”来人问道。

    “我是,你是谁?”

    “我嘛,是小圣子解晋夫,听说你战胜了厉光师弟,还在山浇灌玉昙花,你和厉光一样,困于****之,虽然你战胜了厉光,但一天不能摆脱情之一字,我对你很失望。”

    “你不是我,无资格说我,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挡着我的路,请让开。”莫闲淡然的说,他已找到自己的路,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莫闲只是坚定的走下去,百死而不悔。

    “你的事我不想管,虽然有人在我的耳边说你的坏话,但今天一见,我很失望,你要过去可以,留下钩蛇。”解晋夫说。

    “钩蛇是野生之蛇,难道是你的?”

    “它是我先看见的,云鹏鹰败走,我因为收云鹏鹰,被你占了先手,放下钩蛇,放你过去。”

    “钩蛇是我所猎,自然归我。”莫闲淡淡地说,他明白了,解晋夫名义说他不受人挑拨,实际上他已经来了,不过找个事由,莫闲即使给他,明天他还会来,自己辛苦猎取的毒物,他都会截取,他不会让自己猎取毒物以浇灌玉昙花。

    “那我就自己来取!”解晋夫说着,莫闲顿觉自身置于一片陌生的天地,前方一座高山,下为大海,日从海底透出,光耀四方,自己异常缈小,从日现一点,迅速变大,化为火掌直向莫闲压来。

    解晋夫修行无上九天玉堂正宗高奔内景秘箓,这是他的第一层内景,具现于外,是他心念的体现,莫闲要是不能摆脱他的心念,恐怕连东西失去都不会自知。

    莫闲笑了:“装神弄鬼!”他口一张,舌头上现出一支红色的莲花,莲花迅速开放,间现出一颗离珠,这是由黄庭经转化而来的神通,莫闲到目前为止,只是心神丹元以离珠化合,其他诸神都没有合上宝物,心开窍于舌,虽然舌神未现,但心神已现,不过不能调之于外,但离珠却能现形于外,所以在解晋夫眼,看到这一付情景。

    莲花开放,离珠出现,化形为丹元童子,胯下朱雀只见一点影子,毕竟莫闲功行尚浅,童子一现,手结了一个奇怪的印诀,那压下的火掌却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空,连带空间都消失了。

    解晋夫哼了一声,脸上白了一白,他的心念被破,多少受了一些伤,在空后退了两步,莫闲张口吞回离珠:“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莫闲沾了一个便宜,因为二人以法术对抗,但莫闲却是宝物结合了法术,而解晋夫却单纯以心念而成,所以吃了一个亏。

    “走?没有这么容易!”解晋夫也恼羞成怒,法宝日月环出手,日月合璧,日光如火,月光如水,照向莫闲,莫闲脸也沉了下来,意念一起,阴符剑飞起,化为光幕,一接触,顿觉沉重如山,半边身体火热的感觉,半边身体却有冰冷的感觉,种感觉一齐压来,阴符剑在空与日月环斗在一起。

    莫闲大吼一声,一道波纹成形,轰然直向解晋夫而去。

    解晋夫一惊,身上灵光一闪,护身法使出,光焰如波一样抖动不停,总算防住这一声,心也是暗凛。他随手一拍腰间的灵兽袋,放出一头铁冠隼,翼展达到一丈,双翼如铁,起在空,双爪如铁,向莫闲头顶抓来。

    莫闲冷笑一声,呼出一口气,身体立刻萎缩下去,整个人小了下去,铁冠隼抓了一个空,铁冠隼刚想重新飞起,莫闲猛吸一口气,身体暴涨,一伸手,抓住了铁冠隼的一只爪子,就势一掷,就像佛祖掷象一般,铁冠隼像一颗炮弹一样,呼的一声,直接打向解晋夫。

    解晋夫没有当回事,随手一划,一派灵光结成盾牌,想挡住铁冠隼。但他没有料到,莫闲的力气达到六龙虎之力,虽然掷出的铁冠隼没有达到六龙虎之力,但也强得出奇,啵的一声,光盾破碎,铁冠隼直接撞在他身上,铁冠隼是一只妖兽,身体极其结实,比钢铁强上不少,当时人就撞飞了,口喷出上鲜血。人如炮弹一般飞过了几里外,那个日月环光芒立减,当的一声,日月环被阴符剑也撞飞出去。

    莫闲没有追击,淡淡的看了一眼几里外的解晋夫,一纵遁光,回到后山,绿如在茅屋的门口,正在翘首以盼,见莫闲回来,她迎了上来:“你没有什么事吧。”

    “没有事,你的莫大哥可是金刚不坏之身。”莫闲心温暖,笑着回答,真像一个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只有淡淡的温馨,这种感觉真好。

    两个人说着平常话,莫闲把那钩蛇取出,绿如一见,说:“好大,这是钩蛇吗?”

    “是钩蛇,它活着时候,可凶猛了,一只金眼云鹏鹰差点伤在它的尾巴上。”莫闲笑道,一边放血,钩蛇的血液有着一股清香,莫闲一嗅之下,知道这条钩蛇绝对不止一百年,虽没有化形,但血腥味已去,还有一种清香,证明它的功行不浅。

    莫闲将钩蛇的血浇灌在玉昙花的根上,玉昙花眼见着绿意浓了一分,鲜血一浇到其上,半晌后,血迹全无,在玉昙的周围石上,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但玉昙却显得与往日不同,柱状植株上,开始泛起了玉光,如同翡翠蒙尘一样,花骨朵似乎也大了一些。

    莫闲敏锐地感觉到,玉昙花开始有了生机,像春天来到一样,生机从地下开始萌发。

    莫闲看着玉昙,心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有些阻力,但不会影响自己的事,什么地方不对?为什么自己总觉得不对?

    自己的灵觉感应到什么,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合情合理,莫闲第一次希望自己灵觉出错。

    ps:  感谢寒波凝翠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nkliyc的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