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云光幛,混炼法宝取毒物

 热门推荐:
    “我看到蛇皮和毒囊,想起一件法器百毒云光幛,这种蛇皮经过洗炼,再配合相应的百种毒液,就可以炼成。”

    “这个方法不错,免得这些东西浪费,怎么炼?”莫闲一听,倒有了兴趣,对他来说,因为出身关系,倒没有很强的正邪之别,要不然,他也不会来找绿如。

    绿如详细地说了百毒云光幛的方法,莫闲一听,感到有些熟悉,他低头想了一会,原来,他祭祀所得一种法宝的祭炼方法,即他从无间祭坛所得的瘟癀幡炼法,同时有五瘟咒,倒与它相似,心一动,有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将瘟癀幡与百毒云光幛混合起来。

    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绿如一听,十分感兴趣,瘟癀幡炼法更加完备,不过要五瘟之气,除非天瘟疫流行,收五瘟之气,才能成幡,幡成之时,有天劫降临,莫闲有了一种猜想,是不是天劫使法器上升为法宝?

    再一想,法宝大多数没有经过天劫,法器和法宝只是修士划分,能将之虚化收入体内,称之为法宝,否则,只能称之为法器,威能上正常法宝强上一些,但不一定,有些法器却强于法宝,以强弱分,实际上并不合理,因为法器也好,法宝也好,用途不一定是战斗。

    法器和法宝有什么区别,除了明面上能不能收入体内是它的标准外,其它并没有什么,修士已经习惯不追究其原因。莫闲也没有问过师傅。

    那么,以百毒之气代替五瘟之气应该可行,何况他的方法是祭坛所得。应该是上界一位大能所为。

    莫闲和绿如细细推敲,两种方法本来类似。经过数次推敲,最终敲定方案,绿如开始炼制,即使失败,也能在炼制学到很多。

    绿如用阴火洗炼蛇皮,莫闲却将蛇肉和蛇胆分开,对于蛇肉,他炼成了精元丹。而蛇胆,他也进行了处理,以备以后炼丹用。

    莫闲继续猎取毒物,一方面他要用毒物血液浇灌玉昙花,另处一方面,他为百毒云光幛收集毒液,十几天过去了,他依图出击,避开了妖兽,倒很顺利。他一天只猎取一个毒物,在毒物生活的地方,倒有不少灵药。这些灵药也被莫闲顺便收取,而玉昙花也一日强似一日,玉昙株上,绿意晶莹,好像翡翠初开,而花朵也一日大于一日。

    这日,莫闲猎取了一只火焰蛛,顺手收取了几株火焰草,他的灵药已经配成一付丹方。蛇胆辟邪丹,以蛇胆为主料。配合几种灵草,还有一些毒物的材料。此丹算是第类丹,即有特殊作用的丹药。

    他从乾坤袋取出自己常用的偃月炉,直接一团真火布在丹炉,处理好的药物一样样投入丹炉,碎成碎屑,这种丹对莫闲来说,并不算难,本来他想推动丹药完成一转,但看看丹药成形时的状态,他还是没有推动丹药,因为其有几种配料年份不足,药力不足以完成一转,日后,丹药成形,一股苦香漫出,人一闻到,身心一爽。

    丹成九颗,颗颗饱满,外表却是微微闪着蓝光,莫闲吞了一颗,又往绿如嘴里塞了一颗,丹药一入肚,一股清凉之气直冲双眼,双眼微微闪光,等双眼恢复正常,此眼便能透过大多数迷阵,能见无形的阴物凶物,炼出自身的阴性,鬼物凶物一见,心莫名地有一种恐惧,不取近身。

    莫闲炼制此丹,是为他以后猎杀毒物作准备,绿如已经将百毒云光幛的幛子处理好,开始用洗炼过的毒液在幛上书写诡异的符,一层叠一层,完成后,又开始祭拜此幛,第二日,换一种毒液又重复,百毒云光幛得用百毒书符。

    莫闲又出去了,依他画出的图,能在不惊动妖兽的情况,猎取到毒物的情况一去不复返了,从现在开始,免不了和妖兽相遇。

    莫闲面对的是一头熊罴,在它的身后不远处的水潭边,有一只五彩血蛤蟆,大如笆斗,半浮在水潭,莫闲的目标是它,但水潭很奇怪,面都是绝壁,只有这一面,却在数十丈的前方,有着一座山洞,山洞熊罴很警觉。

    要得到血蛤,必须先解决熊罴,莫闲面对着熊罴,此熊罴擅长操纵土,力大皮厚,一见到莫闲,先当口一吼,莫闲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冲击着全身,他微微一沉身,身体表面如水一样,起了波澜。

    要是换一个人,就这声吼恐怕都吃不消,莫闲只是表面上如水一样起了波纹而已,见一吼他没事,熊罴人立而起,伸出了大掌,照着莫闲就拍了来,掌上闪烁着黄光,势若奔雷,莫闲一见,也想试试熊罴的力道,当身体立定,反掌迎了上去,轰的一声,莫闲没有动,而熊罴却呼的一声倒飞出去。

    熊罴愤怒的一声吼号,落在地上,居然没有受伤,可见它皮糙肉厚,它的眼死盯着莫闲,莫闲面前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排地刺,朝莫闲漫延过来。

    莫闲脚一踩,一股气机传到地,轰的一声,地刺横飞,莫闲脚一大步,空气一声暴响,身体将空气劈开,凶猛无比,带着音啸声,便来到熊罴面前,手带起一道红光,不是红光,而是速度极快,与空气摩擦而变成红色。

    莫闲身体与手的动作浑然一体,已经一拳劈,熊罴本能反应极其迅速,一身体长,人立而起,迅速一靠撞,好像把莫闲当作一颗树,身体表面泛起黄光,这一背撞,时机掌握极佳,莫闲一掌劈,它却人立而起,莫闲一掌虽劈了出去,力道根本没有作用在身上,被它身体一起一转,化解了十层力道有八层,大部分力道随着它的旋转而化去,但它却顺势一靠,抢入莫闲的怀里。

    好一个熊靠,莫闲不禁赞叹,熊罴妖兽,看起来很笨拙,但一点也不笨拙,甚至小眼里有着一丝狡黠,不得不说,它教了莫闲一招。

    眼见熊罴就要靠在莫闲的前胸,莫闲猛的一吸气,胸口凹陷,身体硬生生的后移了半尺,就这半尺的距离,熊罴靠了一个空。

    熊罴一见落空,刚想就势扑了过来,莫闲口一张,胸一口剑气喷出,生生的刺入熊罴的后颈,莫闲身子如鬼魅一样,忽然后退。

    熊罴轰然倒地,鲜血流了一地,莫闲随手一招,将之收入乾坤袋,从莫闲与熊罴对峙,到解决熊罴,只用了一二息的时间,但其惊险却不是人所知。

    妖兽各有其能,这只熊罴虽然会土系法术,但与莫闲对战,更多是它的体能,电光石火间,两方已斗几招。

    莫闲并没有着急去猎杀那只五彩血蛤蟆,而是站在这里,闭上双眼,脑又浮现战斗的细节,考究自己的得失,对方虽死,并不是一无所取,那招熊靠,还有它长身而起并转身,彻底化解了莫闲的劈拳,都表现得非常出色。

    不怪人要师法自然,道家就讲究师法自然,以天地万物为师,从而领悟大道,莫闲又一次感受到自然的伟大。

    他将目光投向那处小水潭,他的视力本来就好,又加上服食了蛇胆辟邪丹,这一凝神,虽在几十丈外,潭的血蛤不由得心生恐惧,忍不住呱的一声,一声未了,小潭的边上草丛,跳出许多蛤蟆,呱呱的叫着,向莫闲蹦了过来。

    这些蛤蟆颜色鲜艳,身上长着奇形怪状的疙瘩,大的如足球,小的也有一二斤重,看来潭的血蛤是它们的王。

    莫闲脚不停步,迎着蛤蟆走了过去,还未到跟前,蛤蟆一齐喷射毒雾,雾彩五彩,向莫闲飘了过来,要是莫闲没有服食蛇胆辟邪丹,真的被毒雾遮住了视线,毒雾之,对修士的神识居然的侵蚀作用,不过,莫闲并未用神识,而是凭肉眼就看见了雾景象。

    莫闲看到那只血蛤悄悄地爬出了水潭,混在蛤蟆之,想必它想偷袭,莫闲笑了,妖兽开了灵智,比一般野兽聪明得多了。

    莫闲脚禹步作法,手一指,从莫闲背后吹来了一阵狂风,刹那间,将毒雾一扫而空,在蛤蟆经过的地方,莫闲发现,毒雾很奇怪,有些草已经枯萎,甚至有些草直接被风一吹,化为粉末,但有些草却巍然不动,莫闲只一想,就明白了,要是全部植物都被毒死,腐朽,这里应该是一片空地,但此处郁郁葱葱,说明这里的植物大多数已能生存。

    莫闲手诀一扬,掀起一阵风,将蛤蟆阵所布的毒物一扫而空,出乎血蛤的意料,血蛤反应也是非常迅速,它呱的一声,口喷射一条粗粗的五彩丝线,丝线直扑莫闲。(。)

    ps:感谢玄衣宝树和萌萌修仙的打赏,艾舍长的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