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随手在面前一画,形成一面光盾,五彩丝线和蟾酥喷在光盾上,居然灵光受到腐蚀,整个光盾滋滋作响,莫闲一惊,好在还没腐蚀透光盾,蟾酥和光线就消失。

    莫闲手一挥,那些蛤蟆陡然飞起,向两边抛去,这是莫闲的御物之力,转眼间,只剩下一只,就是那个血蛤,不是莫闲把它留下,而是根本御不动它,血蛤不愧为众蛤蟆之王。

    血蛤周身泛起五彩,间满是血色,莫闲的御物之力一接触摸它体外的血光,立刻觉察到神识被侵蚀,御物之力必须依赖神识,神识一断,御物之力立消。

    呱的一声大叫,血蛤体积暴涨,转眼之间,已同牛犊大小,它这一叫,莫闲感到血液差点失控,好像要喷射而出,眼底一片红色,莫闲连忙长吸了一口气,好厉害,居然是对血液有影响,再看时,蛤蟆群,不少蛤蟆暴毙,体表炸开了血雾。

    血蛤见呱的一声,莫闲并没有事,当即猛然开口,莫闲以为它会喷出什么,或者以舌头快速攻击,谁知都错了,它不是喷出什么东西,而是猛然一吞,在莫闲面前,出现了一个黑洞,力量之大,差点带动了莫闲。

    这架势,分明是吞月,莫闲心一动,难道它有吞月蟾的血脉,怪不得它能在熊罴的鼻子底下,熊罴居然没有管它,它有这个实力,不管它有什么血脉,今它遇到莫闲,算它倒霉。

    莫闲身体一沉。血蛤见吸不动莫闲,呱的一声,猛然蹦起,巨大的身体一蹦十丈。浑身泛着血光,如泰山压顶一样,压了下来。

    莫闲笑了,不过一只蛤蟆而已,以为变得大。就吓人了吗?莫闲可是有六龙虎之力,比力气他怕过谁?

    当下,身体一矮,脚下蹬地,脚下大地立刻龟裂,轰的一声,空气形成一道通道,然后巨大的啸鸣声传来,莫闲一个冲天炮,像炮膛射出的一颗高速炮弹一样。直冲而上。

    呯的一声响,牛犊大小的血蛤又一次被抛起,却在抛起过程,迅速变小,达到数十丈后的顶点,身体已重新变回笆斗大小,在空一顿,身上灵光已消失,接着掉了下来,还未落地。莫闲手一挥,将它收入乾坤袋。

    血蛤在空受了莫闲一拳,当时就已经死了,居然和莫闲比拼力气。标准的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莫闲收了血蛤,刚想回去,陡然身体一僵,他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他感到一股巨大而陌生的意志在盯着他。

    他缓缓地吐了一口气,浑身上下调整到最佳状态,随时准备雷霆一击,但那个意志如潮水一样退了下去,莫闲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渺小,这是什么?

    莫闲不知道,等这股意志退走,莫闲才长舒一口气,太可怕了,光是它注意到这里,莫闲就感到周围一切都脱离他的掌握,他整个人好象活生生被隔离在世界之外,莫闲苦笑,他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他回到了茅屋,血液依然浇灌玉昙花,毒液依然先用心神洗炼,然后交给绿如,供绿如用来书写符,那张蛇皮已完全没有蛇皮的样子,而是略带点绿色,好像洁白的的绸缎,乍一看,什么也没有,细一看,颜色在白色和淡绿色之间转换,再细看,隐隐似有符,一层层如水波一样。

    幛本身没有杆,但绿如为了方便,却炼制了一根杆,将云光幛挑起,那根杆是由钩蛇骨骼所炼,上面有无数的符,一层层勾连,眼睛只要接触它,便不自觉为它所吸引,坠入其,整个云光幛,实际上叫云光幡更好,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功,却已显露出它的品质不凡。

    炼制邪派法宝就是这个好处,它对材料要求不高,但多采用生物的骨骸,威力也很大,稍好一些骨骸,对法宝品质提高极大,而对于正派的法宝,一般采用灵材,对灵材要求甚高,但自然界好的灵材很稀缺,特别是上佳的灵材,本身价格极其昂贵,所以要炼制一件上佳的宝物,往往可遇水可求,而邪道法宝却没有这个限制。

    但并不是说,邪道法宝就超过正派法宝,正派法宝一旦得到上佳的炼材,有正确的方法,威能还是超过邪派法宝。

    不过,法宝的正邪,要看它怎样运用,所谓用之正,邪派越正,反之,正派法宝如果不用于正途,后果也很严重,法无正邪,唯心是从。

    莫闲并没有对绿如说自己遇到一个深不可测的意志,他怕绿如担心,经过今天这件事,莫闲觉得魔门应该知道什么,他拐弯抹角的向绿如求证,结果绿如正如他所想,对此事一无所知。

    他寻思是否可以问问魔门的前辈,魔门之,能和他说上话的,除了绿如的师傅九秋仙姑外,还有一人,那就是白猿道人,他听说白猿道人近来闭关,不知道他有没有出关。

    绿如看见莫闲若有所思,问:“你在想什么?”

    “白猿道人不知如何,我来圣门已有近月,听说他闭关,不知有没有出关,我想拜见一下白猿道人。”莫闲说。

    “白猿爷爷这几日应该出关了,他对我很好,甚至比师傅都对我好!”绿如说,她不知道,白猿道人对她好,实际上和她的身份有关,在魔门,妖魔鬼怪都有,相处也很融洽,不像正道,对妖等歧视。

    即使这样,白猿道人还是喜欢提携妖族后代,绿如是天狐一族,所以白猿道人对她另眼相看。

    “那我们就去拜见一下白猿道人!”莫闲提议道,绿如当然没有意见,问道:“你总不能空手去吧!”

    “你放心,礼物我准备好了。”

    “什么礼物?”

    “你实际上见过,一瓶颗金乌蘊阳丹,一瓶仙丹,我想这种丹药应该够了。”莫闲笑道。

    “这种丹药足够了,仙丹好像是一种基本丹药,金乌蘊阳丹足够了。”绿如说。

    “仙丹是一种凡人增长寿命的丹药,一颗可以增寿一纪,但我这种仙丹却是不同凡响,它是一转灵丹,对修行者来说,也是一样,能增加寿元一纪。”莫闲笑着说。

    绿如一呆,接着笑了:“莫大哥,你炼的丹药我放心。”

    看到绿如的样子,莫闲没来由心里一阵满足,他轻轻对绿如说:“绿如,你放心,这株玉昙花我一定会让它开放。”

    两个人到了白猿道人的洞府前,看见门口居然站着一个猴子,不过此猴显然灵窍已开,横骨已化,看到绿如来了,笑嘻嘻上前打个肥诺:“师妹近来很少来这里,我以为师妹忘了我呢。”

    绿如笑道:“哪里,我近来陪莫大哥,白猿爷爷在不在?”

    “在!你想见他?”

    莫闲一笑,手塞过去一个玉瓶,玉瓶有一颗蛇胆辟邪丹:“麻烦通报一声,说莫闲携绿如前来拜见白猿前辈。这瓶有一颗蛇胆辟邪丹,算是道友的酬劳!”

    蛇胆辟邪丹本是一种特殊能力型丹药,大名鼎鼎,因为此种丹药能使人看穿迷障,不畏迷阵,见无形阴物凶物,属于一种辅助类丹药,能增加人的能力,听说是此丹药,他笑逐颜开:“你们等一下,我就去通报。”

    “你把人带坏了。”绿如白了莫闲一眼。

    “哪里,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章。”莫闲厚着脸皮说。

    “两位请!”不一会,小猴子来请,莫闲和绿如入内,修行者洞府不同于山洞,内部很光亮,而且的前洞后洞,后面还有后花园,空间也大得很。

    白猿道人已是金丹顶峰高手,战力可以与元婴修士抗衡,他不是那些散修,莫闲如果遇到他,数招之类,就得认输,就是莫闲力大也没有用。

    莫闲和绿如上前拜见,奉上礼品,白猿道人哈哈大笑:“想不到莫道友到了这个程度,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品,小猿儿,到后花园取些时鲜的果品来。”

    “前辈不用忙,我今天来,一是到了圣门一个月,还没有拜见前辈,甚为失礼,故来此拜见;二是有些问题,还请前辈解惑!”

    “你有什么问题?”

    “我想知道,我目前所浇灌的玉昙花,九秋仙姑的人品我相信,但未免太容易,不是我自夸,猎杀近百的毒物并不难,我感觉有放水的感觉。”莫闲说。

    “容易倒不见得,鲜血浇灌玉昙花,花并不一定开。”

    “什么?”莫闲和绿如都叫了起来。

    “毒物鲜血只是其一个条件,最关键的是你们两人是否真的相爱,两人同心,花才开放,不然,就是鲜血浇灌,花也不一定开。”白猿道人说。

    “原来如此,玉昙花怎么有这个功能?”莫闲又问。(。)

    PS:  感谢繁华落尽心依旧、萌萌修仙、秋之神光黎家大少爷和我要穿越混沌打赏支持!特此叩谢。另外,艾舍长提议书友客串。这个建议很好,希望书友报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