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他是谁?”莫闲惊讶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你们结庐在此,当然是有用意,你们放心,只要真心相爱,不论人或妖,都会得到祝福,绿如,你师傅苦心你可知,只有经过玉昙花的认可,天下所有门派都没有话说。”白猿道人说。

    “前辈的话,天下所有门派都知道这个秘密?”莫闲问道。

    “当然,你以为我们占据万圣山,别的门派没有动过心思,甚至圣门曾经一度被占领,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个道理那些大派的上层被你清楚,但为什么没有灭了圣门,因为他们不敢,他们一见玉昙花,就知道事情的真像,就灰溜溜地退走了,事情当然没有说,圣门才得以在此长存下去。”白猿道人冷笑一声,看来他知道一些事情。

    莫闲若有所思:“也就是经玉昙花祝福的人,各大门派都不会阻拦?”

    “不错,所以我说九秋不要看她无情,却为你们着想。”

    莫闲和绿如告辞出来,一路上,莫闲不说话了,他再细想白猿道人的话,他没有料到居然有这样一段事。

    绿如好像也知道他的心意,他们默默的走着,突然之间,莫闲开口了:“绿如,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起拜见白猿前辈?”

    “你不是说了,来此一个月,还没有拜见白猿前辈。”

    “更重要的是,我的灵觉感到事情不妙,但又说不出理由。”

    “你到白猿爷爷这里,是为了确认某些预感?”

    “不错,我是怀的这种目的,我的确骗了你,你会怪我吗?”

    “怎么会怪你。你是为了我们好!”

    “看来,我得加快进度,我感到一个秘密,也许白猿前辈都不知道。我不知怎么的,近来总有些心神不定。”莫闲说。

    绿如想了一会,说:“莫大哥,你尽管去做,我有自保能力。”

    莫闲嗯了一声。接下来一段时间,他再也遇到那天的事,虽然有妖兽和毒物,他还是猎取了大量的毒物,以血浇灌玉昙花,玉昙现在已完全化作翡翠一样,玉昙树上九朵花骨朵含苞待放。

    莫闲已将周围符合要求的毒物杀尽,只剩下九处他刻意避开的地方,那九处连鬼灵都不愿去,莫闲却往其一处。

    他望着面前的一座石碑。上面没有字,布满了古拙的花纹,他初一看,没有留意,但随着他的临近,脸色开始变得慎重,他并不认识这种花纹,却感到其有一种诡异的力量,他又一次看向花纹,他始终看不出什么。不像符纹,却蕴含一种古怪的力量。

    他想了一会,用手轻轻的抚摸石碑,很显然。力量和它并不相合,他猛然想到一本书上说过了一种云篆,它并没有力量,而且花色繁多,这种云篆的好处就是不会影响别的符纹,阵法往往用于掩盖其他符纹。难道这就是?

    他不敢确定,用手轻轻的顺着那种诡异的力量走,渐渐一个符纹出现在他的脑海,莫闲虽然不认识,但比较它的力量类型,以及和它相似的符纹,大体知道了这个符纹的作用,居然是对内不对外,这里面究竟封印着什么?

    莫闲一时陷入两难之境,如果他踏入这块石碑后面,会不会连他都困住?但随近的毒物都被他猎杀,这里面有一头毒蜥,却能进去自然,莫闲的目标就是他,这个险冒不冒?

    正在莫闲为难之际,脑海响起一个声音:“小辈,不敢进来?”

    “我为什么要进去,你被封印在这里,你是谁?”莫闲不为所动。

    “我是谁?你脚下的山就是我,如果你助我出去,我助你完成心愿,你不是看上了那个天狐了吗?她修行了阴阳独尊姹女**,我这边有完整的阴阳姹女婴儿法,能让你真正得偿所愿,而她也不会被魔头所制,并且功力上也突飞猛进。”声音诱惑着莫闲,莫闲心动了,但他知道,如果自己受了诱惑,说不定下场更惨。

    “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没有用,还有,为什么选我,不要告诉我,你诱惑不了魔门弟子?”莫闲试探到。

    莫闲说着,不自觉向前一步,一步落下,心大惊,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受到了影响,想收回脚,已经来不及。

    “放心,这个封印只针对我,对你们根本没有用,我并不处于和你一样的空间,我知道你来的目的,为了那只毒蜥,你完全可以杀了它,用它的血去浇灌那株玉昙花,我的能力并不是你想像,刚才只是小试身手,如果我要针对你,你有抵抗能力?”

    莫闲虽然不太相信他的话,但刚才自己不自觉就进入其,最起码他没有说谎。

    “你既然有这样的本事,是什么人将你困在此处?”

    “你知道这是什么世界?”

    “这是莲花世界!”

    “不错,千莲花世界,本是佛教所开,这是一个人造的世界,外面世界更广阔,既然是佛教所开,为什么道教存在?”

    “我师傅说了,有千天外仙人进入此方世界,传下道教一脉,所以有道的存在!”

    “那千仙人凭什么闯入此方世界,要知道,这是佛教的地盘,而且是大势至那个老秃驴以千红莲于广大香水海所开!”

    “为什么?”莫闲好奇地问,“你又是谁,怎么在这里?”

    “大势至一次与人打赌,结果输了,于是千仙人入了这个世界,传下了道统,我不知大势至那个老秃驴的奸计,原来是他故意输的,我头脑一发热,趁千仙人进入这个世界,偷偷的溜了进来,不过吃了几个人,谁知被大势至发现,就被镇压在这里,神魂被锁,肉身化作延绵的山丘。”

    莫闲听它讲到这里,心一惊,身躯如此庞大,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又听说它吃人,心暗暗不喜,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原身究竟是什么?”

    “桀桀,你想知道我的原身?你不怕吓死?”脑声音说完,莫闲眼前一亮,却看到九个大如山岳的蛇头,是九条巨蟒,错了,是九首一身,巨大无比,山岳在它面前变成了土疙瘩,延绵千里,一动之间,水火滔天。

    莫闲倒吸了一口凉气,九婴!这种怪兽只在传说,莫闲还是在藏经楼一本志怪见过它的图片,原来,魔门就座落于九婴躯体所化的山岳上面,不怪此处妖兽毒物横行。

    脑的幻像消失,莫闲苦笑,自己的实力跟九婴比,连九牛一毛如不如,这么一个强横的妖物,却被大势至菩萨镇压于此,那么大势至菩萨的威能简直不可思议。

    “你这么强大的大妖都被大势至菩萨镇压在此,我不过一个连金丹都未成的小修士,怎么能救你?”莫闲苦笑一声,他可不想掺入九婴和大势至菩萨之间的恩怨,这份因果大得没有边。

    “你现在当然不行,不过平等王的祭坛在你身上,看你的样子,已经修炼了水火炼体术,当你到达第九层,以你的肉身成圣的威力,不难将我身上枷锁扭断。”

    莫闲眼睛一亮,眼底无意间符箓起,这是一瞬间,便又消隐,他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魔门的人不行,不仅是魔门的人不行,道门的人也不行,他们都未达到水火炼体术的标准,就算厉光,修行到顶,也只有九蛟之力,只有莫闲,也许能达到九十九龙八十一虎的力量,实际上力量到了一个极限,已不能算是力量,而是一种法则的体现。

    莫闲摇摇头:“这还是不行,水火炼体术,完全依靠祭坛,才能修炼,而且真水真火不是此界所有。”

    “平等王这个老家伙自己如没有炼成水火炼体术,你要依据他的方法,最多到六层,最多49龙力气就很了不起,怎么可能肉身成圣?”

    “既然这样,我就没有什么办法。”莫闲一付这是你说的样子,不过他知道,既然它这样说了,肯定会有办法,但它动不动手脚,自己就不知道。

    “水火炼体术,全称应该是阴阳炼体术,平等王只截取一部分,却要先天阴阳一气化为水火,九炼而成,身得先天混沌体,它的口诀在仙界广泛流转,不过从未有人炼成过,因为谁要得到先天阴阳一气,不会将它转化为水火,先天阴阳一气,人如悟出其奥秘,直接超凡入圣,所以说这种炼体术完全是废物,只有平等王那个老家伙,才会想出办法,来骗骗你们这些不懂的人。”九婴的声音又一次在脑海狂妄的响起。

    莫闲不动声色,他终于明白了水火炼体术的由来,原来它应该叫阴阳炼体术,他说:“水火炼体术既然要先天一气,它不可能成,但我并不是依靠它,但是你却麻烦了。”(。)

    PS:  感谢秋之神光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