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炼丹术却是正好,虽没有先天阴阳一气,但你可以模仿它,用丹药模仿它,不能达到大成,亦可小成,虽不能让你真正肉身成圣,估计功成之后,救我勉勉强强。”九婴声音又一次在脑海响起。

    “那是什么丹药?”莫闲心动的问道,他知道自己得表现出一定的渴求,加上他也对这种丹药好奇,因此问,他对九婴为什么知道他会炼丹,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他现在算是明白,整个魔门都在九婴肉身所化的山脉,九婴要想知道一个人的底细,太简单了。

    “在此处,有千年紫丹草和长青果,你可以找来,配合其他八处的灵药,丹成转以上不成问题,炼制二种丹药,一为冰晶丹,一为紫玄丹,这两种丹药一种放入水,会生成真水,一种用你自身真火灼烧,会生成火精,以代替水火。”接着两幅丹方出现在脑,同时传过来的还有阴阳姹女婴儿法。

    “前辈,我还没有答应?”莫闲叫道,他叫它前辈,表面上不情愿,但称呼已改,想必九婴从他的称呼可以看出些什么,莫闲心冷笑。

    “你好好想想,会答应的,还有什么问题?”

    “我想问,那玉昙是不是前辈弄出来的?”莫闲问。

    “不是,那是玉昙成精,受佛门蛊惑,想镇压我,却不料受我的反噬同化,你放心,她作不了怪。本来魔门和佛门不对付,却将玉昙视为圣物,不知多少年下来,我早将她同化。要不是我,魔门早就被人灭了,可惜魔门不成器,你小子得到无间祭坛,平等王不是一个好人。你想办法将祭坛化炼了,我累了,该好好休息一下。”

    声音到此结束,莫闲感到那石碑上气息似乎消散,他不动声色,谁知道这积年大妖什么心思,莫闲可不敢露出一丝怀疑,那只毒蜥算是倒霉,成了莫闲的猎物,根本来不及抵抗。被莫闲一拳打碎了脑袋。

    莫闲回去以后,心在推敲阴阳姹女婴儿法,虽然脑有完整的方法,但在其做些手脚,让莫闲看不出来,对九婴来说,应该做得到,他不准备让绿如修行此法,而是尽可能吃透其奥秘,然后推导出一种新的功法。

    当然。凭莫闲现在水平,这个任务很艰巨,不过他已下定决心,回去之后。让师傅一起参详,他不信,凭潜虚子化神水平,不能推演出一部功法,即使不如原版,也胜在安全。

    那丹药倒可以炼制。冰晶丹还有紫玄丹,炼出来用不用就看他了,他查看了一下乾坤袋,灵药还差八种,他估计了一下,还有八处,应该能凑齐药物。

    至于无间祭坛,他倒没有起化炼心思,平等王的威能他见识过,能将无间祭坛抛到这一界,自己已与平等王有了因果,如果再化炼他的祭坛,那因果可大了,很可能九婴巴不得自己化炼祭坛,估计等到自己走投无路时,只好来见九婴,到那时,它再提出一些条件,自己就落入它的榖,这种情况,莫闲想想也觉得发寒,在目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必要冒着得罪平等王的风险,来化炼无间祭坛。

    莫闲将一切想好,看来,要先将百毒云光幛炼制出来,百毒云光幛只差八种毒物就凑成百毒,好在百毒云光幛大体已经功成,并没有一定要百种毒物,理论上只需要九九八十一种毒物,达成九九归一的功效。

    他浇灌了玉昙花后,将毒囊毒液洗炼后,交给了绿如,对绿如说:“我近日来有点心神不定,百毒云光幛你干脆在今明两天完工。”

    “好吧,不过云光幛我感到有点缺憾,似乎整个过程阳毒过于强盛,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出现这种问题。”绿如皱着眉头。

    “是不是要用阴寒的毒素?”

    “不是,应该用寒气,大概这件法器我们修改了它,本来应该是瘟癀幡。”

    “用寒气?”莫闲临机一动,从乾坤袋取出一本书,《癸水辟五解秘法》,正是莫闲在海外所得,“将癸水真雷符箓绘制入幛,应该能阴阳平衡,不过叫百毒云光幛并不适合,干脆叫百毒寒光幛。”

    “百毒寒光幛,好名字!”绿如说着,翻开了书,细细推敲癸水真雷,百毒寒光幛是她亲手所炼,她对其利弊自然了如手掌,“我要闭关一天,细细揣摩其奥秘。”

    “你去吧,一天时间,我还是浪费得起。”莫闲笑着说。

    等绿如出来,她已成竹在胸,沾上毒液,在幛上书写起来,随着符笔如行云流水一样在幛面画出一道玄妙的轨迹,符箓不论何种,都是一气呵成,幛面出现了黑色的冰霜,又悄然消去,都不知道冰霜究竟到了什么地方,一气将尽,绿如收住了笔:“成了!”

    “好,等明天从子时起,开始祭炼,看它能不能成就法宝。”莫闲望着百毒寒光幛说。

    在离茅屋不到百丈的地方,已有一坛矗立,周围法阵隐隐,坛上一根骨白的杆子上挑着一面幛,迎风飘展。

    绿如拜了下去,周围阴雾渐生,毒气袅袅,莫闲感到周围说不出的诡异,法则似乎显露,百毒云光幛亮了起来,上面一道道符箓显示,似乎出离了幛面,与周围诡异的融在一起。

    天空阴云渐渐堆积,而百毒云光幛的气势却在不断攀升,毒性开始显示,天空的阴云似乎都不能抵御毒性的侵蚀,这种肆无忌惮和行为似乎激怒了上天,云层有雷电在蓄积。

    后山发生的巨大变化,立刻引来许多关注的神念,这种气势,让这些平日根本不现于人前的老古董一个个将目光投向后山,莫闲站在外侧,为绿如护法。

    绿如又一次拜了下去,百毒云光幛一下子飞了起来,越来越大,似乎都要将天遮住,那些神念一接触百毒云光幛,立刻感觉到一股阴毒沿着神念溯流而上,心一惊,一个个退了出去,该死,这是百毒云光幛么?好像又有些不同,是哪里个在炼制法宝?

    九秋也将神识投射过来,见到绿如拜了下去,那杆幛正和她在交流,这是炼制百毒云光幛?不对,好像有些不同,百毒云光幛是九秋仙姑传授给绿如,绿如的功行炼制成法器是正常,但看这架势,好像要成就法宝。

    阴云的雷电终于落了下来,百毒寒光幛发出一道灰黑色的光华迎了上去,莫闲感到眼前一亮,双目似盲,天地间一片雪亮,接着,霹雳一声,百毒寒光幛往上一沉,乌光大盛,寒光幛又飘了起来,一道道符箓亮了起来,各种符箓互相勾连,如铁链一样,层层叠叠如同灯丝一样亮起,异常壮观,莫闲目瞪口呆看着这满空的亮起的符纹。

    本来符箓很诡异,毕竟百毒寒光幛是一件邪道法宝,符箓现形,看上去阴邪诡异,而这一刻,却显得磅礴大气,一点阴邪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堂堂正正,似乎百毒寒光幛是一件正派法宝一样。

    不对,百毒寒光幛在吞噬雷电,莫闲陡然醒悟,他看到了什么?一件邪派法宝,居然在吞噬天雷,他脑一闪,顿时明白了,是百毒寒光幛的上癸水真雷符在吞噬天雷,而癸水真雷符却是莫闲从东海所得,算是玄门正宗的无上法术。

    不仅在吞噬天雷,而且在蕴育着核心,那是什么?莫闲眼底出现了符箓,空一切,包括云层在一瞬间全部变成了符箓,那个核心的符箓是自己形成,雷电法则!不,类似于雷电法则,百毒云光幛居然形成核心法则的表示。

    莫闲有一种明悟,这也许就是法器和法宝的区别,法器没有核心的法则符箓,但法宝却形成了,法则无形无质,莫闲眼所见,只不过是他所想见到的表相,因为莫闲修行了砍柴功,所以一切都以符箓形式出现,实质上,符箓却是天地万物的抽象而已。

    劫云怒了,闪电如雨一样落下,百毒寒光幛却在雷电越来越凝练,上面一道道符箓越赤越清晰,乌光渐淡,变得灰蒙蒙的。

    绿如紧张地看着百毒寒光幛经受着雷劫,看到乌黑的毒光渐渐变成灰色,绿如露出了笑容,绿如手一指,百毒寒光幛陡然一振,无数灰色气团从幛涌出,转眼间,如山岳一般,迎着天雷,轰的一声,滚滚灰色气团淹没了雷电,直奔劫云。

    闪电在刹那间,都被染成了黑色,不错则黑色,不是灰色,很诡异。

    黑色的闪电一闪,便消失了,只留下袅袅灰白的烟气,好像闪电毒一样,气团化成触手,转眼间,伸入云层之。(。)

    PS:  感谢逆天改命的衰哥、heishuiyue、刘定凯和东湖小虾米月票支持!玄衣宝树、秋之神光、黎家大少爷、陆乘风和拉普勒斯打赏支持!特此感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