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莫闲喊道:“小心!”他猛然抬手就是一掌,一个丈许大的由太阳真火构成的大掌呼啸着从上方直向天空击了上去。

    天空陡然出现一只亩许方圆闪着碧光的大手出现,冲着百毒寒光幛就抓了过来,被莫闲的太阳真火阻了一阻,百毒寒光幛落到绿如头顶,光华一闪,被她收入体内。

    那只大手似乎很愤怒,手一握,呯的一声响,将莫闲的火掌捏熄,天空传来一声冷哼,莫闲脸白了一白,而那只大手接着向两人按了下来。

    莫闲眼寒芒一闪,轰的一声,地面立刻龟裂凹陷,莫闲冲天而起,似乎将空气一劈两半,等莫闲离开了地面,空气才传来一声暴响。

    那只大手根本没有将莫闲放在眼,依然向地下按去。

    莫闲已一拳击出,大手陡然停顿下来,接着便崩散开来,大手似乎没有想到,莫闲居然凭一己之力,破了他的大擒拿手。

    空怒气似乎在激增,就在这时,九秋仙姑一声冷哼:“大擒拿手,白天涯,你好出息!居然动手抢晚辈的东西!”

    白天涯,莫闲一听明白了,他是魔门一个怪胎,法力高强,见到什么好东西,不顾脸面也要抢到手。

    “百毒云光幛,你的徒弟的宝物?她能保得住么?与其被别人抢去,不如我来抢,最起码被我抢走不丢人。”天空响起了白天涯的声音。

    “你敢!”九秋火了,天空出现了飘带,截着了天空飞来的一件法宝,却是一件墨云圭,两件法宝斗在一起。

    眼见飘带不敌。天空出现了九秋的身影,九秋的神念分身现形,神念分身一现,飘带落入分身的手。与隔空控制不同,战斗力大幅度提高,不一会,压着墨云圭打。

    “你能现神念分身,我就没有分身。让你瞧瞧我的尸分身的利害!”话一说完,天空现出一个黑洞,一个人从走出青衣白发,倒是一付好皮囊,他一现身,形势开始逆转。

    莫闲盯着他,发现他的身上有一种血煞之气,不知是他的功法问题,还是这个人就是血腥很重,莫闲眼珠一转。一丝阴笑浮上嘴角。

    莫闲随手一招,一束阳光一闪,一根针出现在莫闲的手上,太阳神针,凝练太阳真火成形,外表看起来很普通,但内蕴真火,整支太阳神针正是尸分身的克星。

    他只能凝练根,绿如看见了,眼光一闪。莫闲低声说:“我去助九秋前辈一臂之力。”就完,便将手的太阳神针曲指一弹,太阳神针一闪,便到了白天涯的身边。

    白天涯也看到了莫闲的偷袭。他没有放在心上,对方不过是一个筑基修士,能打破他的大擒拿手,就已很了不起了,在同类修士,他的战斗力是超群的。甚至能越级挑战,不过,想凭一根针来偷袭,太过于理想,他还没有把莫闲放在眼。

    他随手一挥,以为把这根针崩到不知哪里去,他的绝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九秋身上,谁知这根针没有理睬对方一挥手,突然暴发出强光,轰的一声,在他的胸口开了一个大洞,直透背后,他大叫一声,低下头,来看这个大洞,九秋的飘带到了,将他一卷,他的身体化作一溜血光投入法宝墨云圭。

    墨云圭用力一挣,摆脱了九秋的飘带控制,化作一道墨光飞逝而走,在临走的一瞬间,一个声音传入莫闲耳。

    “给我等着,这个仇一定要报!”

    莫闲一声冷笑,笑话,他抢别人辛苦炼出来的法宝时,就应该想到,有可能出现这种场面,折了一个分身,还想报仇,真是可笑,他虽然法力高强,莫闲并不怕他,在宗内,有九秋护着,出了魔门,绿如法宝已成,加上莫闲的在太阳真火和昧真火,特别是莫闲身具烈焰阵,到时候,鹿死谁手还说不定。

    九秋的神念分身飘落下来,绿如和莫闲上前施礼:“多谢师傅(前辈)解围!”

    九秋说:“绿如,你炼的是不是百毒云光幛?”

    “回师傅的话,我炼制的是百毒寒光幛,而非百毒云光幛。”

    “这有什么讲究?”

    “本来我要炼百毒云光幛,因为莫大哥带回一条钩蛇,我见其蛇皮甚好,莫大哥听说后,改变了一部分,说他掌握一种瘟癀幡的炼法,我们两个人参详了半日,决定两者合一,瘟癀幡必须要五瘟之气,现在天下无大疫,不能炼制,而且,瘟癀幡的炼制与百毒云光幛差不多,我们于是开始炼制百毒寒光幛。”绿如老实回答。

    “百毒云光幛本来是一件法器,要转变成法宝却是不易,法宝者,必须有法则核心,但百毒寒光幛却成就了法宝,难道瘟癀幡的炼法比较高明?”九秋问道,要是她炼制,也能成就法宝,因为从入了金丹之后,丹光洗炼,自然会在法器形成法则核心,但绿如和莫闲两人都没有成就金丹,绿如如果进入第五层,虽没有金丹,但相当于金丹。

    九秋的话算是给莫闲解除了疑惑,他插话说:“前辈,你们是怎样炼制出法宝的核心符箓?”

    九秋很意外,看了一眼莫闲:“你也知道法宝的核心符箓?怎么不知道进入金丹层次后,炼制法宝的原因,法器和法宝炼制是差不多,只是法宝最后在金丹以上修士的心念洗炼时,才形成核心符箓,所以,正常情况下,绿如不会炼出法宝。她究竟怎样炼制出法宝?”

    “原来如此,我真的不知道,但百毒寒光幛成就法宝,却是自然,因为百毒寒光幛在最后一步,它表面层层符箓勾连天地,形成了天劫,在天劫压力下,形成它的核心符箓,算是天地加持。”

    “原来如此,不怪白老怪动心。”九秋算是明白了,“不要怕,在圣门,他不敢对你们下手。绿如,你把瘟癀幡的炼制过程说一下。”

    绿如为难的看了一眼莫闲,莫闲点点头,心苦笑,瘟癀幡算是流传出去,魔门就是魔门,抢夺起来明目张胆。

    他选择性忘记了,绿如可是将百毒云光幛的炼制方法原封不动告诉了莫闲,九秋不过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九秋哪里不知道莫闲的心思,她心一笑,有一种报复的快感,绿如将瘟癀幡的炼法原封不动叙述了一遍,果然大部分和百毒云光幛相似,但更加精深,最后祭炼招来劫难,这点倒是百毒云光幛所没有。

    九秋又看了一眼莫闲,心诧异,这瘟癀幡地看就知道不是正派法宝,没听说过遇仙宗有这样的一款法宝,莫闲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而且,它很高明,甚至可以依靠它而独立开宗立派。她可不认为,这是遇仙宗的东西。

    莫闲见到九秋的目光,心一紧,苦笑着施了一礼:“前辈,这瘟癀幡可是瘟部正神的法宝,前辈不要广传。”

    “你放心,我只是一时好奇,不会乱传,你们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循规蹈矩,这种法宝不将之发扬光大,让它蒙尘,可惜了。再说,圣门分个部分,他们可不是一条心,为师以至于长生殿,还有青云殿和乘黄殿,白老怪属于乘黄殿。”九秋幽幽的说到。

    莫闲冷汗下来,心有一种不妙的感觉,这种法宝落到魔门手上,后果可想而知,自己欠考虑了,现在只希望九秋不要轻易炼制瘟癀幡。

    看到莫闲脸色变了,九秋娇笑:“看在绿如的份上,我现在不会炼制,当然,世间如果出现瘟疫横行的情况,我才会炼制,你不用担心,我因为此宝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你们做得很好,还有几天,玉昙花就要开发,好好看住!当心青云殿和乘黄殿!”

    她一声娇笑,身影陡然崩散,回归自身,绿如和莫闲相对苦笑,玉昙花开,肯定会招来有心人,虽然此处是圣门的后山,就如九秋提醒的一样,圣门青云殿和乘黄殿说不定有人会看不惯莫闲。

    莫闲为了防备其他人,特地在玉昙周边而下了两仪阵,当然,这是基础阵法,莫闲只会基础阵法,正好有二人,于是根据阴阳原理布下了两仪阵。

    两仪阵,阴的一极由绿如掌控,莫闲还是很放心她,有了百毒寒光幛的她,即使金丹高层,甚至元婴修士前来,都有把握守住,阳极由莫闲把守,莫闲有这个自信,借助阵法力量,即使来二位元婴修士,他都可以抗衡。

    一头头毒物的血被浇灌到玉昙花上,莫闲去了那八处,也看到神秘的石碑,不过,再也没有感觉到一点异样,他按照九婴的吩咐,采摘了其灵药,好像一切依照九婴的吩咐。

    关键的日子到了。(。)

    PS:  感谢玄衣宝树、秋之神光和浮云无的打赏,欲看天下书、慕容冷芸和ybdean的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