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最后一种毒物血浇灌到玉昙花时,玉昙花九朵花终于开放,洁白的花一开,刹那间,香飘十里,一种淡淡的清雅的香气笼罩了整个魔门,莫闲估计,它不止十里,足有数十里,魔门的所有人闻到一股沁入心脾的淡雅香气,低阶弟子一个个寻找着香气的由来,并相互询问,这是什么花开了,怎么从来没有闻过。◎◎

    乘黄殿,一位老者陡然盯开的眼,望向后山,自言自语的说:“数百年了,又闻到花开,半年多以前,好像来了一个遇仙宗的弟子,看来,他是按旧例,用毒物的血催开了玉昙,当初,我乘黄殿的女子出嫁,那两殿在最后时刻出手,使她身上带了暗伤,终身止步于此,现在该我出手了!”

    “童子何在?”

    “老爷,什么事?”

    “去后面的花园之,把老爷的坐骑飞黄唤来。”

    “是!”童子急忙到后花园,唤来了飞黄,飞黄来到,向老者轻轻叩。

    “你跟了我几百年了,当初我因为乘黄殿之名,好不容易才捕捉到你,你心可有怨言?”老者问道。

    飞黄口吐人言:“没有,要不是老爷,我也接触不到圣门**。”

    “当年虚名害人,以为乘黄殿之的人,没有飞黄,威名受损,不知恰恰了心魔,现在才明白,这些都是虚幻,沉迷太久,到现在还为面皮之争,我不便于出面,你拿我的摄魂金铃,去替我做一件事,事成之后,此铃归你。”

    “老爷,什么事?”

    “后山玉昙花又开放,你也闻到香味,你去那里,将他们一人取一魂回来。?  ?  ”老者说。乘黄明白了。一个铃铛挂在它的脖颈之上。

    在青云殿,一个年男子闻到了香味,他笑了,他也不叫人。随手将手玉笏往空一扔,便不再问了。

    在另一个洞府之,白天涯脸色阴沉,数日前他吃了一个大亏,尸分身之一被毁。要重新练回来,没有十年的苦功是不可能,他早就等待这一天,要想娶走圣门女子,不是那么容易。

    圣门有旧例可循,一是要玉昙花开;二是在玉昙花开之时,最后的考验就会到来,虽说像他这样高手不会出手,可是暗出手,有谁会计较。再不行,找一个跟他们修为差不多的人总行吧。

    “童子何在?”白天涯喊道。

    “老爷,有什么事吩咐?”

    “你去将顾倾城叫来。”白天涯说,童子领命而去,顾倾城是他的弟子,也是他的情人,他将一身所学都传于她,白天涯,称为魔门老怪,对世俗之礼根本不放在眼。率性而为,因为这个女子与人翻脸,杀了对方全家。

    一个女子娉娉婷婷而来,好似弱不惊风的女子。脸上带着倾城的笑容,到了白天涯面前,眼睛似乎能传情,也不行礼,直接身体一歪,不管童子在场。就坐入他的怀,娇媚的说:“老不死的,你找我来什么事?总不会你感到寂寞了,要我来陪陪你!”

    童子好像看不到,眼睛盯着地下,好像泥偶一样,目不斜视,好像对娇娘子顾倾城无动于衷。

    “你下去吧!”白天涯挥挥手,对童子说,童子如释众负,施了一礼,退了出去。

    “我找你来,是为了后山那对男女。”

    “老家伙,你是不是看上了那个女子,想要我帮你干掉那个男的?”顾倾城知道后山的事,一听之后,未免有些酸气。

    “不要胡思乱想,今天是玉昙花开的时候,按惯例,今天你们可以出手,而我却不能明着出手,记住,不要留手,特别是女的有一件法宝百毒云光幛,你能抢到手,就抢到手,不能抢到,也尽量给她毁了。”白天涯说道。

    “法宝,我可没有办法。”

    “宝贝,你放心,我为你准备了噬金飞蚁。”白天涯说着,从身边拿出一个钵子,“能抢就抢,算是你的,不能抢,就放出噬金飞蚁,彻底毁掉。”

    玉昙花开,不仅是乘黄殿和青云殿,连后山数十里内的妖兽都闻到香味,一时间风云动。

    莫闲和绿如早已入阵,绿如更是把法宝百毒寒光幛祭起,一团灰白色寒毒雾气笼罩着全阵,莫闲虽没有亮出法宝,但他与绿如配合,两仪阵笼罩在雾气之,外面的人根本不能窥探。

    莫闲陡然抬头,一柄玉笏突然出现阵的上方,泛起层层玉光带着雷霆之势就击了下来,莫闲估算着它的威能,大吼一声,一道波纹冲了上去,激起涟漪般的玉光,莫闲虽没有接触它,却感到山岳般的沉重。

    玉笏顿了顿,莫闲脸上表情一轻,能被他的音攻所阻,代表自己完全能接住,当下便不迟疑,吸了一口气,浑身陡然暴涨,一拳迎着玉笏就击了出去,罡气摩擦空气,将空气劈开,空气之,出现了火气,因为罡气度过快,泛起了红光,等罡气接触到玉光,空气二声合成一声,一声为罡气与玉光相撞,一声为拳罡破空声,因为度已过声,声音反而滞后,结果,两声合为一声,轰的一声,周围一切都乱了,玉笏也飞了过去。

    玉笏一现,九秋和白猿道人也在关注着情况展,两个人嘴角不禁一抽,青云殿的副殿主枫蓼子居然不顾脸面出手,当看到莫闲一声喝,接着一拳将枫蓼子的玉笏崩了出去,感到一切都疯了,玉笏就这么被挡开了,那个玉笏可是重如山岳。

    他们不知道,莫闲这一拳,可有六龙虎之力,但是就是这样,莫闲也深深陷入石头之达到半尺,反作用力太大,莫闲隐隐觉得骨头在呻吟。

    莫闲长呼了一口气,周身骨骼一阵暴响,血液如洪水一样在血管奔流,窍穴一阵跳动,肾神玄冥现形,天一真水似乎化作雨丝,一股股暖流在周身流淌,接着转为清凉,身体几乎在瞬间恢复了原样,不止恢复了原样,而且似乎有了些许进步,阴阳炼体术,原来阴阳炼体术不仅利用水火,实际上利用一切暴性能量,能量猛烈暴为火气,顺应万物而周流不息为物为水,原来这才是阴阳炼体术的真正奥义,平等王自己没有修炼阴阳炼体术,凭借人的修为,将之改造成水火炼体术,却落了下乘,而九婴也没有修炼阴阳炼体术,他们不知道,阴阳炼体术作为一种大路货,真正的奥义是利用暴性能量和周身一切体液作水,只有肾神玄冥现身,才有可能起作用。

    莫闲心升起了明悟,他总算明白了阴阳炼体术的些许奥义,真正的功法也许并不深奥,从炼出味道来,才是真正入门,阴阳炼体术据九婴说,在仙界普传,但又有谁真正理解,这也许就是太上所说的:百姓日用而不知。

    玉笏崩飞出去,玉光一闪,消失的空,莫闲暗自苦恼,希望它再来几下,也许只有这种情况下,他的阴阳炼体术才可能有所进步。

    显然,玉笏的主人感到再下去可真丢了面皮,所以一击之后,便已收手,九秋和白猿道人反而松了一口气,枫蓼子如果不顾面皮,那莫闲和绿如的麻烦就大了,还好,他还顾及到自己的面皮。

    就在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阵狂风滚滚而来,风吼兽,九秋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后山之外出现了风吼兽。

    风吼兽显然是被玉昙花的香气所吸引,莫闲和绿如不知道,风吼兽一现,众多目光立刻聚集到它身上,许多人都打起了风吼兽的主意,但他们一个人也没有出手,先让风吼兽消磨一下莫闲,探探他的底,等他不行时,再出手擒住风吼兽。

    莫闲看向风吼兽,此兽并不大,只有貂大小,浑身青黑色,背上双翼,这是一只幼年的风吼兽,到了跟前,它感到玉昙明明在眼前,却被一团寒雾罩到,它吱吱的一叫,猛然一张口,顿时,狂风从它的口喷涌而出,更让人吃惊的是,此风如刀,风过之处,石头都刮成粉末,莫闲的茅屋被风一吹,立刻化为一团粉末,青黑色的风一到,刮得那一个天昏地暗。

    绿如一见风吼兽,不觉心生欢喜,将头顶的寒光幛一摇,大团灰白色气团重如山岳,向它压去,一声响,风吼兽的狂风和灰白色气团相撞,气团一层层的剥掉,并没有如一般物体被狂风吹散。

    别人不清楚,绿如知道百毒寒光幛的利害,看起来是灰色气团,但却是百毒混合,任何东西一接触气团,就是风一接触气团,都立刻失去本来的活性,这种毒素,已经不能算是毒素,而是崩坏一切规则的毒素,而且,其还有寒毒,一切物体接触到它,在刹那间,就会冻结,连空气都不例外。

    但就是这么利害,风吼兽的风却不同凡响,完全越风之上,已算浩荡神风,莫闲见到这一幕,除了绿如外,他大概是最了解百毒寒光幛的人,他立刻祭起来了玄阴聚兽幡。(。)

    ps:  感谢6乘风和秋之神光打赏,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