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兽幡一出,风吼兽立刻感到威胁,玄阴聚兽幡对兽类先天有压制作用,聚兽幡条条黑气迷空,而风吼兽的狂风却小了下去。◎  ?№№№?

    风吼兽想走,却又被玉昙花的香味所吸引,急切之下,一颗珠子吐了出来,向莫闲打来,莫闲见此,心一动,摇动聚兽幡,黑气如章鱼一样缠了上去,顿时裹住了珠子,这颗珠子唤得风吼珠,风吼珠被黑气裹住,呜呜地周边风乱旋,但聚兽幡切断了它与风吼兽之间的联系,并不能挥出真正的威力。风吼兽急了,正要再次吐着狂风。

    绿如看出了便宜,百毒寒光幛刹那间铺天盖地,无数气团如山一样压下,两个人配合默契,莫闲手一裹,风吼珠落到手,被一层清光笼罩。

    而绿如的百毒寒光幛上的气团已压在它身上,正在这时,空出现了只大手,向被灰白扭转围住的风吼兽抓去,显然出手的人功行最起码达到了元婴,甚至有一个达到化神。

    他们是对风吼兽,而非针对绿如,但事实上,大手却笼罩了绿如和莫闲。

    绿如眼睛一冷,气团如山一样爆,而莫闲的聚兽幡也出现重重叠叠的异兽身影,一个接一个向着大手冲去,天空之,陡然出现了两道剑光,一青一白,是白猿道人的青虹俨和白虹剑,同时,出现了一根飘带,很明显,是九秋和白猿道人出手,他们不是针对莫闲和绿如,而是针对那只大手。

    几方撞在一起,轰的一声,两只大手立刻崩溃,飘带和青白双剑也荡了出去,那只化神修士幻出的大手,却依然向风吼兽抓去,虽然变得模糊。

    灰白色气团一个接一个迎了上去,第一个、第二个气团被分解。化神修士水平太高,但也经不起百毒寒光幛的气团带的毒素侵蚀,终于,当莫闲的聚兽幡一头狻猊出现。并且自爆后,大手再也撑不住了,轰的一声,像一个炸弹凌空爆炸,气浪翻滚。两仪阵在两件法宝的护卫下,闪了几闪,终于稳定下来。

    而风吼兽浑身僵直,好像冻僵了,其实不止冻,无数毒素侵入身体,却没有作,绿如的神识控制住一切,风吼兽落入绿如的手。

    风吼兽落入绿如的掌心,这一点谁也没有想到。那只大手的主人显然很意外,虚空传来一声冷哼,莫闲上前一步,身边灵光闪现,一层层似花开一样,一出现便破灭,莫闲的灵光好像风残烛一样,接连破灭了五六层,才稳定下来,莫闲知道这一声哼。就是另一种攻击,对方远过自己,泄心的怒火。

    好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方不敢做得那么明显。

    莫闲暗算松了一口气。周身立刻放松,处于一种交替休息的状态,他要保持自己最佳状态,以迎接更大的挑战。

    而风吼兽却没有人问它,反正死不了,被绿如收入百毒寒光幛。困在一旁,生命虽没有危险,但周身僵直,如同万蚁过身一样,绿如要好好磨磨它的野性。

    彩云现,大风起,莫闲和绿如抬头观看,见从前山林有异兽腾空,声若惊雷,其通体金黄,类虎而生双翼,翼未动而自停虚空,威之所至,甚至人不敢视。

    乘黄,也叫飞黄,古人所说,飞黄腾达的飞黄,就是指此神兽,莫闲没有料到,在魔门能见到飞黄,不由想起九秋所说,心隐约有悟,乘黄殿,这该是乘黄殿的神兽,果然,殿之间,暗不知有什么龌龊。

    飞黄从前山而来,显然不是什么野兽,脖子上有金铃,隐隐有宝光,莫闲一眼就被之吸引,眼睛都有点移不开,他眉头一皱,这个金铃有古怪。、

    飞黄冷眼看着阵两人,它隐隐感到一种威胁,特别是那个男的身上,有着一件东西,它不知道,那是玄阴聚兽幡,对兽类先天有压制作用。

    正当他们注意力放在飞黄身上,一个美丽的女子从前山走了过来,看上去柔柔弱弱,她的一举一动无不冒着媚态,魅光四射却又不让人觉得好本该如此,她一出现,看到了眼前的情况,她笑了:“绿如妹妹,这就是你的小情郎,果然一表人才,妹妹好福气!”

    绿如一愣,脸上颜色并不好笑,莫闲问道:“她是谁?”

    “她叫顾倾城,人称娇娘子,是白天涯的情人兼徒弟,她来此准没好事。”绿如说。

    顾倾城娇笑到:“听说妹妹炼制了一件法宝,叫什么百毒云光幛,听名字就不是女孩家玩的东西,能给姐姐看看吗?”

    “是有这么一件宝物,不过,我和你熟吗?”绿如也不客气。

    顾倾城笑得花枝乱颤:“妹妹好小气,我本来是帮忙的,现在看你怎么与乘黄殿的殿主的坐骑斗。”

    顾倾城说完,找了一块石头做了下来,好像在看热闹,莫闲知道,她恐怕打一个主意,先让莫闲和绿如与飞黄斗得两败俱伤,即使不两败俱伤,也已经无力,她再动手。

    还有一个好处,她坐在那里,莫闲和绿如心有所顾忌,战斗力肯定不如平时,不要看她一坐,作用大着呢!

    莫闲心冷笑,白天涯抢夺法宝不成,他的徒弟兼情人来了,想借这个机会,对百毒寒光幛窥视,可惜的是,连法宝的名称都没有搞得清楚。

    飞黄停在空,它已能口吐人言,它知道,它不过是被殿主所利用,它眼珠一转:“下面的人听着,我是乘黄殿的殿主所派,识相点,收了法术,乖乖地让我打一顿,我也不取尔等性命,只打一顿,轻轻的打一顿,要不然,惹得我火,后果就严重了。”

    莫闲看到飞黄口吐人言,口气又这么大,有些意外,等它说完,眼睛一翻:“你的主人不来,叫一头畜生来,寒碜我们,还是有意放我们一马?”

    飞黄听到莫闲叫它畜生,立刻火了,一声吼,就从天空扑了下来,身上灵光顿起,狂风立起,身躯立刻变大,天地一暗,像一座山压来。

    莫闲眼厉芒一闪,站在原地,拳看似缓慢,实质非常迅,明明清清楚楚看到拳头慢吞吞的向着飞黄打来,下一个时刻,拳头已出现在飞黄面前,而莫闲的身体却没有移动位置,这种时空错乱感,让人非常难受,明明不合理的事,却找不出半点破绽。

    飞黄想让,却不知怎么让,眼睁睁看着拳头突破了灵光,都没有感到疼痛,身体已抛飞出去,到飞了过去,才一阵剧痛传来,接着空气暴鸣声传来,这一拳,是莫闲借助阵法,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效果,似乎突破了空间,不过力量并没有挥出来,只有一龙之力,这一龙之力,让飞黄也吃了大亏,幸亏它是神兽之身,要不然,还真连一拳都吃不消。

    这一拳,给飞黄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知道下面两人并不是软柿子,它的眼睛红了,头一摆,摄魂金铃起在空,道道金光洒出,叮叮噹噹声音随着金光飘入莫闲和绿如的耳。

    莫闲感到头一昏,神魂欲飞,忙定神,两仪阵一阵清光荡起,这是一件邪派法宝,人如看它,眼光会不自觉的被它吸引,听到它的声音,神魂自然被摄,幸亏莫闲和绿如处于阵,铃声却这阵势打乱,才没有被它摄去神魂。

    莫闲眼光一冷,别以为你是坐骑,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我将你拿下,到时很很的涮一下你主人的面子,左臂一扬,一道淡红带着玄黄气息的光华闪出,一声响亮,将飞黄捆了一个结实,抛在地上,飞黄一时动弹不得,偏偏缚龙索表面闪现着电光,阵阵电击的抽搐令飞黄有一种身不如死的感觉。

    “好小子,不错,捆住了飞黄,我来求个情,放了飞黄!”白猿道人的声音凭空响起,莫闲知道飞黄的主人身份很高。

    “放了它,行!不过要等到这次事情结束!”莫闲眼睛一转,一个主意浮上心头。

    “爷爷,你还替它求情,刚才它用摄魂金铃,一定是乘黄殿的殿主不怀好意,你是长生殿的人,属于自在天直属,你怎么胳膊肘儿往外拐!”绿如不依了,刚才她也好玄没有让神魂被它摄去。

    “你这丫头,自在天也好,他化天也好,都是圣门的一部分。”白猿道人说。

    “前辈,你只管放心,不过金铃可不能给它,它如果趁机偷袭,金铃对我们威胁太大。”莫闲说着,手一指地上金铃,刚想摄起,金铃化作一道金光,被它的主人收回,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小辈,我的考验算是结束了,你该放了我的坐骑!”

    莫闲心苦笑,本来他想敲一笔,看来泡汤了,当下扬声说:“既然前辈话,莫闲就放了飞黄。”

    手一指,缚龙索收回,而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顾倾城,脸上带着慵懒的笑意,她暗却偷偷放出了噬金飞蚁,潜入阵。(。)

    ps:  感谢秋之神光和6乘风打赏,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