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龙潭山,残杀只为登仙令

 热门推荐:
    绿如眼光一闪,身体微微一动,似有无数身影一闪而过,再抬头,发现一付奇景。

    两人刚才都没有消失,不过两人的速度快到人眼都看不清楚的程度,光快还不足以说明两人身形的本质,两人在空随时改变方向,好像粒子一样出没无常,不断劈开的空气,音爆声高到一定程度,超过耳朵感知的范围,已成超声波,所以只感到轻微的空气振荡,根本感觉不到声音。

    更重要的是,解晋夫一到,已不自觉地运上了无上九天玉堂正宗高奔内景,具现于外,心念的体现完全是无意识的,连在一旁的绿如开始都为他所惑,所以看不见他,连带莫闲都不见了。

    莫闲身在空,进入一种状态,周身灵光四泛,身似游龙,拳胜熊罴,而解晋夫却不敢与莫闲正面对抗,他吃过亏,当日用铁冠隼袭击莫闲,结果被莫闲将铁冠隼扔出,砸了他,如同一座山撞上了他,害得他养了一个月,才恢复了原样。

    今日到此,想利用自己灵活多变的高奔术,想借速度取胜,他放弃了幻术,虽然无意还是有幻术的效果,但已不能使莫闲坠入他的幻术。

    谁知莫闲的速度不下于他,一时两人纠缠在一起,他知道硬碰不是莫闲的对手,手现出了法宝日月环,并没有脱手,而是直接拿在手上,当作一件兵器使用。

    莫闲见日月环砸来,宝光隐隐,他身体一侧,侧进一步,身体自然划出一个弧形。日月环走空,莫闲已抢入他的怀,身体一转,便背靠了上去。正是当日熊罴那一招。

    解晋夫一身冷汗,急忙手一松,身体一缩,运用遁术退出,手一招。将跌落下去的日月环招到手,心一阵后怕。

    他猛然直上云天,没入云层之,天空之的太阳一刹那变化了,从飞出一****日,飞快的坠落下来,在下落的过程,又一轮月亮升起,日月合璧,天空一派神光。让人不敢逼视,而解晋夫却消失了。

    日月合璧,这正是解晋夫这几个月来炼的绝技,日月合璧带着隆隆声向莫闲冲了过来,连周围的空间都似乎受到影响。

    莫闲只是一拳,一拳六龙虎之力,直轰日月合璧,神通再精妙,莫闲都不管他,只是一拳。轰的一声,日月合璧立刻消散,巨大的冲击力甚至把浮云一扫而空,周边像遭受了一场灾难。地面枝断叶折,绿如站在那儿,身边接连闪现出无数的影子,保住身边尺范围内不受影响。

    那只风吼兽依然在酣睡,眼睛都没有睁。

    解晋夫一个踉跄,险些从空掉下去:“你赢了!”他说着。身体站得笔直,空一声鹰唳,云鹏鹰出现,迅速飞到他的脚下,带着他远去。

    莫闲若有所思地望着解晋夫远去,解晋夫还是那样潇洒,那么骄傲,但莫闲不知道的是,解晋夫不得不退,因为他受了伤,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他的骄傲。

    莫闲回过头,和绿如继续上路,他们不知道的是,解晋夫落到一座山头,他飘然而下,想保持风度,却一个踉跄,口一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心苦笑,想不到自己又输了,还是输在莫闲的那身怪力上,自己是不是找一种炼体术锻炼,他自认为法术上根本没有输,他选择性忘记了第一次法术神通被莫闲破了的情景。

    “看来,我们这一路不会太平,我们干脆绕路吧!”莫闲望着解晋夫远去,若有所思的说。

    “那就绕路。”绿如点头,她也想到这点,对这种事不胜其烦。

    两个人于是改变方向,他们改变了方向,绕了一个大圈子,许多人本来在路上等他们,却扑了一个空,有魔门的人,也有其他门派的人,他们向东南方走,到达纵断山脉,然而向东北向,不知不觉间多走了一倍的路,效果是明显的,避开了大多数途拦截的人。

    一路上两人也没有显露法术,而是和普通人一样,混迹于草莽,泯灭于茫茫人海之,让那些寻找莫闲的人不知道他到哪里,过了一个热闹的街市,又进山了,当地人叫它龙潭山,山有一座小寺,叫龙潭寺,至于龙潭寺是什么佛家门派,村野人家根本不关心,莫闲也没有闲心思去问。

    绿如用面纱笼面,马车就到这边,车夫下车:“少爷和夫人,小的只能送到这里,再过去就是百里龙潭山,山路崎岖,很少有人来,少爷和夫人,我看你们两人还是回去吧!”

    莫闲搀扶着绿如下了车,那只风吼兽现在被绿如抱在怀,睁开了眼睛,它的肉翅已经缩了回去,像一只小的狮子狗,眼睛无意瞄了莫闲一眼,到现在为止,它的风吼珠还在莫闲手,它满腹怨气,已被绿如收伏,不敢埋怨绿如,但对莫闲却是又恨又怕。

    莫闲感到它的敌意,还有它的怨恨,心有数,本来他准备把风吼珠还给它,现在看来,时机还没有到,得好好磨磨风吼兽的脾气。

    这个念头在脑一转,取出银两,付了车钱,说:“我生性喜玩山游水,此处大佳,怎么能不游,夫人,你说呢?”

    “此山高耸,风光秀丽,夫君说得不错。”绿如当然配合他。

    “少爷夫人,此山据说有蛟龙,山龙潭寺的和尚也是有大本事,幸亏他们镇住蛟龙,但不知什么时候起,在山一处,有好汉在此啸聚,手下有千把人,专门打劫富人,客官当心点。”车夫收了钱,上了马车,临行前好心提醒了一句,不过看莫闲背后的宝剑,恐怕也是一个会武艺的。

    莫闲微笑,一般人怕强盗,但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必害怕。

    两人顺着山路,准备翻过此山,穿过这片山脉,两人并不着急,要不然,两人会御器而行,经过一个多时辰后,两人已翻过山峰,正在下山途。

    突然间,远处传来刀剑相击的声音,两人不自觉间放慢了脚步。

    山间丛林茂密,远处山路间多出几个人,像是突然多出来的,莫闲和绿如并不奇怪,山路两边长满了种种树,山成绿色,那几个人显然刚才在树木下,现在才到路上。

    几个人追杀一个人,莫闲没有想到,会见到这种场景,在前面跑的汉子,身上挂彩,一回头,手一扬,点点寒星,向后面的追兵罩了下去。

    哎哟几声,后面追的四人,有两人躲之不及,栽倒在地,追击的人也大怒:“艾舍长,看打!”

    一个拳头大小的流星锤向艾舍长的背心打击,艾舍长听到背后的声音,身体一个转折,流星锤走空,击在树上,咔嚓一声,树木倒下,艾舍长身体一扭,穿到林。

    那两个人紧追不放,莫闲和绿如相距很远,但他们的神识之,却看得清清楚楚。

    正常情况下,莫闲和绿如很少动用神识,不过在此情况下,放出神识,关注一下情况,也是正常的做法。

    艾舍长一入林,几转之下,便藏身与一颗树后,呼吸放缓,和树木合成一体。

    追击的两人也知道“逢林莫入”,但对方已然负伤,想想对方身上那枚登仙令,两人一咬牙,毅然追入林,但已不见人影,两人并不知道,艾舍长就在几丈外的树后。

    两人背靠着背,一人手握长刀,一人手握流星锤,小心翼翼的向四周打量,陡然,手握流星锤的看到地上的血液,他没动声色,目光锁定了血痕指定的那棵树,他又看见一滴血,很不引人注意,血迹很小,另一个人没有看见。

    他们慢慢靠近了那棵树,陡然,使用流星锤的一推用刀的,用刀的没有想到同伴会推他,一下子扑向那棵树,树后一道刀光耀目,艾舍长出现,一刀扎入他的腹。

    艾舍长也没有想到,自己藏身之处被人发现,他在树后,不敢露头,屏住呼吸,猛然听到一个人脚步沉重,向他所在扑来,当下,不假思索,一刀就本能的搠出,身体也迅速离开,他知道,刀一出,自己肯定会暴露。

    他一刀搠入一人腹,那人脸上露出惊讶和愤怒的表情,更多的是愤怒,看了一眼艾舍长,手刀落地,似乎想说些什么。

    已经迟了,一个流星锤已然打到,仓促之间,艾舍长连忙抽刀,身子后缩转动,但流星锤已然打在他的右胸,他手一松,一口血喷出,蹬蹬后退了几步,腿一软,踉跄地背倚着一棵树,他已经离死不远。

    他张开嘴,血沫随着呼吸而流出:“为什么?”

    “哈哈,让你死得明白,我们是朋友不错,谁让你拥有登仙令,现在人都死了,冯渊他的死,我是故意的,他不死,登仙令只能一个人拥有,冯渊,你不要怪我。”他哈哈大笑,对着地上死不瞑目的冯渊说到。(。)

    PS:  感谢常兆和玄衣宝树打赏,我要穿越混沌和空无之道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