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舍长闭起了眼睛,准备等死,半天之后,还是没有动静,他睁开了眼睛,见到眼前一幕,追杀他的卫盼举着流星锤,呆如木鸡的站在原地,多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见他睁开的眼,对男的说:“夫君,这个人受伤很重,救他一救!”

    这两人正是绿如和莫闲,莫闲顺手制住了卫盼,见到绿如说话,笑道:“不打紧,一时死不了,只不过受伤,并不是病,只要不死,就能救。”

    “你们是什么人?”艾舍长问道。

    “不要说话,你的伤很重,不过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就死不了。”莫闲笑道。他手指一抬,凌空一指,艾舍长感到自己像泡到温水一样,刚才胸前挨了一锤,骨头都折断了,现在感到骨头纷纷复位,胸口的呼吸立刻顺畅了许多。

    莫闲走到身前,手出现了一颗金红色丹药,奇香扑鼻,一进入口,当即化作一股热流,身体觉得精神一振,伤势好了八成。

    他不知道,这是一颗精元丹,受伤之后,他的骨骼被莫闲复位,但身体上伤损并没有得到改善,莫闲一颗精元丹下去,身体像受了刺激一样,细胞立刻分裂,迅速增生,补充着伤损的细胞。

    艾舍长翻身而起,立刻大礼参拜,没有经历过生死边缘走一遭的,根本不知生命的可贵。

    莫闲手一拂,阻止了他的参拜的行为,艾舍长掏出了登仙令,举过头顶:“还请二位收下。”

    莫闲眼睛一瞄,是青符门的登仙令,有些门派,主要是二流门派,往往在江湖上发放类似的东西,以搜罗江湖优秀的人才。而这一套遇仙宗等大门派并没有采用,而是采用有缘进入山或师傅找徒弟的方式,并不会滥收。

    “登仙令,这东西对我们来说。并没有用,你倒可以去试试,说不定会列入青符门的门墙。”莫闲淡然的说,“夫人,我们走!”

    莫闲和绿如走了。正如他们的来一样,深藏功与名,他们走后,艾舍长才想起来,还没有问恩人的姓名,再想找他们,已不见踪影。

    莫闲只是制住了卫盼,并没有杀他,对他来说,不会有意出手对付地一个江湖人。更何况,天地大德曰生,莫闲也不想无缘无故杀生,虽然他的行为可杀,但莫闲还是放过他,如果艾舍长以登仙令进入青符门,那么,莫闲留给他的也许是一个考验。

    艾舍长目光复杂地望着卫盼,杀不杀呢?陷入沉思,而卫盼眼流露出乞求的神色。

    这一切。都不关莫闲的事,莫闲和绿如已下去很远,两人都不自觉地用出缩地诀,两人正在行走间。绿如肩上的风吼兽陡然毛乍了起来,莫闲和绿如也停下脚步,双双向一处眺望。

    山云雾翻腾,好像一瞬间的事,在此之前,还青天白日。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云雾已铺开,太阳躲入云层,天空阴沉下来。

    “风从虎,云从龙!看来山有一条蛟龙,已将化为真龙,是已云雾生。”莫闲沉吟道。

    “云龙升空,这般奇景,人所罕见,我们还是看一看,必要时,助这条龙一臂之力,也好留下一个善缘。”绿如眼放光,一般来说,蛟化为龙的过程,相当于人登仙之劫,许多蛟在化龙过程陨落,过得去,海阔天空,过不去,千年道行全消。

    绿如是天狐出身,倒是真心希望这条蛟化为龙,而不像其他魔门修士,甚至干扰蛟渡劫,以图它失败得到材料。

    莫闲点头,两人向云雾升起的地方而去,在绿如肩头的风吼兽明显害怕,从绿如的肩头下来,藏到绿如的怀,但又偷偷的向外看。

    两人来到一处水潭,潭面并不大,但四周高山耸立,莫闲到时,潭边已有人,是五个和尚,看到莫闲和绿如时,眼不禁露出警惕的眼光。

    “诸位大师,莫闲有礼了!”莫闲施了一礼,绿如也施了一礼。

    为首一位年老的和尚还了一礼:“阿弥陀佛,老僧千山率弟子律海、律虚、律、律武有礼了,莫施主和女施主能来此,想必是修行人!”

    “大师,我和内子不才,在山游玩,忽见天地间云雾迷空,天际阴云弥合,知道有蛟要化为龙,特来此一观,没有别的心思。”莫闲不想他人多心,故此明说。

    “善哉,此潭蛟龙与我寺交好,今日化龙,飞升佛界,吾等故来送行。”千山合什道。

    “大师是何宗?”

    “佛门一家,哪里分什么宗,世间分宗,不过根性不同,愚贤有别,故因才而施,如果硬要给我一个区分,大概属于律宗。”千山老和尚很有意思,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律宗,是莫闲比较陌生的一佛教门派,只知道律宗的教理分成戒法、戒体、戒行、戒相四科,也称四分律宗。戒法是佛所判定的戒律;戒行是戒律的实践;戒相是戒的表现或规定,即五戒、十戒、二百五十戒等。该宗的主要学说是戒体论。戒体是受戒弟子从师受戒时所发生而领受在自心的法体。即由接受的作法在心理上构成一种防非止恶的功能。这是律宗教理的核心理论。

    其他就不了解,对于不了解的东西,莫闲从来不瞎说,当下口说道:“原来诸位是律宗高僧,失敬!失敬!”

    千山也看出莫闲并不了解律宗,微微一笑:“那就请旁观蛟龙渡劫!”

    此时,潭水开始翻滚,一颗硕大的蛟头从水伸出,朝岸上的人一点头,将身一纵,云雾顿时由身下生起,托住它升空。

    莫闲是第二次见到蛟龙,他在东海的离朱岛就与蛟龙交过手,他以一龙之力力抗蛟龙,不过眼前这头蛟龙,明显收敛了威能,龙威都没有波及到莫闲,莫闲不仅没有小看它,反而高看它一眼,果然这头蛟龙已将自身蕴含的能力做到收放自如。

    但它的身体一起在空,空立刻电光闪烁,蛟龙穿云破雾,一张口,一枚龙珠吐出,但龙珠看上去更像一团雾气,迎着闪电,轰的一声,龙珠转动,消弥了雷电,而电光在龙珠上游走,龙珠凝实了一圈。

    原来,它借雷电之力锻炼它的龙珠,随着雷电一次次的轰击,龙珠越转越快,龙珠也越来越实,莫闲陡然觉得,这像炼丹的九转,不禁想起丹丘生说过的话:丹者,其形像天,九转之力,非为九转,而摄天地灵信,其转越速,灵犀发动,功成像天,天长地久,遂能感通,大道生矣,如如不动,九转仍成。

    这段话的意思是灵丹外形浑圆,像天之形,催动九转,天地间的种种信息法则之类,加于其内,第九转后,看上去就不动了,但大丹玄妙无方,服食之后,自然体现大道,这就是九转丹的秘密。

    不知是巧合,还是必然,蛟化为龙,龙珠在雷电一次次转动,形体越来越玄妙,速度越来越快,隐隐和外丹九转相合,莫闲看到了炼丹,难道龙珠就是龙的丹药,天地为炉,造化为工,雷电作火,锻炼出一颗活泼泼,光烁烁的大丹不成。

    莫闲心有悟,天地万物,均有至理在其,百姓日用而不知,又想起当日蠡玉所转的精元丹,也不要丹炉,不过从远古时代的巫师所炼,他大悟,眼睛盯着那颗龙珠,细细品味他的变化,心不断对比外丹炼制,原来,九转仙丹符合宇宙的至理。

    一条蛟龙上下穿梭在云,随着龙珠的变化,蛟身上也在发生着肉眼可见的变化,渐渐向龙的方向变化,但蛟龙异常专心,可以说,除龙珠外,根本看不见其他东西,莫闲想起丹书所说,龙抱珠,鸡孵卵,此为修行真榜样。

    渐渐龙珠停止了转动,一颗龙珠圆烁烁,内似有无限层次,天空劫云也收敛就要散去,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天空陡然现出一只青光莹莹的大手,照着龙珠就抓了过来,龙珠是龙族的至宝,更是修行人炼制身外化身的极佳载体,而此时,雷劫刚刚结束,龙还未回过神,大手已突然出现,时机把握得真好。

    千山和几个和尚立刻的发动,一道金光冲霄而起,自在戒体心光,看来,他们知道龙珠一成,便会有劫难,早已做好准备。

    自在戒体心光一到,抵住大手,大手落不下来,龙也清醒过来,当务之急,便是吞回龙珠,龙珠化成一道光华,直向龙口落去。

    天空红光一闪,一个苦着脸的老者出现,看到龙珠,脸上悲苦起,凌空一摄,龙珠居然一下子顿住,莫闲认识他,正是当日得到乾阳珠的竹叶剑苦无涯!苦竹山一散修,虽名散修,却以一己之力挑战一个门派的强人!(。)

    PS:  感谢艾舍长打赏10000、八景宫_太清、玄衣宝树和秋之神光打赏支持!艾舍长、悠悠小虫和慕容冷芸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