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是蛟龙所炼,和己性相合,收自如,却被竹叶剑苦无涯随便一摄,便前进不得,后退不得,竹叶剑苦无涯的功力可想而知。

    千山大惊,他们已经抵住那只大掌,不曾想,还有一人在旁,一出手,就将龙珠定住,急切之间,腾不出手来,老和尚怒目圆睁,几个和尚急地念经,正是《四分律》,几个和尚顶上现出灵光,轰的一声,心法戒体出现,沿自在戒体心光而上,直冲僵持的大手。

    已经褪变成龙的蛟龙身上灵光一层层出现,电光随之而生,它也怒了,轰的一声,无数电光打向苦无涯,苦无涯身畔红光一闪,竹叶剑出现,化作一道青光,直落蛟龙,正在这危急关头,一道灰白色冰晶带出现,直冲苦无涯,还未近身,一股寒毒就已罩定苦无涯。

    苦无涯显然出乎意外,他望了下来,出手的正是绿如,头顶悬着百毒寒光幛,一道冰晶带正从幛出。

    “邪魔外道,居然也想与我争雄!”苦无涯冷哼了一声,手一放,天空红光一闪,青色狂雷从空而降。

    绿如将幛一摇,灰白色气团如山一样,迎了上去,青色狂雷一接触气团,立刻变黑,像闪电毒一样,还没有劈入气团,便烟消云散。

    借助绿如这一弄,蛟龙身畔电光连闪,轰的一声,将竹叶剑荡出,口猛吸,龙珠终于动了,投入它的口,龙珠一入口,一声龙吟,气势节节攀升,刹那间,空波涛起,巨量的癸水精华现身空,似乎大海现于天空之,掀起大浪。重如山岳一样的真水向苦无涯压去。

    苦无涯变色,身体立刻化作一线红光破空而去,而同时,那只大手崩溃。一道人在云层现身,正是竹叶剑苦无涯,那道红光一闪,在他的身边,又出现一个苦无涯。两个苦无涯,千山一愣。卐?卐?

    莫闲陡然想起,失声叫道:“身外化身,那道红光是乾阳珠,他将乾阳珠炼成身外化身。”

    “你们今日坏了我的好事,你们等着,我会找你们。”一个苦无涯说着话,另一个苦无涯却投入他的身体,那条龙在空一转,掀起巨浪。直向苦无涯扑去。

    苦无涯身体一摇,化着一道青光而去。

    “你怎么知道乾阳珠?”绿如问道。

    “我以前见过他,他杀了血煞蛛,得到了乾阳珠。”莫闲简单地将以前遇到他的情景一说,绿如和千山他们才知道事情的缘由。

    “苦无涯想夺取龙珠,他已有身外化身,夺取龙珠有什么用?”绿如皱起眉头。

    “龙珠是龙族的精华所成,就是将之炼成法宝,威力上也是无穷。”千山说道。

    巨龙在天空之,看了看众人。突然开口道:“千山老友,还有这两位道友,你们今日相助,我铭记于心。我就要飞升,没有什么时候东西给你们,我留下二片鳞片,危险时,鳞片自会生作用,不过只能用次。另外,我在水潭,留有龙息莲花数朵,谢谢你们,他日在上界再会!”

    说完之后,天空出现了一道彩的漩涡,似有天音响起,空飘落天花,巨龙投入其,二枚鳞片从空飘落,落入绿如和千山手,莫闲看去,表面隐隐有云纹,似乎在述说天地间的秘密。龙珠果然是类似一种大丹,大丹为药,服食后白日飞升,龙珠为物,作用与大丹相同。天空又恢复了正常,水潭之,水花翻滚,数朵白莲开放。

    莫闲手一挥,采了二朵,便不再采,千山笑道:“二位施主,到本寺一坐。”

    “固所愿,不敢请尔!”莫闲笑道。

    龙潭寺,并不大,前后只有二进,和尚也不多,他们到时,寺和尚正在做功课,莫闲和绿如在佛前上香,这是礼节,上香后,便随着千山来到他的禅房。

    小沙弥倒茶,莫闲和绿如就坐,莫闲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此是山野茶,味道独到,放下杯子,莫闲道:“大师,佛门广大,宗派众多,我并不太了解律宗,大师能否和我讲讲律宗奥义?”

    “佛门其实没有什么,只不过两门。”千山说。

    “这种说法倒新奇,我所了解佛门分为大乘、小乘和密乘,怎么分为两门?”

    “那些分类方法,不过是各自执一词,如同将我归入律宗一说,实际上,佛教教法判为化、制两教。化教为佛教化众生令生定慧的教法,即经论之所诠;制教为佛教诫众生而对其行为加以制御的教法,即律教之所诠。这两教实质相同,一是从思维上入手,一是从行为上入手。”千山说道。

    “我明白了,这两教实质一样,是一体二面,不过侧重点不同,律宗只不过更着重行为而已。”莫闲欣然说到。

    “不错,修行人先要约束自己,注重戒律而后行为自然修正,做到知行合一,进而看破迷障,达到圣人的境界。”

    千山跟莫闲讲述其的玄妙,莫闲时不时问,为学日益,一切修行法,莫闲都想了解,他不必每样去修,但作为增加自己的知见罢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莫闲拜别了千山,他还在思考千山的话,修行之初,在于自身潜力的开,这需要修行者不能放纵身心,故而,圣人制戒,为了使人走上正路,再进一步,修行便在观念上变化,而这时,开始了分歧,一种认为世界完全是心念的变化,万物皆为虚幻,是无常;一种认为世界是由大道衍生出来;还有就是无知论,世界不可认知,种种理论都是心念投影,心在人在,心无真空,莫闲知道自己知道的一切,仅仅是个人的印象,哪里一种正确,还是都不正确,亦或都有正确的地方?

    以莫闲的水平,只能看清楚极少的一部分,在他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元气所化,他的境界还没有到,想起修行宗派繁多,每一派的理念都在逻辑上是自洽的,也许诸多理论都是不正确的,大道就是大道,正如《道德经》所说:道可道,非常道。

    他在路上走着,不觉入神,绿如在他的身边,见莫闲陷入沉思,有一种独到的道韵,不觉痴痴地看着他。

    路旁一声锣响,涌出了许多小啰啰,为一人,骑着一匹枣红马,手一杆亮银枪,喝道:“肥羊来了,小的门,给我将两人绑上山寨!”

    莫闲正在思考,虽然他早已现这伙强盗,心里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见强盗一拥而上,他有点不耐烦的说:“滚开!”

    强盗哄堂大笑,一个啰啰大笑着用手的枪一指莫闲:“口气挺大,不知道爷是谁?爷是绿林好汉。”

    目光又聚在绿如身上,绿如用面纱蒙住处脸,朦朦胧胧看不清楚,却也能看出是一个绝色美人,他咕咚的咽下一口唾沫,不觉呆住。

    “陈老六,你小子眼睛直了,上,把男的给我绑了,女的么,还是大爷亲自抱她上马!”那个骑马的头目猥琐的笑了。

    莫闲脸沉了下来,一声冷哼,那些强盗陡然身体一晃,刀枪落地,感到一股压力压在心灵之上,

    莫闲一声冷哼,还没有行动,在绿如肩上的风吼兽仰天一吼,周围狂风大着,对面伸手不见五指,更要命的是,强盗想跑,却现自己的腿不听使,站都站不住,一个个瘫倒在地,连那匹马也腿一软,跪倒在地,马背上强盗一头栽了下来。

    莫闲回头看了一眼风吼兽,风吼兽立刻如霜打的茄子一样,不再威,风也随之消散。

    强盗这时哪里不知道,他们惹了不该惹的人,那个陈老六跪倒在地上:“好汉爷爷和奶奶饶命,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你老人家!”磕头不已,额头都破了,还在不停的磕头,其他人也拼命的磕头。

    莫闲灵机一动,想起了千山所说的化制二教,有了主意,悄悄地和绿如传音:“这伙强盗在龙潭山脉之,靠近龙潭寺,居然龙潭寺允许他们存在,绿如,你修炼阴阳独尊姹女**,其有没有一种法术,能改变人的思维?”

    莫闲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九婴传给他的姹女婴儿法,有着一门很邪的法术,居然能够将一个人想法强加到另一个人身上,并且,还在传染性,当然,是那些意志不坚的人传染,唤作洗心咒。

    这种法术实质上是九婴当初结合魔门惑心术演化出的一种法术,有一点是惑心术所没有,就是传染性,后来见其感染慢,而且,只能传染那些非修行者意志薄弱的人,便失去了兴致。

    “我门的惑心术可以完成,你要改变这伙强盗的心志?”绿如传声说。

    “我想将他们改变成一个个争做善事的人,我对此类法术不熟,我这儿有一种洗心咒,传给你,应该和你所炼相合,这群强盗该用心戒来改造他们!”莫闲说道。(。)

    ps:  感谢玄衣宝树、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