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正在讨好绿猗,绿猗却停下了手,望向山脚,她看见二人归来。卐

    “姐姐!”绿如一见绿猗,立刻足狂奔,莫闲微笑不语,落在绿如的身后。

    “你们回来了,回来就好!”绿猗脸上绽开了笑容,语言却很平静,但她手的东西微微颤抖,表明了她不像表面平静。

    “姐,我们在一起了!”绿如不好意思地瞄了一眼莫闲。

    “就在这里住下,这里很平静,没有世间的争执,既然在一起了,那就算一家人了,莫闲,那灵稻没有结果,需要你来用雷电催。”绿猗笑道。

    “好的,我准备一下。”莫闲答道。

    倒是那只松鼠,一下子吓得嗦嗦抖,因为它看到了绿如肩头的风吼兽,绿如叫道:“好可爱的松鼠!姐,是你养的宠物?”

    “不是,是一位道友的灵兽,不知怎么跑来的。妹妹,你肩头上的风吼兽是你的灵宠?”

    “是我的灵宠。”绿如说,风吼兽骄傲地一昂头,有点看不起松鼠,莫闲见姐妹两人在一起,他也不凑热闹,来到灵田边,灵稻并不多,但也有上百丛,长得很旺盛,但并没有结子。

    莫闲知道灵稻不经过雷电,根本不会结实,脚下步罡踏斗,刹那间,天空阴云推送,随着莫闲的指诀,空雷电落下,并不猛烈,稻田的灵谷陡然吐穗扬花,莫闲施雷后,催开了灵稻。

    “明天再来一场雷雨,看这种灵稻,一次雷电不够,大概能经过次雷击,不知能不能四次雷击。”莫闲看着灵稻,估算了一下。

    “听说灵谷是仙人的食粮,你怎么得到灵谷。”绿如看到灵稻以肉眼可见的度开始抽穗,问道。

    “我在东海偶得。是不是仙人食粮我不知道,不过,食用它并不是那容易,要么以真水真火煮成饭。要么真接用丹炉炼成灵谷丹,大补元气,听说,服饵派有一块灵田,有灵谷。不知和我无意得到的灵谷是否一样。”莫闲说。

    “灵谷丹,是一种什么样的丹药?”绿如问。

    “很简单,就是用灵谷一味在丹炉加热,爆出来的丹药,甚至常人也可食用。”莫闲说。

    莫闲估计着几日后应该得到灵稻,他要看情况,再施二次雷电,看看能不能再加一次。

    莫闲安排好了一切,带着绿如,前去拜见他的师傅潜虚子。他已有道侣,该去拜见师傅了,绿如有点紧张,莫闲知道她的心情,安慰她说:“师傅人很好,不会干预我们的事。”

    到了潜虚子的洞府,童子早在相候,一见莫闲两人,笑着对莫闲说:“老爷早知你们要来,特叫我来迎。快进去,老爷在里面等着你们。”

    莫闲一笑,顺手将一瓶精元丹塞到他手,说:“有劳了。我们就进去。”

    莫闲和绿如给潜虚子磕头,潜虚子哈哈大笑,说:“起来吧,我还担心你们很难让正邪两道接受,不想你们居然得到玉昙花的祝福,果然不愧为我潜虚子的徒弟!”

    “托师傅的宏福。徒儿这次没有给师傅丢脸,玉昙花开,香飘十里,师傅也知道玉昙花?”

    “当然知道,传闻当初魔门初建,正教打上万魔岭,却遇到了玉昙阻路,达成一个协议,凡玉昙花证实,正教不得干预,这个传统已有数千年。”

    “师傅,你知道大妖九婴吗?”

    “九婴,你问这个问题干什么?”

    “我遇到了九婴!”莫闲吐出一个惊天秘密。??

    “不可能,九婴怎么会在这一界。”潜虚子说着,手一挥,山洞立刻隔成独立的空间,“大妖九婴,神通广大,至少相当于金仙,如果在这一界,我们谈话的秘密,它会立刻知晓,说其名,它就会有感觉。我屏蔽了时空,打乱了天机,你说说,你怎么遇到九婴,是它的投影,还是其他?”

    莫闲乍听此,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心也暗暗庆幸,幸亏自己在魔门,还在一路上没有一丝透露自己遇到九婴,绿如也莫名其妙,她感到莫闲这么说,到底遇到了什么?

    莫闲原原本本将他遇到九婴的过程讲了一遍,绿如听得目瞪口呆,她知道后山的几块石碑,很古老,连魔门的人都没有在意,谁知竟然镇压着九婴,潜虚子喃喃的说:“这就可以解释一幅古老的地图上为什么没有万魔山,原来竟是九婴所化!”

    “师傅,什么地图?”

    “你们跟我来!”潜虚子站起身,向墙壁走去,明明没有门,却悄没无声地透墙而入,莫闲和绿如没有迟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两人向墙走去,眼见得就要碰到墙,感觉眼前一黑,再他自己,已置身于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存着种种玉箴和法宝之物,潜虚子手往一个黑色玉箴上一点,两人眼前顿时一亮,好像转身于上空。

    下方是山川和平原,看上去很眼熟,莫闲一看,不正是自己到魔门所经的山川,但在魔门所在,却是一往无际的平原,还有星星点点的湖泊,就是没有万魔岭。

    “这个玉箴是上古流传下来,其山川虽有变化,但变化不大,然而,万魔岭处,却是一个平原,我百思不得其解,甚至认为,这幅地图的意思是要铲除万魔岭,现在明白了,那里应该是九婴肉身所化。”潜虚子说。

    潜虚子手一挥,莫闲和绿如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小空间,潜虚子手一招,一座白玉连体殿出现:“这对玉殿唤作白玉京,收物砸人,还是作为临时住处,是一件不可多得法宝,大小如意,你们两人结成道侣,为师就以此为贺礼。”

    莫闲和绿如谢过,白玉京一分为二,成为独立的二座宫殿,一人一座,落到两人手,潜虚子说:“这座白玉京还有一个妙用,两座宫殿之,有传送阵相连,纵是相隔千万里,只要开启一殿,可以通过传送阵相互往来,天涯虽远,却近在呎尺间。”

    莫闲大喜,又重新谢过师傅,两人收下。

    “师傅,那九婴传给弟子一套功法,说是能补绿如的阴阳独尊姹女**的短处。但弟子不敢相信它,没有传于绿如,现在师傅在场,想请师傅看看,这套功法有无缺陷,或者,九婴是否在其下了暗门之类,我想在师傅帮助下,重新推导出一部功法,能不用九婴的法门,就不用。”莫闲说。

    莫闲这么一说,绿如白了他一眼,潜虚子很例外,说:“你将功法说来听听。”

    莫闲说出了功诀,潜虚子叹道:“果然非同凡响,简直匪夷所思,借助心魔而制心魔为己用,姹女婴儿相遇而成丹,却走了另一条路,有大威能,为师却看不出什么陷阱,却感到不妥,也许九婴远在为师之上,不过不要紧,为师和你潜无子师伯商量一番,能推导出一部新的功法,你小心是对的,对付这种大妖,万事要小心。”

    莫闲和绿如出来后,绿如心有些不高兴,莫闲知道她为莫闲没有告诉她而心有怨言,陪着小心说:“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为了小心,你们圣门建立在大妖所化的山脉上,一旦告诉你,或者告诉你师傅,恐怕它会觉察到。”

    “嗯,你不会在路上告诉我?”

    “我怕你受不住诱惑而修炼。”

    “我现在不是知道了吗?”

    “你知道了前后的因果,暂时不会修炼,再说,我在你身边,你敢修炼?你修行的阴阳独尊姹女**,尽量不要太快,大妖传出阴阳独尊姹女**,恐怕是有用意,可惜你修行了,要不然,你选择另一门功法?”莫闲说道,他还是改不掉防人之心。

    “我已走上这条路,不好改修,本来那门功法很好,我感觉到它和我水乳交融,不能修行它,真是可惜。”绿如说,她已知道防范,所以和莫闲交谈时,都不再提九婴,甚至不提功法的名字。

    “不要紧,修行不是一味求快,那门功法邪门的很,你记得洗心咒,就是此功法法术,让人不禁冒出一身冷汗,还是等师傅和师伯推敲出新的功法再说。”莫闲道。

    “那好,听你的。”绿如说。

    莫闲又降了二次雷电,二次雷电一过,稻谷成熟,绿猗施法,将稻谷收获,约有二十斤,莫闲留下数斤作种,用丹炉开始炼丹,其实炼灵谷丹很简单,只是用真火烤了几个时辰,也不加什么配料,开炉之时,一颗颗白色奇香扑鼻的东西便飞了过来,像爆米花一样。

    莫闲用手拈了一颗,软软的,送入口,入口即化,化作一道暖暖的清流直入腹,口余香悠长,肚子一下子就饱了,身上明显感到**受到滋养,细胞一个个好像饱满起来,充满了力量。

    “果然好丹,凡人吃一粒,足有几日不会饥,修士吃它,体内不会留下渣滓,完全化为真元。”莫闲说道,绿如和绿猗也尝了一颗,点头称是,而风吼兽和松鼠却口水流了下来,绿如一笑,在它们口塞了一颗,两兽一脸陶醉地吃完,很快又望着绿如手的灵谷丹。(。)

    ps:  感谢玄衣宝树、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