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的日子很幸福,有绿如陪着,除了修行,他也用符,灵稻又一波种了下去,并且给宗门献上稻种,莫闲因此赚得了很多功德,从宗门换取了许多雷符,现在都不需要莫闲直接施展法术,用雷符就行了。

    他又去见丹丘生,送了一斤灵稻,和丹丘生研究他自九婴那儿得到的冰晶丹和紫玄丹,这两种丹药连丹丘生都没有见过,而且,功用奇特,一个放入水,生成类似真水的东西,实质上是一种丹液,而另一种,用自身真火焚烧,居然生成一种火精。

    丹丘生认真研究了这两种物质,叹道:“想不到,世间这么奇妙,这两种丹药近道了,为生成的丹液为后天水液极限,能腐蚀万物,却又不迅,依此炼体,身体只要抗得过,可以无限强大,结合火精,更生威力,只不过…”

    丹丘生说到这里,陡然停住,莫闲知道其有缺陷,问:“有什么缺陷?”

    “到底是后天之物,人为痕迹太重,恐怕入道有困难。”丹丘生说,莫闲知道他的意思,他说入道有困难,是客气说法,不客气说,恐怕就此与道无缘,除非放弃此身,但炼体术到了极限,生命极其强大,恐怕自杀都不可能。

    “不过,要不在意入道,倒可以说一个不错的长生方法,甚至可以和日月齐辉。”丹丘生说。

    莫闲摇摇头,问道:“日月是否永恒?”

    “日月非常悠久,但天地末劫来到,也会崩溃,只有真正的脱,才能摆脱这种命运,不然,仅仅是生命非常悠久。”

    “我明白了!”莫闲说,他下定决心,他不会服用这两种丹药转化的丹液和火精。卍  生命再悠久,终归会归于湮灭,此一法,他所不取。生命好生恶死,但会比较得失,这是个人的事,换一个人,也许不在意这个结果。但莫闲不同。

    “这两种丹方并不是一无所取,即使不服用,也可用来修炼一种特殊的技巧,类似于法宝,幻成水火合璧,是一项挺不错的神通。”丹丘生说。

    “怎么练?”莫闲问。

    “很简单,寻找一物性与之相匹的物体,融入丹液和火精,最好的是天蚕丝,次一等的材料比较多。只要禁得住水火考验就行。”丹丘生随口指点莫闲,莫闲认真的听着。

    物无废物,只不过看人怎么应用,善用物者无弃物,九婴大概没有想到,莫闲能抵住诱惑而不用于炼体,对于阴阳炼体术,或者说水火炼体术,莫闲只到第二层,他不准备以后再用祭坛招来水火。他已有正确的思路,虽然按自己的思路很慢,但胜在安全,整个变化过程一清二楚。

    半年后。潜虚子和潜无子给出了一个功法,跟原先的功法比,一目望过去,完全是两种功法,度也不及原来快,莫闲认真看了一遍。点点头,果然潜虚子下了功夫,命名为阴阳一气姹女婴儿法。

    此法保留了姹女婴儿功的大多数神通,甚至,潜虚子现,姹女婴儿功和阴阳独尊姹女**是一套双修功法,牺牲了阴阳独尊姹女**,来成全姹女婴儿功,如果绿如继续修行阴阳独尊姹女**,一旦遇到修炼姹女婴儿功的人,根本没有抵抗力,反而容易成为对方采补的对象,贡献出自己苦苦修来的功力。

    知道这一点,莫闲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绿如也出了一身冷汗,但思前想后,九秋应该不知道,换句话说,魔门也不知道,因为莫闲也好,绿如也好,根本没有听说魔门有姹女婴儿功,倒是阴阳独尊姹女**大名远扬。

    那么,就是九婴根本没有将姹女婴儿功传给魔门,绿如开始练习阴阳一气姹女婴儿法,这种**却是真正的阴阳归于一体,自身阴阳和外界相勾连,一方面利用魔头,而另一方面,化魔以制,却增加了炼心之法,已属正道之法,为自身安全增加了保险。

    绿如开始修行此法,一个月时间内,便达到了四层,莫闲小心惯了,又加了一层保险,用冰晶丹和紫玄丹的作用,炼制了一根红丝绳,做成手饰,结在绿如的皓腕上,使用时,化为水火双龙。

    绿如有点哭笑不得,但心也充满了温馨和甜蜜,被人宠着、爱护着,总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莫闲当然没有闲着,他的肝神龙烟显形,同样也跨下青龙,肝神一现,身体的生机大增,对种种毒害身体的因素的化解能力也大增。

    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目。其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藏为肝,在色为苍,在音为角,在声为呼,在变动为握,在窍为目,在味为酸,在志为怒。怒伤肝,悲胜怒;风伤筋,燥胜风;酸伤筋,辛胜酸。

    这一段是道书对肝的描述,由此。莫闲衍生出风等神通,他甚至动心,想将风吼珠化入肝,作为肝神的凭依,但想想决定还是放弃,交给了绿如,跟绿如说,先不忙给风吼兽,找个适当时机还给它,先磨磨它的脾性。

    现在,莫闲体内四神显现,再有一神,体内五行就完满了,但另一个问题摆在莫闲面前,就是莫闲已经用宝物化入身神之,肺神属金,以阴符剑相合,虽说到现在阴符剑只到剑光分化,还没有到炼剑成丸,还背在身后,时刻与之交流;心神和离珠相合,这是最快的一个;肾神虽无宝物,但目前和体内的天一真水相合;而现在肝神,却无宝物与之相合化生,肝最好找甲乙木之类的宝物,但宝物不是大白菜,往往可遇不可求。

    眼下,只能先放在一边,体内四神现,莫闲没有进一步往下,他反而重新将自己所走的路细细的想了一遍又一遍,在第一遍时,他现自己都想不起当初的心情,要知道,修行到莫闲这个层次,记忆力已极佳,但也记不清当初的心情。

    不是记不清,而是没有当初的心境,他一惊,随即明白,自己今日已与当初不同,自己不觉得。

    出家如初,成佛有余!这句话是说,一个人如果保持出家的初念,那么,足以使之成佛。

    莫闲虽然已有了反省的好习惯,但像这次一下子跨度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他的思绪回到当初,他的命运是从一次刺杀开始,后来受到阎罗殿的追杀,绿猗姐妹救了他,想当初,他知道自己命不久,不想连累她们,一心只想报仇,在一个垂死的人身上,得到了几本书,现在知道,最有价值的算是那本《黄庭经》,当时不悄一顾,他专心练习形意**拳和白猿剑法。

    绿猗姐妹到底受了他的牵连,莫闲一直认为由于他的出现,才让绿猗那个世外桃源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旧日一幕幕在眼前回放,但旧日心情却找不到了,从救出绿猗起,他一个人深入洛山,寻找能够延年保命的灵药,结果遇到了松溪真人,松溪并没有收他为徒,只是给他一本《黄庭集注》,他才真正走上了修行之路。

    后来,拜入遇仙宗,遇到了潜虚子的指点,他没有忽略潜虚子的看似无间的指点,修成了砍柴功,并拜入潜虚门下,他的道心第一次有了追求。

    对阎罗殿的仇恨依然如故,但已不是当初作为杀手的莫闲,他知道阎罗殿是一个多么庞大的组织。

    他不再无助,他有了更高的目标,阎罗殿这注定是他生命的一个小浪花,从以前的刺杀到目前借助种种诸方力道,莫闲坚信,阎罗殿一定会灭。

    他细细回忆过去种种,有不堪回的过去,也有令他感动的人间真情,一点一滴都涌上心头,过去种种,都化作资粮。

    佛门也好,道门也好,魔门也好,莫闲没有偏见,都从吸取营养,他的修行,还是以道门为根,别的理念,只不过是他山之石。

    他的修行,有道门的,这是他的根,有佛门的,有魔门的,他的法宝的一件,玄阴聚兽幡便是魔门法宝,也有鬼道的,他的鬼灵阴珠便是一例,甚至的巫术在其内,他从蠡玉处学来的精元丹,便是巫术炼丹。

    这些法术,还有种种对身体的操作,对神魂的操作,莫闲相互融会贯通,都在道的指导下,缓慢地向着大道迈进。

    一次次回,找出自己的不足,也找出自己的坚持,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清自己。

    莫闲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将他自修行以来,过去种种,好好的理了一番。

    这次整理,使莫闲第一次摆正的自己的心,一个追求大道的莫闲,从今天起,真正横空出世!

    (第一卷结束)(。)

    ps:  感谢叶颂叶真名o828多次打赏、八景宫_太清、玄衣宝树的打赏!慕容冷芸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