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势渐陡,白舒哥在山走了数日,仆人已经失散,前日遇到一只大虫,好不容易逃得性命,大概仆人叫老虎吃了,白舒哥很伤心,毕竟老仆人忠心恳恳,整个家族都完了,其他仆人散了,只有白开心老仆人还跟在身边,常提的一句话,就是老爷如何如何。

    他的老爷在广源寺的和尚打击下,一命呜呼,广源寺,本来没有这个寺,郑侯百里聪上台之后,郑国总的来说,宽赋税,革弊政,比老郑侯在世,对底层的人来说,好上许多,但对政敌打击还是很凶狠。

    偏偏白氏家族就是反对百里睿,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一群和尚看了白氏庄园,白氏家族还没有回味过来,和尚们巧取豪夺,弄得白氏家族家破人亡。

    白舒哥本来是富家公子,年方十六,还没有知道怎么回事,家便散了,幸亏老仆人白开心帮忙,偷偷告诉他,是阎罗殿下的手,带着他逃出郑国,来到随国。

    白舒哥以前是锦衣玉食,一下子落了下来,老仆人白开心在一路上告诉白舒哥一些老爷临终时的话,白舒哥深深的记在心,仇恨和苦难,过早摧熟了白舒哥,使他从一个公子哥迅速成熟。

    他听说遇仙宗收徒的传说,只要能找到遇仙宗的山门,便可拜入遇仙宗,如果拜入遇仙宗,报仇有望。

    主仆二人问明了天随山的方向,经过数日,进入天随山。

    遇仙宗收徒,更多讲究缘分,或由长老游历世间看某人,引入山门,或自我听说遇仙宗的大名,寻找上门,通过遇仙宗的考核,进入山门。先在外门砍柴一年,当然时间有长有短,看各人的领悟,期间。只传授基本的炼气法诀,还有一些常见的武技。

    许多外门弟子终身不能筑基,于是十年后下山,进入世俗,有的做了富家翁。有的成为将军,有的考取了功名,他们都遵守一个规矩,终身不再将自己的练气法诀传于人,即使子女也不能传。

    当然,他们的子女如果到了十岁以上,有许多人也会来到遇仙宗,想争一份仙缘,虽然绝大部分走上他们父辈的老路。

    莫闲在山,正好师傅叫他。莫闲便成了一位接引求仙的人,这也算一件可以赚取功德的事,同时受委派的还有一些人,莫闲就认识二个熟人,秋声和斛丹,这两人以前和莫闲在藏经楼**过事。

    各人负责一个方向,莫闲负责的方向,恰巧是白舒哥走的方向,看到白舒哥居然带着仆人,一个年纪五十几的老年仆人。莫闲不禁摇头,想了想,手一指,一头老虎现于眼前。他手一指,老虎咆哮一声,进入山林。

    白舒哥主仆二人便遇到了虎,一阵腥风起,一头斑斓猛虎出现,吓得白舒哥脸色大变。老仆白开心急忙大叫:“少爷快走,老仆来引开它,少爷一定要记住老爷的话,找阎罗殿报仇。”

    莫闲正在茅屋内,和绿如在一起,用天视地听术幻出一个圆光,听到这话,心一愣,手一点,一声虎啸,斑斓猛虎一张口,扑倒了白开心,白开心眼睛一闭,完了,猛虎却将他衔在口,往林去了。

    白舒哥腿都软了,坐在地上,眼看着猛虎衔着老仆人进入林,他欲哭无泪,咬咬牙,总算站起来了,一步步向深山走去。

    白开心感到自己没死,反而如腾云驾雾一样,偷偷的睁开了眼睛,当时魂只差吓飞了,原来老虎衔着他,往前急驰。

    完了,老虎大概是想将他带回去,和家人一块分享,反正要死,他干脆不闭眼,看着老虎将他衔到什么地方。

    老虎奔得急其迅速,耳边风声呼呼作响,翻过了一道山,好一会后,他发现山出现了一块平地,居然在半山腰,鲜花怒放,四时如春,最重要的是,那块地方居然有数间茅屋,老虎明显向那个方向而去。

    他没有弄懂怎么回事,老虎已登堂入屋,上面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极其年轻,女的更是漂亮。

    莫闲站了起来:“老人家,受惊了!”

    白开心没有回过神,愣了一会儿,陡然像明白了什么,回首一看,那里还有老虎,只不过是一张纸剪成的老虎,往下就要跪,莫闲袖子无风自动,白开心居然没有跪下去:“老人家,不必多礼。”

    “拜见仙人,恳请仙人收小老儿的主人为徒!”白开心说。

    “不要叫我仙人,我是莫闲,这是我的道侣绿如,老人家贵姓?”

    白开心受宠若惊,因为仙人叫他老人家:“小老儿叫白开心,小老儿的少主人叫白舒哥。”

    莫闲点点头,问道:“你们与阎罗殿有仇?”

    绿如听到此话,眼光芒一闪,白开心一五一十将情况说了一遍,莫闲在心盘算,回首看看绿如,绿如点点头,便道:“老人家,不要着急,你的少主人没有事,他要进入山门,还要经受一番考验,你放心,尽管看下去。”

    白开心闻言一怔,随着莫闲的眼光看过去,见一镜圆光悬在空,镜子里面的正是白舒哥,白舒哥正在艰难的跋涉。

    他急了,又要向下跪,莫闲见此,用御物之力托住他。

    “莫仙师,少主人他还小,只有十六岁,独自一人在山林,要是有猛兽,该怎么办?”

    “仙家森林,不会有猛兽,你尽管看下去。”莫闲说。

    “莫道兄,你好自在,把我蠡玉差不多忘掉了。”蠡玉开着玩笑走了进来。

    莫闲一见,惊喜的说:“我还以为你在南疆,你采九天离火罡怎么样了?对了,看你一身气息。浑然一体,应该是离火罡成,恭喜你,下面要龙虎交汇了,看来你会丹成上品。”

    “借你吉言,我拜见过师傅就来见你,你倒好,这位是嫂子?嫂子好漂亮!”蠡玉眼睛看到绿如,立刻讨好的说。

    “我的道侣绿如,你来的正好,我无事炼了一些灵谷丹,你来尝尝!这可是灵稻一味炼成。”莫闲立刻拿出一个葫芦,倒出一粒白色丹药,看见白开心,也顺手给了他一颗,“吃吧,你身体有些亏损,而且还要等几日,山没有俗世的酒饭,一粒灵谷丹,可以数日不食。”

    白开心迟疑了一下,手灵谷丹有乒乓球大小,拈着它,软软的好像有弹性,便吞了下去,刚入口,化作一道暖流,流入腹,口充满了奇香,肚子立刻饱了,同时,身体一股暖流流遍全身,浑身暖洋洋的,舒服得他差点哼了出来,他强忍住了,偷眼看了一眼莫闲。

    莫闲没有在意他,而是和蠡玉在说话,蠡玉望了一眼白开心,说:“这位是谁?”

    “这位是白开心,他是那位的仆人,我正地考验他。”莫闲一指圆光的白舒哥,“他是前来遇仙宗拜师学艺的。”

    “噢”蠡玉没有太留意,随手倒了一粒灵谷丹,吞了口,说道:“好吃,果然不愧为灵谷所炼,你灵稻有没有了?”

    “有,你想要一些吗?”

    “来点灵米,炼成灵谷丹虽好,但不过瘾,我这边有天一真水,所剩不多,但煮一顿饭足够了。”

    “绿如,蠡玉最擅长服饵派一套,你先将家伙摆好,取些灵米与他。”莫闲笑着对蠡玉说。

    绿如笑着应允了,取出一些灵米,蠡玉接了过来,数了十几颗,多于的米他上了腰包,莫闲和绿如一笑而已,他从身上取出一个玉瓶,小心倒了一些水到鼎,然后,将米放入鼎,手一指,一朵太阳真火出现,在鼎下温柔的烧着。

    “你呀,为了吃,居然用太阳真火来烧,天下恐怕只有你一家如此。”莫闲笑道。

    “太阳真火也没有什么,要不是煮食灵谷需真火,我也不必用太阳真火,天下大事,哪里有吃来得重要,师傅那边,我也要孝敬他老人家,所以拿了一些你们的灵米。”

    “没事,潜无子师伯那里,要不要多拿一些?”

    “不要了,他不过尝尝鲜,听说,你们将种子给了宗门,师傅想要灵谷,宗门自然有配给。”蠡玉说。

    鼎渐渐香气飘出,白开心虽然肚子饱了,但也食欲大开,闻到香味,从茅屋后面蹿进二只灵宠,一只是绿如的风吼兽,一只却是松鼠,闻到香味后,跑到锅鼎前。围绕锅鼎转,但又不敢近前,在松鼠的眼,莫闲看到它怕那在鼎下燃烧的太阳真火。

    它围绕蠡玉转,想了想,不知它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颗极大的松子,讨好地献给了蠡玉,蠡玉眼一亮:“万年松的松子,居然是万年松的松子!”

    蠡玉说:“你最起码拿出六颗松子,我才允许你吃一碗灵米饭?”

    松鼠想了想,冲着蠡玉伸出了它的小爪子,示意只能给四颗,蠡玉摇摇头,伸出手,五颗,示意五颗。(。)

    PS:  感谢艾舍长打赏10000,玄衣宝树、烟火大佛、八景宫_太清、一日居士、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等打赏,

    heishuiyue、艾舍长和Myturn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