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哈哈大笑:“陆师弟,你可是上当了。”

    蠡玉苦笑:“这是你的灵宠?”

    “不是我的,我认识它,它是一位师妹的,人不在山,小东西生活的很好,不知怎么的,跑到这里,赖在这里不肯走。”莫闲说。

    莫闲将眼睛转到白开心身上,白开心刚才肚子饿,又加上年老,莫闲不觉得,现在他的肚子饱了。灵谷丹效用发挥,莫闲这才发现不同,当时眼前一亮。

    “我倒没有想到,从你的根骨来说,倒是一个修行的种子,你愿意修行吗?”莫闲见猎心喜,他年龄虽然老了一些,但不妨事,不过他有没有道心,莫闲就没有把握。

    “我不成,请仙师收下少爷!”白开心说。

    莫闲不言语了,既然给了他机会,他自己没有把握住,那自然莫闲不可求着他,人老可以用丹药延年,莫闲身边有仙丹就是一种,但没有一颗道心,那就不成。

    白开心尚不知自己丢掉了一次机会,蠡玉当然不会多话,把眼光投向圆光。

    几日后,白舒哥历经艰苦,到了遇仙宗的山门,白开心早就在那里等待,同行的当然还有莫闲,白舒哥身上衣衫已经破破烂烂,几天来吃了不少苦,饿了摘野果充饥,渴了,就趴在山泉边喝两口,夜晚更是躲在树上,只有几天时间,人又黑又瘦,幸亏遇到了另两个人,而另两个人却是世家子弟。父辈在遇仙宗学艺,没有成为真传弟子,到世间求取一场富贵,而他们的子女已经十四岁。从小在家,受到父母的教育,虽然不能传授他们法诀,却传授他们世俗的武技。

    两个人倒是一身轻松,身上带着宝剑。遇到了白舒哥,于是人便合在一起。

    当白舒哥出现时,白开心激动起来:“少爷,你来了!”

    白舒哥吓了一跳,他亲眼看见白开心被老虎叼走,以为只剩下他一个人,谁知陡然看到白开心,他惊恐的说:“你是人还是鬼?”

    “少爷,老奴是人,是仙师救了我。”白开心到底是社会经验丰富。眼珠一转,没有说是莫闲将他掳去,目的为了考验他,而是说莫闲救了他,这样不得罪莫闲。

    莫闲知道他的心思,微微一笑,他怕莫闲生气,但莫闲不会为此生气,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就像一个人。根本不在意蚂蚁怎么评价一个人,他的眼界不及莫闲高,虽然他处事上很好,但一颗心已被世俗所染。

    莫闲放眼看去。陆续来了数十人,有男有女,其大多数应该是世家子弟,小小年纪,却一身精华内蕴,但神情上的些高傲。

    莫闲高声的说:“欢迎诸位来到遇仙宗。我不管你们以前在家怎么样,到了遇仙宗,一律都算预备弟子,砍柴烧火,服从管理。”

    显然,大多数人在家父辈们都说过,倒没有引起骚动,有两个脸上不服,他们是上门求仙的,不过看看众人,倒没有说话。

    下来就是管杂役的各部门进行挑人,但白开心难住了,他想照顾白舒哥,但宗门一视同人,他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莫闲,莫闲知道他的意思。

    “你到我那里,在我的旁边建一个茅屋,你不是求仙者,白舒哥是一个学艺者,他所做的一切,必须由他亲自完成,你不好在他身边,他能不能学到什么,走到哪一步,就看他自己,你最多只能旁观。”莫闲淡淡的说。

    他将白开心留下,有他自己的用意,他看出来,白舒哥一心想报仇,他拜入遇仙宗,与其说求仙,不如说学好法术而替家族报仇,莫闲也恨阎罗殿,绿猗姐妹也恨阎罗殿,但莫闲却不知不觉走上求道的路,求道者,善于用物,白舒哥既然想报仇,莫闲不但不会阻止,必要时,还会推波助澜,至于他能不能走上求道的路,那一切看他自己。

    白开心留在身边,他和绿如会时时影响他,通过他,来影响白舒哥,莫闲不着急,阎罗殿是他心大敌,他不急在一时,他会慢慢侵蚀它,从今日起,他会隐身于幕后。

    莫闲目前优势是阎罗殿没有过多关注莫闲,虽然有些关注,但也是作为一个敌对的人,还没有上升到致命的威胁,加之,莫闲近些年来,在江湖销声匿迹,他们不自觉的忽略了莫闲的致命性,对付阎罗殿的人多了,但阎罗殿依然屹立。

    白舒哥跟过去的莫闲一样,天天砍柴,当然,他们也得到基本法诀,作为基本法诀,只能有强身健体的作用。

    白舒哥作为初练,他的效果并不明显,但他心有一团火,咬着牙坚持下来。

    白开心来过了二次,看在眼,疼在心,恨不得以身代之,他想了几天,终于在莫闲面前跪下:“仙师,教我法术!”

    “凭什么?你虽得我允许,留在遇仙宗,只不过是人情而已,你未拜入遇仙宗,遇仙宗的法术不允许外传,就是亲近的人,也不得传授。”莫闲淡然的说。

    “仙师,我知道我的要求过分,但我一看见小主人那付样子,恨不得以身代之。”

    “要学法术,磨难是必须的,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道理,他叫苦了吗?”

    “没有,但我心疼,老爷在临终前托付与我,少爷只有16岁,在别人家,这个年纪还不到吃苦的年龄。”

    “你看到那些十十四岁的孩子了吗?他们的父母还健在,而且,他们许多人的条件,恐怕比你白氏家族还好,但他们说苦了吗?”

    “这…”白开心说不出话来。

    “不过,你归你,你要学习法术武技,不是没有可能。”莫闲语音一转。

    “仙师,我要怎么做,才能学到法术?”白开心磕头。

    “你要学法术干什么?”莫闲问道,他心已有一个答案。

    “我要为老爷报仇,还要保护少爷。”

    莫闲微露笑意,正是他心所想,他说:“既然如此,你也不必磕头,但你要发下誓言,法术只能用于报仇,而且,不得外传,就是你的亲人也不行,你做得到么?”

    “我做得到!”白开心发下誓言。

    莫闲说:“法术者,运用天地鬼神的力量,沟通阴阳两界,虽说外来,但自身还是要有底子,你年纪已大,在传你法术之前,你先进行体能方面训练,配合丹药,使身体达到最佳状态,我这边有一吐纳法,每天次,早晩各一次,一次半个时辰以上,再配合外功,我看你的情况,再传你法术。”

    莫闲不准备传他遇仙宗的法术,而是他自己所得有,主要来自《牟尼盘经》上法术,吐纳法也不是遇仙宗的,莫闲过一段时间,还会传他武技,根据他的特点,总结出一部适合他的武技,他年纪已大,精气已衰,莫闲为他准备了精元丹一颗,还有仙丹一颗,让他尽其天年,还享有延长一纪之寿,但他的仙路因为他的拒绝,不知不觉溜走了。

    莫闲现在培养他,是标准将他培养成一个介于世俗与世外的高手,不是培养成一个修道者,这是他的所愿,甚至比他的所愿更高。

    不知不觉间个月过去了,在这个月期间,在精元丹和仙丹的帮助下,他不知不觉形成了内力,身体好像年青了,一日复一日,莫闲对他的训练也在加重,开始只是绕着山峰跑,并告诉他一边跑,一边怎样呼吸,逐渐增加训练的项目,如用刀斧劈材,要求很高,先是在地上,接着抛起来,再后来要求他将柴火在空劈成几段。

    这还不行,莫闲又增加难度,要求劈得均匀,刀也一把把的变钝,最后,干脆手拿了一把没有开锋的刀,只见木棍被他脚一挑,飞在空,他一个剑步上前,手刀洒出,木柴断成了十截,落在地上,长短都是一样。

    到这时,莫闲点点头,对他说:“你刀法已成,江湖之大,可以去得,如果你不想学法术,现在就可以下山,你还想学法术么?”

    经过个月,白开心以近五十的年纪,脱胎换骨,他跪了下来:“请老师传我法术?”

    “法术有禁忌,尤其像你这样,一旦为非作歹,人在做,天在看,下场往往很惨,记住,不得以法术为非作歹,不得以法术谋财……”莫闲一口气说出十几条,口气严厉。

    特别是像他这样,未进入仙门,纯粹是借助天地鬼神之力,而不是凭自身道行,如果为恶,后果更加严重,冥冥报应更加利害。

    说完戒律后,莫闲传他法术,招神遣鬼,一一将指印口诀传授,他认真的一样样的学习,法术倒也迅速成就,短短的半年时间,法术已入门,整个人的气质也随之改变。(。)

    PS:  感谢烟火大佛打赏588起点币,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支持!人生绘卷和慕容冷芸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