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没有允许他叫师傅,对于他叫老师,也就随他去了。

    莫闲道:“我没有想到你报恩,你是下山,还是留在山?”

    “我想下山,但走之前,前去与小主人告别一下。”

    “也好,你下山之前,我为你准备了两样东西,第一,是阴珠,我早年使用的一件宝物,看是一颗珠子,但内里别有乾坤,相当于一个地府,有鬼灵,可以凭此施展鬼道法术,如五鬼阴兵术,子午追魂术等法术。”莫闲犹豫了一下,把自己的阴珠付与他,将关目诀窍一一讲明。

    白开心大喜,谢过老师,莫闲又说:“第二件东西,是一把长刀,你练刀法,已得刀法昧,但不要自傲,我用精钢打造了一把长刀,上刻两个字‘止傲’,你时时看到这两字铭,当记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把刀虽不是什么宝物,却也可以和法器抗衡,给你护身。”

    绿如微笑着从房拿出一把刀,他跪着受刀,又磕了一个头:“谢谢老师和师娘!”

    “你起来吧,本来我不想这样做,想想还是做了,这是我给你的最后好处,也是师娘给你的好处,你虽然身体有了极大提高,但不能做到刀枪不入,但这个过程很痛苦。”莫闲说。

    “老师,我不怕!”白开心说。

    “既然这样,你放松身体,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不要担心。”莫闲说。

    “老师,你尽管放心的施为!”白开心一脸毅然的说。

    莫闲一笑。绿如左腕一扬,腕上那条红丝线陡然脱离了皓腕,化为一红一黑两条霓龙,一龙喷火。一龙吐水,莫闲手指之上,放出一道金光,和水火混在一起,刹那间。水火变成了雾气,罩住了白开心。

    白开心只觉得皮肤像进入油锅一样,但偏偏看不出一点异样,身体内的气血猛然运转起来,好像受到另外的意志在控制,但白开心根本没有留意气血的运转,浑身如剥皮一样,连神经都抽蓄起来。

    那种痛苦就是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渐渐向体内移动,莫闲控制着他的气血运行。由冰晶丹和紫玄丹所化的后天水火作用,他的身体发生着大家改变,痛苦到了极限,突然痛苦消失,一股舒服至极的感觉开始洋溢在全身。

    莫闲一见他的表情,知道水火炼体已经结束,对绿如点点头,绿如微微一笑,皓腕之上,依然多了一条红丝带。这不过是其一种妙用,更大的妙用却是它是一件进攻性的武器。

    莫闲说:“你的感觉怎么样?”

    白开心将手一握,空气一声爆鸣,莫闲手一抬。一股力量凭空产生,白开心的身体自然反击,莫闲根据反击的力度,心叹了一口气,没有达到一条龙的威能,到底是后天水火。但也有九牛二虎之力,莫闲问道:“你是否记住了气血运行的方式?”

    白开心皱眉回想:“气血运行的方式?我怎么没有印象,也许我的注意力在痛苦上。”

    莫闲脸色不动声色,心却在叹息:“好了,你现在铜皮铁骨,世间就是所谓的宝刀,也破不开你的肌肤,除非修行人的法器之物,才可能击伤你,你下山去吧!”

    白开心磕了几个响头,收拾行李,告辞莫闲,先去了外门弟子那里,和白舒哥告别,白舒哥现在已经入门,身体也不像才来时那个样子,身体充满了爆炸性力量,不过,还没有学习法术,倒是学习了一门剑术。

    “白叔,你怎么要走了,是不是莫师叔赶你走了?”

    “不是,少爷,老师对我很好则我自己要走,老师教我功夫和法术,我要下山先替老爷报仇,少爷,你好好修炼,老爷在天之灵会很欣慰。”

    “白叔,等我几年,我和你一齐下山,杀掉广源寺的和尚。”

    “少爷,你不知道,你将面对的是一个何其庞大的组织,我向老师打听过了,阎罗殿是一个庞大的组织,广源寺只不过是阎罗殿的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末枝,记住,白氏家族是死在阎罗殿之手,你好好修炼,等你将来修炼有成,你来对付阎罗殿。”

    “好!我一定要灭了阎罗殿!”白舒哥信誓旦旦的说,他不知道,阎罗殿的可怕,就是莫闲,对它也无可奈何,要是那么好灭,早就灭了,不要等到莫闲,也许其他就把它灭了。

    在茅屋,绿如看到白开心走了,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你利用白开心,还有白舒哥对付阎罗殿,他们的力量太小了。”

    “阎罗殿,根深柢固,要动它,凭一个二个人,根本动不了它的根基,师傅的一番话提醒了我。”莫闲说。

    “什么话?”

    “师傅讲了一个寓言,庄子善用物的寓言,我才明白,善用物者无弃物,对付阎罗殿同样如此,你放心,我的恨,你的仇都要报,但不能让仇恨遮蔽了双眼,白开心两人,只不过给阎罗殿添添堵,我在去圣门前就布局了,利用一切,世间的王权,修行门派,我正在收集阎罗殿的信息,阎罗殿分为世间和世外两部分,世外才是阎罗殿的主要力量,又分为孔雀明王部,八部天龙各部九个部分,还有阎罗十殿,现在为止,我只接触过世间部分,世外部分,我接触过孔雀明王部,还有八部天龙几部,阎罗十殿没有接触过,还有那神秘的幽冥教主,小明王然越,还有释天都是很高傲的人,知道了他们的性格,就可以利用,我不相信他们一条心。我认真反思了自己做事方式,从现在起,我要隐入幕后。”莫闲说,他在绿如面前,透露了他想怎么对付阎罗殿。

    绿如这才明白,自己的夫君早就有了全盘考虑,也看到了对付阎罗殿的曙光。

    “我要借一个名义出去一趟,把你一个人留下,苦了你了。”莫闲说道。

    绿如露出一丝笑意:“没有事,你陪了我很久,我知道,男儿志在四方,你借什么名义出去?”

    “我修行在神现层次,目前四神已现,只有脾神常在未现,但我是以自身之身融炼宝物,现在缺水系和木系的重宝,肾神虽然用天一真水合在一起,但只是权宜之计,我听说北方的冰山飘浮在大洋之上,其有千万年冰川,可能孕育冰雪之精,我要去寻找,冰魄珠或者雪魂珠,两者得一,都可以作为肾神的凭依,化出玄冥分身。”莫闲说出了打算。

    还没有等他成行,遇仙宗,忽然一道紫金光冲天而起,间龙腾虎跃,丹香扑鼻,看方向,是丹丘生方向,是怎么回事?

    莫闲一愣,随即想到,是转紫金丹,终于炼成了,看来,丹丘生要白日飞升。

    绿如看到此情景,也是一愣,她并不知道实情,但也知道这是龙虎丹成的外向,不禁望向莫闲。

    莫闲说:“丹丘生前辈的转紫金丹成功了,好大的气派,走,去看看!”

    说完,和绿如出了门,绿猗也看到了紫金光柱,她也站在门口,见两人出来,不解地问:“这是什么现象?”

    “转紫金丹。”绿如说,“姐姐,和我们一齐去看看。”

    人一齐驾起遁光,周围都惊动了,一道道遁光充斥天空,许多潜修的前辈也纷纷出现,掌门流霞子也到了,此时,紫金光柱终于消散。

    掌门流霞子恭喜道:“丹丘生前辈,恭喜你,炉丹药成,今日功德圆满,白日飞升在即,想不到,我在位时,能看到外丹成道。”

    外丹成道,不是说谁都可以服食,要知道,这枚大丹,功成转,只有丹丘生才能服用,因为在此几十年期间,他的精神已经和此丹完全合在一起,旁人服了,虽有好处,但决不会飞升,炼丹之术,本身就是内外兼修。

    听到掌门的话,许多人露出了艳慕之色,那些真传弟子更是羡慕,莫闲倒是神色如常,他自己修行了黄庭之道,已有自己的道,根本不用羡慕别人,别人只是别人的,不会成为自己,他有自己的道。那些露出艳慕之色的人,有不少功行双莫闲要高,但心道却不及莫闲。

    丹丘生哈哈大笑,他终于扬眉吐气,以外丹成道,而且是在内丹为主的时代,不由得他不扬眉吐气:“托掌门的福,我终于炼成了转紫金丹,各位同道,十五日后,我飞升天外。”

    掌门说:“各位散去吧,十五日后,再行观礼!”

    众人散去,此时,丹丘生叫住了莫闲,莫闲上前施了一礼:“前辈,你的心愿终于达成,晚辈在此恭喜了。”

    丹丘生叹了一口气:“我走之后,外丹一脉恐怕没有成道的希望了!”(。)

    PS:  感谢打赏了588起点币,玄衣宝树打赏了100起点币,秋之神光、黎家大少爷和八景宫_太清打赏,iaplylf、悠悠小虫和东湖小虾米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