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不必悲伤,外丹虽衰弱,但也见证的辉煌,后辈小子自然会找到适合他们的路。§§№卐”莫闲说。

    “我只是感慨而已,外丹虽衰,但生灵对仙道的探索不会停止,你很难得,精通外丹,可惜不是走的外丹之路。”丹丘生说。

    莫闲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的外丹术,还早得很,谈不上精通。”

    “我这边留下一本笔记,别的东西就不给你了。”丹丘生说完,掏出一本册子,莫闲郑重的接了过来,谢过丹丘生。

    丹丘生叹了一口气,说:“你去吧,我要看看这片天地,这一去,就不在这片天地。”

    十五日后,来了大量的人,宣明宗、遇仙宗、华阳宗、纯阳阁都来人了,还有一些二流门派,不下二十多家,佛门也来人的,上座部的古华寺,幻化宗的无量寺,缘会宗的清凉寺,唯识宗的青龙寺,法华宗的金顶寺,华严宗的钟远寺,还有一些小的寺院,另外,魔门也来人的,都是来观礼的,还有一些较远的门派,由于时间赶不上,故此没有来。

    莫闲的身分不足于和这些门派的长老等共同出现,但作为丹丘生门下学习过的,他以侍者的身份参加。

    莫闲看到数位熟人,宣明宗的松溪真人、金顶寺的净庵法师等,各人态度不一,莫闲上前见礼,松溪真人哈哈大笑,他是莫闲修行的领路人,要没有松溪真人,就没有莫闲的今天,莫闲的黄庭之道,得益于松溪真人所赐的一本书《黄庭集注》,松溪真人遇到了莫闲,也很高兴:“你拜入了遇仙宗,不错,遇仙宗是难得的真修门派。”

    莫闲谢过真人以前相助,而净庵却对莫闲冷哼了一声。莫闲知道他的心思,但他现在并不怕他,想当初,他为了自己的宗派。???不惜拿莫闲以前身份做章,莫闲对他也没有好感。

    不过,在丹丘生的飞升大典上,他们都很克制,莫闲甚至笑面以待来的每一个人。

    众人说话过程。丹丘生出现了,他今天可一改往日那付不修边幅的样子,羽衣蹁跹,一付仙风道骨的样子,莫闲初看他,差点没有认出来,只差揉眼睛,才确定真的是丹丘生。

    丹丘生一出现,立刻静了下来,不知谁先向他道喜。一派道喜声:“真人今日功德圆满,白日飞升,可喜可贺!”

    丹丘生也拱手为礼:“同喜,我在仙界等着诸位。”

    “真人请上飞仙台,不要误了时辰!”众人说道,莫闲作为侍者,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松溪真人说:“自从两百年前长青真人飞升,修行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

    众人请丹丘生上飞仙台,飞仙台实质是一块大石头。传说当年遇仙宗的祖师丹阳子马玉在这块石头上得道飞升,这处便成为遇仙宗的圣地,飞升过十数名前辈,由于飞升时天光下沏。天花乱坠,这块石头也生了奇异的变化,整块石头像玉一样通沏,这块石头很大,但平时只能远观。

    丹丘生也不推辞,缓步走上飞仙台。站定之后,神情复杂望了一眼背后的山河,身上猛然放出大日般的明光,他刚一放出明光,天开眼了,一道天光当空而下,罩定了丹丘生,丹丘生身上生了奇异的变化,好像**在崩解,又像在重组,头顶之上,出现了光,天花当空飘落,自然溶入地面,好像地面是虚幻的。虚空音乐响起,似有依仗来迎。

    “天花乱坠,音乐相迎,丹丘道兄成就非凡!”松溪真人说,其他人也点头称是。

    飞升时情景,预示着将来的成就的高低,丹丘生飞升时,天花乱坠,音乐来迎,已算难得,虽比不上祖师飞升时地涌金莲,天花纷纷而下,音乐相迎的景象,但在众多飞升者之,也算上乘之景。?

    莫闲虽远远在外,却也感到一种玄妙,是规则的力量,他还没有接触这一层次,但他从其受益非浅,看着那些平时根本见不到的真人,都尽可能向前,莫闲明白了,观看别人飞升还有这个好处。

    他听说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看来还是有些道理,要是九转金丹,那么该是如何一幅壮观的景象,莫闲暗自忖度。

    丹丘生在光,目光渐渐冷漠,飞升为仙人,丹丘生已经功德圆满,可以说,平时功过千,德满八百,但这一刻,莫闲却不寒而憟,只是他目光的变化,好像看等众生如蝼蚁一样,难道仙人真的改变这么大?

    其他人没有感觉到,莫闲望了一眼其他人,也许他长期和丹丘生相处,也许是他的黄庭之道比较敏感,莫闲说不清楚,但心有个印象,也许仙人不是这样,莫闲甩甩脑袋,将这些驱散出脑袋,但他心却种下的怀疑的种子。

    丹丘生已顺着通天的光柱,消失在另一个时空,天空也已经跟平常一样,莫闲也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但魔门的九秋仙姑却来了,她检查绿如的功行,并没有现什么不妥之处。

    绿如看着师傅,几次想说,但又想起九婴神通广大,正在迟疑不决的时候,九秋仙姑看到了,问她怎么回事?

    她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九秋心疑惑更重,脸一沉:“有什么话,不要支支吾吾!”

    正好莫闲回来了,见此,心不太高兴,问绿如是怎么回事?

    绿如终于鼓足勇气,说:“你能不能请动潜虚子前辈?”

    莫闲一愣,随即明白,他说:“前辈,请你移驾,这件事情说不得!”

    九秋仙姑好奇心被吊了起来,沉默了一会,便点头同意。

    来到潜虚子的洞府前,潜虚子早在门口相迎:“欢迎九秋仙姑莅临寒舍!请进!”

    潜虚子作前面作陪,无间间望了莫闲一眼,莫闲暗暗叫苦,因为他收到了潜虚子的传讯:“小子,你为了你的道侣,把我这边当成什么地方,你等着,我事后找你算账!”

    潜虚子已知莫闲的来意,他这种大神通者,对莫闲的把戏一目了然,算是给莫闲面子,不然,莫闲没有来,他已经知道,也在九秋面前,显示了他的神通,遇仙宗不可轻侮。

    九秋知道这点,脸色都没有变,有潜虚子有说有笑,到了里面,潜虚子似笑非笑,对莫闲和绿如说:“你们两个到后花园去,我和九秋道友有话要谈。”

    莫闲只得低头应允,这件事说起来,莫闲做的不地道,现在他无话可说。

    潜虚子随手打乱的天机,闭门和九秋谈了一个多时辰,九秋出来时,脸色沉凝,莫闲知道,九秋应该知道了九婴的事,看了一眼莫闲,没有说什么,但从她的眼光,可以看出,她对莫闲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很不满。

    莫闲走后,却有另一个人来拜访潜虚子,哪一位,却是宣明宗的松溪真人,和潜虚子秘谈了很久,潜虚子送走了他,陷入沉思之。

    宣明宗,本是第一大宗,以符箓闻名,但这数百年来,宗金丹术起,不知不觉间,二派并立,符箓也是一门**,宣明宗最高的符箓要算龙章凤篆,传说还有天符,那是一种先天符箓,根本无门可入,只有灵机悟时,才能画出,宗已上千年没有人画出先天符箓。

    龙章凤篆成为最高,在其下,还有云篆雷,大多数修行符箓的人,能达到云篆雷就不简单了,其下才是修行界流行的后天符箓。

    以符入道,与金丹类似,但修行的核心是形成本命符箓,进而形成核心符箓,一切都围绕符箓核心,灵光一点,凝成符箓,借以操纵天地万物,进窥道境。

    松溪真人却是以龙虎金丹而入化神,但对宣明宗的符箓之道研究很深,不知不觉间达到龙章凤篆的程度,符出惊天地,在宣明宗也是一个怪才。

    他今日来找潜虚子,因为潜虚子的砍柴功实质上是符箓之道,潜虚子完全是自悟,而松溪真人自己在静定,偶得天机,窥到一丝未来,现未来宣明宗有一场大难,在大难有一线生机,却与一个修行黄庭之道的人有关。

    即使在静定,还是很模糊,他出定之后,仔细思索,要是修行黄庭之道,世间倒有几人,他自己都吃不准,决定广撒网。

    当然,在潜虚子面前他没有流露出来,只说未来他有一场劫难,也许莫闲可以救他,他留下一本自己的修行符箓的体验,让潜虚子转交莫闲,告诉莫闲,十年内到宣明宗一游。

    松溪真人走了,潜虚子今天送走了两人,一个是魔门的九秋,一个是宣明宗的松溪真人,九婴的事,还有松溪真人偶尔窥见未来的片断,都预示数有一场劫难,松溪真人已开始安排,自己是不是也要安排一下,不然,大劫临头措手不及。

    莫闲和绿如送走了心事重重的九秋,九秋和魔门的人离开,莫闲准备和师傅告别一声,踏上北去的道路。(。)

    ps:  感谢黎家大少爷、秋之神光和一日居士打赏,kaisa51、找谢老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