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几年在山,并不是白过,以前他要靠大吼出类似巨鲸歌的攻击,现在收自如,根本不需要狂吼,轻轻一语,波纹一现,两人的一人,陡然愣住,接着身体往下一瘫,不错,就像一堆烂泥一样,瘫了下去。卐卍?

    他浑身骨骼,还有内脏,就被莫闲轻轻的一个“咄”音,震得粉碎,却没有影响其他人。

    莫闲随手一拳,看似没有半点烟火,拳也看似不快,却偏偏在攻击落到莫闲身上之前打了另一个人,人也没有飞出去,却当时瘫软下去,口鲜血溢出,眼看就没有气了。

    莫闲轻描淡写地解决了二个人,目光投向众人,两派却鸦雀无声,他们吓住了,就连那个金丹修士,心也估算着就是能战胜两人,却做不到这么轻松。

    “道友下手不嫌毒辣吗?”禇道友强作镇定地说。

    “毒辣?不过是以其人之道同学以其人之身。”莫闲很冷静,向前一步,身上杀机凛然,“他们说的不错,这里的人一个也走不了,看来都得将你们留下!”

    他挟着杀掉两人的气势,凶焰进一步提升,庞大的气势直压在场的每一个人。

    禇道友脸色变了,周围的人脸色都变了,他们没有想到,莫闲居然能出这样的杀气,好像血雨腥风走出来的魔鬼一样,他们不知道,莫闲挟杀人的凶势,又是真的从死亡走出,他当杀手时,几乎每天都处于死亡的边缘,此时,凶戾之气一下子爆出来,而这些修行人,也许有人比莫闲境界高,但他们都未经过腥风血雨的考验,一下子被莫闲的气势镇住。

    “道友。你即使杀了我们,也得不到冰宫的藏宝。”周道友开口了,虽然他内心也有恐惧,但不得不说。

    “为什么?”莫闲面无表情的说。§§№卐

    “因为我们知道冰宫的所在。还知道如何开启冰宫,我们一死,你即使找到冰宫,也进不了冰宫,冰宫是冰母水月仙姑所留。”周道友小心地说道。眼睛不停地偷看莫闲的脸色。

    一提到冰母水月仙姑,莫闲想起来了,在遇仙宗有一本志异,记载了许多传说的人物,其就有水月仙姑,水月仙姑是一千八百年前冰魄宗的一位修士,但书没有说她是死还是飞升了,冰魄宗是一个二流门派,却在她这一代,因为水月仙姑。一身独特的玄冰功夫,闯下了偌大名声,人称之为冰母,冰魄宗一度有望进入第一流门派,但她失踪后百年,冰魄宗瓦解。

    但冰魄宗的藏宝,千百年来,已有多处现,但都不在这里。

    传说,她有一颗雪魂珠。莫闲想到这里,心一动,雪魂珠正好可以寄托肾神玄冥的一丝分神,就不知冰宫有没有这件法宝。

    莫闲依然面无表情:“杀了你们。在你们的尸体上可以寻找开启冰宫的办法,我想你们身上应该有这样的东西。”

    “你能想到,我们也想到,你即使得到一些方法,但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我们不贪心,不如大家一起,打开冰宫,然后,各凭本领,要是乱闯的话,冰宫禁制重重,一不留神,就会死于非命。”

    “好!我答应。”莫闲假装思考一番才答应,他事实上刚才只是做做样子,眼前修士足有十九人,一方为九人,另一方,达到十人,还不算二个死掉的,真的斗起来,即使莫闲取胜,也做不到将他们一网打尽,是以莫闲摆出了一付强势的样子,他们给莫闲的凶戾之气震住,要是莫闲没有轻描淡写杀掉两人,也达不到这个效果,到时,一哄而逃,莫闲拿他们也没有办法。

    “道友贵姓?”

    “我姓莫。?¤?  ”莫闲没有告诉他们全名,反而问道,“你叫什么?”

    周道友说:“我叫周准。”众人报名,莫闲心一一记住,原来,禇道友叫禇淮安,还有一位金丹修士叫孟寅。

    虽然和他们和好,但众人并没有说门派,莫闲只说了姓,双方显然面和心不和,莫闲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冰宫之有什么,莫闲估计周准他们根本没有全说,甚至有利用其禁制陷害莫闲的打算。

    莫闲心知肚明,他要震慑他们,使之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请张泰用阴雷攻击那块地方。”禇淮安说,张泰,就是莫闲先前看到了那位有魔门风格的修士,也就是被两个人追的修士。

    张泰一拱手:“请各位后退一些,以免波及。”

    众人后退,莫闲也随之后退,对于阴雷,他虽不怕,但没有必要硬抗,以显示他的高,有几个人在看着他,见莫闲后撤,眼露出了思索。

    轰的一声,绿焰横飞,无数阴火出现,将冰层映得惨绿一片,冰层应声而碎,接着山顶开始崩塌,众人都是修行者,立刻御起遁光。

    众人脚下冰层也纷纷崩塌,大山像削掉一层一样,众人目瞪口呆看着冰块纷纷崩塌,一座冰宫现于脚下,并不是静止,而是在不停向上长,转眼之间,过原来的山高。

    连张泰都惊呆了,他没有料到,他一颗阴雷,居然将整座冰山给炸塌了,随即,他明白过来,他的阴雷绝没有这么大的威力,应该是触了冰宫留下的禁制,才将冰封外层崩塌。

    看到冰宫出现,有一个修士立刻就往里面飞,禇淮安急忙叫道:“道友小心,留意外面的禁制!”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他一声惨叫,声音嘎然而止,从空跌落,莫闲眼睛一抽,他看得清清楚楚,在冰宫外,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神光,几近透明,而且没有颜色,好像水一样,在他撞入其的一瞬间,光华微微一亮,接着他便是半声惨叫,从空跌落在地,身体已化作寒冰,摔在地上,好似坚冰一样,碎成了几截。

    莫闲眼睛一抽,冰魄神光!显然,禇淮安等人也看了出来,脸色严肃起来,孟寅说:“怎么会有冰魄神光?这里禁制不是没有么,到里面才会有?”

    “一千多年了,谁也不知道生什么变化。”周准摇头说,他叫了一个修士,用法器试试冰魄神光。

    那名修士领命,从乾坤袋取出一柄玉尺,祭在空,朝冰魄神光打去。

    玉尺爆出一团光,刚接触冰魄神光,就见玉尺上出现了霜花,一股寒意顺着神识直攻他的脑海,他一下子坠落下去,浑身抖,玉尺也坠落下去,幸亏旁边一人手快,凌空一摄,将他抓住,才避免了被摔死的命运。

    “谢…谢…”他哆嗦地说道,浑身一个劲的寒。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张泰说:“我用阴雷试试!”

    说完之后,手一动,一点绿色的豆大晶光直射冰魄神光,轰的一声,绽放于绿油油的精芒,但冰魄神光一亮,阴雷消失,淡淡的冰魄神光好似没有到影响。

    张泰摇头道:“我的阴雷没有用。”

    接下来,众人施展各自法术,对冰魄神光无可奈何,就是用自身真火,冰魄神光稍稍受影响,真火一撤,又恢复原样。

    莫闲看到众人动手,心思索,冰魄神光是大神通之一,要修成冰魄神光,要用到先天冰魄,难到这里面有冰魄,还是大神通者应用自身法力构成一种类似世界一样,莫闲更倾向于前者,因为要形成类似一个世界独立在此处,那已经是仙人的本领。

    莫闲一想到冰宫可能藏着先天冰魄,立刻眼睛亮了,冰魄神光,只有当初冰魄宗才有的神通,传说当年冰魄宗因为有了先天冰魄,才成立了冰魄宗,在冰母水月仙姑之后,冰魄宗便失去了先天冰魄,冰魄神光也成为了传说,冰魄宗最终的瓦解与丢失冰魄有莫大关系。

    众人的真火只是后天火种,而且并不强,所以压制不了冰魄神光,但莫闲有一种无间得到的真火,太阳真火,却比众人的真火强得多,要说能压制冰魄神光,在场的众人,只有莫闲可以做到。

    其他人都试过了,对冰魄神光一畴莫展,禇淮安把脸转向莫闲:“莫道友,你有什么时候办法可以打破这种寒气禁制?”

    他们都认识冰魄神光,莫闲也不说破,现在需看起来是一伙,等进入冰宫之,恐怕又是另一付模样,莫闲心知震慑他们的时机来了。

    莫闲淡然的说:“我没有方法打破此禁制。”

    禇淮安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莫闲将话语一转:“不过,要压制这种禁制倒是可以做到。”

    众人大喜,周准说:“那就请道友施法,压制这种寒气禁制。”

    莫闲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天空的太阳,手一指,陡然太阳奇亮,一道奇亮的光柱从太阳上而落,间金乌现形,周身围绕着火焰,一声乌啼,金乌身后跟着大量的火鸦,如同雪崩一样,满空的烈焰轰然而下。(。)

    ps:  感谢6乘风来了和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秋之神光、黎家大少爷、八景宫_太清和一日居士打赏,逆天改命的衰哥和元劫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