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迈步而入,其他人一纷纷纵遁光以入,莫闲见众人进来,收入太阳真火,转眼间太阳真火转淡,外面的圆滑渐渐收敛。周准等几人脸上变色,他们发现,好像掉入莫闲的陷阱之,在冰宫,要是莫闲死去,他们就困死在其。“我们是一起行动,还是各自行动?”禇淮安问。“冰宫这么大,我们还是分开行动,各人凭运气。”一个人说道。“这~”禇淮安和其他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又偷偷地眼莫闲,见莫闲没有在意他,而是观壁画。禇淮安很矛盾,一方面他希望人都分开,另一方面,他也希望时刻注意到莫闲,毕竟只有他才能打开冰魄神光。莫闲开口了:“我自己一个人行动!”说完,不等他们同意,直接投入一处门,迅速消失,他的目的很明确,是找先天冰魄,他早将神识散开,寻找冰魄神光的源头,感觉到冰宫深处,有一团凝练之极的气息,神识不能入,好像冰宫的核心一样,莫闲只奔它而去。其他人不知道,纷纷选择不同的门户而入内,本来两派,彻底散开了,变成数个二人一伙,进入冰宫。冰宫之内,体积大的惊人,从外面不过占地几亩的范围,但内部却头,莫闲知道,冰宫建造者,肯定应用了太宇之术。莫闲停下了脚步。前面没有路了,莫闲前的墙上画出各式法宝之类的图像,有刀剑,也有环和令牌。各式各样,足有二十件,正却是一位女仙的画像,衣带上画着一对金环,其余的法宝。则是在一旁直接画出。莫闲来,这是一种特殊的法术,明面上,实质上内有乾坤,这算是高明太宇之术,画乾坤。莫闲先恭敬地对画像一礼,在他一礼之后,法宝依次放出光华,那对金环陡然金光大盛,从画飘出来。落到莫闲手,莫闲一环上有铭:天矶环,而其他的法宝依然是画像。画女子陡然一笑,人影就此淡去,但在她一笑之后,好像一个转身,莫闲灵光一闪,一步直接走入画,果然没有什么阻碍。莫闲消失。在莫闲消失的一瞬间,孟寅出现在房门口,正好闲的背景,他急忙一步。进入房,也不迟疑,直接就往墙上撞,结果,嘭的一声,人不但没有进去。反而与墙做了一次亲密接触,他后退发几步,眼露出不解的神色。孟寅细细打量着这个房间,陡然间,他激动起来,他上的画,那是一种画乾坤,那些法宝是真的。他将眼光定在一面圭上,那是一面玉圭,该死,怎么样取出来?他正在思考之间,墙上的画面陡然宝光闪烁,他注意的玉圭出现了,飘到他面前,他一愣,接在手,见其上有铭:离合圭。再,其的玉圭已经不见,他又将注意力集在其它东西上,但并没有出现什么,画依然是画。周准第个来了,寅手玉圭,眼贪光一闪:“恭喜道友,得到法宝!”孟寅见周准来到,立刻将他一拉:“你你喜欢哪里一件?”周准一愣,不解地说:“这些不过是画,怎么算数?”“你将注意力集在你选的法宝上,么样?”周准一听,好像有点明白,他柄钢鞭,注意力刚集,钢鞭闪着宝光,飘出了画,周准一把接住,他低头一笑,鞭上有铭:龙吟鞭。手舞了两下,隐隐有龙吟之声。周准得到了龙吟鞭,到底贪心不足,又将注意力集到另一件法宝上,但画再也不响应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周准问道。“这不是画,而是画乾坤,不知谁用太宇之术,将法宝封印在画,如果不识之人,以为是画。”孟寅说。“你懂画乾坤,不是可以得到这些法宝?”“哪有这么容易,我根本解不开这里的机关,只能得到一件。”“除了我们两个人,有没有人来过?”“有一个人,就是姓莫的神秘人,我只的背影。”“他到哪里去了?”周准问道,“我来的时候,没有见到他,这里只是一条路,已没有其他路。”“我进来时,正好的背影,消失在墙里,我查,不是幻象,不知他怎么进入里面。”孟寅说道,他也百思不得其解。“你说他消失在墙里面,那好办!”周准说,他手握龙吟鞭,一鞭打出,龙吟声大作,虽然龙吟鞭没有祭炼,但是一般威能还是能发挥,但一鞭打出,墙壁之上,陡然灵光大作,轰的一声,周准倒飞了出去,而墙却一点事也没有。声音很想,很快吸引周边的人来了,其乱轰轰的。莫闲进入里面,出现了一条冰样的长廊,想用神识查的情况,却发现神识已经受到压制,只勉强地能延伸不到一丈,这点范围,敌人的偷袭都防不住。莫闲撤了神识,但他的眼耳鼻触等感觉却到了目前他所能达到的极限,他如幽灵一般向前飘去,每一步都有源源不断的信息通过他的感官进入他的思考器官,他的思考器官已突破了大脑的限制,甚至能直接感受到身外信息,好像人与**之间不需要间过渡一样,他的思考速度远超过常人,就是金丹修士也比不上他。不自觉间,他的意识出现了身遭环境的影像,由于莫闲还是一个人,所以信息以影像的形式体现,有些地方不太清楚,这已无关大局,莫闲觉得自己极度冷静,好像没有了感情一样,对周边一切,都冷漠以视,他的身法要是有人在一旁本,明明可以直线走,却划出一条弧线,明明前方有东西,他却直线撞上去,但偏偏没有撞上。莫闲却很自然,他不是用逻辑推理,而是仅凭自己的超常直觉,如果硬要形容,只有一句话,这样走舒服!莫闲思维根本没有这个意识,但他却真的选择了一条最安全的道路,他虽然很迅速的向前,却一点风也没有带起,他在前行时,好像算准了种种因素,让它们相互抵消。他出了通道,前方是一座宏伟的大厅,他依然处在那种状态,他前进的步伐戛然而止,好像很自然,动如脱兔,静如处子,再前进一步,他就会陷入阵。他眼睛极端冷静,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现在事万物,都像丹丘生飞升的那一刻,他感到不寒而憟的那种冷漠。莫闲望向心,一位佳人像入定一样坐在那里,莫闲心自然浮起一人,水月仙姑,这只是他的直觉,在她的身前,放着一个长长的盒子,莫闲的目光落在盒子上,其寒无比,似乎可能感觉到寒气,还有另一个玉盒,莫闲直觉感到,其应该是雪魂珠,但先天冰魄在那里,莫闲又在四周寻找,始终找不到。那个长长的盒子当,应该是水月仙姑的炼魔宝剑冰魄元磁剑,水月仙姑并没有飞升,要不然,她的遗蜕还有宝物怎么会在这里。莫闲猛然向前一步,这一步踏出,天地立变,无数剑光如流星一样向他冲来,是冰魄元磁剑气,莫闲头顶上轰然出现了龟甲,一派黄光护住了他。莫闲极端冷静,他已全面思考过,没有别的办法破除眼前的阵法,莫闲没有这个实力,但他又极其冷静,虽然破不了阵,但并不代表他没有办法,虽然只有分的把握,莫闲这时已全面压抑的种种感情,就是有一分把握,他也毫不犹豫,因为他的恐惧感全面被压制。冰魄元磁剑光击在黄光上,力道惊人,幸亏有龟甲护身,要是莫闲以**抵挡,就算莫闲**及其强大,已不惧一般法宝,最多令其受伤,但在冰魄元磁剑光下,也要饮恨当场。莫闲好似置身于茫茫空间,而冰魄元磁剑光就像一道道流星一样,不断向他冲来,莫闲抗过第一波攻击,剑光变稀疏,莫闲却将龟甲收入体内,他的身形根本不可预测,他已充分发挥自己在这种状态下的优势,冰魄元磁剑光一道道都擦身而过,他像风飘絮,他自己知道,他的成功在于能否抗过第一波攻击,他综合估算了剑光强度,感觉到自己抗得住第一波攻击。果然,龟甲没有令他失望,抗过第一波后,他再支持用龟甲,已感到吃不消,那每一剑光,要是他以肉身抵抗,一剑都承受不断,所以第一波过,他改用躲闪。(。)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秋之神光打赏,特此叩谢!本书来自  /book/htl/ht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