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早在入阵前就算好了,由于此阵没有人主持,一切都依据程序,恰恰莫闲认识此阵,他学过基础阵法,这几年,又在藏经楼二层些高级阵法,其就有这套阵法:上清二仪玄冥剑阵,需要寒属性的东西作镇物。    dt  co○而他在阵前观察了很长时间,确定就是此阵,虽然他没有办法破除此阵,但此阵依据二仪,发挥剑气,最适合的就是冰魄元磁剑,所以莫闲就以冰魄元磁剑为镇物来考虑,果然不出所料,过了第一波,莫闲有了六成把握,他要到阵的心,也就是那只长盒子所在,打开盒子,取出冰魄元磁剑,从而掌控阵势。一道道剑光循着玄妙的轨迹向着莫闲射来,而莫闲身影不可捉摸,往往在最后时刻以极其微小的偏移成功避过一道道剑光,他心没有害怕,也没有兴奋,只是是冷静,让他的思维异常明确,意识连一点微小的气流如能瞬间感知,而他的身体,却没有带起一点风。阵法早已变了模样,白茫茫一片,从周围不断飞出剑光,角度刁钻,要不是莫闲处于目前状态,根本躲不开,一般人入阵,只能用法宝护身,但法宝能否抗住剑光,就的品质和个人的实力。莫闲在入阵之前,就已多次模仿他进入阵,进入阵,不受伤害是一个方面,更难的是在阵准确找到目标的位置,要知道,一旦入阵。阵变化无常。人就失去了距离感和方向。阵不仅在视觉等方面让人成了睁眼瞎,而且,在不知不觉挪移了方位,即使你不动,不知不觉间,也会挪移方向。在阵要想不迷惑,一是对这种阵法非常了解,一是有定方位的异宝。偏偏莫闲二者都没有,不对,他对这种阵法还是很熟悉,但也做不到不被迷惑的程度。不过莫闲有自己的方式,既能用冰魄元磁剑做为阵眼,冰魄元磁剑的阵的特性就是最好的方向,上清二仪玄冥阵,可没有元磁属性,元磁属性对金属有较强的吸引力。莫闲胸的剑丸就是最好的向导,他的感官不受自身感情所蒙蔽。清清楚楚感受到,一股极其微弱的引力作用。从而让他判断的方向。几次莫闲已被阵势牵引,改变了方向,但在下一刻,他又回到正确的方向。可以说,在这种状态下的莫闲,把善用物者,物无弃物,发挥得淋漓尽致。莫闲在阵渐渐适应了这种情况,他的意识,一幅阵势的全图展开,他在书本上见过阵图,以阵图为基,感受空气传来大量的信息,在意识居然模拟出阵全貌,并不断的修正,越到后面,收集感官信息越多,而情况越来越切合实际,有许多次,剑光还未射到,他像先知一样,就知道了剑光从什么角度射来,从而提前避让。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下一刻,就该到了,不对,空气极微弱气流提示,情况与意识的阵势并一,他陡然毛骨悚然,意识之阵势陡然出现变化,一柄剑立在剑匣上方,放射着耀眼的寒芒。根本不用他想,仿佛他的身体各部分会思考,他的身体扭曲成一个古怪的形状,四道剑光以毫厘之差贴身而过,其两道将莫闲的衣衫擦破。下一刻,他的手伸出,身体如同虫子一样,一伸一缩,他的手接触到剑柄,五指一扣,意识之,轰的一声,无数信息洪流冲入,刹那间,完全补完整了意识阵图,天地间一切都静止了,他眼前一幻,了,他手握冰魄元磁剑,已完全掌控阵势,眼前一切都很美妙,阵玄妙展现在他的眼前。一切的一切,所有剑光的轨迹像一张大网一样,接着消隐下去。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你来了,我等了你一千八百年!”莫闲一惊非浅,顿时从那种冷漠的状态退出,他抬头一个女子正脚踏莲花,头上庆云如笼,悬在那具莫闲认为的遗蜕上方,和下方遗蜕面貌一般无二。“您是冰母?”莫闲说。“然也,我就是冰母水月,冰魄宗怎么样了?”“冰母前辈,冰魄宗在一千五百年前就已瓦解了,现在世间已无冰魄宗。”“冰魄宗完了,果然不出所料,我不该一时贪心,想利用先天冰魄,想将它炼成化身,结果被困在此处一千八百年,功行迟迟不得圆满,后来,我想通了,惜乎我善功未足。”“前辈,晚辈无间闯入此间,前辈善功未积,晚辈能不能接下这笔因果,今后当行善千,以偿今日前辈善功不足。”莫闲心一动,开口说到。果然,冰母脸上露出欢喜之色:“你既然愿意替我完成善功之誓,年轻人,你要知道,一言既出,天地响应,今日我功德圆满,罢了,你叫什么?”“晚辈莫闲,是遇仙宗弟子,本意寻找一件宝物,以和肾神玄冥所合。”莫闲将自己的来历交待得清清楚楚。“莫闲,你既愿替我完成我昔年所发誓愿,我将几件宝物与你,一件是你手上的冰魄元磁剑,我本想将此剑化去,就付于你,为人间添一异宝;一件是玉盒的雪魂珠,你要寻找一件宝物,雪魂珠正合你用;还有一件,我因为贪心,想炼化的先天冰魄,经过一千多年,始终没有炼化,他是我的冰魄神光的基础,我现在已明白,宝物是讲缘分,我冰魄神光已大成,根本用不着他,也罢,送与你吧!”冰母说道,手往虚空一抓,出现一块不起眼冰头东西,一点寒意也没有,但莫闲神识之,感到其寒冷异常。莫闲被巨大惊喜击,大喜道:“多谢前辈,晚辈一定完成自己的誓愿,前辈的道统晚辈也会替前辈找一个传人,将冰魄元磁剑付与他!”莫闲这么说,是因为道统传承很重要,一个人可死,一个门派可灭,但道统不能断,莫闲既然受了人家天大的好处,当然有所回报,不然,因果太大,影响未来莫闲的道路。“大善!既然如此,我将一身所学,传于你吧!”冰母伸出手指一点,一团透明的光球传入莫闲的大脑之,莫闲略一是冰魄宗绝学,其也有冰宫的一切。莫闲拜谢,冰母说:“莫闲,就此别过,希望他年能在上界遇到你!”说完之后,手一指地上的遗蜕,地面开始融化,沉入地底,一切都完好无缺,她的目光渐渐变得冷漠起来,天空之音乐想起,她冷冷眼莫闲:“将进入冰宫的人清理掉!”便随着天光渐渐消失。飞升的光华还没有散尽,就听到轰的一声爆响,接着涌进来一批人,莫闲手拿着冰魄元磁剑,地上还有一个玉盒还没有拿起来,他随手将先天冰魄放入乾坤袋,目光清冷,人。来人只有十二人,少了人,不知是没有赶来,还是被杀了,只是这十二人,除了金丹修士人外,其余的都是筑基修士,但不少人身上挂着伤。一进入里面,就闲站在大厅央,手拿着一柄寒光凛凛的宝剑,不时有寒光在刃上流过,一眼这是一柄好剑,而且是法宝。“莫道友,想不到你先到了这里面,到的好处不少,地上那个玉盒是什么,不应该是你的。”孟寅说道,往里面闯,二个猴急的筑基修士也跟着他往里闯。孟寅大意了,根本没留意里面有阵法,他并不是一个阵法师,而且,莫闲正在里面,他想当然的以为,这里没有阵法,当下人闯入阵。莫闲没有动,人一入阵,立刻发现不对,无数的冰魄元磁剑光如满天的流星雨一样,向他们攒射,两个筑基修士泛起灵光,随即就灵光破碎,二声惨叫,倒在地上,成了冰雕,显然已不活了。孟寅一入阵,就发现不对,所有人消失了,四周白茫茫的一遍,前一批剑光像流星雨一样,心大惊,他身边亮起灵光,一柄铁伞出现在头顶上,光华披下,他同时往后退,想退出阵法之外,往后一退,却发现自己已是一人,孤零零的站在白茫茫的空间。剑光射在他的护体光华上,他感到自己的铁伞好像抵挡不住,剑光冲力其大,其自有一股寒气渗入,更要命的是铁伞好像受到一股其怪的力。他大惊,死命将元气往铁伞输,想挡住剑光,再也顾不得面子,叫道:“莫道友,救救我!”莫闲面无表情,冷然的站在原地,手握住宝剑,好像听不到他的呼声,啵的一声,铁伞光华尽失,孟寅顾不得铁伞,头上出现了离合圭,离合圭绽出青白二色,挡着了剑气进攻,他刚刚松了一口气,一道剑光从背后突然出现。(。)ps:  感谢问道于萌打赏588起点币,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慕容冷芸和秋之神光月票支持!特此叩谢!本书来自  /book/htl/ht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