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合圭由于孟寅才得到,根本不及祭炼,所以他只挥了离合圭的一部分功能,挡住前面,却忘记了后面,背心一寒,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一僵,一剑已从前心透出,身体迅成了冰雕,离合圭青白光华顿消。?

    数个呼吸间,人已死,而且,其有一个金丹修士,虽然他的金丹是下品金丹,金丹修士就是金丹修士,在外面也算是高手,如论攻击力量,也能击毁小山的人物,就这样死在阵。

    十二人剩下九人,一时间,他们大气如不敢出。

    莫闲也不问他们,要按水月仙姑的话,他们一个也活不了,不过莫闲向来人不犯他,他不犯人。

    莫闲将地上剑匣取起,冰魄元磁剑放入其,将剑匣背在背后,又拾起玉盒,也不看,直接收起。

    走到孟寅的跟前,随将离合圭和他身上的乾坤袋还有铁伞收起,双将那两个修士的乾坤袋拿下,他轻轻的走在阵,阵势没有一丝变化。

    “你们还有谁想上来争东西?”莫闲冷眼看了一下剩下的九人,这九人之,周准和禇淮安是金丹修士,其他的人都是筑基修士,而莫闲看起来是筑基修士,但又有点不像,毕竟他并没有走金丹之路。

    剩下的人唯唯诺诺,就是周准和禇淮安也不敢触怒莫闲,他们也吃不准莫闲究竟处于什么层次,一个人战斗力并不一定能与境界挂勾,他们不是瞎子,看得出莫闲战斗力不是他们任何一人所能匹敌,在之前二十人左右他都无所畏惧,现在只有九人,他们更没有把握。

    莫闲望着他们,见他们一个个被自己镇住,开口道:“我要出去了,你们是不是跟我一起出去?”

    周准和禇淮安松了一口气,他们就怕莫闲不管他们。自己一个人走,他们就被困死在里面,见莫闲没有放下他们,心倒是松了下来。

    “正要倚仗道友。”周准说。其他人也附和,莫闲倒没有放松警惕,他自己从前就是杀手,杀手不一定比别人强,但可以杀死强过自己的人。许多正面极为强大的人,都死在暗算。

    莫闲步出阵法范围,眼光在这些人脸上一转,这几个人顿时觉得自己的小心思被他看穿,莫闲冷冷一笑,见有几个人低下头,看来,他们还没有死心。

    莫闲没有听众水月仙姑的话,他有自己的想法,水月仙姑是强大。但他不会对他言听计从,他是遇仙宗的弟子,答应了事,肯定做到,他做过杀手,但现在不是了,他不想无缘无故的杀人。

    莫闲走在前面,经过那间法宝室时,墙上的图画已经没有了,倒是地上有几具尸。死不瞑目,莫闲好像没有看见,而其他人也看没有看见。

    到了门口,外面依然笼罩着一层冰魄神光。但莫闲看得出,冰魄神光在不停的变弱,即使没有莫闲,估计个月到半年,冰宫外的冰魄神光就会消散。

    莫闲没有用太阳真火,手飞快打出一组印诀。这是水月仙姑传到他的脑海控制印诀,印诀一出,灵光顿现,和冰魄神光融在一起,生了奇特的变化,一座门出现在冰魄神光之上,莫闲也不迟疑,一步跨了出去。

    其他人跟在他后面而出,周准眼光一闪,莫闲这一手,明显是知道冰魄神光的破解,是他在冰宫所得,还是他本来就会?

    不仅周准这么想,九人之,倒有四五个人这么想,周准抬头,和禇淮安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交换眼神,倒有四五个人看见,他们心起了歹心,反正自己已出了冰宫,何不放手一搏,不行的话,自己也可以逃走,要是成功的话,莫闲身上宝物,就是法宝,在冰宫之内就有几件,他们可看见,孟寅和另外两个修士得到了法宝,但落在莫闲手,还有莫闲在大厅之,众人可亲眼看见他得到一把宝剑和一个玉盒,他身上冰宫内法宝就有四五件,加上他自身可能有法宝或者法器。

    财物动人心,对修士来说,也是一样,修士可能不注重世间的金银珠宝,但对能增强自身实力的法宝之类,都是趋之若鹜。

    莫闲出来,还没有回头,几个人已抢着出来,一言不,不约而同的出手,其他人不觉啊的一声,的确出乎他们的意料,却没有出莫闲的意料。

    莫闲的身体刹那间变得不可捉摸,众人出手,法宝与法器乱飞,但出乎他们意料之的是,都落了一个空,他们一打空,知道不妙,但仗着人多,心还存在着一丝侥幸,莫闲已经回出拳,离莫闲最近的一个修士,身上刚亮起护体灵光,莫闲的拳头已到,嘭的一身,拳头穿过灵光,重重击在他身上,他感到一股巨力涌入身体,眼前一切都陷入黑暗。

    “快走!”就是一下,让筑基修士一下子慌了,而周准也在其,他喊道:“不要慌,我们人多,他只一个人!”

    话还没有说完,如针一样的一线奇亮出现在眼前,他身上泛起灵光,飞剑在空一转,向着莫闲背后插去,飞剑还没有到莫闲的后心,感觉胸前一热,低头一看,当时魂吓飞了。

    从胸前到背后,开了一个碗大的洞,他到死都没有弄清楚,自己是死在什么手,莫闲见太阳神针见攻,另一根太阳神针也脱手而出,一名筑基修士又死在太阳神针下,还有一位修士,他已御起遁光。

    禇淮安脸上露出了冷笑,刚才周准和他互换眼神,他知道周准准备下手,他虽和周准使了眼色,却没有动,他要看一下形势,如果莫闲措手不及,他不介意落井下石,如果周准等人形势不对,他就袖手旁观。

    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他没有料到眨眼间,莫闲就杀了人,其还有一个与他差不多的金丹修士,如果说在冰宫之,孟寅的死是由于陷入阵,莫闲没有动手,莫闲在此之前,只杀了两个筑基修士,虽然很迅,但禇淮安估计莫闲实力再高,也就是比他高一些,现在,禇淮安再也不敢有异心。

    “想走!”莫闲冷笑道,口一张,一道冷凛凛的剑光喷出,迅捷无比,那名筑基修士才御起遁光,阴符剑已到,霍然有声,直接穿透遁光,那名修士没有想到,眼睛睁得大大的,遁光消散,栽了下来。

    从他们出手,到莫闲全部结束他们,只是几息之间,剩下的五人脸色煞白,看向莫闲,目光已带有企求。

    莫闲冷冷看了他们一眼,不再理睬他们,几个御器飞起,飞一般四散而去,禇淮安出去了二十里,才大出了一口气,莫闲给他的压力太大,今生再也不要看到那个男人。

    莫闲等他们走远,收拾了一下战场,又看了一眼冰宫,手印诀一起,起了一天大雾,大雾散尽,眼前已空荡荡的。

    他缩地法出,转眼之间,便剩下了冰峰。

    莫闲在冰宫之,得到了雪魂珠,还有先天冰魄,还有其他宝物,莫闲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收获这么大,先天冰魄虽然很强大,但凭莫闲目前的实力,根本动不了它,虽然想把它炼化,甚至炼成身外化身,但他做不到。

    倒是雪魂珠正适合他用,他在一处无人之所,放出白玉京,一座玉做的宫殿出现在眼前,他迈入其,一阵烟雾后,宫殿消失。

    二十一日后,宫殿又一次出现,莫闲从而出,收起了白玉京,这二十一日,他将雪魂珠初步化入肾神玄冥,他身体内肺神合上剑丸,心神合上离珠,肾神合上雪魂珠,还有肝神没有宝物,莫闲心已有东西,青龙岭的降龙木或者度树山的桃木,还有迪崖岭的青桑木,这样得到一样,就足以和肝神相合。

    青龙岭上有青龙寺,青龙寺是唯识宗的祖庭,他不知道,他与青龙寺还有一桩因果,当日青龙寺慈思和尚死在纯阳剑丸下,而御使剑丸的却是绿如,事后也未详说,莫闲虽知道,但也差不多忘记了。

    青龙寺有一株降龙木,成为青龙寺的镇寺之宝,这是第一处,也是目前最近的一处。

    度树山的挑木,传说是仙人所栽,留下一个传说,说在天外有一个世界,远古时期,曾有巨人夸父,追逐太阳,最后渴死,临死前,将手桃木杖扔出,落地生根,化为邓林,仙人将其一株移入这个世界,而此处桃木甚多,却是一个险地,此处桃木却是不好取,桃林外部,有瘴气十里,各种毒虫丛生,进入桃林,要找到最初一根,甚是困难,更重要的是,桃木林,据说有妖,真正的化开妖物,而不是那些妖兽。

    至于迪崖岭,那更是一个传说,莫闲都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世间只有一个传说,有缘人才能见到迪崖岭,对这个地方,莫闲是不指望,只剩下两处。(。)

    ps:  感谢白羽争锋、与天大人、浮云无、玄衣宝树打赏588起点币、秋之神光、黎氏王朝、胡建明打赏1oo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黎家大少爷打赏,我要穿越混沌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