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向青龙寺而去,降龙木是佛寺的镇寺之宝,恐怕不易到手,不管怎么说,莫闲都要争取。?

    大路上,辆马车破碎,一群人正在劫杀马车的人,破碎的马车,传来女子呼救声,以及男子的淫笑声,莫闲正好经过这里,一见之下,手出现了冰魄元磁剑,身影幻化成十几道幻影,如风一样刮过,所有的喊声戛然而止。

    莫闲做过杀手,但他只是杀人,一击不,便远遁千里,不像这般人,不仅杀人,还奸淫,莫闲根本没有容情,一剑杀之。

    莫闲听到了哭声,叹了一口气,自己是来迟了,安慰了几句在,问明情况,原来是诸侯国燕国的大夫左商关,因政见不同而被罢官,返回家乡,却没想到遇到一伙人,左商关被杀,强盗本来想全部杀死,却因为有女眷,起了色心,想先快活一下,才没有杀死所有人,女眷之,大多被污,现在一个个哭得伤心。

    莫闲也没有什么办法,一个小丫头,刚才躲在破碎的马车下,现在钻了出来,往下一跪:“多谢义士相救!”

    莫闲对她刮目相看,见她年纪虽小,脸上也沾满了灰尘,她也很镇定,将来是个人物。

    “不必谢我,我也是碰巧,你们怎么会遇上这些强盗?”莫闲问。

    “他们是阎罗殿的人!”小丫头说。

    莫闲摇摇头:“他们不是阎罗殿的,阎罗殿的人一般只杀人,事了之后,迅离开,这不是阎罗殿的风格。”

    莫闲虽痛恨阎罗殿,但也不会睁眼说瞎话。

    “不,我躲在车子下面,听到他们说的。”小丫头说道。

    莫闲有些后悔,刚才下手太快,早知道留下一个活口。现在却不好说了有一种可能,阎罗殿的人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随便派了一伙强盗,阎罗殿居于幕后。至于强盗,收服他们方法很多。

    众多女眷整理身体,一个年贵妇打扮的人,哭着将丫头搂到怀:“铃儿!该杀的强盗,没有把你怎么样?”

    “娘亲。我滚下车,浑身是泥,躲在车底,没人把我怎么样,哥哥和爸爸死了,我们该怎么办?”左铃现在流下了眼泪。

    莫闲叹了一口气,她们身遭不幸,自己见到,还是护送她们一段,刚要开口。听到前面有数匹马向这边奔来,不仅抬头,见远方烟尘大起。

    十几个骑士到了近前,原来是左商关的大哥左商开赶来,一见现场情况,知道坏了,跳脚说他来迟了。

    莫闲松了一口气,既然来的是亲戚,自己就不关心了,举手向众人告别。左商开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急忙说:“义士,要是没有什么时候事,就请到寒舍一晤。”

    左铃也眼巴巴的看着他。莫闲看到左铃,一个主意露上心头,当即点点头:“长老请,不敢推辞!”

    “大伯,我父亲和哥哥死得很惨,我要习武。像这位叔叔一样,杀尽坏人。”左铃说。

    “你一个女孩子,习武是很苦的,二弟的事,我一定要为他报仇,就不知是什么人下手的,难道是他的政敌申公?”左商开说。

    “是阎罗殿下的手,我在车底听强盗们说的。”左铃说。

    左商开脸色大变:“你确定?”

    左商开知道阎罗殿,只不过他所知的阎罗殿是世俗杀手这一部分,阎罗殿,高手如云,让左商开去对付阎罗殿,那简直是找死。

    “我确定!”左铃口气不容置疑。

    “也许是政敌申公出钱买通了阎罗殿,阎罗殿是个杀手组织。”左商开说。

    莫闲知道他心生惧意,他见阎罗殿势力庞大,左商开以杀手组织开托,因为杀手组织认钱,没有什么针对性。

    “我要杀了他们!”左铃说,“我一定要习武!”

    “好了,有大伯做主,会为你们报仇的。”左商开说,几个人收拾了一会,出信号,一帮人在左商开的护卫下,辆车修好了一辆,将遇难者遗体抬上车,开始出。

    左商开见莫闲一个人,也没有马,叫手下让出一匹,莫闲也不客气,翻身上马。

    走了有四五个时辰,天已黑下来,远远看见一座庄园,说是庄园,不如说是堡垒更适合,有城墙护着,大概有二里大,看来左家势力不小。

    到了庄前,墙上有人问谁,骑士有人应答,确认了他们身份,大门缓缓打开,一行人进入庄内,庄内开始忙碍,左商关家只剩下孤女寡母,还有一帮小妾丫环,只好寄人篱下。

    左商开场面上事做的很好,庄内搭起灵堂,全村人带孝,安排莫闲下去休息,略带歉意的说:“家弟遭此不幸,今天已晚,先用些便饭,明日当好好谢谢义士。”

    莫闲说:“你忙,我没有事,好人遭此劫难,真是天道不公。”

    饭后,莫闲被一个仆人引到一间屋内,仆人说:“义士,你今晚就在此暂住一宿,不到这处,请原谅。”

    “你下去吧。”莫闲说,打量这间屋子,以屏风隔开,形成内外有别,内有床有被子,在外间桌子上点着灯,靠墙边有几张小案,上面放着花瓶一类。

    莫闲坐了下来,对窗外说:“你进来吧!”

    门开了,一个小丫头闯了进来,全身带着孝,一进门,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正是左铃:“义士收我为徒,我要习武为父兄报仇!”

    莫闲叹了一口气:“你要想好,你随你的伯父习武,也能替你父兄报仇。”

    “我看伯父的反应,听说阎罗殿后,他迟疑了。”左铃迟疑了一下说道。

    “好个聪慧的女子,你怎么想起我?”莫闲对此很感兴趣,他已有意指点她,甚至想为水月仙姑留下道脉,当然,考验是有的,他甚至有私心,准备指点一大批人,前提就是要有对阎罗殿的恨意,这两者并不矛盾,水月仙姑的道统和对阎罗殿有仇,以阎罗殿的所作所为,肯定会找到一大批对它有仇的人,在其筛选出适合的人选,以便重建冰魄宗。

    几十年后,就会形成气势,时间对莫闲来说,并不着急,他可以一天天的等下去,以前他的寿命有限,但现在他的寿命虽没有得到长生,只要途不出现意外,活个一二百岁,根本不成问题。

    左铃说:“你的身手非常好,就在那一瞬间,就解决那些歹徒,远比我见过的大伯强,再加上你已经杀了人,并且是阎罗殿的人,对你来说,阎罗殿就已经是你的仇人,不像我大伯他们,甚至害怕阎罗殿。”

    “哈哈,你说得有理!不过,你说算一点,这些人不会是阎罗殿的人,最多是阎罗殿收买的强盗而已,阎罗殿比你想象强得多,遍布大安天下,你还要不要报仇?”莫闲哈哈大笑,到底太年轻,他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孩,但能这样,已经出乎莫闲的意料。

    “还请师傅收下我,什么事情我都答应。”左铃斩钉截铁地说。

    “你现在还不足成为我的弟子,不到一定的层次,根本不配为我的弟子,我可以指点你,甚至乎你的想象,你先起来吧!明天早晨到后院找我,你自去!”莫闲语气一转,淡淡的说。

    “多谢师傅!”左铃说。

    “不要喊我师傅,就喊我先生吧,你还没有通过我的考验!”莫闲挥挥手。

    第二天,天还没有放亮,莫闲来到后花园,左铃已在那里,看她的样子,估计一宿没睡,见到莫闲,立刻要跪下,莫闲随手一拂,她便拜不下去:“不要多礼!”

    她惊讶道:“难道先生所使用的是内功?”

    “不是,这实际是一种御物之力,算是一种法力。”莫闲道。

    “法力?先生是仙人?”

    “不是,我只不过是一个修行者,我跟你说,阎罗殿不是一个世间组织,而是横贯世俗和世外,其高人无数,你还想报仇么?如果不想,我会让你把一切都忘记,包括今天的事。”莫闲淡淡地说。

    “不,就算它再庞大,杀了我父兄,辱我母及我父的妾室及丫环,此仇不报,誓不共天!”左铃断然说。

    “你既然这样想,我传你冰魄宗入门的功法!”莫闲说着,便伸出了一个手指,点在她的印堂上。

    左铃只觉大脑轰的一声,无数信息洪流将她淹没,又开始封印起来,形成一个个光团,半晌之后,她才清醒过来,细细一想,脑多了许多信息,她明白了,这是飞升的水月仙姑所留,其大部分会随着她实力的上升而解开。

    “多谢先生赐法!”这一回,她诚心诚意地拜了下去。

    “起来吧!”莫闲这回任她拜了下去,虽说代人传法,这个头还是受得起。

    莫闲拿出一颗丹药,这是精元丹,莫闲身边最多的丹药,让她服下,不然,她要费大功夫入门。

    莫闲看着她依功法运行,炼化精元丹,随手布下一个幻阵,让这一切都消失在世人的眼。(。)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秋之神光的打赏!阿木土火和iap1y1f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