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望着青龙岭,他在左家半个月,成功地将左铃的根基扎下,这一切,别人都不知道,他也关照左铃,一切不得为人所知,他知道如果风声传出去,让阎罗殿知道,左铃还很弱小,来不及成长。+,

    他在临走之前,将离合圭赐于左铃,便离开了左家庄,他自己有许多事要做,给阎罗殿培养仇敌,只是他长远计划一环,他并不着急。

    虽然左商开挽留,他很想拉拢莫闲,但他并不知道,莫闲不是他所拉拢的,莫闲走时,他也赠送了许多金银,莫闲没有推辞。

    金银对于莫闲,没有什么用途,他拿金银,只不过让左商开觉得他是一个江湖人而已,只有一个人知道,她就是左铃,别人只以江湖人的身份看待他,莫闲不想留下明显的痕迹,这也是他做杀手时习惯之一。

    他现在来到了青龙岭,望见青龙寺,莫闲知道,青龙寺有二座,明面上一座,在暗影还有一座,那才是真正的青龙寺。

    他缓步上山,山门之前,居然跪着一个人,面容憔悴,嘴唇发白,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青人,莫闲听到旁边的敬香的人说:“可怜,一家子全完了,只是与一个头陀争执,头陀便杀了他全家,官府根本不敢管,听说青龙寺有武僧,便跪在这里求,已经跪了一天一夜,那些和尚也是。”

    敬香的人摇摇头,看着依然跪在那里的年青人,莫闲看了一眼。天下不平事多了。轮不到他来管。

    年青人跪在那里。神志已模糊,嘴喃喃地说:“爸妈,你们死得好惨,为什么阎罗殿这么霸道,你说青龙寺有高僧,我看没有!”

    莫闲刚从他身边经过,陡然听到阎罗殿几个字,眼精光一闪。回过头,对他微微一笑,手指轻点。

    他陡然感到一股活力透入身体,精神为之一震,紧接着耳边传来声音:“你要报仇,今晚在青龙寺后的树林见!”

    莫闲又开始布子,传声之后,他便不理睬这位青年,而是迈步进入寺,在功德箱。投入几两银子,冲着佛像合什。微微一躬,他修的是道,但对佛教的圣人还是保持礼敬,虽然只是泥塑。

    “阿弥陀佛,施主一来,篷壁生辉,老僧慈恩见过施主。”一个老和尚走了出来,双手合什,莫闲看见灵光点点,知道他是一个真正的修行人,估计他也看出自己是一个修行人,才出来见自己,自己一路走来,见到的都是俗人,就是和尚,也是俗人一个。

    莫闲也双手合什:“大师,晚辈莫闲见过前辈大德。”

    “我见你传声给跪着那个年青人,年青人已经走了,不知施主说了些什么?”

    “大师,佛门广大,难道容不下一个失去亲人的年青人?”

    “佛门广大,不度无缘人,他满心仇恨,与我佛相背,老僧功行不足,是以不敢收他,他怎么听施主劝?”

    “无它,顺其意而已。”莫闲道。

    “施主难道不知他一心想报复么,还要顺从他,不怕培养出一个魔星?”

    “魔星也好,善人也罢,你不收他,他就不会寻求新路,何况,他只是对阎罗殿罢了。”莫闲微笑说。

    “天意如此,莫施主,你不怕因果连累你飞升吗?”

    莫闲微微一笑:“我做事只求心安,阎罗殿不仅是佛门大敌,也是我道门大敌,怎么贵宗这么快就忘记了数年前合作伐郑的事?”

    “也罢,此事你既然管了,因果由你承担,莫施主,你来此不光为了此事吧?”

    “的确不是为了此事,这不过是见到不平事而已,我来此,是想求一枝降龙木。”莫闲直说来意。

    “降龙木?恐怕不行!”慈恩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甚至脸上带着怀疑。

    “有什么时候情况,我以法宝换,不过是一枝降龙木!”莫闲见对方迟疑,立刻说到。

    “这~即使你用法宝换,恐怕也不行,因为降龙木失踪了。”慈恩说。

    “什么,降龙木我听说是一棵树,怎么失踪了?”

    “这是秘密,本想不透露出去,但不知怎么的,在修行界传开,你没有听到?”

    “我真的不知道,我自离开师门,一个人在外,间也未遇到修行人,我因为炼制五行法宝,缺木一行,故此来此求取一枝降龙木,降龙木难道长腿了?”莫闲问道。

    “青龙寺本来明暗两座,那暗的青龙寺,就依仗降龙木的阴影,纵使修行人,也看不见,是当年降龙罗汉所留,有大威能,树高千丈,隐成一界,现在却失踪了,什么原因,我们真的不知道,现在暗寺被阵法所掩。”慈恩说。

    莫闲想要一枝降龙木,万万没有想到,降龙木失踪了,连青龙寺的人都不知道究竟怎么失踪,他带着歉意地说:“我事先不知情况,还望大师见谅。”

    “施主,不知者不怪。”慈恩合什道。

    莫闲叹了一口气,走出了青龙寺,既然此处没有降龙木,只得去度树山寻桃木,不过,这里还有一个人,晚间就来一趟。

    夜幕下,树林黑黝黝的,像藏着什么怪兽,莫闲步入林,周围有着各种虫鸣声,偶尔响起二声不知是鸟还是兽发出的奇怪声音,正因为有了虫鸣的声音,林子反而更加令人恐怖。

    莫闲看到一个人在那里站着,他机警地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声响,说实话,他心害怕,但他不会放弃这次机会,报仇的机会。

    “你来了!”莫闲的声音陡然响起。

    他的身子一抖,显然哧了一跳,他猛的回头,夜晚没有月光,又在树下,虽然他适应了环境,但还是只能朦胧的看出一个轮廓。

    “你是白天叫我来的人?”他问道。

    “不错!是我叫你来此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小生叫阚英,你能教我武功,为家人报仇?”

    “我能教你,甚至比你想像得高明,但你先说说你家的事?”

    “我父阚东阁是山下一个书香世家……”阚英一五一十讲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事情很小,阚东阁不成武不就,但为人比较仗义,数日前收留一个人,谁知此人是阎罗殿的一个杀手,叛离了阎罗殿,阚东阁因为收留此人,被阎罗殿知道,阎罗殿杀手出动,为首的是一个头陀,不仅那个人死了,连同阚家受到牵连,阚英是因为正好不在家,所以躲过一劫,他回去时,所有人都死了,不,并不是所有人,阚东阁还活着,他能活下来,完全是例外,他的心脏长在右胸腔,而死的人全部是一剑穿胸。

    虽然是暂时活了下来,但肺已洞穿,加上他又一掌,所以没有支撑多久,他告诉阚英,他救了一个杀手,杀手告诉他是阎罗殿的人,但已身负重伤,阎罗殿肯定来找他,他到这里,是因为阎罗殿有个敌手,就是青龙寺的高僧,结果杀手也死了,连累到阚家。

    他埋葬的家人,便来到青龙寺,才有莫闲看到的一幕。

    莫闲微微一想,一剑穿心,那是穿心鬼的拿手好戏,听说燕国的阎罗殿,有一个穿心鬼,平时作头陀打扮,看来就是他了。

    莫闲不想查下去,只要指向阎罗殿就行,他淡淡地说:“你知道阎罗殿吗?”

    阚英摇摇头,对普通人来说,也许在黑暗看不清他的动作,但对莫闲来说,却清清楚楚,黑暗对他来说,已阻挡不了他的视线。

    莫闲看见他摇头,说:“阎罗殿,遍布天下,不仅如此,还横穿世俗与世外,这么大一个组织,你与它作对,不是找死么?”

    “世外是什么意思,难道阎罗殿真是阎罗殿,其有仙人?”

    “差不多,阎罗殿自称是佛教门派,其高手,飞天遁地,不亚于真正的阎罗,现在你还想报仇吗?”莫闲毫不客气,他要看他是否被吓倒,如何被吓住,莫闲不会帮他,阎罗殿每年刺杀的人不少是高官富豪,但其大多数忍气吞声。

    “我不管阎罗殿如何势大,但我的父亲,我的家人枉死在阎罗殿手,我一定要为他们报仇,请你收下我。”阚英说。

    莫闲脸上露出微笑,点点头,说:“既然如此,倒是一个可教之才,你现在还不配我费多大心思,也罢,你过来!”

    阚英走了过来,跪在地上,莫闲没有制止他,伸出一只手指,点在他的印堂上,他顿觉脸多了许多东西。

    “我传你冰魄宗的功夫,你如果用心,二年内,你可以御器飞行,到时候,我再来看你是否可教,这颗丹药和这件法器你先用着。”莫闲将一颗精元丹和一把法器飞剑传给了他。

    法器飞剑是他从冰宫死去的人身上所得,莫闲身边还有几把,他不准备把更好的给他,莫闲想趁此重建冰魄宗,他还准备找更多的人,只有一个条件,就是对阎罗殿怀着深仇大恨。(。)

    ps:  感谢叶颂叶真名0828和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常兆、宅石一枚打赏!特此感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