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好了阚英,莫闲又上路了,他向楚国的度树山而去,现在只有寄希望与度树山,但度树山不仅毒物众多,瘴气拦路,而且,据传桃林之,有大妖存在,整个地方神秘莫测,从来没有修士去度树山。

    燕国到楚国路途很远,间以过多个诸侯国,莫闲一路上又指点了数人,资质不够者,就传他技击武功,资质足够,就传他冰魄宗的修炼法门,当然,传给他们都是其的一部分,这些人与阎罗殿都有血海深仇。

    莫闲不知道的是,他在挖空心思编织大网对付阎罗殿,而在阎罗殿的总部,一处不在正常的时空内,延绵的宫殿群,最高的一座宫殿,金壁辉煌,幽冥教主正在沉入湛深定,在他的身边,一切都如梦幻泡影。

    陡然间,他睁开了眼睛,眼睛之的现出国土,全都震动起来,似乎影响到现实,周围的一切都震动起来。

    但震动一发就收,而此时,门口进来一个人,浑身上下一身黑。

    “你回来了。”幽冥教主说,“事情办得怎么样?”

    “教主,幸不辱使命,教主的符诏果然厉害,那帮和尚根本没有察觉,降龙木已经取到,教主请看。”来人跪下,手举过头,一棵小树在他的掌心。

    幽冥教主手一动,降龙木飞入他的手,千丈高的降龙木被一道符箓压着,只有数尺高:“果然是好宝贝,当年降龙罗汉留下这棵降龙木,青龙寺的那帮自认为是佛主的弟子,不知他们是穿着袈裟的魔子魔民,降龙木怎么会留在他们手。”

    “教主说的不错。唯有教主才有资格享有此宝。”黑衣人拍着马屁说。

    “你这次做得很好,我赐予你龙象大力。”幽冥教主显然深得御下心得,手一抬,一道佛光闪过。间有龙象在长吼,落在他的身上,他身体一动,觉得自己真的增加了龙象大力,拜谢道:“多谢教主赐予!”

    “还有其他事了吗?”幽冥教主问道。

    “我得到一个秘密的消息。说是青龙寺的慈思死在一柄剑下。”

    “什么剑?”

    “据窥基猜测,不是纯阳阁的纯阳剑丸,就是宣明宗的天一剑,但具体是什么时候,窥基也不知道,现在由慈恩主持青龙寺的明寺,窝藏主持暗寺。”黑衣人说道。

    幽冥教主微微一笑,自言自语地说:“这倒是一个意外的好消息,他们不知道是纯阳剑丸还是天一剑,这两种剑可以斩断因果。加上华严王剑,就连我都不能窥探到因果,要不是这个世界的限制,我应该能看到是谁斩杀了慈思,也好,正是一个机会。”

    他自言自语了一阵子,才注意到下面还跪着一个人,他说到:“你听见了没有?”

    “属下没有听见任何东西。”

    “你下去吧!”

    黑衣人磕了一个人,退了出去,幽冥教主身上走出一个一般无二的人。往降龙木上一合,降龙木陡然暴长,接着又缩了下来,和幽冥教主的分身合在一起。

    “见过道友!”分身对幽冥教主一拱手。

    “麻烦你的。”幽冥教主说完。径自闭目沉入湛深定,而分身一笑,坐了下来,手在虚空一点,轰的一声,虚空开了一个窗口。一柄利剑周围燃烧着熊熊烈焰,剑上有几字铭:阎罗天子剑。

    这口剑被红莲业火锻烧,剑上一道道光华随时在变化,他一伸手,将剑握在手,稍稍一动,剑气出,令人惊异的是,剑气居然与纯阳剑丸一样,斩一切相。

    诸相破灭,剑气又发生变化,好像一剑直断一切生命的根基,要是宣明宗的人在此,恐怕要叫道:“天一剑!”不错,这一剑的效果却是天一剑。

    剑又发出一道剑气,一股大慈在悲的剑意出,却又高高在上,正是华严宗的华严王剑,一剑在几剑之间,居然分别发出纯阳剑丸、天一剑和华严王剑的剑气,说出来,恐怕没人相信,但却是事实。

    要知道不论纯阳阁的纯阳剑丸,宣明宗天一剑,还有佛门华严宗的华严王剑,都是此界大派的镇派之宝,威力无穷,却让一把阎罗天子剑剑气一一展现出来。

    就是这样,幽冥教主还是摇摇头,手一丢,依然将此剑丢入火海,要是炼器高手在此,定会惊讶发现,炼制这一柄剑,居然是在另外小空间之,而不是在炉,而是经空间为炉,借魔念起火,有点接近造化为工。

    此剑还虽一阶段温养,才能大成,幽冥教主的分身见此,也不着急,盘坐着用心温养关注这支阎罗天子剑。

    当然,这一切,不要说莫闲,就是大派的其他人,都一无所知。

    莫闲望着度树山,度树山,并不在楚国的腹地,而在楚国的西南,已深入蛮荒之,人迹罕至,此处毒虫众多,但就是以蛊虫闻名的南疆炼蛊派,也很少有人深入度树山。

    在度树山周围,是十里瘴气,就算修行人,一不小心,就会吸入瘴气,或者被瘴气所污,因此,如果没有什么事,修行人也不会来到这里。

    莫闲来到这里,他并未踏入其,而是认真的看着,这一看,就是天夜,他比较谨慎,再确认,朝霞初升,地面的一层薄薄的雾气,不要小看这层雾气,这是一种似雾瘴,发生于下半夜到天明,看似如薄纱,好似一层白雾,但修行人如不知情,吸入此瘴,不知不觉,周身脉络之,瘴气入侵,法力便不能如意调动,而且,此瘴气极难清除,曾有修士此瘴,花了十年时间,才清除了身体瘴气。

    太阳出来后,雾气蒸腾,幻成彩,是为彩虹瘴,这种瘴气看顾似美丽,却更加致命,随便吸入一口,一个时辰后,身化血水。

    随着太阳升高,彩虹瘴慢慢消散,一种粉红的桃花瘴出现,催人情欲,坏人修行,如果吸入,人往往在极乐死去。

    到年时分,桃花瘴气达到顶峰,便发生变化,转化为鲜红的血煞瘴,身血煞瘴,血液沸腾,死的极为痛苦。

    然后,血煞瘴转为紫色的紫霞瘴,毒性烈度减弱,但更加顽固,一旦瘴,根本解除不了,此瘴又渐渐变化,成为冷焰瘴,此瘴,如冷焰搜身,此时已到半夜,渐渐又化为似雾瘴。

    莫闲站在这里天,见过个轮回,其毒虫也不同,时而飞虫满天,时而爬虫满地,时而种种毒虫相互厮杀,莫闲见到种种毒虫,相互吞噬,甚至就连植物,也吞噬着小虫。

    莫闲顶上现出玄阴聚兽幡,黑气如瀑布一样四面垂下,裹定自身,他迈步进入十里瘴气之,他一进入瘴气之,传来嗡嗡的声音,大批毒虫从四面围了过来,此时似雾瘴已弱,彩瘴初露,两种瘴气混在一起,但并不能近莫闲的身边,要是莫闲使用正常法宝防,法宝都要受到瘴气污染,但莫闲却使用了玄阴聚兽幡,它本是魔道法宝,最不怕污染。

    瘴气不能近身,而毒虫一近黑气,便被黑气所吞噬,迅速坠落下去,地上一层干瘪的虫尸,而聚兽幡多了许多虫影,已为玄阴聚兽幡所用,随着毒虫越来越多,地上虫尸积了一层,莫闲脚不沾地,向前飘行。

    而玄阴聚兽幡的虫影却越来越多,终于到了一个极限,嗡的一声,黑气陡然向外扩散,大量黑烟聚成毒虫如波浪一般,虫影过处,无论是什么毒虫,都职沙尘一样,纷纷坠地。

    这正是聚兽幡的强悍之处,凡生灵都能吞噬,形成自己的兽群。聚兽幡虫影越来越多,在心发生了变化,心的虫影互相吞噬,渐渐一头特大号的毒虫产生,头如天牛,背生六翼,浑身幽暗,望它一眼,都觉得有一种毒素顺着目光而上。

    它一出现,外围的毒虫轰的一声,四散逃去,甚至连地上的植物,那些吞噬毒虫的奇形怪状的植物,都垂下头。

    十里瘴气,莫闲如同进入无人之地,各种毒虫都望风而逃,在地下,一头硕大的双头蜈蚣望着莫闲的玄阴聚兽幡,盘在一旁,好像死的一样,莫闲似有感应,同四周看了一下,见没有什么东西,他摇摇头,不再过问。

    过了十里瘴气,眼前一片桃林,奇怪的是,现在不是桃花开放的季节,但一树树桃花怒放,如云似锦,满山粉红,莫闲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提高了警惕。

    “你是何人,怎么通过瘴气?”一个轻柔的女声在背后响起。

    莫闲回过头,见身后站着一个女子,手持花篮和花锄,身着粉红色襦裙,人比桃花俏,一双大眼睛,好像会说话,未语先笑,好像对莫闲很感兴趣。(。)

    PS:  感谢八景宫_太清和秋之神光打赏,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