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问你,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女子见莫闲一脸戒备,又问了一句。

    “我叫莫闲,仙子叫什么?”莫闲问道。

    “奴家叫桃夭,自小生活在这里,你怎么通过外面的瘴气?”桃夭一笑,周围的桃花尽皆失色。

    “桃夭,你在跟谁说话?姥姥正在找你!”另一个青衣女子出现,纤浓合度,眉黛含情,好一个佳人,看到了莫闲,不觉一愣。

    莫闲这次看清楚了,这个女子出现在一颗桃树下,好像本来就在那里,挑花瓣纷纷落下,好像下雨一般。

    还是没有感觉到应有的波动,好像事先被什么东西掩盖了。

    “我就来,碧依,这个人通过了瘴气,我先去了。”桃夭冲莫闲一笑,长裙飘飘,走入林,莫闲看着他的背影,不觉陷入思考。

    “你是人?”碧依说道,眼睛看着莫闲,莫闲从她的目光之,感到一股冰冷的感觉,好像自己是猎物。

    “我是人,碧依仙子,我来到此间,是想取一枝桃木!”莫闲道。

    “满山都是桃木,你想取多少都可以。”

    “满山的桃木,并不符合我的要求,我取的一枝是传说夸父手杖所化的那一株。”

    “那一棵树,在林正,你去取,一直往前走就到了。”碧依说道。

    “多谢仙子!”莫闲向前走,背对着碧依,好像一点没有防范她。

    碧依眼睛冷漠无比,一阵雾,化作一条青色巨蟒。张大了嘴巴,闪电般向莫闲背后吞去,莫闲陡然回头,一张口。一道白光从他的口喷出,正是他在胸口温养的一口剑气,已与阴符剑相合,白光正好穿入蟒口,血花飞溅。从蛇的后颈处穿出。

    蛇头一缩,但已是垂死抽蓄,莫闲自她问自己是不是人开始,心已明白,她决不会是人,桃夭也不是人,那么她们就是妖,碧依眼睛冷冷的似看食物的眼光,使莫闲已经明白,要是桃夭在他感觉到桃夭之前偷袭他。也许能得手,但碧依已经出现,还想从背后偷袭,那结果就是找死。

    碧依是条蛇精,那么桃夭呢?两个人身上气息并不相同,就明她们是两个种族的,桃夭究竟是什么?莫闲没有兴趣知道,她如果刚才在他现身时从背后偷袭,倒有可能成功,但莫闲由于炼体术。一般情况下,就是法器也不能伤莫闲分毫。

    但桃夭没有流露出敌意,所以莫闲也没有动手,他一剑将碧依杀死。碧依说的姥姥,不用说,是一个实力高强的大妖。

    莫闲杀了解碧依,刚要起步,就听到远远的传来哼的一声,接着桃花纷纷飞起。向莫闲卷来,林好似起了大风,一股黑气弥漫,腥风扑面而来。

    莫闲手抬处,在空画了一个定风符,符一出,风立刻停了,莫闲手出现了一把剑,是冰魄元磁剑,他知道自己这次来,并不容易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要是容易,早就有人来取桃木,大家都知道,此处有一株桃木,不知活了多少年,传说是由仙人自天外带来。

    黑气收敛,化为数个鬼物,桃木辟邪,但在桃林生存,这些鬼物不简单。

    “小子,杀害姥姥的贴身侍女,你想死都难,把你抽筋拆骨,你就好好品尝!”一个鬼物叫嚣道。

    莫闲更不答谢,现在已经月缺难圆,手一放,一个霹雳,五雷轰响,直劈几个鬼物,几个鬼物虽然凶悍,也禁不住五雷,几声鬼叫之后,化为黑烟散去。

    莫闲仗剑直闯桃林,里面的大妖怒了,无数的树枝像章鱼的触角一样,狂涌而来,空气隐隐的一种醉人的香味。

    莫闲封闭全身的毛孔,转入内呼吸,不仅没有退,反而大步向前,手剑放出丈许剑气,一剑劈出,剑光过处,眼前为之一清。

    冰魄元磁剑,莫闲没有炼化,这柄剑是为水月仙姑的传人而准备,莫闲只是借用,他的剑法本就极高,虽然是简单的一剑,却在触角劈出了一条路,树枝还没有落地,便在空气粉碎,化为乌有。

    “咄!”莫闲一声清喝,一道声音波纹荡起,沿着通道向前,所有阻在面前的,不论是石头,还是树木,在这一声,如像灰尘一样,爆成一团团烟尘,莫闲前面的路都不见了,只是一团混沌。

    莫闲又向前踏了一步,刺剑式出,一缕剑光亮起,刺穿了混沌,透过混沌之外,而在混沌之外,一个人倒了下去,化为原形,原来是只秋蝉,在蝉的额头上,一个剑孔,体液已被冰魄元磁剑发出的寒光冻住,旁边小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刚才蝉大人手按在一颗桃树,无数的树枝条疯长,向前涌去。

    陡然之间,就听见一声“咄”,那些枝条像灰尘做的一样,顿时崩解,灰尘漫天,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怎么回事,从烟雾是飞出一点寒星,直接射入蝉大人的额头,蝉大人倒地,直接化为原形。

    小妖们一愣,一个人已从灰尘迈步出来,小妖们醒悟过来,发了一声喊,气势汹汹举着刀枪涌了上来。

    莫闲手剑一抹,剑气澎湃,看不清他的动作,冲在前面的小妖,接二连的倒在地上,化出了原形。

    后面的小妖一看,魂都吓飞了,当即四散而逃。

    莫闲袖子一甩,将那只大的秋蝉卷入袖,这具尸体是炼制精元丹的好材料。

    莫闲做完这一切,他的心越来起冷静,他隐隐感到在前面,有他所需要的东西,这就是一种感觉。

    他脚下既没有加快,又没有放慢,步速和原来一致,不紧不慢向着那个方向而去。

    耳边传来哼的一声,一条飘带从前面直射而来,莫闲手剑一扬,如扇状打开,飘带受直射到莫闲身前一丈处,停了下来,不是它要停下来,而是不能进分毫。

    莫闲剑光一闪,变向刺剑式,现在他的刺剑式已与以前完全是两回事,一点寒星一闪,好像突破了空间,远远传来一声痛呼,莫闲心遗憾,这一剑只是让对方受伤,而没有取对方性命。

    飘带突然收了回去:“你这个道人,从何而来?”

    随着一个年女声,周围的桃树开始后退,向两边退开,十数丈内,地面翻腾,不一会,就清出一块好大的空地,地面平坦,好像天生就是这样。

    “我从遇仙宗而来,到此非为别的,只求桃树祖枝一根。”莫闲淡然的说,眼睛打量着对方,对方居然是一个********,身边跟着一大群各式各样的女子,桃夭在其,而在女子两侧,数十个化形没有完整妖物排列在两旁。

    “来求桃木,为什么杀本座的侍女和巡林客?”

    “无他,他们想杀我,我不想死,于是他们死了。”

    “好!好!上门来求人,居然杀人,难道想强取豪夺吗?”姥姥冷笑一声,目光冰冷,“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修仙人!哪一位给我将他拿下!”

    她身边两侧的一位脸皮上带着鳞片的妖说:“姥姥,我来将他拿下,他将碧依妹子杀了,我恨不得吃了他。”

    说完之后,手出现了双枪,大踏步的向前,一枪就搠了过来。

    莫闲眼寒光一闪,抢身上去,手剑一带,对方只觉得手枪一滑,赶忙将枪一紧,他的枪本是他身上一部分所炼,他的原身是一条蟒蛇,与碧依一样,枪是他口的信子所炼,灵活异常,更兼软硬随心所欲。

    一见形势不对,他手枪陡然如软鞭一样,缠向莫闲,莫闲见他枪软硬随心,也是心一愣,剑诀一领,一个击剑式而出,直接他的心脏。

    左手在他的枪上一点,他只觉一股不受控制的大力涌来,枪顿时蜷缩成一团,差点脱手飞出,而剑已到胸前,剑上寒气直迫胸肺。

    他大吃一惊,身体好像没有骨头似的一阵转动,他本来就是蛇类,所以做出的人没有办法做出的动作,但再也维持不住人形,化成一条大蟒盘在地上,一团雾气罩住了他的身体。

    他一口毒气喷出,好利害,还没有到身上,莫闲已感到毒性,甚至有些头发晕,这是一种假相,是莫闲的灵觉在起作用,证明他的毒雾已能伤害到莫闲。

    莫闲身体一缩,人就退出了一丈外,在雾气,陡然伸出一个硕大的蟒头,蛇口大张,如闪电般的向莫闲吞来。

    周围空气如飓风一样向蛇口投去,好一招巴蛇吞象,眼看莫闲就要被他吞了,莫闲眼露出了嘲讽之色。

    他剑一起,手冰魄元磁剑生出一道剑光,冰寒彻骨,直投向巨蟒的口,好像自投罗网。(。)

    PS:  感谢悠悠小虫打赏588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秋之神光和常打赏,秋之神光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