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斗妖物,度树山中取桃木(下)

 热门推荐:
    剑从他的口穿入,从他的后脑勺穿出,但并没有见到鲜血飞溅,因为剑光过处,所有物体瞬间冻结。

    莫闲收剑,眼睛淡淡地看着姥姥,在他的面前,一条大蟒躺在地上,已然失去了生命。

    莫闲招二式,收拾了蛇妖,将一众妖怪镇住,一时间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儿,众妖好像回过神来,二只妖物齐吼一声,抢了过来,直奔莫闲:“罢了,数百年的修行,坏于你手,拿命来!”

    一妖手拿着二只大螯,狠狠的叉向莫闲,另一妖却拿着一只铁爪,背生双翼,一爪抓向莫闲的头。

    莫闲一个洗剑式,荡开了大螯,一剑逼退此妖,剑往空一指,喝了一声:“此物不落,更待何时!”

    一股寒气伴随着强烈的拉力只冲天空的妖物,这不过是冰魄元磁剑的威能初露,天空的妖是一只鹰隼化形,被寒气一冲,激灵的打了个冷战,手铁爪差点没有握住,从空歪歪斜斜的坠落下来。

    另一个妖物见形势不对,背后神没鬼出伸出一道黑影,速度极快,这是他的天赋神通,他是蝎子成精,这是他的尾钩倒马桩,就是修士也会不小心招。

    莫闲见他身后黑影一闪,速度极快,直落自己头上,蓝幽幽的一点光华,真元一动,剑气大盛,一剑正他的尾钩,他只觉尾钩似乎已失去的作用,好似被坚冰包着。一股彻骨的寒意沿着尾钩直攻心脏。

    他怪叫一声,连退八步,而鹰隼妖却双翼一振,又一次起在天空。一声鹰唳,双翅一抖,从他身上,飞射出无数的火星,莫闲看得清楚。这是他的羽毛,飞射莫闲,形成一支支火箭。

    “雕虫小技!”莫闲冷笑一声,左手一放,五雷炸响,直劈鹰隼妖,而手剑却向扇子一样展开,箭雨一到,立刻消泯,鹰隼妖怪叫一声。身上妖光大盛,但还是没有防住雷霆,一下子劈得他几乎丧命,从空跌下。

    莫闲上前一步,击剑式出,鹰隼妖眼睁睁看着冰魄元磁剑透入身体,眼睛随即失去了光泽。

    莫闲一剑斩了鹰隼妖,剑往蝎子妖一指,一抬头,太阳光陡然变亮。一条火柱从天而降,眼听到一声乌啼,金乌带着火柱已降到他身上,一声惨叫。化为飞灰。

    姥姥脸色一变,身上气息陡然上升,身畔黑雾翻腾,形成一个个类似风柱的气旋,她身边的侍女们脸色一下子惨白,莫闲一下子脸色严肃起来。

    无数桃花瓣蜂拥而来。围绕着她,越来越多,渐渐看不见她,一声吼叫,莫闲看着姥姥化成鬼车,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九头鸟,九首齐动,一首口喷出一股粉红色的烟气,烟气一现,桃花瓣纷纷消融在其间,形成一种独特的桃花瘴,直向莫闲罩了过来。

    莫闲心有悟,他本来感到奇怪,为什么外面有十里瘴气,看来,这十里瘴气与这个老妖有关。

    想归想,他的动作可不慢,一声响亮,头顶之上,出现了一面幡,玄阴聚兽幡,道道黑气垂下,抵住了桃花瘴。

    鬼车见桃花瘴没有见效,另一首动了,一张口,居然喷出了火,但奇怪的是,火色纯碧,是阴火,烧向莫闲,此火一出,玄阴聚兽幡的黑气一遇到阴火,黑气迅速消融,莫闲感到心一痛,知道玄阴聚兽幡受伤,身形一晃,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人已在十数丈外,玄阴聚兽幡也收回体内温养。

    第个头到了,这回莫闲却抢先动手了,口一张,一道剑光喷射而出,直斩鬼车的头颅,鬼车有九个头,莫闲知道九车就会有九条命,这可麻烦了,莫闲事先并不知道,这里有一只鬼车。

    不过他即使知道,他还是会来,因为他要寻找木系宝物,降龙木已经不见了,那么,莫闲只知道天地间有处地方,可以找到木系的东西,青龙岭、度树山和不知道在何处的迪崖岭,能确切知道的木系宝物的地方,只剩下一个,就是度树山。

    所以,莫闲必须来,就是面对鬼车,也只得面对,除非莫闲知道其他地方有木系的宝物。

    鬼车的一个头还没有喷出东西,便已被剑削下,鬼车却是大亏,她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头,也是一条命,就这样被对方破了。

    这一下,鬼车彻底怒了,一声长吼,身形变大,转眼间已达数十丈,剩下八个头,各喷毒烟猛火****之类,浑身上下,羽毛好像金刚石,莫闲的飞剑削上去,火星四射,羽毛纷飞,却不能伤她。

    “法天象地!想不到在一个妖物身上,能见到这种神通!”莫闲讶道,法天象地,传说的大神通,遇仙宗都未曾听说过有此神通,莫闲这么说,并不是他怕鬼车,而是真的惊讶。

    鬼车飞起,翼展数十丈,天地元气蜂拥卷入其,四方云动,鬼车八头齐鸣,喷射出各色烟雾毒水,朝着莫闲罩了下来,断头上滴着血,落在地上,地面上嗞嗞作响,腐蚀出一个又一个小坑,莫闲刚想调出龟甲,体内的无间祭坛动了,出现在莫闲的头顶上,祭坛上方立着的大鼎上,乌光亮起,飞起一道虚影,镇向鬼车。

    鬼车一见,呱的一声鸣叫,身体迎了上去,大鼎的虚影而下一镇,鬼车的身上冒出一个虚影,大鼎往下一镇,鬼车虚影往上顶,轰的一声,桃花纷纷落下,半空似响了一个春雷,大鼎和鬼车的虚影都消失,莫闲看到,鬼车的头又少了一个。

    鬼车更加愤怒,戾叫一声,高亢入云,从空猛抓了下来,直抓无间祭坛。

    莫闲喝了一声:“来得好!”

    手往上一抓,元气聚拢,形成了一只大手,一把抓住了鬼车的脚爪,莫闲是何能的巨力,就是天地间的异兽鬼车也没有想到,莫闲身具六龙虎之力,这一抓,力量是何等巨大,鬼车虽为异兽,力量上却远比莫闲小,一下子就被莫闲抓住。

    场面出现一个令人滑稽的效果,莫闲身高不足一丈,却将数十丈的鬼车轮得呼呼作响,就像一只蚂蚁举着一大锤在舞动,鬼车一下子懵了。

    正在这时,莫闲突然感到一丝不对劲,有人来了,而且,好高明的隐身法术,从数十丈前一掠而过,要不是莫闲对气息极其敏感,他毕竟身开了千窍,就是这样,也是隐隐感到一股佛门的微弱波动,去的方向正是他认准的桃树的方向。

    一阵不安笼上心头,一个念头跳了出来,来人是冲着桃树而来,而且是冲着那株最初的桃树而来。

    他手一松,以鬼车为武器,飞掷过去,轰的一声,大片桃树被鬼车压倒,腾起巨大的灰尘,那人一身黑衣,终于现身,看见了莫闲,张开吐着一个字,金光闪烁,莫闲从未见过,直觉这是一个“嗡”,带着不可一势的威能,向着莫闲就镇压下来。

    莫闲顶上无间祭坛上的大鼎荡出如水的乌光,两者一交锋,天地间猛的一亮,接着看见一道波纹向两边扩散,周围的烟尘,还有地面的桃树猛然受到冲击,如巨浪排空,莫闲受此巨力一压,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那人像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手一举,韦陀尊者现身,手持降魔杵,就要打下来,鬼车被莫闲摔出,个脑袋摔得发昏,心怒气更甚,昏头昏脑的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头一抬,看到韦陀尊者,以为是莫闲幻化出来,当即头齐动,就攻了上去。

    又是一声巨响,韦陀尊者散来,但鬼车也被轰出数十丈。

    来人哼了一声,眼睛余光看到一颗高大的桃树,桃花开得正艳,这株桃树,高约十丈有余,笼罩了数十丈,正是莫闲要找的桃树。

    他心大喜,顾不得再与莫闲争斗,手起一符,符光一到,桃树迅速缩小,莫闲一见,心也急了,手一指天空的太阳,一柱真火轰然而下,间现出金乌,无数的火鸦在金乌带领下,狂涛一般卷向来人,莫闲还嫌不够,因为他看出来人水平极高,他都看不出来人的真实水准,他一口气之下射出了根太阳神针,这是他体内仅有的一点太阳真火凝成。

    针一出手,无间祭坛悄然没入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化作一道金光,这是他的纵地金光法,随着他的功行的进步,他的纵地金光法越发神妙,可以说,是莫闲目前唯一的仙法。

    金光一闪,就到了桃树的跟前,桃树已以缩小到二尺多高,而且已被符箓裹住,整个脱离了地面,飞了起来,莫闲掌一道白光,裹起了桃树,金光一闪,向外急驰。(。)

    PS:  感谢159546820打赏,八景宫_太清的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