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一闪,身边佛光亮起,枚太阳神针陡然发出耀眼的光华,轰然爆发,刹那间,将他淹没。就在这一瞬间,莫闲已经得到桃木,化为金光而去。刺眼的光华过后,他现出身来,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他向桃树的方向莫闲已经远去。他暴跳如雷,本来他准备趁莫闲和鬼车作战,没有时间管他,偷偷的取了桃树就走,谁知反被莫闲算计了一道。他正是幽冥教主派来取桃木的,他成功的取走了降龙木,得到教主的欣赏,谁知在这里,被莫闲劫胡了。他轰然而起,向着莫闲刚才走的方向追了下去,却发现天边一道金光,在他全力追击下,却越来越远,到了后来,居然不见了踪影。那个人是谁,好像有点眼熟,他低头想了一会,终于在脑海找到了答案,他是莫闲,他的影像自己见过:“莫闲,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你会落到我的眼,我将你抽筋扒皮,以报今日之恨。”而另一个人,不,应该是妖,正在咬牙切齿,她就是鬼车,她恨上两人,她叫道:“桃夭,人类如此欺我,告诉度树山上妖怪,每人贡献着一点精血,我要炼制化血神刀!”莫闲以纵地金光法摆脱了幽冥教主的人,投向一座荒山,放出了白玉京,进入其,当在一阵烟雾,白玉京消失。莫闲在白玉京之,取出了那株桃树,桃树只有一尺长。当然是外面的符箓所为,一道符箓,居然有类似太宇之术的功能,十丈有余的桃木,居然被缩成一尺左右,好强大的符箓。莫闲眼睛陡然一缩,这不是一般的符箓。而是符诏,符诏者。最起码是祖师一级,不仅有调动天地灵通形成法术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是命令一方鬼神和修行者的功能,莫闲清楚,光影之,上面有“幽冥教主敕令”的字样,这是一种神,不是说谁都有资格书写这种符诏。莫闲从《符道真解》知道符诏,根本没有资格画,因为符诏会调用自身力量,自身无本命符箓核心,或者有类似的功能,根本无法响应。而要形成符箓核心,符道上最起码掌握一方天地势力。而且,符诏上字清楚告诉莫闲,这符诏是幽冥教主所有,莫闲第一印象就要把它扔掉,居然是阎罗殿的主人幽冥教主,如果符诏出事。幽冥教主会在第一时间感觉到。到现在,好像符诏没有什么异常,莫闲有一个印象,难道是白玉京能隔绝符诏,莫闲小心地将神识探出,见白玉京周围并没有人追过来。他稍稍松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他这一次玩大了,居然惹上了幽冥教主,他轻轻地一揭,符诏轻而异举地被揭开,化为一张金色的符诏,符诏虽然厉害,但此符诏对内不对外,所以莫闲很轻易地就揭了下来。符诏揭开后,并未飞去,使莫闲松了一口气,幽冥教主还没有发现,或者是白玉京隔绝了内外信息。符诏一出,桃树立刻暴长,但白玉京陡然放出柔和的玉光,桃树只是长到尺,便停止了放大,莫闲前的桃树,心念缠上去,一分一分的洗炼,渐渐桃树变了,枝叶越来越少,巨大的生命力充斥着莫闲的全身,而桃树却向着一根桃木杖转化。这一过程,持续了四十九日,四十九日后,桃树完全变成了一根桃木杖,莫闲想了起来,传就,夸父就手持桃木杖,在身死之后,桃木杖化成邓林,难道这棵桃树就是夸父的桃木杖所化,还是说,邓林所有桃木都会化成桃木杖?不管怎么说,肝神龙烟有了所合之宝,莫闲微微一笑,桃木杖变虚,收入肝脏温养,这才是开始,内视,肝神龙烟手出现了桃木杖,龙烟和桃木杖建立一种联系,这种联系还很微弱。莫闲又望向那符诏,过去四十九日,幽冥教主肯定知道了莫闲劫走了桃树,幽冥教主要桃树干什么?难道他想炼宝,桃树不是佛家的圣物,降龙木倒是,莫闲一想到降龙木,不仅一怔,难道降龙木也是幽冥教主所取,幽冥教主要做什么,还有一木,就是神秘莫测的迪崖岭的青桑木,幽冥教主能不能找到迪崖岭。莫闲望着那符诏,这个符诏是个烫山芋,莫闲又不敢用它,幽冥教主的符诏,如果使用,幽冥教主肯定会有感觉,弄不好就会暴露自己,扔了它,心感到又可惜。脸色变了几次,终于下定决心,把它扔掉,莫闲甚至不敢将它毁掉,因为毁掉它,一瞬间灵力暴发,要知道,这符诏是幽冥教主的,幽冥教主是什么人,莫闲现在与他相比,好似一只蚂蚁与大象。莫闲想通了,心一块大石头放下,他与阎罗殿之间有着深仇,一切与阎罗殿沾上边的东西,他都小心翼翼。符诏先摆在一边,他又从乾坤袋,取出了那只秋蝉,这只秋蝉很大,像一个大冬瓜,莫闲本来是想将之炼成精元丹,心还在可惜,那个碧依和另一条大蟒的尸体当时没有收取,可惜了,不然又可以炼制一批精元丹,走的太匆忙。现在只秋蝉的尸体,秋蝉除了额头上开了一个小洞外,其他地方都完好无损,特别是身上还有翅膀上,有着天然的符纹,他心一动,这倒可以炼成一具化身,秋蝉也是化形妖物,比妖兽又强上不少。他想起水月仙姑的冰魄宗,有一种法术,身外化身,那是一种以雪魂珠为基的化身法,但雪魂珠已被莫闲作为水行宝物,合上肾神玄冥,虽然五脏合宝,最终也是显示相应的分身,但并不是身外化身,而是偏重于一行的诸神化身,最起码等到莫闲到内景之后,才能现身,也不能离开身体多长时间,但到了阴神境的显形,就能在体外长存,到了分身,可以显示五个分身。但身外化身之术,别具玄妙,不同于黄庭之道的五行分身,五行分身不仅降魔,个个有大神通,而且,是自身修行的一部分,能做到不修而修,身外化身之术,完全是一种降魔所用,并不能增进自己的功行。他笑了,将之炼成精元丹,会失去身体上和翅膀上的符箓,不如炼成身外化身,虽不能增进功行,但多了一种降魔手段,他自从阴珠送给了白开心,没有了鬼灵分身,觉得有些事情不方便了,虽然鬼灵对他来说,已无大用。他的眼光罩定秋蝉,秋蝉飘了起来,他的一缕先天之气混入秋蝉的身体,秋蝉动了,因为秋蝉是尸体,并没有阻碍。秋蝉身上符箓亮起,先是躯干上,然后是双翅上,全身如同鲜花一样,一层层光影不断绽放,令莫闲感到惊喜的是,他在秋蝉身体发现一股阳和之气,莫闲明白了,秋蝉体内充满了桃树那种阳和,它在活着的时候,肯定整天趴在树上,吸食树汁,无意间,吸食了大量的桃树精华。这真是一个意外之喜,光这具身体,就是一件不错法宝粗坯,莫闲分出一点神念,秋蝉陡然活了过来,身体开始发生变化,最终定型在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身上,完全化形为人,他身上妖气蓬勃而起,接着又收敛,只到一股极淡的妖气,就是修士,不细细的分辨,根本查不出来。莫闲又将它身上的桃木汁液所得的阳和之气运转,身上妖气彻底被掩盖住,就是修士查不易本是妖。“见过道友!”对面的男人手一拱。“不用多礼,你我一体,你有些什么本事?”莫闲问道。“我有桃都真火,此火一出,阴魂妖魔化为飞灰!背上双翼,隐现无常,不仅可以飞行,更能掀起一天大风。”“不错,我将天矶环付与你,冰魄元磁剑也交于你用,冰魄元磁剑迟早要交给冰魄宗弟子,你先用着。”“就这样说定,我去炼宝。”说完,化作一道光华,投入莫闲的身体。莫闲站了起来,符诏,随手将它收起,笼入袖,他一步迈出白玉京,回头将白玉京收起,此时,袖子符诏动了。莫闲一甩袖子,将他远远抛出,身体一纵,使出了纵地金光法,就在这时,符诏陡然飞起,金光大作,化作一只巨大的手掌,广达几亩地,冲着莫闲就压了下来。莫闲已化作一道金光,冲天而起,一闪便不见踪影,而那只金色大手,轰然压了下来,尘土飞扬,却压了一个空。莫闲却惊出一身冷汗,他知道符诏没什么好事,心头总算放下了一块大石头。(。)PS:  感谢八景宫_太清秋之神光常兆和玄衣宝树打赏,iaplylf月票支持!特此叩谢!本书来自  /book/htl/ht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