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知名的空间内,幽冥教主哼了一声:“让他溜了,这小子的身法很熟悉,是什么身法?”

    他陷入沉思之,过了好一会,才说:“不行,我的记忆有一部分遗失,不知在什么地方,该死,还有一个我在世,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的分身在一旁静坐,此时睁开了眼:“不要想了,只有找到那个我,才能知道这一切。≧,”

    幽冥教主点点头,叫道:“宫毘罗,你进来!”

    宫毘罗应了一声,走了进来,施了一礼:“教主,有何事吩咐?”

    “你下去,除了毘羯罗外,其余的十一人,均外出寻找一个有佛性的,天生大力,光具明光之人,他没有神通,找到他,带他来见我。”幽冥教主说。

    “教主,有没有其他特征?”

    “没有了,这个人不好找,他虽身有光明,但没有天眼之人,根本看不见,就是有天眼,我怕他也会隐藏,你们尽力去找,顺便将毘羯罗叫来。”

    “是!教主!”宫毘罗下去,不一会,毘羯罗进来,一进来就跪下。

    “毘羯罗,我要你去取夸父桃树,你不仅没有取到,还弄丢了我的符诏,你可知罪?”

    “属下罪该万死,请主上责罚!”

    “你取降龙木有功,我已奖过,你取桃木有过,本来要重重治罪,现在有一事在此,只小小惩戒与你!你可服气?”

    “谢教主的恩典!”毘羯罗叩首不止。

    幽冥教主手指上放出一道血光,血光一出,毘羯罗浑身肌肉不停的颤动。好像皮下有千万只老鼠撕咬。浑身汗水直流。要知道,修行到毘羯罗的程度,就是用刀割肉,他也能面不改色,而现在毘羯罗紧咬着牙关,竭力抵抗着这种非人的折磨,牙龈都咬出了血。

    幽冥教主冷眼看着他,毘羯罗硬是一身没有哼。幽冥教主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手上的血光消失,毘羯罗跪的地方,像下了一场大雨。

    “毘羯罗,我有一件事要你去办。”

    “教主请吩咐!”

    “我推算在这一二年内,迪崖岭将现于人间,它这次显现的方位是在越国以南的蛮荒之地,你给我留意,务必要将青桑树取到手,如果成功。以前的罪孽一笔勾消。”幽冥教主说,“你拿着我的符诏。要是情况不对,祭起符诏,我自会助你!”

    “领教主法旨!”毘羯罗磕一个头,退了出去。

    “阎罗天子剑炼得怎么样了?”幽冥教主问道。

    “大概还需一年时间的温养,一旦出世,天劫就会随之而来。”分身说道。

    “好,也该外道消失了,这千世界,本是佛教的国度,因为愚昧的百姓不知道珍惜,所以才外道横行,不经过这一场劫难,愚昧的人怎么知道珍惜,魔子魔孙,那些外道,也该让他们下地狱了。”幽冥教主幽幽地说道。

    ……

    莫闲以纵地金光法逃过了一劫,在一处山头不,落下遁光,好凶险,总算躲过一劫,他要的东西已经取到,该回去了,他身影一幻,化身出现,他一拱手:“道友,外间的事就麻烦你了。”

    “你我本是一体,你放心,我不会弱了你的名头,本尊,你该好好修炼了。”化身说道。

    莫闲一笑,说:“你留心一下,现在我已得到桃木,还剩下脾神常在,土系宝物你留意下,像什么戊土精华之类,最好能找到息壤所诞生的土系宝物。”

    莫闲不指望能在这一界找到息壤,即使找到,凭他目前的功行,也炼化不了,一个先天冰魄,他都炼化不了,何况是息壤之类的先天宝物,他只求息壤所诞生的物质,能有一丝息壤气息就不错了。

    “本尊请放心,我去也!”身外化身一说完,驾起一阵妖风而去,莫闲随手揪住风尾,放在鼻尖上一嗅,其没有感到妖味,莫闲觉察不出来,其他人更不用说,莫闲放下心,自行回山不提。

    莫闲的身外化身一路风直向城镇而去,首要的问题是弄清楚现在在什么地方,在靠近,他悄悄收了风,在僻静处落下。

    他几拐之下,上了大路,前方有几个人,引起莫闲的注意。

    这几个人正在谈论刚才一阵风,一个说:“无缘无故起了一阵风,神算子,你是否算算有什么异常?”

    “我来算算,风起西南,风为巽,西南方为坤为地。风在地上,为观,万事等待时机……”神算子神神道道地说了一大堆。

    莫闲立刻失去兴致,原来是一个卖弄易经的人,身上无一丝内养功夫,以智力来解易经,再加上他的身体强壮,莫闲摇摇头,自古易经很伤智力,如无内养功夫,这个人易经水平又高,那么他的身体肯定不好,因为易经太耗脑力。要么就是光从义理角度解释。

    莫闲从他们身边经过,随眼一看,微微一皱眉,这几个人死兆星临头,印堂一片漆黑,莫闲虽不精于推算,但修士有修士的本领,特别是莫闲是真修,肉眼已看见常人所不能看见的东西,常人无法看见他们印堂发黑,眼尖的人大概能看到几人印堂有些灰暗。

    莫闲不准备干涉他人的命运,特别是在自己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

    “你知道展家庄的那个逆子,现在威风得不得了,把老爹活活的气死,又公然和继母私通,你说说世间是否有报应,怎么报应不到?”

    “小心,不要背后议论,小心让人听见,我听说那个逆子得了阎罗殿相助,现在嚣张得不得了。”神算子也不玩易经了,一脸神秘地说。

    “阎罗殿是什么?难道阎罗王真的来到人世,我听说阎罗王在公正不过了。”另一个人说。

    “不是,听就阎罗殿是一个杀手组织。”神算子说。

    莫闲本来不准备管他们的生死,听到此话,心一动,决定暗暗地跟着他们,不过他在前面走,而这四个人却落在后面。

    莫闲心一动,脚步慢了下来,转眼间,四人赶了上来,莫闲把手一拱:“几位兄弟,借问一声,我是一个外乡人,不知前面的镇子叫什么,此处离都城多远?”

    “这位公子,此处是梁山镇,离都城洛邑还有好远。”神算子拱手为礼。

    居然到了郑国,想想也是,莫闲一路狂奔,落脚之处多是荒山,不知不觉之间,来到了郑国。

    “原来是梁山镇,想不到走着走着,便到了梁山镇。”莫闲故意长叹说。

    “公子贵姓?”

    “我姓单,你们知道梁山镇几十里开外有一座白家庄?”莫闲随口报了一个假姓。

    “白家庄,几年前就没有了,听说白庄主为人豪爽义气,不知怎么的,被一家新兴的和尚庙占了去,和尚们解释是白庄主家招了不幸,全家被歹人所杀,和尚们为他报了仇,就在他家原址上盖了一座广源寺。”

    莫闲一听,心叫绝,这群和尚不呆,背后杀人放火,明里又是另一付慈悲模样,好处占尽。

    “不过,我听到风声,说白庄主的一家,就是和尚们下手,为的是他的家产,不知是真是假。”神算子凑到莫闲跟前说。

    “是怎么回事?”莫闲感兴趣地问。

    “不知怎么的,就在数月前,广源寺的住持还有几个和尚忽然死了,广源寺说,他们荣升极乐,依我看,还不是死了,有一个知情人说,白家的老仆白开心回来了,不知在什么地方学了一身武艺,夜入广源寺,把几个和尚头取走了,第二天,有人在白庄主的坟前发现了那几颗光头。”神算子低声的说。

    莫闲一听,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刚想说些什么时候,感觉不对劲,他的目光向周边一扫,眼精光一闪,原来他在这里。

    莫闲陡然一皱眉,抬起头,因为他发现了法力的波动,天空似乎在交手有一道法力波动莫闲很熟悉,那道法力是鬼灵的法力,是他以前所用的鬼灵。

    天空传来诵经声,莫闲知道这回要糟,要是本尊在这里,一个神霄雷法,就解决了和尚的诵经声,可惜他是秋蝉化身,虽然妖气就是修行者看不出来,但还是有点怕雷,更不要说弄雷了。

    “白开心,束手就擒吧!”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你躲在暗处,操纵鬼灵,可惜属于旁门左道,你的鬼灵根本没有用。”

    那个声音还在咕咕叽叽,陡然痛呼一声,一个人影从空跌了下来,直向莫闲他们所在地栽了下来。还未落地,离地约有一丈,遁光又起,就在此时,地面跃起一人,居然离众人不过数丈,伏在泥土,不留意真的没有看见,纵起有四丈高,手刀光一闪,直劈下去,这一刀斩神劈魔,如同空打起一道电闪。

    正在这时,天空“嗡”的一声言咒,一个暗金色大掌拍下,方圆数丈,连同莫闲,还有神算子四人全部笼罩其内,莫闲全明白了,不怪看见四人死兆星临头!(。)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黎家大少爷、秋之神光、八景宫_太清和常兆打赏,特此感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