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人全傻了,他们根本没在想到,如同神话的一幕会生在眼前,神仙打架,他们都不知道即将来临的危险,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大掌从天而降。

    莫闲刹那间,挥了这个身体的天赋,背后双翼一闪便消失,快得人根本没有注意,但漫天的狂风顿起,吹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天地间混沌一片,甚至对面不见人。

    双方都没有料到有人,狂风一起,对面不见人,漫天灰尘,莫闲出手了,冰魄元磁剑出手,一道冰光起,直刺金光大手,莫闲看得清清楚楚,剑如飞星,就一剑,破去了大手,而白开心的刀光已破开那人的遁光,一刀斩下,血光迸现,遁光刚起,便被他一刀斩灭,坠入尘埃。

    莫闲已经借风之势,起在空,而他的对面,正是郑国阎罗殿的勾魂使者白无常。

    “莫闲,是你!”白无常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

    说着话,他已经出手,他一出手,便是全力,左手勾魂索一抖,乌沉沉的就往莫闲的脖子套,右手哭丧棒一扬,黑白两色光华耀起,当头打到。

    他嘴上说得很轻松,但他却知道,莫闲现在大名在外,早非吴下阿蒙,是以一上来,便动用法器,全力以赴。

    莫闲手冰魄元磁剑连闪,挑开了勾魂索和哭丧棒,口一张,一口桃都火喷出,烈焰横空,直卷白无常。

    白无常刚刚飘身后退,火已烧到,火焰居然红带粉,白无常一愣,叫道:“桃都火,你怎么修行妖火?”

    话未说完,火已上身,白无常只觉眼前一粉。暗叫不好,急诵韦陀尊天护身真言,存想韦陀尊天,在他的头上出现韦陀头天。韦陀尊天一现,身外圆光现,将桃都真火排开,形成无火区。

    莫闲一见,冷笑一声。他虽为妖身,但自身一些法术也能使用,不过威力远不如本尊,反而是昧真火和天一真水之类不能施展,雷法由于自身是妖的原因,本能恐惧,太阳真火由于莫闲悟到的太阳真火法则,倒能施展,不过威力却小得多。

    莫闲手指一指太阳,喝了声疾。一条火柱应声出现,金乌却是朦朦胧胧,太阳真火倾泻而下,和桃都真火混在一起,刹那间,火生了质的变化,如同火上烧油,火焰瞬间变成金黄色,往上一压,就听见一声惨叫。白无常化作飞灰,他的两件法器,勾魂索和哭丧棒从空坠落下去,两件法器受这种纯金色火一炼。灵性大失,却返回归源。

    莫闲手一伸,将两物摄入手,一入手,不禁一愣,本来勾魂索和哭丧棒是针对灵魂的宝物。只勾魂而不伤魂魄,但被这种变异的真火一炼,就连莫闲也感到灵魂对之有一种胆寒。

    莫闲现在没有功夫研究,顺手塞入乾坤袋,落下遁光,此时神算子他们跪在地上,口叫到:“神仙大人,我们肉眼凡胎,不知仙人大驾光临,万望恕罪!”

    莫闲淡淡地说:“起来吧,这不关你们的事,你们去吧!”

    “老师,不知你大驾光临,学生白开心见过老师!”白开心大喜,他没有想到,莫闲居然来了。

    “你起来说话。”莫闲说着,袍袖一甩,天地间又一阵大风起,白开心只觉身体被风卷了起来,转眼之间,便换了一个地方。

    神算子等人,只觉一阵狂风,飞砂走石,眼睛都睁不开,稍顷,风停了,众人睁开眼,眼前已无莫闲的身影,连刚刚出现的那个人,都没有了踪影。

    莫闲一阵风卷走了白开心,到了一个无人之所,才停下风,白开心纳头便拜,莫闲将他扶起,白开心讲述了他离开遇仙宗后的所作所为,找广源寺的和尚报仇,杀了住持和几个和尚,引起阎罗殿的察觉,仗着一身武艺,还有刀枪不入,阎罗殿一次次损兵折将,这才引起的了白无常的注意,亲自出手,幸亏遇到了莫闲,不然的话,白开心很难逃出白无常的手心。

    “你做得很好!”莫闲夸奖道。

    “我只是为老主人报仇,想不到阎罗殿势力这么大,这次我来,本是为展鹏飞而来,他气死父亲,以为有阎罗殿在背后撑腰,欺男霸女,我打听了很久,现在老师也来到这里展鹏飞的气数已尽。”

    “这件事你去办,我是偶然路过这里,你给我留意一下,什么地方有土系宝物?”莫闲说,他知道土系宝物很难找,而白开心到底跟他学过艺,知道一些东西,估计他几年来,也在江湖上闯下一些名头。

    “老师要寻土系宝物,这点我会记在心上,委托江湖朋友留意一下,听一个朋友说,在郑国的西南与宋国交界的地方,有八百里燕归山脉,燕归山脉有一座星殒岭,间有一个星殒大王,本来是一个强盗,后来不知怎么的,得到了一件宝物,叫星殒石,据说威力极大,不知是不是土系宝物?”

    “不管是不是,我去一趟,你过来,我赐予你一根太阳神针,到危急关头,它会救你一命,你做得很好,阎罗殿虽势大,但你也不能一个人单打独斗,和志同道合的人形成一个帮派,强过你单打独斗。”莫闲说着,手上微光一闪,出现一根神针,随手一环,套上了白开心的左腕,接着便暗去,好像并没有东西,但白开心知道,手腕上有东西。

    莫闲随即将一段咒语告诉他,他虽然修行了一些法术,但凭他的功行,根本不能使用太阳神针,所以莫闲就在太阳神针埋下引子,一旦用咒语,太阳神针就挥作用。

    白开心谢过莫闲赐宝,莫闲留下信香,现在莫闲虽远隔千里之外,信香自有他留下的灵信,一旦信香点燃,间就算隔够数千里,莫闲也能立刻感应到,如在信香前祷告,莫闲也能知道。

    做完这一切后,莫闲飘然离去,他是往郑宋边境的燕归山脉而去。

    燕归山脉,八百里险阻,间一道百里长峡,除此之外,便无路可通,郑宋两国,便在长峡两端筑城,郑国的燕归南关,而宋国的燕归北关,但不知何时起,山星殒岭有了一伙强盗,由于地处两个诸侯国交界处,双方都不愿管,遂使之坐大。

    后有星殒大王纪绍强势崛起,一统山诸盗,山便以星殒岭为心,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王国,不仅郑宋两国的亡命之徒来此,就是大安治下诸侯国的亡命之徒也集在这里,甚至有贵族混在其内。

    郑宋两国,曾经商量共同对付山强盗,但被山强盗用计,引入深山之,星殒大王纪绍以星殒石动了攻击,据说天空之,流星如雨,大军全军覆灭,只逃出来区区几人,据几人说,当是时,无数流星轰击地面,而在其的人,如坠地狱。

    莫闲进入燕归山脉,他已踏入星殒大王的地盘,在深山,这是一个独立的王国,一切以武力为尊,却又形成一种黑暗的秩序,人的等级不看出身,完全看谁更狠,谁更有力,山间有田地,也有人耕种,耕种的人是奴隶,处于最底层,而其上一层是氓民,他们每个人都是穷凶极恶之辈,但在里面,却是普通的人,一言不合,便拨刀相见,战败者,一般死于非命,有些侥幸不死,身体也废了,便沦为奴隶。

    再上一层,便是拥有奴隶的奴隶主,一般氓民,基本上成为他们的打手,他们是这里贵族,其有真正的贵族,但大部分是暴户,而且,今天是属于他的,说不定明天他的财产便属于你的,而真正的贵族却与外面世界相勾结,郑宋两国再封锁,里面的物资总是很丰富。

    其上就是各个山头的强盗,一个山头总是控制着一片领土,这点倒像外面的诸侯国,最大的当然是星殒大王。

    莫闲信步走来,看见一家茶馆,生意还特别好,他走入其,要了一杯茶。

    茶馆之,几乎做满了,正在高谈阔论,许多人把兵器放在桌子上,但一个个都乖乖的掏钱喝茶,莫闲就着喝茶的机会,四处打量,见茶馆之,隐隐有高手坐镇,那些小二,都是能手,看来没有人闹事。

    正想着,还真有人来闹事,一个看起来不很强壮的男人,有些病态,陡然大声喝道:“所有人都给我出去,老子今天不高兴,包了这里,快滚!”

    莫闲一愣,还真有人闹事,是新来的,还是知道内情。

    他在这里喊着,一个人也没有动,甚至有人当场叫了起来:“小子,你还真横,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不管你是谁,竟然敢在我病太岁面前挑事,小子,你死定了!”说着,病太岁大步向前,想一把就把他扔出去。

    “来得好!”那个人抓起了桌子上的大砍刀,呼的一刀,劈向病太岁。(。)

    ps:  感谢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黎家大少爷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