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太岁长吸一口气,身上肌肉横起,身高增加了半尺,衣服立刻鼓了起来,像鼓风机鼓风一样,皮肤显出淡淡的金色,不避不让,一把抓向那人。

    噗的一声,刀砍在他身上,只留下一条淡淡的白印,而病太岁却一把抓住了那人:“你给我去死!”

    呼的一声,整个人被病太岁用力扔出,脑袋先着地了,噗的一声,头缩进了脖腔,眼见就不活了。

    莫闲眼光一凝,金刚不坏之身,刚才他没有留意,对方居然炼有金刚不坏之身,这已经不算是武功,而是一体炼体术。

    “现在你们该滚了!”病太岁不屑的叫道。

    刹那间,茶馆的人走了一大半,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凶人,其一个人惊叫道:“横练功夫!”

    莫闲摇摇头,说是横练功夫,未尝不可,不过,这已不是世俗间的横练功夫,而是修行的法诀了,他的功行还浅得很,浅到莫闲都没有看出来,只到他露了一手,才明白过来。

    “我的主人要来,你们给我滚!”病太岁叫道。

    “你的主人是谁?”一个人壮着胆问道。

    “星殒大王!”病太岁骄傲的说。

    他这句话一出口,剩下的人走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个人,他就是莫闲。

    莫闲本来就是找星殒大王,就是没有这一出,他也不会走,因为这是一个成名的机会,他找星殒大王,但并不清楚星殒大王何在,他也不耐烦去找,本来就准备挑事,与其去找星殒大王。倒不如让星殒大王找他。

    莫闲没有走,病太岁眼冒凶光,盯着莫闲:“看来,有人自恃本事。好得很,你给我去死!”

    大手抓向莫闲,莫闲正在喝茶,见此,碗茶陡然跃起。化成水剑,直冲他的咽喉,病太岁没有留意,他的金刚不坏之身已经入门,就算凡间宝刀,也不能伤他,何况是一杯茶,他没有理会,依然抓向莫闲。

    手还没有到,水剑已先到他的咽喉。刚才那么锋利的钢刀没有破开他的皮肤,现在却是一杯水,轻轻破开了他的咽喉,他愣住了,鲜血喷出,身体迅速缩小,依然是那个病态的汉子,却变成一具尸体,倒在地上。

    “小二,上茶!”莫闲好像没有看到。叫着小二。

    茶馆的人鸦雀无声,连刚才到了门外的人都呆住了,这是一个狠人,虽然一言不合。取人性命,在燕归山脉很平常,但知道了他是星殒大王的人,还下得杀手,有好戏看了。

    这是外面的人想法,而茶馆老板。却暗暗叫苦,星殒大王纪绍不是一个宽容的人,曾有人得罪他,他不仅杀了对方全家,而且让对方惨嚎日才死掉。

    小二战战兢兢上来给莫闲倒茶,他虽然也是一身功夫,但手脚却在哆嗦,好几次,茶都洒在桌子上,莫闲没有想到,星殒大王纪绍威名这么大,他不是燕归山脉的人,如果没有凶名在外,让这帮亡命之徒服服帖帖,那简直是在做梦。

    莫闲刚把杯子端到嘴边,还没有喝,外面乱了,一个声音喝道:“什么人敢杀本王的人?”

    紧接着轰的一声,整个茶馆的顶便不见了,远远的落在在数十丈外,尘土飞扬,但莫闲所坐之处,却风不吹草不动。

    莫闲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见一个人,长得很普通,但身上有一股杀气和威严,大踏步的走来,眼睛盯着莫闲。

    “朋友,我的仆人与你有仇么?”他问道。

    “没有仇,不过他冒犯了我。”莫闲依然没有起身,淡淡地说。

    “打狗还看主人面,你这样做,在燕归山脉,不给我面子,我问你,他是否没有报我的名?”

    “报了!”莫闲抬起头,他没有起身,淡淡的说。

    “你是不给我面子,在燕归山脉,你既然不给我的面子,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死,来人!给我拿下他!”星殒大王纪绍冷声的叫道。

    纪绍身子向后退去,而同时,八个人突兀地出现了四周,将莫闲团团围住。

    这八个人,显然懂一点修行法门,而且互相配合,一出现,便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向莫闲,莫闲眼睛一冷,这八个人,任何一人都不放在他的眼,但八人齐上,给莫闲造成了麻烦,仅仅是麻烦,要是本尊在此,这八个人都看不上眼,就算他们配合无间又如何?

    八人齐上步,步调一至,落脚时,带动心跳,好像踏在心头,有一种奇怪的韵律,脚一落地,八柄刀光亮起,将莫闲的所有可能的路给封死,眼看莫闲就像刀光笼待人宰割的鸟,那一刻,在外面的纪绍都露出了笑意。

    “呛”的一声剑鸣,莫闲手多了一口剑,冰魄元磁剑,此剑一出,八人顿觉手刀受到一种力的牵引,这是元磁真力,八人的刀不觉之间偏移了一点地方,这个空隙足够了。

    冰魄元磁剑像一朵冰花绽开,从八人的空隙递出,八人一愣,接着倒了下去,一剑封喉,八人倒地。

    莫闲站了起来,手持冰魄元磁剑,好像做了一件不起眼的事。

    纪绍眼睛一缩,将毒蛇一样,紧盯着莫闲手的剑,他虽不认识冰魄元磁剑,但剑的好丑他还是看得出,他看出,这绝对是一把绝世好剑,他眼贪欲大起。

    “原来仗着有二分本事和一把宝剑,就敢来燕归山脉闹事,我要你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纪绍说着,手出现一杆枪,莫闲早就料定他是一个修士,但又不能确定,现在见他手出现一杆枪,心已肯定。

    他是一位炼体修士,相对来说,炼体修士是一个很稀少的群落,一般修士,即使炼体,也不过将炼体作为修行的补充,而纪绍却不是,他是以炼体为主,借助法器等物,近身战力不亚于金丹修士。

    他一摇掌枪,金鸡乱点头,身体已靠近莫闲,一枪出,幻出大篷枪头,枪花也如笆斗大小一样,并且枪上放出罡气,一枪罩着莫闲。

    莫闲见枪刺来,一个洗剑式,冰魄元磁剑的冰魄元磁剑光一盛,将枪卸开,一剑顺势削出,身与剑合,顺着枪杆而上。

    纪绍枪一出,见莫闲起剑,心冷笑一声,自己枪长,而对方剑短,自己在兵刃上占了优势,谁知,剑光起,一股元磁力牵动枪头,他大吃一惊,枪一拧,莫闲的剑光顺着枪杆削来,倒逼得他手忙脚乱。

    他一见形势不对,转身就走,手取出一物,往地上一扔,却是二座分开的旗门,他撞入其一座旗门,一阵烟雾起,消失不见。

    莫闲刚赶来,见此身体一愣,感到背后一股杀气,在后面的旗门有动作,纪绍从另一座旗门突出,一枪往莫闲后心扎去。

    莫闲身体一晃,人顿时模糊了,纪绍一枪扎空,不等他换招,莫闲一个击剑式出,纪绍身体一缩,又消失的旗门。

    莫闲身体一缩,离开了旗门,口一张,桃都真火喷出,两座旗门都陷入火海。

    两座旗门一展,护着纪绍突出了火海,他从身上一个乾坤袋,扬手一把星星点点的东西,东西一出手,周围一切暗了下来,无数星光从四周亮起,间裹住无数的流星,向莫闲冲来。

    莫闲原以为是他的星殒石,待他一施展,一个概念跃入脑,天河星砂,居然是天河星砂,怪不得他不能炼化。

    莫闲大喜,有此一物,脾神常在可以合宝,他心念一动,天矶环出现在他的头顶之上,天矶环分为天地二环,两道金环一大一小,放出无量光华,像长虹吸水一样,星砂改变了方向,投入双环当。

    纪绍急了,想收回星砂,但星砂根本不听他的话,转眼间,天河星砂便被天矶环吸尽。

    天河星砂,纪绍原从星殒岭得到的星殒石提炼而得,知道它是一件宝贝,可惜根本不能炼化它,好在一经打出,满天星光灿烂,打到人身上,好比殒星冲击,特别是群战利器,至于不能炼化,他也没有放在心上,不想今日被莫闲收去。当时,他就急了。

    莫闲哈哈大笑,只差叫出我道成矣,天河星砂如果没有上佳的真火,根本不可能是炼化它,但莫闲却不怕,他身聚昧真火和太阳真火,虽然会费上不少时日,但还是可以炼化。

    他哈哈大笑,也没有心思打下去,东西到手,他背后的羽翼一现,微微扇动,刹那间,狂风大作,飞砂走石,对面不见人。

    纪绍大吃一惊,他虽对星砂丢失,心痛得不得了,但此时,保命要紧,他一杆枪舞得水泼不进,防止莫闲偷袭。

    莫闲却没有理睬他,他虽是一个炼体修士,擅长近战而不擅长远战,不怪炼体修士很少,果然有缺陷。

    莫闲顺势御起风,直接一走了之。(。)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秋之神光、黎家大少爷打赏,书籍伴清茶、逆天改命的衰哥和找谢老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