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直接一走了之,甚至姓名都没有留,这让燕归山脉动荡了好一阵,事后,纪绍大发雷霆,还借机剿灭了二座山头,但明眼人他的权威不如以前。莫闲的身外化身离开了燕归山脉,从本尊那里传来一个消息,越国以南的蛮荒之,将有迪崖岭出世,让他先行到那里寻找,莫闲的化身转身向南而去。莫闲的本尊回到了遇仙宗,沉下心来,除了修行,就是炼丹还有研读那本《符道真解》,他也到藏经楼去了好几趟,找了大量的资料。是大派的弟子就是好,背后有一个门派支持,虽然物资有限,但种种见识就是不同。遇仙宗有大量的符道资料,虽然比不上宣明宗,并不以符道见长,但也收集了大量的资料,有些还是珍贵的孤本。《太上洞真经洞章符》《上清琼宫灵飞六甲左右上符》《上清洞真元经五籍符》《洞神符》《白羽黑翮灵飞玉符》《太上老君混元部符》《上清丹天气玉皇六辰飞纲司命大箓》《太上洞玄灵宝大纲钞》《上清豁落元符》等等一大批符经,在《符道真解》的帮助下,莫闲的符箓水平大幅度见长。符者,自然万物之抽象,合于天地万物。精神为引。何物不可属符。动笔之时,一点灵光为先,龙章凤篆,云篆雷,均是修士感悟自然,由具体事物抽象出来,间凝聚大量的灵信,莫闲时。提到先天神符,那根本无法记录,符本身合于天地,在相应的时空内有它的形体,但时空等因素一旦发生变化,符本身也随之而变,因此,先天符只能由修士偶尔妙手偶得而为之,根本没有符传世。就是一般后天符,灵与不灵。全凭修士自身修为与用心是否为一。莫闲这阶段的修行,脾神常在已隐隐而动。快到现形而出,一旦现形,他体内就形成完整的五行循环。⑧,co¢他的符道修行,现在画得最多的是云雷符,这是实际需要,因为他种了一亩灵谷,而遇仙宗,灵谷已经推广开,对于云雷符需求量大增,莫闲不仅满足了自身需要,还将大量的云雷符上缴换取功德。他的功德值已足够他换取几件上佳的法宝或者大量的炼器材料,他为绿猗和绿如换取了两件防身法宝,结果绿如都给了绿猗,因为她已有了百毒寒光幛,而绿猗却没有,这两件法宝一件是防御法宝青云帔,另一件是进攻法宝雷神令。最让莫闲惊喜的是,他用功德换取了一样宝物,是土系宝物,千山万岳真形图,简称山岳真形图,这本是一件法宝,不知什么材质所成,图千山万壑,躺在宝库内,根本没有问津,还是潜虚子提醒他,他才选了这张图,这张图一到手,他明显感到,这正是他所要找的宝物,山岳真形图内里自有乾坤,而莫闲五脏之神合五样宝物,唯独这一件,能真正起到将五者合一的作用,居于心,有阵图的作用,使五者形成一个整体。他将山岳真形图收好,现在他的脾神常在还未现身,还用不到这图,而且,他已以得知,化身取得了天河星砂,本来天河星砂也是极佳的土性宝物。现在得到了山岳真形图,山岳真形图最大好处,它是一件容器性宝物,天河星砂完全可以纳入其,包括以后如果得到其他土系宝物,都可以收入真形图。潜虚子派童子来传莫闲,莫闲到了潜虚子的洞府,潜虚子说:“我门长老推算,迪崖岭将现于人世。”“迪崖岭?”莫闲问道,他知道迪崖岭,也知道其有青桑木,但他不知道,迪崖岭在何处,他要知道,当时不一定去度树山,而去迪崖岭,因为迪崖岭据说是修仙门派,求一枝青桑木,应该不难。“迪崖岭在小千世界,地方有数千里,央有青桑木,里面有个修仙门派,分别是青桑门,云浮门和摩天门,其也有凡人,每隔一千六百年,它的门户开放一次,对于迪崖岭来说,每次开放,好似天开眼,过于强大的人不能进入其。”潜虚子说。“那么,师傅能否进入其?”莫闲问道。潜虚子知道莫闲的意思,笑着摇摇头:“到我这个层次,已不能进入其,一旦进入其,我就会被排斥出来,类似从小千世界飞升。”“我明白了!”莫闲说,“师傅的意思是要弟子去?”“是需要你去,而且还有一批人,世间各大门派,能推算出迪崖岭出现在何方的人,都会去。”潜虚子说。“弟子明白!”“你下去吧,这次事情你就当见识一次,不求有功,注意保全自身。”潜虚子又加了一句,有些话他不好说,因为怕引起紧张,大劫的事情,得到的人并不多,他不想引起混乱。莫闲回到了自己的茅屋,收拾自己的东西,绿如当然不去,绿猗和绿如爱上了这种仙山岁月,无忧无虑,要不是她们还有阎罗殿这个大仇,她们巴不得地老天荒。莫闲作为男人,当然所有的事都落到他的肩头。莫闲和师兄弟们一齐出发,遇仙宗出发不是一支队伍,还有二支,他们已经出发,足有二十余人,但莫闲这支队伍,人数相对较入,只有五人,谢草儿燕天运子渊和子常,其人已是金丹高手,谢草儿子渊和子常是金丹高手,而莫闲是筑基,但实质上他根本不是走的金丹之路,而燕天运却是凝练了地煞,勉强算是一个能手,但他却是路子很活,所以他加入其。谢草儿等金丹高手是入金丹后第一次正式领宗门的任务,还没有来得及开辟洞府,希望借这一次机会,积累足够的功德值,以换取资源来开辟洞府。五人一起出发,直接驾起遁光,遁光的速度并不快,毕竟他们得照顾燕天运,在空飞行了近千里,下方山有人动手,剑气冲霄,这种剑气几人都很熟悉,那是纯阳剑丸发出的剑气。几个将遁光放低,个人,正是曹光,纯阳剑丸在他身风上下翻飞,对面却是个和尚,为首的一僧正是慈恩,还有几个和尚莫闲不认识,慈恩头上有着一个香云宝盖,间现出一截降龙木,四周有舍利子四颗护定,一时间,难以分出上下。莫闲一眼龙木,心一愣,难免有些想法,转念一想,降龙木是青龙寺护寺之宝,他不给自己,也是正常,但他不应该说谎。莫闲误解了,降龙木真的失踪了,而香云宝盖的一截降龙木却是以前取降龙木的一枝而成。莫闲等人落下,慈恩一见是莫闲,心一喜,而曹光也,心也是大喜,叫道:“各位道兄,快出手,把这个秃驴送他上极乐世界。”慈恩刚要叫,听到曹光叫唤,也是一愣,对方也认识他们?莫闲叫道:“曹光道兄,慈恩大师,还请收手,四位有什么过节,还请说明。”“莫兄,这个和尚莫名其妙,见我手的纯阳剑丸,便来查问,还要借当然不同意,于是便打了起来。”曹光说,他虽没有收了剑丸,但只是将剑丸在头顶盘旋。莫闲将眼光恩,慈恩也停下手,说:“我见纯阳剑丸剑气冲霄,杀人能抹除因果推算,我寺的慈思在数年前被剑气所杀,本寺的首座用慧眼追溯,只道剑光,推测是纯阳剑丸,或者是天一剑,今天见到纯阳剑丸,想问一下,谁知话不投机,双方兵戎相见,其实,我没有恶意。”莫闲心一突,说:“纯阳剑丸自从到了曹道兄的手,曹道兄,你有没有杀过和尚之类?”“我敢对天发誓,没有杀过和尚,除非慈思不是和尚!”曹光心有气,话比较冲。“大师,曹道兄可以发誓,那么他的确与慈思的死无关,再说大师也不能确定是纯阳剑丸,这完全是一场误会。”莫闲说,修行人发誓是很严重的。慈恩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份:“既然这样,我们有些冒昧,两位师弟,我们走。”莫闲心暗叫侥幸,他一开始的话就引起人误解,慈思死在绿如手,这件事其实当初绿如当着别人的面说过,别人也没有留神,加上曹光下载在气头上,也没有多想,就给莫闲糊弄过去。“曹道兄,你怎么一个人在此?”莫闲话音一转,没有纠缠这件事,莫闲知道言多必失,不能让他们细细想,说不定他们会想起来。“我一个人惯了,你们这是到什么地方?”“我们听说迪崖岭将要现世,去越国南疆。”燕天运回答。“我也去南疆,见识一下。”曹光说道。(。)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黎家大少爷和秋之神光打赏,书友1401410229月票支持!特此叩谢!本书来自  /book/htl/ht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