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小视了人的求生本能,就是杀手,能够直面死亡,对死亡已经麻木,但还是对生有着眷念,这就是自救盟能够成立的原因。

    既然出现自救盟,莫闲就助他们一臂之力,不仅给他们丹药,还送符纸,另外告诉他们怎样和白开心取得联系,无形之,莫闲已经织就一张大网,现在还不足,但终有一日,莫闲相信,会成大势,高端力量有冰魄宗,当然是他重建后的冰魄宗,间有白开心一系列人,还有阎罗殿内部的杀手也开始反抗。

    这还不够,阎罗殿太强大了,但莫闲不相信,它真的无隙可击,他不相信,就算阎罗殿高端力量,能够一条心,终有一日,他会将阎罗殿铲除。

    普宁心充满了力量,他走了。

    他一走,其他人望着莫闲,谢草儿说:“师兄,你早开始布局?”

    “是,我是从阎罗殿活着出来的杀手,也许世间杀手组织不会消失,但阎罗殿它一定要消失,因为阎罗殿太强大,太极端,对人间来说,对仙道来说,都是一个威胁,并不是我要对付它,而是它已造成天怒人怨,它的疯狂,是导致它最终灭亡的原因,我如果不对付阎罗殿,也会有人对付它。”莫闲说。

    “对付阎罗殿就该如此,师兄,我支持你!”燕天运拍着胸脯说。

    “师弟,你给普宁的精元丹是怎么回事,他服食时,我感到里面有强大的精元,我虽然没有专门学习炼丹,但没有听说过有精元丹。”子渊说,曹光等人也点头。

    “精元丹实质是以妖兽尸体为原料所炼制。是一种传自远古的巫丹,不用丹炉,正好,我将毒腺取了下来。也将毒针取了,黄金蝎的尸身没有什么用途,我就用它做原料,来炼制一颗精元丹,我是得自海外的蠡玉。”莫闲说。手出现了黄金蝎的尸体。

    莫闲伸出手,凌空一摄,手昧火起,他感觉到一种天地皆从我的感觉,手掌之上,似乎纳万物于一掌,转眼之间,一颗金红色丹药出现在手掌上。

    子渊拿起丹药,用心感受了一番:“怪不得你很大方,原来精元丹是这样一个来历。外丹之道果然有可取之道,这颗丹药,饱含了黄金蝎的精元,却和人体相合甚好。”

    “师兄,我以后到市场上收购妖兽的尸体,你炼成精元丹,我再销出去,我们对半分成,怎么样?”燕天运见缝插针。

    莫闲笑了:“我可不想成为一个成天想着钱的修士,没有时间修炼。更没有时间欣赏一些美好的东西。”

    众人大笑。

    众人起身,各御遁光,向着南疆进发,不提他们。回过头来,莫闲的身外化身从另一个方向赶往南疆,他本身是御风而行,他完全可以直接展出双翼,飞向南疆,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在丛林上面一丈的地方,御风而行。

    他从宋地向南,进入楚国,又从楚地向东南方向,由吴入越,非止一日,靠近了南疆,南疆有修行门派,不止一家,大多数是蛊虫为主要方向。

    莫闲对蛊虫并不熟悉,虽然典籍提到过蛊虫,但都是寥寥数语,莫闲只知道,蛊虫实际上可以算是一种化身法,一种人的神念分入虫体来控制虫子的技术,甚至可以算到分身数万或更多。

    人以虫子视角看待人或物,查以更清楚认清自己的定位,觉察到万物平等之理,本身是一种不错的想法,但有不少人却过份追求法术的诡异和威能,致使自身定位出现问题,不少修行蛊虫的修士,已经失去了人性,从而坠入冷血的虫类。

    莫闲正行之间,不料被地面上一个修行人发现,莫闲没有发现他,他似乎特别擅于隐藏,见到莫闲,他的眼睛亮了起来,眼睛如昆虫的眼睛一亮,居然看出莫闲化身的本质,是一只大的秋蝉,如果将之炼成蛊虫,将对于他的修行来说,好处太多。

    但他没有看出,这是莫闲的身外化身,他将手钵盂一祭,从此爬出一只巨大的蜘蛛,呱的一声,从蜘蛛的尾部喷出大量的蜘蛛丝,刹那间,莫闲的前后左右还有上下,而满了蛛网,莫闲好似笼的鸟一样,他想活捉莫闲。

    莫闲也是一惊,张口一喷,桃都真火出,粉红的火焰向四周烧去,周围的蛛网全部着火,蜘蛛网本来就怕火,他的蛛网还没有修炼到水火不侵的程度。

    蜘蛛网一着火,转眼之间,火焰便顺着蛛网迅速扩散,四面大网横亘天地,但可惜的是,已变成火网。

    莫闲身体一晃,背后双翼出现,刹那间,狂风顿起,将眼前的火网吹散,他一步踏出了罗网的范畴,低头一看,森林,一位红衣番僧,手持一根青铜禅杖,坐在一只巨大的蜘蛛身上,莫闲看他的打扮,分明是一位喇嘛。

    密宗的喇嘛,居然也是一位蛊道修行者,莫闲事先并没有发现他,他的敛息术很强,实际上莫闲错了,莫闲以本尊的实力来衡量自己,不知本尊要是在此,早就发现了他。

    “桃都真火!”那就个喇嘛不怒反喜,桃都真火是一种妖火。

    他手一指空的钵盂,钵盂发出一道黄光,直罩莫闲。

    莫闲冷哼一声,两个金环从他身上升起,正是天矶环,金光一现,黄光落不下来,番僧脸色一变,感到不对劲,什么时候妖怪有了法宝,一般妖物以自身为法宝,但这两枚环,显然不是。

    他手青铜禅杖一振,随手祭起,在天空化成一条龙,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

    莫闲本来用天矶环护体,不惧禅杖化成的龙,但为了速战速决,他的掌出现冰魄元磁剑,一抬手,一道冰光逶迤而出,冰光罩向青铜禅杖所化成的真龙。

    冰光一到,元磁真力自然发生作用,一股强大的力量作用在禅杖之上,不仅是禅杖上,而且,就算是钵盂也受到影响,一时间,番僧顾此失彼,结果,空的龙一下子被冰魄元磁光罩着,化为原形,落入莫闲之手。

    “好妖孽,居然敢收佛爷的法宝!”番僧大怒,手结印,存想愤怒的马头金刚像,马头金刚出现,身高数丈,一声怒吼,周围的场景完全变了,一切都像陷入一片蓝光之,湛蓝的马头金刚,施展降魔**力,已完全与正常环境不同,直接压向莫闲。

    莫闲一惊,好个番僧,竟然做到了精神实力干涉正常空间的程度,莫闲的身体毕竟是妖,再怎么掩饰,依然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但莫闲并没有害怕,很简单,虽说马头金刚是观音的化身,但密宗说法,莫闲表示怀疑,很显然,这个番僧所施展的马头金刚,莫闲一点也没有感受到佛和菩萨应有的那种气度,反而隐隐觉察到它与自己的身体似乎是同类,也就是说,它也是一个妖,不过经过佛法薰染。

    莫闲的身体是一只秋蝉,但这只秋蝉不简单,饱饮上古桃树的汁液,对一般的降魔法术,有着一定的免疫力。

    莫闲口一张,喷出了桃都真火,真火一出,马头金刚法印成,火光的粉色和湛蓝光华相互侵蚀,形成一种紫黑的静止区,猛然爆发,就在这一瞬间,精神所形成的幻象顿消,巨大的冲击力将莫闲推了出来,而马头金刚也在一瞬间破碎。

    番僧脸色一变,一口鲜血被他咽了下去,他的精神幻象被破,受到了反噬,而莫闲却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因为莫闲是被卷入其,而不是由他构建幻象。

    莫闲出了幻象,脸色沉了下来,他没有惹事,居然对方冲着他下手,他当然不会放过番僧,身影在空一闪,冰魄元磁剑光大盛,整个人不见了,直接化入剑光,他没有炼化冰魄元磁剑,但他剑道修行的经验完整的体现出来。

    一道冰光从空而降,沛然不可御,番僧一见大骇,手出现了钵盂,祭了起来,黄光大盛,迎向冰光,同时,手伸向须弥袋。

    一声轻响,好像皮囊被刺穿,出现了漏气声,钵盂已经洞穿,冰魄元磁剑不愧为水月仙姑的炼魔之宝,莫闲虽然没有祭炼,但锋利程度出乎番僧的意料,黄光消失,钵盂坠落,一道剑光直落番僧。

    番僧手从须弥袋抽出,打出一丸泥,一出手,莫闲顿觉眼前一暗,那丸泥包裹上来,如同变形怪一样,转眼之间,就把莫闲吞入其。

    莫闲觉得眼前一黑,接着大放光明,他来到一个神秘所在,遍地八宝,金、银、琉璃、玻璃、车磲、赤珠、玛瑙等物,一位佛爷浑身金光,脑后有重圆光,使人一见,便心生诚服之心:“孽畜,还不皈依我佛!”(。)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秋之神光、、黎家大少爷打赏,Jaes·Bonds、与天大人和书友15051521015941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