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每迈出一步,功德泥诸天世界都回响起巨大的声音,一切国土都在震动,步之后,当他口宣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后,所有诸天世界大放光明,诸天佛陀、菩萨、金刚、罗汉,还有诸天鬼神,善男子、善女人齐声赞道:“善哉!”

    莫闲自然明白,微微一笑,一步迈出,出了八宝功德泥,出现在布音加的面前,布音加嘴角带血,面如厉鬼,满眼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没有不可能!你身为僧侣,却心无慈悲之念,八宝功德泥抛弃你,完全是你的报应!”莫闲说道,八宝功德泥落在他的手,沿着他的手臂,化着一只手套,显露出气象万千,似有无数的佛陀菩萨在念诵经。?

    “我不服,我为八宝功德泥背叛宗门,却落了够法宝背主!”

    “法宝背主?可叹你身为僧侣,却不信佛陀教诲,你强行祭炼,可从来没有拥有过此物,天借我手,给你显示报应!”

    布音加像疯了一样:“佛陀既然抛弃我,但我的蛊虫不会,你给我去死!”

    说完,身上一个接一个冒出蛊虫,蛇、蜈蚣、蝎子,更有奇形怪状的种种蛊虫,纷纷从他身上现身,一齐向莫闲扑来。

    莫闲摇摇头,手手套消隐,出现了冰魄元磁剑,冰光起,所有蛊虫顿时冻僵住,纷纷坠入地上,接着,莫闲手剑冰光大盛,人化入剑光之,一条匹练一冲而过,布音加顿时愣住,接着分成两半。

    他一死,蛊虫一个接一个化为灰烬,蛊虫的尸身纷纷细碎成粉,转眼间,地面上一层灰烬,莫闲随手一拂。一阵旋风起,将灰尘一扫而空。

    布音加的收藏天材地宝,果然没有令他失望,布音加反出密宗。带走了不少东西,在南疆定居以后,又收集了不少东西,莫闲大喜,将东西一卷而空。

    做完了这一切。莫闲御风而起,继续向蛮荒深处开,而本尊那边却已知道他的消息,特别是他得到了八宝功德泥的情况,脸上露出了微笑,看来,当初炼制身外化身的事绝对正确,想不到,在化身身上,居然收集了两件世间罕见的土系宝物。真是自己的福将。

    其他五人并不知道,他们终于到达南疆,越国已抛在身后,但与莫闲的身外化身走的并不是一条路。

    迪崖岭的出现,谁家也没有绝对把握在什么地方,但公认的是在南疆范围内,南疆面积很大,一般修士都在寻找特异点,迪崖岭出现,历史上传说。往往是在灵脉汇聚之处,而南疆的灵脉,很多深入蛮荒深处,所以众人一路向蛮荒深处进。

    越是到深处。妖兽毒虫越厉害,许多以前从未见过的妖兽和毒虫出现,而且,蛮荒深处,许多灵药由于根本没有人采,一路上。莫闲不仅收集齐了五种毒物,那些辅助药材也集齐了。

    莫闲一路除了收集炼丹原料,事实上其他人也这样做,但莫闲却比其他人多做了一件事,就是观察万物,他本身有砍柴功,自己也比其他人敏感得多,渐渐地他现,《符道真解》上说的不错,万物皆符,符由万物抽象而出,符者,万物以一定结构,从而约束天地间的力量,调动天地灵信,万物日用而不知,物质越是复杂,它所具现出来的符也就越复杂,所以符能调动天地信息,实现一定的功能,道人制符,完全模仿天地万物,从而号令神灵,这里的神灵,不如说,天地在一定程度上的功能体现,应符而现,阴阳不测谓之神,而一般道书将其拟人化而已。

    道书所谓符,一般由朱砂为迹,当然,也有许多不用朱砂,特别是阴性的符,一般不用朱砂,内蕴书符者的意志,以便调动相应的力量,甚至有些符用妖兽的血作墨水,不管哪里一种符,符本是一种载体,而内蕴的精气神很重要,高明的符,精气神高度统一,化作灵光,于是有灵光一点便是符的说法。

    莫闲一路上,揣摩这些符,他现,有些妖兽甚至能在身体部位生成符箓,而高级的灵药也有类似的功能,莫闲隐隐有一种猜想,所谓符道的本命符箓,不过类似妖兽灵药的这种功能,唯一不同的地方,妖兽灵药灵性已生,但自我认知还没有,莫闲想到,是不是自我意识一旦产生,就可以称妖,用佛教的说法,一旦产生我执,有了我相,这些生命会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莫闲对此只是猜想,他还未认真思考过,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了自我认知,这完全是后天的东西,人类大概在四岁时才产生自我的概念,对自我生命有了内外之别,学会了内究,在此之前,婴儿只是本能,有生命有意识,但没有我执,对外界的一切反应,可以算是本能。

    动物有本能,也有意识,但没有自我的意识,它们会感到情绪,但最重要的是,没有“我”这个概念,动物一旦觉醒了“我”这个概念,可以说它已成妖,妖兽之所以为妖兽,是因为它的灵性已生,但“我”并没有产生。

    “我”的概念,完全是后天产生,没有“我”的概念,意识只不过是一段智能程度,所谓的先天神灵,实际上就算这一种,因此,《易经》上才说,阴阳不测谓之神。

    符箓调用的神灵大体如是,但一旦形成自己的符诏,那种情况又是另一回事,万物都是螺旋式上升,道佛追求的无我并不是那种动物的无我,而是在觉悟之后的大我状态,因其大,似无边无际,故此称为无。一切遵循自然,但又清醒的看到万物的状态,没有一切灰尘的一种越人的状态。

    莫闲并没有沉思,这种状态下,后天的意识却是不全面的,而他的意识,佛家不说意识,归纳为末那识,还有阿赖耶识,却在不知不觉深入,所谓:人知其神而神,不知其不神而神!他的思维器官已经场化,并不是完全依赖大脑,这一点金丹修士都达不到,只有元婴修士才能达到,所以元婴修士在**遭受毁灭性打击时,特别是大脑受到破坏,依然能以元婴存在,只有毁灭了他的元婴,元婴修士才会受到致命的打击。

    莫闲目前有部分此特色,这与他修行的黄庭之道有关,黄庭之道,存思激其身神,实际上是在将大脑的功能由大脑分布到周身各器官,周身身神一现,各器官的功能大幅度增强,大脑由集式向分布式转化,甚至越形体,形成真正场态思维器官,但还是场一样的状态,没有达到越物质之上。

    除非达到了化神期,才能真的摆脱形体的局限,元婴修士也一样,元婴很脆弱,往往需要**的保护。

    众人自是不知,就如子渊,他目前已是金丹,但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依据前人之路,并没有问为什么,而莫闲也依据前人之路,偏偏他开了千窍穴,所走的路,已与别人有了差别,特别是他的黄庭之道,意识已经场化,思维度之快,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时常有一些独特的念头,加之他又广泛阅读,不知不觉,他的意识深处,一点点生质变。

    而子渊他们,要到元婴后,才会进入这个层次,化神修士不是那么好进的,如果不理解法则,根本无路可入,这也是《黄庭集注》上,后面层次没有言明的原因。

    莫闲收集好了五毒丹的原料,走以一处,莫闲心一动,起了炼制五毒丹的心思,因这此地正合适。

    练制不同的丹,往往炼丹师选择不同的地点,这关系密切到丹的品质,这一切虽不是必须的,但莫闲正好遇到这样一处,而他的五毒丹在有毒气的山谷炼,周围的环境有助于丹的品质的提高,而且,此处有一条小的灵脉。

    莫闲说:“师兄,离迪崖岭出现还有月左右,这个地方适合炼制五毒丹,我想在这里炼制五毒丹,你们如果有事,我们约一下日子相见!”

    他是对子渊他们所说,子渊一听,笑道:“我倒没有什么事,不知师弟和师妹有什么事?”

    几个都表示没有什么事,燕天运甚至说:“莫师兄,你就在里面炼丹,我们替你护法,我也想看看,五毒丹是怎样炼制!”

    莫闲见他们都没有意见,便选了一块地方,开筑山洞,将丹炉从乾坤袋放出,他到目前为止,还是用的偃月炉,一种比较简单的炉鼎。

    莫闲望着炉鼎,心头有了一个主意,取出的符笔和朱砂等物,在炉鼎上画起符来,他的偃月炉太过于简单,他身边又没有其他炉鼎,偃月炉虽然能炼制五毒丹,不过成丹品质比起高级炉鼎来,就差了许多。

    莫闲在偃月炉上画上一道道符箓。(。)

    ps:  感谢邯郸学道、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一日居士、秋之神光、静风吹雪、黎家大少爷和八景宫_太清打赏,大型游鱼、sf1yan、有因猜有果、渊心小人物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