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炉子可以用了。”莫闲书了十几道符,停下手说道。

    莫闲将丹炉摆好,又拿起符笔,这次是在符纸上画符,先画**生机止杀符,画好之后,手一扬,六张符纸飘向六方,光华微微一闪,符消失了。

    他炼丹时,丹药气味飘出,会引来毒物,这六道符,就是为了防范这些毒物。

    他又画了数张驱毒虫符,交给了子渊等人,他们负责护法,丹成之时,这山谷毒虫怕要暴动,蜂拥而来,虽然他们自身也能抵抗,不过就怕万一,有了这种符,可以保证没有毒虫靠近他们身边数尺。

    做好这些,他又取出根钉状物,根钉子晶莹透亮,是灵铁所成,莫闲的战利品,是当初进入冰宫时,从对手乾坤袋找到,莫闲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此物并不突出,而且,没有炼成,人就被死了,落到莫闲手。

    对方想炼才钉,现在莫闲心一动,干脆将半成品取出,按才放入炉,炼制五毒丹,五毒丹需要一件东西吸收多余的毒素,因为五毒往往不是正好相生相克,一般人在炉顺便炼制一件法器,法器往往含有剧毒,厉害非常,论起杀人效果来,不弱于法宝。

    而莫闲这次用的毒物却是黄金蝎、黑玉蜈蚣、碧血蟾、化血蛛和绿焰修蛇,这五种毒物毒性远比一般毒物猛烈得多,因此,他放了件未成品的法器才钉在其内,当然,如果炼成法器,才钉名不符实。实际上叫五毒钉才行。

    做好这一切,莫闲对众人一拱手:“各位道友,这种丹药,用的药材年份久。应该能成一转五毒丹,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能成二转,外面的事,就麻烦各位。”

    “你放心。由我们护法,保证不放入任何东西,你就放心的炼制,丹成之后,给我们几颗。”子渊说。

    莫闲笑着说:“你放心,这一炉丹是按地煞数所炼,成丹应该在十二枚,到时给你们每人一瓶六颗之数。”

    莫闲坐在丹炉前,运用胸的太阳真火,聚在丹炉下方。在符箓作用下,紧紧地约束着火焰,炉温逐步升高,莫闲将一种种辅助药物役入炉,他的神识已完全沉浸丹炉之,太阳真火是亮黄色,但在符箓的作用下,火焰转化为纯青色。

    莫闲已完全忘记了丹炉外的一切,眼睛紧盯着炉子,好像目光能透过炉壁。看到里面的一切。事实上,他的眼睛根本没有聚焦,但他的神识已和炉子合成一起,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了然与胸。

    见辅药已充分混匀。在炉火,化为五色液体,火焰小了下来,火温养,炉液体渐渐均匀混一,变成无色液体。

    莫闲将手一指。五种毒物投入炉,武火又起,炉液体顿时狂暴起来,形成各种形状,气雾蒸腾,形成五种毒物生前的模样,天地灵信滚滚而入。

    炉传来五种毒物的鸣叫声,丹炉的盖子嘭嘭作响,更为奇怪的是,在山洞的上方,五个巨大毒物影子互相撕咬,山谷传来沙沙的声音,一股幽香从洞飘出,坐在洞口的五人脸色一变,看见无数的蛇、蝎子、蜈蚣、蛤蟆和蜘蛛,黑压压的来了。

    莫闲手打出无数手印,最后转为镇伏印,丹炉里面才安静下来。

    丹炉安静下来,但洞外的毒虫却蜂拥而来,几人将手的驱毒虫符一扬,符化作一道碧光,将众人罩了起来,而前面毒虫一刹那间,往后跑,而后面毒虫依然往前面挤,一时间,毒虫群大乱,毒虫朝各个方面逃,就是不敢往碧光方向爬。

    众人心松了一口气,燕天运说:“早知道这么简单,我早就用符了。”

    “时间还早得很,到丹药成功,还有数日,恐怕我们的符纸不够,我们还是省着用,能不用就不用。”子渊说道。

    燕天运口法咒起,手一指,凭空起了一阵大火,迅速烧了过去,毒虫烧得劈叭暴裂,子常赞道:“燕师弟,好火法!”

    “当然,这是我花了重金从一个神火宗弟子手购得。”燕天运不无得意的说。

    子渊在一旁说:“法是好法,但不与你的修行路数很吻合,威力不能发挥百分之百。”

    燕天运的脸侉了下来:“没办法,人家有保留,对了,师兄,你能不能改造一下,使它更适合我?”

    “我不懂这种法术,再说,只要花些功德点,完全可以在藏经楼换取好一点的法术,你的修法偏重于火性,藏经楼二楼,有《紫团秘火法》、《朱雀丹穴离火法》和《阴阳世间火法》等,都是本门火法修行的经典,与其练习他门法门,不能和本门相契,不如修本门火法。”子渊说。

    燕天运抓抓头:“总不能把这种法术废了吧!”

    “谁叫你废了,我叫你看看那些书,请教一下师长,以弄懂火法真意,不仅知其然,而且要知其所以然,这样才能应用自如。”

    “多谢师兄的教诲。”燕天运说。

    他的一气将尽,火自然小了下去,谢草儿袖子一甩,一阵狂风卷起烧焦的毒虫的尸体,洒了出去:“真难闻,这地方到处是毒虫,好像虫子都集过来。”

    “莫师弟在炼五毒丹,发出的气味自然吸引虫子,恐怕这周围几座山头的毒虫都往这边赶,后面还面临着更大的考验。”子常说。

    “怕什么,我们五人,还怕这些虫子!”曹光豪气大发。

    远处影子一闪,众人看得清楚,那是一条数丈长的蜈蚣,背上长着几对翅膀,气势汹汹向着众人飞来。

    “飞天蜈蚣!”燕天运叫了起来,“可惜了,这么大一条,已是成年虫,很难驯化,它的巢穴有没有小的飞天蜈蚣,或者相应的虫卵?”

    “你想收伏它?”曹光问道。

    “这一条飞天蜈蚣,多么威风,可惜不能收伏,等莫师兄炼丹成功,我去它的巢穴看看,如果找到相应的虫卵或者幼虫,倒是可以赚不少灵玉。”燕天运回答到。

    曹光摇摇头,知道燕天运一心钻到钱眼里,飞天蜈蚣还未到,已喷出一条淡绿色的毒线,曹光一下子喷出了纯阳剑丸,冷森森的光华一道,直落向蜈蚣,纯阳剑气是何等厉害,能破一切相,剑气未到,绿色毒线已然瓦解,飞天蜈蚣在天一僵,剑光一过,分成二半,跌落在地。

    莫闲正全神贯注地将神识凝在丹炉,现在是火温养,天地间的灵信渐渐不向其间聚拢,丹药开始成形,而在丹药内部,开始了复杂变化,一道道气机开始收敛,这是成丹的关键步,丹药像有生命一样形成气团,丹药开始凝固内缩,一颗颗丹药像一个个新生的婴儿一样,来到了世间。

    莫闲已经忘记了自己在炼丹,他全神贯注在丹炉上,感觉自己就是丹药,每颗丹药表面飘出一缕黑色的气息,莫闲冷漠地感应着,这股气息是五毒丹未被和的毒性,而那枚钉子,便一缕缕的吸收,在亮晶晶的表面,形成一道道符箓,而钉子本向颜色也开始变蓝,渐渐向蓝黑色转化。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莫闲感到自身的修为在增长,丹已完全成形,不再需要温养,火又一次武火,催动丹药,这是第一转,丹炉之,各枚丹药都飘了起来,在缓慢的旋转,并不一致,但整体上反而有一种奇怪的韵律在其,天地间又一次灵气和灵性蜂拥而来,聚向丹炉,现在就看丹药自身能承受多少灵力,甚至有一线法则也像也受到了牵引。

    莫闲敏锐的感到这一缕法则,在这种状态下,他的灵魂不自觉的发生了极其微弱的变化,这缕法则实质上是天地间对毒物的免疫,莫闲明白,自古炼丹,必然全神贯注于丹炉,人与炉不分,炼丹过程也是修行,丹药成功,自身也受益非浅,反之,如果丹炉崩溃,自身也会受伤。

    这与法宝的反噬是一样的,通过炼制五毒丹,莫闲对炼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一个好的外丹师,通过炼丹,自身许多方面也在发生着变化,所以,以外丹作为修行的修士,尽可能炼制各种丹药,因为不同种类的丹药对自身作用是不一样,最后才选定一种大丹,炼制成功,服食之,以点化自身,诸阴转化为纯阳,然后白日飞升。

    丹进入一转,外面的毒虫又一次暴动起来,许多稍稍弱小一些的毒虫,已经在之前死去,现在剩下的,还有从远处赶来的,都是毒虫的精英。

    更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远处有几道法力在迅速的靠近,难道炼一个丹,就惊动这么多人?(。)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黎家大少爷和秋之神光打赏,悠悠小虫和顾采奇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