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渊见此,喝了声:“师弟,师妹,收缩!”

    几人一听,立刻向子渊靠近,子渊口诵咒,手一指,一道光幕从空而下,迅将众人以及洞口罩了起来,这是天光禁,借天光而布的禁制之法。???

    禁制之法,虽效果与阵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不同于阵法,阵法借阵图、阵旗等布阵,形成空间上隔离,入其阵,往往不见外面景象,宏大而像进入另一个天地;禁制则是以己身之气沟通天地之能量,形成隔离层,阻挡人或物进入其。

    子渊以天光禁之法,将周边罩住,禁制是调用天地的灵力而成,自身耗费很小,好的禁制,往往一经生成,能自动补充,可以存在千百年,不过此种禁制,往往布置奇妙,深合天地阴阳的变化而相互勾连在一起,不是子渊这种临时所布。

    子常一见,将手的驱毒虫符化作一道光华,附在禁制上,毒虫刹那间出现了混乱,前面毒虫向后退去,而后面的毒虫却向前,在数丈外,渐渐形成一道蠕动的虫坝。

    禁制刚成没多长时间,一个修士已经飞至,断纹身,甚至面部有刺青,额头上插着柄小的钢叉,绿色的火焰不停的在燃烧,直接落在虫群,毒虫不仅不敢咬他,反而纷纷避让,转眼间,他身边清出几尺空地。

    “你们是什么人?”他瞪着眼睛问道,更显得狰狞。

    “我们是土的修士,在此炼丹,请问阁下是谁?”子渊问。

    “我是蛊神宗夷原,你们已进入我宗所管辖的范围,私自开挖洞府,炼制丹药,也罢,只要将丹药九成交出,我可以既往不咎。”夷原说。他眼明显露出贪欲,他不是瞎子,周围群虫暴动,这种丹药肯定不凡。

    “道友说笑了。我们一路而来,没有遇到过一位贵宗修士,而且天生万物,我们不是占有,而是临时借住罢了。道友未免不讲理。”子渊也不是弱者,淡淡的拒绝。

    “桀桀,我说是就是,你们仗着禁制和人多,想抗拒么,不让你们见识一下夷爷的利害,你们不肯就范!”夷原怪笑起来,他所说的蛊神宗,子渊听说过,仅限于听说过。好像并不出名,但夷原好像极有把握,子渊暗自提高警惕。

    夷原说完,手一扬,插在额头上的柄钢叉化作道惨绿的光华,飞在天空之,手往前一指,轰在禁制上,禁制略略波动,并没有出现明显的晃动。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种情况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燕天运的哈哈大笑:“我当你有大本事,谁知是样子货,不如回到师娘那边要奶喝!”燕天运嘴很损。气得夷原眼睛圆睁,气不打一处来。

    “我要将你喂我的蛊虫!”说完之后,手出现了一杆幡,上给大量的蛊虫,又见无数的符箓相互勾连,幡一摇。众人只听到远远传来咀嚼声,大片的蛊虫从后方起来,无数虫子不仅有咀嚼声,更是听到嗡嗡的飞行声。

    那柄绿焰钢叉又返回了他的额头上,扎入他的皮。

    夷原将幡一指,大片蛊虫蜂拥而上,禁制虽有驱毒虫符化成光幕依附着,但蛊虫早已失去了自主权,根本不知道害怕,即使知道害怕,也是身不由己,刹那间,光幕外面一层蛊虫,蛊虫不停的爆炸,驱毒虫符并不是摆设,这些蛊虫不知死活硬要进入符化的光华,符的威力最大,平时,此符一出,毒虫自动会避让,这是毒虫的本能,故名驱毒虫符,不是说它没有杀伤毒虫的能力。

    但符的寿命也急剧减少,驱虫和杀虫毕竟消耗不同,不一会,禁制外层的光华尽敛,蛊虫也不再爆炸。

    燕天运见此,从乾坤袋取出一颗雷珠,一出手,便是数丈金光雷火,一下子将在蛊虫堆,数丈内的蛊虫一扫而空,而夷原心疼的叫了起来:“好!好!我抓住你,让你万蛊噬身!”

    “你先抓住我再说,只怕你还没有抓住我,就被我们不小心干掉了。”燕天运不是那种不说话的人,对方一开口,他立刻还以跟前颜色。

    曹光动了,纯阳剑光一摆,直射夷原,未到跟前,但冷芒已经刺肤生疼,他一抬头,柄钢叉又化作道惨绿的光华迎了上去,只听到蹭的一声响,钢叉已断为两截,带着残余的绿焰坠落下去。

    他这时才现纯阳剑光的厉害,想走已经迟了,剑光一落,当即分成二片,死尸栽倒在地,周围毒虫一见血腥,一拥而上,将他的尸身淹没,咀嚼声响起,而无数飞行的蛊虫纷纷坠地,绿焰升起,化为飞灰。

    “曹兄,利害!”燕天运挑起了大拇指。

    “咦,纯阳剑丸!我正好缺少一口剑,这口剑倒是可以给我的化身用!”天空传来一个声音,红光一闪,一个人临空而立,身上衣服很普通,一脸苦意,正是苦无涯。

    来的并不是苦无涯的本尊,而是借助乾阳珠的身外化身,众人并不认识他,莫闲倒是认识,但他在洞炼丹,并不知道苦无涯来。

    但子渊等人是金丹修士,眼光也是一等一的厉害,除了燕天运,就是曹光,纯阳阁弟子,眼光也很高明,虽没有看出来人是身外化身,但也远过自己。

    “前辈,晚辈是遇仙宗的子渊,这位是纯阳阁的曹光,因道友在此炼丹,我们替他护法,不知前辈是何人?”子渊拱手说道,他看得出来人功行最起码是元婴,已远远越自己,自己虽为金丹,不过才入金丹之门。

    “老夫苦竹山苦无涯,小辈,你以为抬出宗门就能让我知难而退?”苦无涯说。

    “不敢,前辈功行高妙,晚辈仰看,想必不会为难晚辈!”

    “你说错了,我最讨厌你们这种大派弟子,今天我心情好,小辈,乖乖献出纯阳剑丸,我可以放你们一马,不然的话,你那个破禁制,根本不在我的眼。”苦无涯苦着一张脸说。

    子渊心暗暗叫苦,本意苦无涯是前辈,能讲些面皮,谁知自己忘了,苦无涯的身份,子渊虽没有见过苦无涯,但也听说过,他本要拜入一个大派,却被拒之门外,他幸运得到了苦竹山的传承,便以一个散修自居,打上了那个大派,虽然最终战败,但他成功而退,一战成名。

    子渊刚才的话,对任何一个修士都有效,却对苦无涯无效,因为他的经历确确说明了这一点,在他成名后,有些宗派向他伸出橄榄枝,无一例外的给他拒绝。

    苦无涯怎么来了,还是听说迪崖岭要出现在南疆,听说最高的修为元婴可以进入其,他是一个元婴修士,而且已达巅峰,在此境界已经很久,都没有进入化神,化神者,元神现身,随意出入身体,周身内外无别,视天地为庐舍,这就要求元神与外界至少一样法则相应,才能长存于世,不像元婴,仅是思考器官的场化。

    视天地为庐舍,举手投足间,天地相应,俱有大威能,可以称为人仙,但进入化神,往往需要契机,不然的话,修士再是天机高绝,往往为这一步所困。

    苦无涯这次来是碰机缘的,迪崖岭重现,间法则振荡,又听说间有青桑木,青桑木传说是若木一枝所生,与扶桑一样,《诸天神物志》记载:“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华照下地。”

    传说,若木和扶桑一样,扶桑为日之始,若木为日之终,俱是天地神木,即使迪崖岭重现法则振荡没有悟出什么,那么,进入迪崖岭,观看若木,或者干脆取之而去,自己终日与之为伴,日受法则薰染,终有一日,便入化神,一入化神,除非劫难临头,那么寿元悠远,可以与日月同辉。

    子渊虽然心叫苦,但还是仰起头,说:“前辈的意思是强取豪夺了,那么,前辈就尽管放手来,晚辈虽功行浅薄,也不会因害怕而交出朋友,更不会因前辈的强迫而改变自己的立场!”

    “好!好!我就成全你们!”苦无涯脸色更苦,但眼却放出慑人的光华,甚至不自觉影响到五人。

    子渊眉头一皱,他是大派弟子,对这种象,师傅跟他说过,手结印,咄了一声,众人一个激灵,身上冒出冷汗。

    “好!”苦无涯手指端出现了雷光,见众人没有受他的影响,元婴修士由于思维器官的已脱离了大脑,往往意志会不自觉形成对敌方的一种压制,但被子渊所破,“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我已给过你们机会!”

    他正要将手的雷电向下打去,此时,莫闲已经推动丹药开始二转,二转丹药不同于一转,一转丹药如果说灵气和灵信,甚至有一丝法则会向炉集,那么二转丹药,其精神偶尔会显露出来,一个朦胧巨大的毒兽显形。(。)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打赏了1o起点币和秋之神光打赏,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