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兽,形象比较奇特,是一种传说怪兽,据说能掌管天下的毒物,正身上一只巨大的蟾蜍,口张着,从其伸出一只蛇头,舔着信子,两只毒牙狰狞外露,在它眼后毒腺之,有一只绿盈盈的蜈蚣,正在破囊而出,在它的背上,长着一只张着大螯的蝎子,巨大的尾钩高高扬起,身上各个鼓囊都是透明,里面可以看见各式毒物,呈现各种艳丽的颜色,使人一望着遍体生寒。

    毒兽只现出一二个呼吸的时间,便烟消云散,巨大的毒兽显示,毒兽,却能解天下之毒,它的形象具现出来,在山洞的上方,让众人都为之一愣,包括苦无涯,一时间,也忘了向下发雷,他怔怔地在空,脑子里不禁冒出一个问题,对方炼的是什么丹,怎么毒兽现形?

    其实,毒兽的形象完全是这个世界的人对毒物的理解,苦无涯不理解这实质,虽然他的功行到达元婴巅峰,却不了解修行的实质,也难怪他困在元婴巅峰,他已走入一个误区,以为修行是大威能,却忽略了大道平常的道理。

    现在他对里面炼制的丹药产生了兴趣,他本身并不擅长炼丹,本来是对纯阳剑丸感兴趣,他也知道,纯阳剑丸是纯阳阁的镇派之宝,他如果得到纯阳剑丸,肯定会受了纯阳阁的追杀,不过他有自己的考量,他如果得到纯阳剑丸,进入迪崖岭,得到青桑木的可能性会大增,如果得到青桑木,他就找一个地方闭关,不到化神不出来。

    化神修士的他,凭借纯阳剑丸,他有信心任何大派都不怕,所以他不问二十一,要曹光交出纯阳剑丸,不交出来。他就自己去取。

    轰的一声,雷火自空而降,出乎他的意料,禁制虽剧烈波动。但并没有破碎,他脸一沉,大擒拿手出,一只火红的大掌从空而降,掌红光四溢。一把揪在禁制上,顿时僵持起来,曹光就要发出纯阳剑丸,被子渊拦了下来。

    “现在还没有到最危险的时候,你如果放出剑丸,很可能被大擒拿手收去,虽然我不知道结果,但对方明知你有纯阳剑丸,还敢用大擒拿手,如果禁制被破。你第一时间想办法逃走,我们阻挡他一下,不能让他得到纯阳剑丸,尽可能逃得性命,让门长辈出手。”

    “那么你们呢?”

    “我们也会找机会逃走,这么多人,逃走一个是一个,修行路上,千万人想飞升,但飞升只是凤毛麟角。要长生,首先要不畏死!”子渊苦笑道。

    禁制虽是子渊临时使出,但子渊是遇仙宗杰出的弟子,等这次回去。就要成为新一代长老,遇仙宗的法术本身就比一般小派要强大,何况,他还是杰出的人才,而苦无涯虽然战力很强大,但毕竟出身散修。就算得到苦竹山传承,但苦竹山毕竟只是一个杰出的散修,前代主人只是留下遗存,一句话,苦竹山的底蕴远远比不过遇仙宗。

    就在禁制上体现出来,苦无涯一击没有破开禁制,就短时间内很难破开禁制,禁制看起来摇摇欲坠,但随时可以吸收天地灵气而补充。

    苦无涯只得将大手附在禁制上,用水磨功夫消磨禁制,最快也得一天时间,双方僵持起来,谁也没有发现,当毒兽出现时,外面还有一个人,他与子渊他们认识,这人是谁,居然是皇甫冉。

    几年修行,皇甫冉已是东海盟的第二号人物,也成为一名金丹修士,说是金丹修士也不确切,他凝结的不是金丹,而是舍利。

    他躲在一旁,见到苦无涯与诸人对抗,他先前感到好奇,并未留意,见苦无涯意在纯阳剑丸,他也很眼热,可惜,纯阳剑丸一股纯阳之气,正好克制他的魔头,他无法利用纯阳剑丸,他心起了一个念头,准备偷袭,最好将纯阳剑丸给毁了,他不想世间有东西是他的天敌,不过,这种想法虽好,但不太现实。

    但当毒兽一现,他的眼睛放光,他认出了毒兽,里面是谁,在炼什么丹药,好像不像正道丹药,他心一动,脚下泥土顿时松动,整个人进入地下,他进入地下,不是依靠土遁,而是依靠**的强悍,借助法力排开土地,直接打洞进入。

    他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他不敢用神识来查看,只是依据自身的感应,还有自己精确的计算,虽然他没有学过什么计算,但进入舍利之后,他对数学有天生敏感,不是对数字,而是一种直觉,实际上,如果修行,渐渐潜能开发,对许多的事都有这种现象,好像自己本能就能做到。

    他前进的很慢,他得小心避开石头和禁制,可惜子渊布置禁制时,根本没有想到,有人会利用地下悄悄潜入。

    他很小心,估计差不多了,他召唤出一只怪物,一只浑身雪白的如同膨胀人影的怪物,这是他在东海一个岛屿地下所收,由地下玄阴寒气与生灵精魄相结合,同时受到地下数种煞气报影响,周身异常污秽,到了极点,反而转为纯白,看起来很干净,其实,此物阴损无比,一般法宝之类,只要接触它,马上受污,失去灵光。

    他分出一缕神识,附在它身上,此物虚实为定,转眼之间,化为虚影,悄悄地潜入洞府,看看什么人在炼丹,如果防范稍疏忽,皇甫冉不介意顺手牵羊和暗算人。

    莫闲现在正在火温养,丹药二转已成,透过神识,他已发现,这种丹药二转火候已足,转是不能,如果强行转,丹药将破裂,他心叹了一口气,熄火,让丹药在炉冷却,五毒丹要到转才有丹劫,丹并没有灵性,但能炼出二转丹药,莫闲还是比较满意。

    莫闲手一招,炉盖飞起,根幽黑的钉子飞出,落入他的手,炉盖自然合上,丹药先放在炉,等会儿再收。

    比起一转丹药,丹药药效强上一辈,毕竟受药材所限制,人服用此丹药,不仅是激发**潜能,使人反应速度和力量大幅度增加,而且百毒不侵,但可惜的是,对莫闲来说,几乎没有效果,因为莫闲经过阴阳炼体术,身具六龙虎之力,已不是五毒丹所能提升的。

    他的身体因为炼丹和丹炉形成一个整体,自然具有抗毒能力,五毒丹的百毒不侵对他也是无效,一句话,五毒丹对他来说,就是无效。

    他为什么炼制五毒丹,是为了阎罗殿,他会利用五毒丹培养一批武者和修行者,前提是对阎罗殿有着彻骨的仇恨,他已经培养了一批修行人和武者,但还是不够。

    正在他思考时,**生机止杀符忽然出现了波动,符箓一闪,接着开始沉寂下去,莫闲一惊,这是符箓失效的表现,六张生机止杀符,下面的一张失效,是什么东西触及符箓,莫闲迅速取出一个乾坤袋,往上一罩,将丹炉连同丹药一起收入袋,手伸出,在面前画了一道符,莫闲消失,只是他画的隐身符。

    他又画了一道圆光符,一轮明月悄然浮在他面前,当然,别人是看不见,莫闲透过圆光,看到自己先前布置的符阵,有一道符已经受到了污损,一只白色的胖乎乎的怪物出现在圆光,浑身洁白,莫闲眼符箓顿现,一切都退去,无数复杂的符箓现出,莫闲大吃一惊,整个白色人形物看似干净无比,可显示的符却告诉莫闲,这东西根本不是表面显示的那样,不仅阴寒无比,而且充满了污秽的气息,不怪自己符箓失效。

    而且,对方显然是一个傀儡,隐隐有一丝白线与之相连,莫闲知道,那白线实质上没有线,只是一种形象化化的显示,在砍柴功下,才开始显示出来。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符箓,迟疑不决的停了下来,像在等待,到底是何方神圣,该死,自己不过是炼制五毒丹,并不是一种特别珍贵的丹药,不过是比较冷门罢了,居然惹来了这个东西。

    莫闲认为他炼制的东西很平常,却不知他炼制过程,出现了毒兽异像,这才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以为他炼制了什么了不起的丹药。

    皇甫冉在触碰到符箓也是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里面的人防范这么严,居然还布置了一道符阵,他污损了其一张符后,停了下来,看看动静,过了半天,还是没有动静。

    皇甫冉决定冒一次险,最多损失了一具傀儡而已,虽然这种傀儡难得,但如果对方没有察觉,或者无法分身,那么就用傀儡暗算,往他身上一扑,不管对方是谁,难怕是仙人,也会陷入昏迷,到时候,不仅可以得到丹药,而且,可以借他的身体,暗算子渊他们,说不定会趁机夺走纯阳剑丸。

    一念及此,他终于动了,一个白色身影透出了地面。(。)

    PS:  感谢猛虎之拳和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黎家大少爷和秋之神光打赏,kaisa51和你折柳浮桥边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