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人影透出地面,洞无人,他一见,知道不好,对方肯定已现,来不及多看,就要往地下扎。  ?

    已经迟了,大篷紫色雷电从虚空产生,轰然炸响,洞回音振荡,皇甫冉觉得眼前一黑,心头一疼,当机立断,切断了与傀儡间的联系,身体沿旧路飞快而出,轰的一声,泥土溅起老高,他已化作一道魔光消逝无踪。

    洞外的人吓了一跳,谢草儿和燕天运急忙入洞,他们不知道洞生了什么。

    莫闲正在用玉瓶收取那散开的玄阴之气,还有多种煞气污损之气还有寒气,那些污秽之气正投向瓶,听到有人进来,燕天运喊道:“莫师兄,生了什么事?”

    “没有什么时候事,一个阴煞人物想偷偷潜入,被我用神霄雷法打散。”

    “丹药没有受损?”

    “放心,没有受损,现在放在乾坤袋。”莫闲回答到,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进入洞,见地面一遍狼籍。

    “莫师兄,外面来了一个强敌,现在正与子渊师兄布置的禁制僵持,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谢草儿说。

    “什么人,我们这边可是有个金丹,曹光兄的纯阳剑丸就是元婴期的一般高手,也吃不住?”

    “是竹叶剑苦无涯!”

    “原来是他!”莫闲眼光一闪,笑了,“正好拿他市利!”

    他看着手玉瓶,其阴秽无比,就是苦无涯如果没有提防,也会吃大亏,关键是他不能提防,怎样做到他才不会提防?

    莫闲和谢草儿、燕天运出了山洞,天空的苦无涯正在施展乾阳一气,通过擒拿手,炼化禁制,禁制已消耗一小半。再有数个时辰,禁制就告破灭,莫闲一出现,苦无涯看到莫闲。脸上苦意大盛:“居然是你,正好一起算账,上次你和一个女子坏我好事,有巨龙帮助,现在你可没有什么人帮助!”

    莫闲脸上露出讥笑:“苦无涯。上次的事你还没有忘记,你一个前辈,屡次与晚辈作对,说出去,不怕丢你的脸。”

    一边偷偷给曹光等传话,要想驱走苦无涯,还得几个人合力,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众人思量着莫闲的安排,感到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能够成功。众人处于绝境之,这个方法不妨试试,成功更好,就是不成功,情况也不会变坏,想到此,不觉微微点头。

    苦无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见下面的人微微点头,心疑云大升,他们难道还有后手。脸上还是那付苦模样,但内心以提高警惕。

    莫闲手扣着一枚新炼成的五毒钉,刚要准备动,远处一道遁光急而来。苦无涯急忙向他观看,莫闲一见来人,眼睛一转,将计划作了修改,高声喊道:“仲凯兄,你来得正好。正好助我将这个老家伙杀掉!”

    仲凯一向独自一人惯了,他已进阶金丹,他的指物为宝术,因为上一次莫闲将他击败,痛定思痛,从交手得到大量的启示,之前方法太过于花哨,现在的指物为宝术,已经还朴归真,太易门本身擅长推算,也得知迪崖岭将要在南疆出世,所以也来了不少人,但仲凯却是独行,他一柄铜钱剑防身,周身气息诡异,神秘莫测,进入金丹之后,甚至能暂时借助敌我气运,伤人于无形。

    他正行之间,见前方法力冲天而起,他没有害怕,反而迎了上去,他是一个好战者,他的指物为宝术,需要在实战检验,人不惹他,他还要惹人。

    他看到一个老者,正与几个人僵持,老者是什么人,他怎么有些眼熟,还未等他想清楚,一个熟悉的身音响了起来,正是莫闲,他心一喜,上次败在莫闲手上,虽说他并没有记恨,但还是想找回面子,听到莫闲喊声,随口回到:“好!先打了这个老家伙,再与你大战百回合!”

    他这句话,立刻引起苦无涯的歧义,苦无涯可以确定,来人与莫闲是一伙的,不知已了莫闲的计,当下一道青光起,这是一柄仿制的竹叶剑,本来,他的一柄竹叶剑得自苦竹山,他视为珍宝,但自从身外化身后,身外化身没有趁手的法宝,他已习惯用剑,故此,仿制一把竹叶剑,他并不擅长炼器,虽然使用了大量的天才地宝,效果却比起正宗的竹叶剑来,差得太远,他才看见曹光的纯阳剑丸,起了夺宝的念头。

    青光一线,直袭仲凯,仲凯见对方境界明显高于自身,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更加兴奋,叫了声来得好,手往下一摄,一块石头飞起,作作一座大山迎了上去,山影轰鸣,下面山峰共鸣,似乎真的一座大山压到。

    苦无涯大吃一惊,他先前见仲凯只是一位金丹修士,还没有将他放在心上,现在却见对方用一块石头,居然宝光四溢,不下于一件真正的法宝,他的脑想起了一个他没有留意的人,听说太易门有一后辈,自创指物为宝术,他只是姑妄听之,他自己并不信,不料眼前一幕,真的可以指物为宝。

    他顾不上下面的众人,就在这时,莫闲等人动了,即使他事先有所准备,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莫闲的五毒钉幽暗的光华一闪,打向他的擒拿手,其他人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放出法宝,特别是曹光的纯阳剑丸。

    大手立刻崩溃,更要命的是,好像有一股腐蚀性毒气顺着他的神识蜿蜒直上,曹光的纯阳剑丸化作一道森寒的剑光,破灭一切相,直向他的本体击来,要是在刚才,他也许就能顺手抓走,纯阳剑丸虽然厉害,但在曹光手上,十层威力只能挥一成左右,可是现在,他一下子陷入重围之。

    也亏他是一位元婴顶端修士,战力也远比同境界的修士为强,他身上红光一闪,现出本来面貌,一颗乾阳宝珠,只是一闪,又化为苦无涯,将剑光荡了出去,但这一下并不好受,感到自己的神念一痛,纯阳剑丸斩灭一切相,并不是虚传,就算有宝珠护体,还是吃了个小亏,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

    一只玉瓶出现在面前,并没有宝光,只是一个普通的玉瓶,直向他砸来,度非常快,而且准,这是莫闲所扔出,莫闲身具六龙虎之力,不过并未用这么大的劲,苦无涯无意识一抓,不觉手上用力,玉瓶呯的一声,碎成了粉末,真的是普通的玉瓶!

    由于无意间所为,心一突,怎么会在这种大战出现没有普通的玉瓶,还没有想明白,手上冰寒污秽已经漫延,一瞬间,他回过味来,大叫一声,想将玉瓶甩出去,手都不听使唤,神念受到重创,玄阴之气,还有极污秽的煞气混合物直向自身攻去。

    幸亏他的身体是乾阳珠所幻化,乾阳之气本身就与阴煞之气相敌对,他连自己的形体都保不住,现出了一颗乾阳珠,红光一闪,破空飞去,而那柄仿制的竹叶剑正轰入迎面而来的石头之,见状也要飞去,仲凯哪能如它意,喝了一声定,诸多黄光往间一合,竹叶剑不动了,被仲凯轻轻松松地摘到手。

    他看了一眼,口呸了一声:“好材料,居然这么糟塌!”便在手一抹,剑一下子安静下来,投入乾坤袋。

    苦无涯这次吃了一个大亏,不仅没有达到目的,而且,将自己的仿制的竹叶剑丢失,同时,身外化身也受了伤,这一切,并不是说苦无涯不是莫闲等的对手,而是苦无涯没有想到,莫闲居然用刚收的那只白色怪物所化的污秽气息来对付他,并没有使用法力,在无意,他便着了招,吃了一个闷亏。

    仲凯落了下去,众人之,只有两人与仲凯不认识,一个是燕天运,另一个是曹光,其他人都认识仲凯,他们都经历过安都那一场大战。

    众人上前见礼,燕天运和曹光这才明白,仲凯是太易门的人,知道他们之间的恩怨,燕天运心对莫闲更是佩服,居然用敌人来赶跑敌人。

    仲凯也是才知道,那个老者居然是苦无涯,他心暗暗叫苦,上了莫闲的当,眼神看向莫闲,却是不善。

    “仲凯兄果然英雄,居然打跑了竹叶剑苦无涯。”莫闲笑道。

    仲凯瞪了一眼莫闲,他知道自己这个亏吃定了,不过他并未放在心上,他有这个自信,当他看到莫闲还在筑基期时,心未免得意,自己终于压了莫闲一头,却不好意思让莫闲与他大战百回合,如果对战,自己未免欺人。

    他当然不知道,莫闲并未走金丹之路,而且,莫闲的身体也比他强得多。

    “你们做了什么,惹得苦无涯那个家伙对你们下手?”仲凯问。

    “我们只是在这里炼制了一炉丹药,苦无涯并不是本尊来,而是他的身外化身,他得到一颗乾阳珠,炼成了身外化身。”莫闲答道。(。)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黎家大少爷打赏,隐匿人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