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出来了,他在招之后,显化出一颗红色珠子,原来是乾阳珠,他是前辈,为什么和你们作对?”仲凯问。

    “他看了曹光道友的纯阳剑丸,便不顾前辈的面皮,下手抢夺。”子渊说,他也弄不懂,苦无涯为什么要夺纯阳剑丸,在他看来,纯阳剑丸虽然是极其难得,但并不会让子渊放下面皮,动手强抢。

    “原来是这么回事,莫道友,你们炼制了什么丹药,在这里炼制?”仲凯问,他看得出,此处有一条小灵脉,但周围有大量的毒虫尸体,他想像不出,有什么丹药,会在这种环境下炼制,而且,他不知道谁是炼者。

    听到这话,莫闲笑了:“五毒丹,在这里炼会增强丹药的特性。”

    “五毒丹,难道是一种毒丹?”

    “不是,是一种增强身体反应和度,并且,服食后百毒不侵的丹药,是一种偏门的丹药。对了,我答应你们一个人一瓶六颗,现在仲凯道友也在家里,也给你六颗。”莫闲笑道。

    “我就不用了。”

    “不行,如果你不要,你救了我们,这个因果可难了结。”莫闲笑着说。

    仲凯一望旁边的人,见众人都没有说话,心也是一动,莫闲好像炼丹师,看看他的炼丹水平怎么样,这也解释了他现在还在筑基期的原因,因为炼丹分了心,他没有想自己,作为一个法宝的炼制者,他其实也分心不小,他自己认为法宝的炼制,是他修行的一部分。

    莫闲取出丹炉,众人拿出玉瓶,莫闲一份份的给当入瓶,一共十二份,莫闲独享十六颗,这是他所炼制。而且材料主要是他的,其他六人,人手各一瓶,丹药呈五彩。颗颗晶莹,一眼望去,五色流转,像珠宝一样。

    仲凯对丹药并不擅长,但也看得出。这绝对是好丹:“丹药好像与一般丹药不同?”

    “当然不同,这是二转丹药,间积累了大量的天地灵信。”子渊说。

    “二转丹药?!”仲凯叫了起来,他平时并没有多服食丹药,他所见到丹药,都是没有入转的丹药,他只听说过丹药几转,还真没有见过,“这不是成了灵丹?”

    “没有成灵丹,丹药几转。丹药种类不同,有难有易,一些大丹,一转都很难,可以称为灵丹,而五毒丹,要到转才能称之为灵丹,有了灵性,这需要材料的年份不是普通人所能得到。”莫闲解释道。

    燕天运最为性急,一颗丹药服食下去。盘坐在地,进入静定之,身体转来骨节的劈叭声,身上有淡淡的黑气冒出。这是丹药生作用,过了半个时辰,他睁开的眼睛,活动了一下身体,哈哈大笑:“好丹药,我感到力量最起码增加一倍。身体反应度比平时快了近八成,对了,你们快服丹药,我要去找飞天蜈蚣的巢穴!”

    说着,他便脚下使尽,飘了出去,像一阵风似的,朝着先前飞天蜈蚣来的方向寻找下去。

    其他人一见,也纷纷服食丹药,莫闲却没有服食,因为他知道,这种丹药于己来说,已经没有效果。

    过了半个时辰,众人纷纷起身,一个个体验着身体内的变化,子渊说:“果然是好丹,吾等虽不是炼体者,也极大增强了身体,看来要好好练习一下武艺,与同阶相比,吾等身体素质高出了一倍不止,莫师弟,你怎么不服食?”

    “我早就服食了,这种丹药只能服食一颗。”莫闲说了一个谎。

    “也好,还有五颗,却可以给五个人,算是一种不错的礼物。”曹光说,他身体一动,一拳击出,空气传来一声暴响。

    此时,燕天运回转了,脸上笑意合不拢嘴,莫闲笑道:“看来师弟的财大业有望了。”

    “当然,你们猜猜,我找到了什么?”

    “你能找到什么,不外乎是蜈蚣卵之类的。”子常说。

    “不仅找到蜈蚣卵,一共二十粒,还现了蛇蝎草。”燕天运说,蛇蝎草是一种灵草,主要作用却是喂养有灵性的毒虫。

    “恭喜你,得成所愿!”莫闲笑道,又回头,对仲凯说:“道友,你是跟我们走,还是一个人走?”

    “我就跟着你们,离迪崖岭出世还有二个月,在山岭有个伴也不错。”

    这样一来,莫闲一行人就是人,仲凯加入,倒让他们更清楚迪崖岭出现的地点,仲凯属于太易门,这个宗派的人很少,但擅长推算,仲凯却是一个异类,他的精力放在法宝上,说是法宝,但不完全对,他形成修行理念,这一点很难得,就是天下万物如器,每一样东西都是大道的体现,很平常却是很厉害,只要方法得当,都可以挥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他无事之,与莫闲、子渊等辩论,让莫闲等往往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同样莫闲许多观点也让他感到不虚此行,几个人当,燕天运、曹光却没有形成自己的修行理念,而子渊、子常和谢草儿有一些理念,但并未成形,反而是莫闲和仲凯两人,却早已意识到这一点,一句话,莫闲也好,仲凯也好,知道自己该走什么路,在什么阶段该如何走,而子渊等等人,却刚刚思考这个问题,燕天运与曹光,根本没有想到,倒是燕天运在生意上有自己的想法。

    “修道,道者,路也,每个人走的路都与他人不同,即使看起来差不多,但还是有不同,各人的身体都有微小差异,修炼的功法即使一样,但都有个体的差别,因此,走的路都与别人有差别。”莫闲如是说。

    这段话是在一次几个争辩后,莫闲说出来的,仲凯大笑:“正是如此!”他自己已走出自己的路,完全同意莫闲的话。

    而子渊和子常隐隐有悟,谢草儿说:“世间就没有完全一样的路?”

    “没有,你自己想一下就可以知道,修行念头,修行的长短,火候都依据自己所处时空观等因素不同而不同,世间没有完全相同的路,大道唯一,而人的道只是大道的一个投影而已,前辈的经验,只是指路明灯,告诉你这个方向可行,修行有道佛多种,这是一个大方向,有不同的功法,新的功法也不断产生,就是因为这个,人与人有所不同,修行者应该能根据自己的状况,进行调整,走出自己的路。”仲凯补充到。

    子渊冲着仲凯和莫闲一礼,说:“现在我才知道,自己的路自己走,多谢二位!”

    仲凯哈哈大笑,莫闲也露出微笑。

    他们一路上辩道,当然,也没有忘记在南疆丛林寻找药物,找到了不少药物,也遇到了一些山寨,基本上处于半愚昧的状态,有时两个部落之间生战争,几人就遇到二起,而且是无意遇到。

    第一起是谢草儿一阵狂风,吹得天昏地暗,两方交战的人感到非常恐惧,都跪了下来,祈求上天的原谅,莫闲他们没有露面,一场部落战争化解,之于以后的事,那就不是莫闲他们能管的,毕竟让莫闲他们看到了,就悄然化解,这是一个修行者的慈悲。

    第二次,几人却陷入重围之,一群人头插羽毛,身上几乎没有穿衣服,脸上和身上画着巫纹,手持石制的梭标,突然从两边拥出。

    莫闲看到两边并不是一个部落,燕天运吓了一跳,身畔亮起来护体光华,这一下,两边人都跪了下来。

    莫闲他们费了好大的劲,才弄明白,原来部落之间,为了一只猎物,展到战争,燕天运一听,说:“不过是一只猎物而已,我们打给你就成了,何别为此争?”

    说完之后,手边出现了一只赤血虎的尸体,这是他在昨日猎取的妖兽赤血虎,赤血虎尸体一现,两方人立刻称他们为大神,莫闲却陷入沉思。

    “莫师兄,你想些什么?”谢草儿问。

    “世间人,世外人,实际上都是为利而奔波,土人为了猎物,我们修士为了长生,实质都是一样!”

    “怎么一样,土人为猎物,那是蝇头小利,而修士却不同,完全脱他们之上?”谢草儿说。

    “怎么不一样?利有大小,对于仙人来说,我们的追求又是小到就如我们看待土人的猎物一样。《南华经》有:‘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时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这倒也是,难道人就不能不争?”

    “难!有二途,一是人认识到这些都是由欲望产生,清心寡欲,世间就少了许多纷争,这算自律;二是人之间形成契约,在一定程度上共享,如商业的相互交换,以其他方式实现纷争,这是他律。此二法,我们修行者往往自律,世俗间大部分人则取用他律。”莫闲说道。(。)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了1oo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秋之神光和十月丹阳打赏,蓝云宏、夜之魂者、名人史家、肯达等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