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虽是修行者,但对人性由起的纷争,真的没有想过,他所提出的方法,不过是自己的知见所见,在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的知见还是不足。

    燕天运说:“我懂了,原来这很简单,跟我做生意是一样,我来教他们,化解他们之间纷争。”

    其他人都望着他,燕天运还真的别说,他的修为是最低,但事做的不丑,很快就在他的劝解下,双方不自觉的达成一个契约,这些古人很纯朴,一诺千金,其当然也有对莫闲等人的敬畏。

    物无弃物,人无弃才,莫闲又一次见证的这个真理。

    他们在蛮荒之地缓慢地向深处进,而另一个方面,莫闲的身外化身,却遇到了小明王然越,小明王然越,阎罗殿孔雀明王部的领,自从几件事都没有办好,受到幽冥教主训斥后,这次任务本不该他来,他不服气,什么人也没有带,就深入南疆蛮荒,他刚刚杀了几个土人,碰巧莫闲听到惨叫声,飞过来一看,然越正在尸体,带着娇媚的笑容,对着一个剩下的十五六岁土人小孩,一只手抚摸着另一只手,好像在欣赏他的手指。

    “啧啧!你的几个同伴不肯将我带到你们的圣地,现在他们都死了,你可以带我去了!”

    “魔鬼,你想得到我们的圣物,我们部落的巫师不会放过你!”土人少年眼冒怒火,手握着骨矛。

    “真不知死活!”然越轻轻的笑了,手慢慢伸出,正在这时,猛然回,正对着莫闲,他一愣,陡然笑了。

    “真是冤家路窄,莫闲,你可算自投罗网!”

    莫闲一眼看见然越。心往下一沉,怎么会遇到他,这个魔王,他强压着要逃跑的愿望。脸上挤出一点微笑:“原来是小明王阁下,你的手下呢?”

    莫闲冷静下来,要是本尊在这里,凭借六龙虎之力,还有烈焰阵图。倒是能够全身而退,可惜,莫闲是一个秋蝉化身,身边的法宝都没有什么用,因为他知道小明王的五根孔雀翎,能出五色神光,能收天下的法宝。

    然越见莫闲没有逃,反而冷静下来,眼也是充满了赞赏:“不错,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笑出来,不简单,不愧是我阎罗殿杰出的杀手,我倒可以考虑收你入我的孔雀明王部!咦,你居然来的是一个化身!”

    莫闲苦笑,自己的身外化身,已是第二次被看破,都是是佛门看破,不得不说,佛门的眼通还是比较厉害。

    莫闲脑一个个方案迅流过。既然不是他的对手,那么斗智呢?小明王为人狠毒却又骄傲,他的心理上有些偏执,从他穿着打扮就可以看出。甚至可以说是变态。

    对方一一的心理状态在莫闲的脑流过,他在眼下不杀自己,有他的骄傲,他不屑于杀自己,这是他的弱点,另外。自己是化身,对他来说,杀与不杀都不影响大局,这一点也是自己的活命机会,自己得小心应对,对了,对方既然很骄傲,为什么屈居幽冥教主之下,难道就没有异心?

    “多谢小明王的好意,我不想再入阎罗殿,我不想居于人之下!”这是拒绝,但也是用语言试探,看看小明王的心意,是否对居于幽冥教主之下甘心情愿。

    莫闲看群书时,看过古有纵横家,以语言游说诸侯,手无缚鸡之力,却游走于国君之间,“观阴阳之开阖以命物,知存亡之门户,筹策万类之终始,达人心之理,见变化之朕焉,而守司之门户。”

    这段话是纵横家的准则,万事万物,在于捭阖,不以武力而纯以智力,明白对方的心理,了然其形势,游说对方而做到游刃有余。

    他的目光紧盯着然越的一举一动,然越的眼睛微微一闭,脸上肌肉一僵,接着好看的眉毛一挑,手指轻轻的一缩,莫闲感到对方似乎对他的话产生共鸣,虽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心头却一松,对方和莫闲预料的一样,说明他也有野心,不甘心在幽冥教主之下。

    “你拜入遇仙宗,还不是在人之下?”然越微微一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在不自觉间的细微动作,为莫闲的判断提供了依据。

    “遇仙宗是我暂时存身之处,我很弱小,阎罗殿对我追杀,我要活下去,不得以为之。”莫闲说了一个谎。

    遇仙宗与他,不仅给了他一个存身之地,更重要的是,他过上了正常的日子,这是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的。

    莫闲感到然越杀机消退,这仅是一个感觉,心也松了一口气,暂时是保住了命,那个土著少年,见两人在问答,然越没有在意他,身子在悄悄的移动,更加靠近然越,莫闲和然越都现了这一点,但土著少年却没有现。

    然越根本没有将他放在心上,所以对他的一举一动不在意,他要寻死,然越就成全他。莫闲见他悄悄的移动,心一急,他不会任他前去送死,他对阎罗殿有了仇恨,是个好苗子,其他的就不是莫闲所考虑。

    就在他举起手机骨矛,将要刺向然越,然越脸上冒出残忍的笑意,手黑光涌现,莫闲动了,背后现出翅膀,用力一扇,刹那间,一阵黑风平地产生,骨喇喇一切都模糊了,而然越手黑光起一刷,黑光到处,风来浪静,却刷了一个空。

    莫闲已经卷起了土著少年,向后急驰而去。

    “莫闲,你找死!”然越怒了,五光迸现,周围的一切,轰然崩解,他就要飞身而起。

    “小明王前辈,何别杀人,这不过是个孩子,一个凡人而已,寿命不过几十年,你即使杀了他和我,也动不了我的本尊,我来此不过一介化身!我无间与小明王为敌,就此别过!”远远传来莫闲的话。

    然越陡然停了下来:“莫闲,这次就放过你,以后不要落到我手上,这个部落有一件东西,与当初古佛有关,就送与你了!哈哈!”

    然越的声音远远传来,莫闲脸色一变,厉害!看似不追杀他,却说出古佛之物,要是一般人,恐怕要动心思,而且,然越知道,就算杀了莫闲,只是一个化身,不会影响莫闲,不如放过莫闲。

    但他却摆了莫闲一道,让他和土著少年之间出现裂痕,说不定借莫闲之手,杀掉少年,即使不杀掉少年,少年对莫闲肯定起了防范之心,莫闲对他的救命之恩,无形弱了下去。

    不要以为只有莫闲会用心机,小明王也是洞若观火,智慧一等,只是轻轻的一句话,就不自觉间挑起了两人之间的矛盾。

    莫闲落在地上,那个土著少年也落到地上,眼睛却警惕地望着莫闲,莫闲心叹了一气,不信任的种子只要一句流言就行,但要消除它,却要花费大功夫,虽然莫闲很想弄清楚古佛之物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现在却不是提的时候。

    “你走吧!如果要报仇,仇人是阎罗殿的人。”莫闲干脆以退为进,手一挥,直接赶人走,他这一着,不仅点清楚了阎罗殿的人杀了他的同伴,而且告诉他,自己对所谓的古佛之物不感兴趣。

    莫闲的态度让少年一愣,他本来受然越的话的影响,已经在意识防范莫闲,谁知莫闲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让他走,他心甚至升起了一种惭愧,莫闲眼睛余光在观察他,见他脸上有了挣扎的表情,但今天的经历却让这个山野少年见识了外面的世界的血腥。

    他猛然往地上一跪,磕了个响头,接着便起身,很快消失的丛林,在那一刻,莫闲甚至有了跟踪他的愿望,不过,给莫闲生生压了下去,就算有古佛之物,莫闲现在已经找到自己的道路,不看也罢。

    莫闲站在那里,反省了一番,终于摆脱了古佛物品的诱惑,然越自己都放弃了,这件物品不知是什么,在山寨部落多少年了,部落的人肯定没有悟出什么,自己动心,已坠入然越的陷阱,自不会傻傻的跳下去,《道德经》说得好: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

    他毅然转身,脚下风起,御风而起,嘴角噙了一丝微笑,原来阎罗殿是个可怕的怪物,力量强大到令人绝望的程度,现在看来,阎罗殿与一般组织一样,也是由人构成,是人,就有相应的欲望,有了欲望,就可以利用,自己亲身经历了杀手组织,冷酷无情,现在杀手组织开始出现了逆流。

    而阎罗殿的世外组织,孔雀明王部的小明王,心也埋下了分裂的种子,他是一个聪明人,恐怕今日过后,他会挑动其他部分,他不会单独作战。

    莫闲仿佛看到阎罗殿的末日,就算幽冥教主厉害,人心的改变是挡不住的,人所以因势成事时,很容易成功,而逆势时,多败亡,阎罗殿的因种了下去,就等时间给他酵了。(。)

    ps:  感谢sty888打赏588起点币、玄衣宝树、黎氏王朝和6乘风来了打赏1oo,八景宫_太清、谢君无忧和黎家大少爷打赏。悠悠小虫、kaisa51和空无之道月票支持!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