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六魂幡,杀人炼宝夺六魂

 热门推荐:
    他明白了,阎罗殿并没有放过那个部落,就不知道小明王在其是什么角色,这一刻,他迟疑了,他没有想到会这样,这才是阎罗殿的风格。

    他一咬牙,决定还是过去看看,虽说有可能再遇到小明王,但这个险还值得冒,他们在寻找古佛的东西,如果有,最好不要落到阎罗殿的手。

    他加快速度,看着烟柱很近,实际上有一段距离,他到时,见到一幅地狱般的景象,几乎整个部落都毁了,老人和婴儿,倒在血泊之,而壮年汉子,更是惨烈,几乎没有全尸,每个人都受尽折磨,这不是在拷问,而是在炼制邪法,一个头陀盘坐在地,头顶上悬着一面幡,这面幡很奇怪,此幡呈角状、通体乌黑。幡上有诡异的黑气隐现其,幡下有六条幡尾轻轻飘扬。

    幡尾每一次飘扬,都吞没大量的怨鬼,阴风袭袭,莫闲眉头一皱,此幡很眼熟,对了,自己在《道玄遗宝录》看过这样的宝物,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六魂幡,这不可能,六魂幡怎么出现在这里,传说是通天遗宝,后来落到长耳定光仙手,长耳定光仙成佛后,此宝一直在他手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是在祭炼此宝,大概是根据六魂幡的原理,仿制的一件法宝,不过,此宝上干天忌,明明是道门左道至宝,一个头陀在这里炼制有点滑稽。

    莫闲出现在周边,立刻引起了施凶者的注意,一个头陀在炼宝。其他的人在护法,莫闲一出现,一个头陀二话没有说,手印一化。莫闲立刻感到周围环境都变了,血海滔天,置身于血海之。

    血海之,无数魔头向莫闲扑来,莫闲知道。这是对方存想的境地,他也不慌,背后翅翼显露,翅翼一振,刹那间,血海之上,起了一阵怪风,血浪滔天,他口一张,一口桃都真火喷出。粉红色的火焰一出,血海之恰巧冒出一位魔神,脚下血浪滔天,四臂双面,一手执钢叉,一手执血莲,另外两手,执着血淋淋的人头,人头面容,露出诡异的笑容。

    魔神青面獠牙。口鼻之处,喷吐着火焰,魔神一出现,刚要咆哮。桃都真火已到,只听得一声惨叫,血浪全消,莫闲已经处于现实,而那位头陀却诡异身上冒出粉红色的桃都真火,转眼间化为飞灰。

    莫闲没有留意。这些人也没有留意,在他们身边数十丈外的杂草丛,躲着两人,一人是老头,身上巫师打扮,手捂着一位少年的嘴,少年眼,流淌着红色的眼泪,如果莫闲留意的话,就会认出,正是他先前所救的少年。

    巫师显然用了一种秘术,使身体等一切生命特征,都消失在乱草树木,整个部落已经毁了,只剩下这两个人。

    几个头陀脸色变了:“你是莫闲,好得很,你多次与我阎罗殿为敌,今天又来坏我阎罗殿的事!”

    “几位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几位,几位难道是孔雀明王部的人?”莫闲试探道。

    “孔雀明王部,那不过是个杂牌军,我们是幽冥教主十二神将部的毘羯罗大将手下,莫闲,你纵忏悔数亿年,也难洗脱你身上罪孽,你过来领死!”另一位头陀叫道。

    莫闲冷冷一笑,他懒得和他们斗嘴,手出现了冰魄元磁剑,见那个头陀手钴宝轮飞起,暗红色光华压了过来,剑上冰光起,他没有祭炼过冰魄元磁剑,但他依白猿剑法,击剑式出,一剑分开的红光,剑光一闪,头陀僵住,接着全身化为冰雕。

    钴宝轮坠地,莫闲更不说话,剑光一转,身随意动,化入剑光之,剑光如匹练一般,又一个头陀化为冰雕。

    莫闲剑光连闪,他本身在修行之前,就是武术高手,修行之后,也没有放下武艺,并且多次从自然界获得启发,光从武术上来说,他已近道,对手本来有点看不起他,认为莫闲的威名是他们所认为的杂牌军所成就,不是幽冥教主的嫡系,今日一见,才知道莫闲的厉害,光凭一口剑,已连杀他们数人。

    间正在炼制六魂幡的头陀口念念有词,幡明显加快了炼制,又一个人死在莫闲的手,他大喝一声,陡然将幡一摇,莫闲只觉灵魂似乎要出壳,浑身冰冷,似乎坠入不见底的深渊,他口鼻处喷射出桃都真火,冷哼了一声,背后薄翼现,嗡的一声,身体倒飞了出去,眼露出忌惮的神色。

    好厉害,他口鼻处的桃都火根本不是他有意喷出,而是不由自主的喷出,要不是桃都真火喷出,烧尽了冥冥的气息,他已经栽了。

    光影一闪,薄翼再次消失,这些人没有看出他是化身,而是以为他背后的薄翼是一件飞行法宝。

    他对仿制的六魂幡充满了忌惮,太诡异了,自己明明有所防范,还是不明白怎样招,他记得,六魂幡如果将人的名字写在幡尾,只要一摇,不到混元大罗金仙,都有陨落的危险。

    对方见六魂幡显神通,只是通着莫闲一摇,莫闲便吃了一个亏,心大喜,果然主上说得对,如果此幡成就,可以不用惧怕任何人。

    “拿命来!”他又是对着莫闲一摇,这次莫闲有了提防,刹那间,八宝功德泥镇住神魂,金光顿现,天矶环现在顶上,一大一小两圏光环显出,手剑一起,冰光一闪,一个刺剑式,突入他的内圈。

    对方太依赖六魂幡,以为莫闲又要倒飞出去,却不料这次一摇,莫闲仅仅是一愣,接着剑光顿起,寒气逼身,如坠冰谷,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恐惧之,好像身体不能动了,眼睁睁看着剑进入身体,失去了意识。

    对方已经化成冰雕,莫闲手一掠,六魂幡到了手,六魂幡并没有完全祭炼成功,就是这样,莫闲手一触六魂幡,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不是**上,而是精神上,一股冰冷而阴寒的气息涌入他的灵魂,居然没有阴邪之气,而是一种堂堂正正的感觉,虽然阴凉,却没有对莫闲的伤害,幡一到手,迅速缩小,莫闲将之塞入乾坤袋。

    旁边还有几个头陀,已经惊呆了,他们也没想到,莫闲居然不畏六魂幡,第一次莫闲倒飞出去,口鼻之喷出桃都火,他们认为正常,第二次,他们心升起了莫闲不死活的想法,等着莫闲倒飞出去,即使不倒飞出去,也不应该杀了头陀,抢了六魂幡。

    据说六魂幡的祭炼方法是由定光佛亲自传下来,虽比不上他手的六魂幡,也是一等一的秘宝,就这样易手了,感觉如做梦一般。

    莫闲得到六魂幡,刚想一鼓作气,将剩下的几个头陀消灭,忽然间脸色一变,背后又露出了双翼,双翼连扇,身体嗡的一声,瞬间远去,一路妖风,滚滚而去。

    他刚走,一个头戴鼠冠,手持钴宝轮,浑身披挂,脑后隐隐可见有圆光,圆光之,隐现一鼠,张口似欲吞天,正是毘羯罗,来得非常迅速,似流星划破天际,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近前。

    部落之土著,早已没有活着的人,地上尸横遍野,就是阎罗殿人,也死了数人。

    毘羯罗一到,喝道:“发生了什么事,六魂幡呢?”

    “被莫闲抢走了!”

    “什么!”毘羯罗一听,立刻怒气上冲,头顶的圆光大盛,吞天鼠也咆哮一声,他一把摄住一个头陀,“你说什么?莫闲向哪个方向去了?”

    “他!他!”头陀显然对他充满畏惧,话都吓得说不完整。

    “废物!”他手一松,圆光之的那只吞天鼠猛然探出身来,一口将他吞下,其他吓得魂飞魄散,一个头陀结结巴巴地用手一指莫闲去的方向:“向~向那个~方向去~了!”

    他哼了一声,身体冲天而起,向着那个方向追了下去。

    那两人趴在草丛灌木丛的幸存者,见到他如妖魔一样,圆光之鼠影居然生吞大活人,吓得更是头也不敢抬,好在那种巫术的确神奇,加上毘羯罗又在暴怒之,并没有详细查看周边。

    在远远的另一座山头,小明王然越站在山腰的一颗树下,眼睛放着幽光,正在观看这里,他自言自语的说:“毘羯罗居然占先了,好得很,六魂幡丢失,那古佛的遗物是什么?凑不凑热闹,十二神将向来看不起我们,莫闲这个东西,做了件大快人心的事!”

    莫闲刚才已感到危险降临,他当机立断,抽身就走,但危险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有一种越来越近的趋势,他看到下方延绵的群峰,还有树木丛生的沟壑,一咬牙,身体投入其。(。)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黎家大少爷打赏,艾舍长、八景宫_太清和名人史家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