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虽驾妖风快而逃,却现度并不像他所预期的快,一路上滚滚的妖风虽然很壮观,只比御器快一些,知道不妙,一狠心,扎入林,看到一株大树,他身影一幻,溶入其。?

    这是他的身体的本能,秋蝉成妖,激出的本能,能与树木合为一体,而秋蝉在战斗力上明显不足,莫闲自从把它的身体炼成身外化身,在战斗上根本没有指望他,更多的是自己的战斗技艺,唯一值得自豪的是桃都真火,虽是他的本能神通,但究其根源,还是来自桃木。

    但天生万物,均有其生存之道,战斗力不强,并不意味着不能很好的生存下去,秋蝉的隐匿之术,以及他对危险的感应等,都是他生存的法宝。

    莫闲化入树木,修士即使用神识扫描,也不会现异样。

    毘羯罗横空追来,追到此处,失去了莫闲的踪迹,莫闲的一切信息就此断,他停在空,脚下正是莫闲藏身的大树,他鼻子抽了抽,一点也捕捉不到莫闲的气味,人究竟到那里去了?

    他睁开的天目,向四周望去,物体的形像一一在他眼流淌,下方的树木山石,一一过目,根本没有躲藏着,莫闲到哪里去了?

    他扫描了几遍,降低了高度,临空站在那棵树的上方,他不知道,莫闲就在他的下方,莫闲看他就站在自身融入的这棵树上,莫闲甚至想,如果自己偷袭,对方能不能防住,但他不能冒这个险。

    小明王就那么强了,听那些头陀说,好像他的位置比小明王他们更高,而且,临空站立,周身气机凝而不散。莫闲知道,修士没有那么好偷袭,只要自己一动,说不定不等自己动作。就会暴露。

    他寂然不动,毘羯罗用天眼观看,但也没有现,他没有往脚下看,说不定会现一个淡淡的蝉影。

    “莫闲。你不用躲了,我已现你!”他叫道。

    莫闲没有理睬他,自己明明在他的下方,居然用这个伎俩想诈他出来。

    他等了一会,见没有回响,他身畔红光一闪,数道光华朝各个地方打出,轰鸣声不绝于耳,树木和山峦崩摧,有几道红光甚至沿着山小洞。进入山体,大地在抖动,现场一片狼籍,除了山间鸟兽一哄而起外,根本没有找到莫闲。

    他终于走了,莫闲还是没有动,过了一会,一道神识扫过,山林之,依旧是那付模样。他才不得不承认,莫闲不在这里。

    又是十几个时辰过去了,太阳落山又升起,山林已恢复平静。此时莫闲才重新出现,经过了一个昼夜,毘羯罗应该早已离去,莫闲这才放心的解除了法术,从树解脱出来。远远的有一个人走来,正是那个少年。他怎么在这里?

    原来,他们躲在野草灌木丛,几个头陀见毘羯罗走后,也驾起遁光,离开了此地,等他们离开,巫师才松开的手,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

    “怎么了,巫师爷爷,你怎么啦?”少年慌了。

    “爷爷不行了,我布置的巫阵想阻挡他们,结果一照面,就被他们破了,你当时不在部落,部落完了,你给我以誓,一定要报仇!”

    “我巨南誓,一定要为死于非命的同胞报仇,如不报仇,死后化作鬼魂都不得进祖先的冥土!”巨南誓。

    “好孩子,苦了你了,我已经油尽灯枯,在临死前,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把我的一切都传给你,你记住,刚才那帮人有仇人,他的名字叫莫闲,你在我死后,去找他,央求他,跟他学本领。”巫师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块类似琥珀的东西,里面包裹住一盏小小的灯,令人感到神奇的是,这盏灯好像还亮着。

    他喘了一口气说:“这是我们部落从过去传下来的,说是有朝一日,灯出世,照耀天下!传了不知多少代,但灯始终没有出世,他要不收你,你把这盏献给他,他会收下你!”

    “爷爷,我不要跟他学艺,我跟你学习巫术。”巨南哭泣着说。

    “没有时间了,我生命将走到尽头,得去见祖先了,再说,爷爷的巫术,比起那些恶人来,差得太多,你必须走出蛮荒大地,找到那个莫闲,学好了巫术,再来替我报仇。”老巫师说。

    他猛的一声咳嗽,又一口血咳了出来:“你放松身体,不管生什么事,都不要抵抗,我借祖先之灵和惨死的同胞之灵,来给你启灵。”

    说完之后,不管口吐着鲜血,手结出巫印,口苍凉的咒语声响起,周围阴风顿起,恍惚,似乎死去的人又出现,一个个走向巨南,和巨南合在一起,巨南感到脑不断的杂音响起,这些魂灵带着部分记忆,融入他的身体,实质上他不知,也带来了少许精神力。

    这非常危险,弄不好他会精神失常,老巫师也不知道这件事,毕竟这种秘法不知多少代巫师流传,但真实施展,就这一次,而且是在老巫师油尽灯枯的时候。

    无数的记忆在巨南的脑海翻滚,他感到头都要裂开了,他记住巫师爷爷的话,面目扭曲着,他的脑有着一个执念,那就是报仇,恰恰这一点,让他度过了危机。

    因为这些惨死的人,心头怨气冲天,都在不自觉地散着仇恨,与他的脑海意识不谋而合,让他保持了清醒。

    其实,这里大量的魂灵,被六魂幡所吸引,进入六魂幡,剩下的不足二成,莫闲来的时候,正好打断了阎罗殿的祭炼,此后,六魂幡被莫闲抢走,正因为大部分魂灵被六魂幡所吸,剩下的魂灵却少了许多,反而救了巨南,不然的话,老巫师不知道,那么多信息一起涌入巨南的脑,巨南估计要变成白痴,被怨气冲击成白痴。

    巨南最后感到巫师爷爷走了过来,微笑着和他合成一体,刹那间,他的一切知识都现于他的脑海,巫师的经验,以及对巫术的理解,他都明白了,不过,由于老巫师层次并不高,正如他所说,他不是阎罗殿的人对手,巨南这才知道,敌人是如何强大,他看到的最弱的一人,都比他的巫师爷爷强上不少。

    他睁开了眼睛,冒然脑海还是乱轰轰的,他已知道,这是许多人精神在他的脑海,他想起一个方子,一个巫药方可以调解这种现象。

    不过他没有心思去找相应的药草,老巫师已溘然长逝,他磕了个响头,把诸多死去的人草草安葬,忙了足有几个时辰,他感到稍微有点累。

    要是在平时,他早就累趴下,他现在只是感到稍微有些累,老巫师没有白培养他,他稍稍静虑了一会,站起身,看了一会这里的断壁残垣,眼露出彻骨的仇恨。

    巨南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找莫闲,但他知道莫闲走的方向,他不会飞行,他的步伐比常人快得多,像一只深山的野兽,迅又悄无声息,他从巫师的传承学到很多,开始并不熟悉,但随着时间推移,他运用得越来越熟悉。

    莫闲从那株大树出来,却一眼看到了巨南,巨南也看到了他,立刻飞奔过来。

    莫闲有些好奇,在昨天,莫闲救他的时候,他最多是身体强健一些,但今天看来,他倒像一个修行人,他有什么奇遇?

    “请先生教我巫术,我要为昨日死难的同胞报仇!”巨响跑得气喘吁吁,跪在莫闲面前。

    “你起来吧,你可知道,你的仇人是谁?”

    “阎罗殿,他们自己这样称呼!”巨南没有起来,说。

    “你知道阎罗殿是如何的强大?”

    “我只知道,我的部落全部毁在他们之手,人全都死了,巫师爷爷也死了,他在临死前,替我启灵,要我来找你,学好本领,好替他们报仇。”

    “巫师爷爷?”莫闲皱起眉头,他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正是巫师爷爷,昨天,你杀了几个阎罗殿的人,当时,我被巫师爷爷的手捂住嘴巴,看到你的一切。”

    莫闲明白了,原来昨天他们躲在暗处,他说巫师爷爷,看来,利用巫术掩盖了自己。

    “阎罗殿极其庞大,昨天那些头陀,只不过是它的十二神将的一支,它还有孔雀明王部,八部天龙部,还有大量护法和旁系人员,最上有幽冥教主,幽冥教主有鬼神不测之能,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修士。”莫闲说。

    “我不管他有多么巨大,我只知道它是我的仇人就够了,我要替我部落的人报仇,先生在上,我愿意将部落保留了数十代的一件宝贝送给先生,只求先生能收我为徒。”说着,他从身上取出一块琥珀,莫闲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看到,里面的灯还亮着。

    他一下子明白,这就是小明王所说的古佛留下的东西,原来是一盏灯,这盏灯已蒙尘,但它的光辉依旧!(。)

    ps:  感谢玄衣宝树、6乘风来了打赏1oo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开心每一年、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幻想人生是我、我要穿越混沌、cscs、逆天改命的衰哥和人生绘卷等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