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有光色而虚,在黑暗指引路,却可见而不可捉摸,一灯能除千年暗,是以世上有灯,最著名的有盏灯,一是玄都八景宫的灯、一是玉虚宫的灯、一是燃灯古佛的灯,这盏灯是种道的体现,指引着修行者。

    而这盏灯却封存在琥珀,但灯光依旧,古灯蒙尘却光依旧,莫闲一见,脸上露出微笑,他说:“可惜了,就放在你那儿,有朝一日,灯大放光明,你的道就成了。”

    “师傅,你答应收我为徒了?”巨南有些听不懂。

    “我可以指导你,但你不是我的弟子,我目前还够资格收徒,你叫我先生吧!”莫闲说道。

    莫闲目前还没有相当于道家金丹的功行,所以他说不能收徒也是对的,在遇仙宗,功行不足金丹,没有资格收徒。

    而且,莫闲现在指导的人很多,相当于他的弟子,可是,这些弟子都是深怀仇恨之人,对阎罗殿有着彻骨的仇。

    说不好听,莫闲是利用他们向阎罗殿寻仇,不过是双方两益的事情。

    巨南规规矩矩的磕了个头,莫闲看着他,不觉皱起眉头:“你昨日未修行,今日身上气息很杂,好像进入修行之门,但修行寻求一个纯字,这是怎么回事?”

    巨南将昨日经历一说,莫闲低头想了一会,说:“本来我想让你修行冰魄宗的法门,看来不行,也罢,你现在身上气息很杂,先进行纯化,你的巫术并不高明,我这边正好有蛊虫**,是我从一个喇嘛身上得到,你先借蛊虫来理顺你的气息。”

    莫闲身边有布音加的法门。当日他在布音加的洞府之,布音加身具两家之长,在他的洞府之,莫闲不禁得到了大量的天才地宝。也找到了布音加的几本书籍,有布音加所擅长的密宗秘法和蛊虫**。

    莫闲根据巨南的实际情况,传授他秘法,又把青铜禅杖付与他,并且教他一套杖法。又教他存想之法,存想的对像却是他的琥珀内的那盏灯,以便与他心神合一。

    巨南没有什么时候地方去,就跟在莫闲身边,莫闲心一动,决定带他去见本尊。

    而他的本尊却遇到的麻烦,莫闲和其他六人卷入一个麻烦之,事由燕天运引起,燕天运无间猎杀了一只妖兽夜光豹,得到了一株灵药。偏偏有另外修行者出来,说是他们先发现了夜光豹,本来要收为坐骑,现在给燕天运杀了,燕天运得补偿他们。

    一言不合,便动起手,等莫闲几人赶到,燕天运被对方人压着打,莫闲等人一到,对方一看形势不对。呼哨一声走了。

    燕天运虽然狼狈,但好歹并没有受伤,灵药和夜光豹已被他装入乾坤袋,几人没有当回事。加之燕天运也没有问对方人是什么门派,莫闲问了一下燕天运,燕天运说好像几人的功行不高,不属于他所认识的门派,刚才有一个人御虫攻击,但威力并不大。

    莫闲笑着说:“你为了发财。单独一个人跑在前面,连对方是谁都没有弄清楚,大概只关心夜光豹是不是值钱。”

    “我问了他们,他们不肯说,我有什么办法!”燕天运手一摊说。

    “莫师弟不要取笑他了,我们小心一点,顺着这条灵脉往前走,仲凯道友说了,我们得找到通天坑,才可能第一时间找到迪崖岭可能出现的地点。”子渊说。

    通天坑,是在山岭的灵脉上,突然出现的一个大坑,它是迪崖岭出现前兆,迪崖岭并不是在天空出现,而是在岭形成通天坑,通天坑深不可测,如果发现,就到了迪崖岭,由于上一次出现在东海,形成了漩涡,时间对人来说,已相隔一千多年,人间过去不知多少代,朝代也换了几个,大多数修士还是第一次听说,就是遇仙宗也只推算出迪崖岭在南疆出现,而不知有通天坑之说。

    通天坑之说,完全是太易门的推算,莫闲等见仲凯信誓旦旦说,虽然心还是有所怀疑,但没有更好的办法,便姑妄信之。

    大多数修士,便凭运气,或者凭借迪崖岭出现时,引起天地异常,而不能在第一时间内赶到。

    听师兄这么一说,莫闲也收起玩笑的心理,几个顺着山势的方向,转过山峰,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石林出现众人眼前,树木明显的稀疏,有些地方都没有树木,但在远方,有着几株高大的树木,屹立在一座石峰之上,而石峰却很奇特,上下通体湿润如玉,但却在顶部生出几株大树。

    几个驾起遁光,向此峰飞去。

    “来人止步,此地是神石宗的外围,不接受外客拜访!”一个声音浩浩荡荡传了出来,接着,石林诸峰之间冒起烟岚,云卷云舒,将山峰掩盖。

    莫闲等人一听,顿住遁光,原来是神石宗的地盘,神石宗,听说是南疆一个较为神秘的门户,众人对它了解很少。

    子渊一拱手:“我们是路过,不知此地是贵宗地方,多有得罪。”

    说完之后,对莫闲等人说:“走,我们绕过神石宗!”一转遁光,莫闲等跟着他,转了一个大弯,向南飞去,他们向南飞去,并没有进神石宗的地盘,就在这时候,旁边飞来有十几道遁光,为首的一个人喊道:“好贼子,先别走,先补偿了再说。”

    燕天运一见,为首人正是先前与他争斗之人,也喝道:“原来是你们,原来是神石宗的,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你们居然先来了!”

    莫闲一看来人,大部分功行在筑基,但也有一个是金丹期,眼光一闪,抱拳说:“你们想仗着人多,欺负我们人少?”

    子常看了一眼莫闲,有点好笑,从目前的形势看,对方人多不错,但只有一个金丹,其余均是筑基,打起来,吃亏的对方,这标准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对方金丹修士出来,说:“我方彭氏兄弟说你们仗着人多势众,将他们追赶的夜光豹杀了,却欺到门上,可有此事?”

    莫闲笑了:“恶人先告状,夜光豹是有一只,也被我们杀了,但并不是你们所追赶,而是守护一株灵药,莫不是看灵药,想讹我们。”

    对方脸一沉:“这方圆千里之内,所有的灵药是我门细心栽培,既然有灵药,当然是本门的。”

    莫闲愕然,子常说:“原来神石门有这个规矩,但我不认同这个规矩,对方想将我们几人怎么样?”

    莫闲看到几处有气息冲起,对方淡淡说:“不想怎么样,你们一人交出一件法宝,既然冒犯我门,不管你是谁,惩罚是必须的。”

    莫闲气得乐了:“好得很,天下门派,没有一个门派如此,既然放言如此,神石门,我在之前根本没有听说过,窝在一个角落,口气倒是不小,就凭你们几个人,想讹我们,既然你们奉行拳头大就是真理,哪好,我们就以拳头说话!”

    对方勃然作色:“给我拿下!”

    十几个人各种法器放射着奇光打了过来,仲凯哈哈大笑:“来得好!”手一指下面的一峰上的石头,石头放射出黄色光华,轰然飞起,越来越大,如山一样,直向对面压了过去,莫闲哼了一声,打出了根五毒钉,幽黑的光华一闪,对方个人叫了一声,直接掉了下去。

    谢草儿和其他几人也纷纷亮出法宝法器,他们并没有进攻,而是护住了几人,曹光甚至没有动,而仲凯的石头已经化作石山,一路压了过去,许多法器打在其上,虽然有些作用,但其势不可挡。

    莫闲收回了支五毒钉,见对方有漏网的法器打来,直接用手抓,一件飞剑在他手挣扎,哪里摆得脱,漏网之鱼毕竟很少,轰的一声,石山压了下去,将数个人镇压住。

    对方金丹修士遁光一起,想后逃,莫闲一笑,手臂上的缚龙索飞出,一道淡红带有些许玄黄,一声响亮,将对方金丹整个凌空拿来。

    转眼间,对方已经零八落,此时,听到空气嗡嗡的声响,几股黑烟从刚才气息上冲的地方冒出,众人定睛一看,原来不是黑烟,而是黑色的蜂群,完全黑压压的一大片,御虫术,众人头脑冒出这一个词。

    莫闲手一指天空的太阳,一道火柱从空而降,烈焰,金乌领着漫天的火鸦往下一压,一条由蜈蜂聚成的烟柱烟消云散。

    另几条蜈蜂柱柱一滞,不敢向前,莫闲更加明确这是有人控制,一股股元婴气势冲天起,一个声音喝道:“住手!”

    莫闲几人根本没有住处手,谢草儿身子一摇,狂风顿起,掌出现了鞭子,一鞭抽出,天崩地裂一声响,群石乱飞,一鞭之下,群石似被赶的羔羊,向声音砸去。

    元婴气息冲天而起,一个声音怒道:“竖子安敢!”一只大手由下而上,石头纷纷成为粉末!(。)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秋之神光的月票支持!特此感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