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清明节,慎终追远,今日回家祭祀!)

    大手朝谢草儿的鞭子抓来,曹光动了,纯阳剑丸化作一道凛凛的剑光,扫灭一切相,直接扫了出去,从下面升出来的大手一声痛呼,便烟消云散。△¢,

    子常手出现了阵盘,往下一抛,手一划,一种波动出现,而下方的那名元婴修士刚才挨了一剑,虽然不是针对他本人,但纯阳剑气那破灭一切相的玄妙,多少也让他受了一点轻伤,他更加暴怒,从下面飞了上来。

    却正好遇到了子常甩出的阵盘,阵盘一闪,忽然变成了虚幻,空波纹起,连日光都出现了波动,正好元婴修士往上冲,落入阵盘之,人影一闪,便不见了,他已入阵。

    这一点倒出乎神石门的预料,神石门门内有元婴修士六名,化神修士没有,本身就是一个二流门派,在南疆倒是一流,而来的几个人,基本上是个宗门的精英,越级挑战,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不可能。

    子常将一个元婴修士困在阵,独成一个天地,一时间元婴修士不能冲出,神石门可说是翻了天了,元婴修士居然被一个金丹修士困住,脸面上大失,并且,死伤了数人,虽说是筑基修士,而刚才御蜂攻击,却被对方一把火,烧掉一路蜈蜂,其他几路的修士一时不敢放出蜈蜂,这几样聚在一起,神石门的掌门头疼了,哪里里来的变态,他高声喊道:“道友。误会!”

    众人听到误会之声。一个个停下了手。掌门知道,要是神石门全力而击,应该胜利是他们的,但却不能将他们全留下,这些人走脱一个,回去搬来救兵,那么神石门危矣。

    他作为掌门,却不能拿神石门开玩笑。他御起遁光,对莫闲他们手一拱:“贫道神石门掌门见过各位道友,不知几位道友出身什么门派?”

    几人分别报名,他一听,心暗暗叫苦,他虽缩于南疆,天下大派还是知道,遇仙宗、纯阳阁,还有一个太易宗,哪里一个是好惹的主。他又不是一个散仙,独自一个人。光棍一条,可以不怕这些大派,他可是家大业大,一旦与之为敌,说不定会惹怒对方宗门,雷霆一怒之下,神石门说灭就灭。

    他立刻脸上堆起笑容:“误会,不知几位怎么和我门下弟子起了争执?”

    “你门人说,周围千里均是你门的私产,我们不过打了一只妖兽,就上来喊打喊杀。”子渊冷冷地说。

    “这一帮狂妄自大的后辈,我们神石门从未说过这样的话,纯粹是他们自找,道友放心,我作为神石门的掌门,绝对可以保证,没有这话!”掌门陪着笑脸,说:“道友,能不能把本门的凌虚子放了,我保证他决不是有意冒犯道友,还有南山子,他被道友困住,能不能将他放出来?”

    莫闲拎着凌虚子:“把他放了,可以,他并不是像掌门所说,他可说了方圆千里之内,所有妖兽与灵药,均是你神石门家养的。”

    掌门暗恨,陪着笑脸说:“这是他的一时气话,道友当不得真,道友,我让他赔礼道歉,我门会给道友赔偿,我门的神石,给各位一人十颗,如何?”

    子渊诸人对望了一眼,不知道神石是什么,燕天运却传声说:“我听说过,这种神石有神奇的作用,天下就此一家,是上古灵粹所成,答应他!”

    “好!就这样!”子渊说,示意莫闲和子常放人,莫闲冷冷地将缚龙索收回,而子常也将阵盘打开,一个修士正咆哮着在里面冲出,一冲出,就要对众人下手,给掌门一扬手,飞起黑白两色光影,一下子隔断。

    掌门带着笑容,怎么看脸色都有点假:“童子,取十枚神石给诸位道友。”

    莫闲看到南山子脸上显然露出了心疼之色,莫闲他们不知道根由,实际上,神石只产在莫闲之前所见那座玉峰上,在几棵参天古木下,地面缓慢出现神石,燕天运说的没错,神石含有上古灵粹,但他并不知道,一年只有数十枚出于地面,而且,只有那座玉峰上才产生,那几株参天古木,居然没有产生灵智,并且,木质并不好,跟凡木一样,根本无用,本来还有一座山峰出产,也有古木,但神石门贪心,想找出什么原因,挖开了山峰,结果不仅没有找到原因,古木也枯死,那一峰神石也就不再出现。

    神石好像是上古灵粹所成,对金丹修士来说,却是作用巨大,内含阴阳二气,将神石的阴阳二气吸入体内,可以促进金丹修士成婴,神石门出现六个元婴并不是偶然,一个二流门派,而且地处南疆,修法并不高明,却出现许多元婴,与神石有极大关系,可以说,在神石门,进入金丹,比起别的门派,更易进入元婴。

    燕天运只是听说过神石,可他一次也没有看过,莫闲等人更没有听说过,所以燕天运传声给他们。

    莫闲见神石并不大,只如一个鸡蛋大小,却是黑白缠绕,像一个太极图,一拿到手,莫闲立刻感到其阴阳之气盘绕,细细一体会,叹了一口气,此是后天阴阳气,要是先天阴阳气,他倒可以运用它炼体,后天阴阳气也对炼体有作用,不过要将阴阳炼体术推到第层,却是要用到恐怕上千万颗才成,十颗根本不够。

    莫闲看到神石,心一动,倒可以给身外化身用,练成一种法术,结合御风而行,练成御阴阳而行,这种遁法称为阴阳遁,速度不下于雷电,而且,一经使用,身体界于阴阳之间,人鬼莫测,至于他的本尊,他有金光纵地法,没有必要练阴阳遁。

    现在按日程计算,就在这几日,就要到了,还带来一个土著少年巨南,化身带巨南来,实际是化身身边有些种类丹药没有了,加上要点化他体内的精神异力,使之纯化,虽然巨南有巫药方,但效用是太低,莫闲从他的巫方,推演出一道丹方,调整人体内的精神,使之纯化,还不知道效果如何。

    他们离开的神石门,众人问燕天运,神石是怎么回事,虽然他们都能感觉到其衍生出后天阴阳二气,而且,那个掌门用的阴阳二气法,可能就得益于此。

    燕天运将他所知告诉众人,子渊听说后,沉吟了一会,摇摇头说:“此法虽有利于金丹修士成婴,却阻碍进一步发展,后天之气不化尽,即使领悟法则,也不能入化神。”

    这就是大派的底蕴,虽然刚入金丹,考虑到以后,仲凯和曹光也点头,他们门派也有类似的说法,燕天运说:“你们金丹成就为上品或品,要是有人成就下品金丹,借助神石,有很大可能进入元婴期,能进入元婴期,就不错了,还要考虑这么多,再说,元婴期只是把后天化尽,用的时间长一些而已,我进入筑基已是意外,如果成就金丹,最多是下品金丹,我还指望着万一结成金丹,凭借它进入元婴期。”

    莫闲笑道:“这话不错,倒是修士的一个奢望,谁不想层次更高。”

    燕天运说:“知我者,莫兄也!”

    莫闲摇摇头,说:“我是发发感想而已,我不会用这种方式,不过,神石倒是可以成就一些法术,比如阴阳一气、阴阳遁之类的。”

    “这个方法好,阴阳遁,不仅速度快,而且游走于阴阳边界,人鬼莫测,绝对是一流的遁法。”子常说,众人点头,谢草儿更是向子常请教阴阳遁的修炼法。

    他们不知道,在他们走后两天,小明王然越也找上门去,他一上门,凭借他的五色神光,将六个元婴修士一一镇压,逼他们签下城下之盟,神石门虽然存在,但已被然越所控制。

    然越看的就是神石,虽然神石弊端很大,可是小明王急需提升手下的实力,这些弊端虽有,对然越来说,反而更容易控制他们。

    神石门的掌门欲哭无泪,神石几乎被然越一卷而空,并且,规定以后他们蛤能保留二成,其余八成都要上交。

    事情还没有结束,小明王前脚才走,后脚毘羯罗来人,神石门的人怎么是毘羯罗的对手,幸亏掌门临时喊了一声然越的大名,才逃过一死,将剩下的神石一卷而空。

    事后,小明王然越得知,和毘羯****了一架,官司打到幽冥教主身前,幽冥教主各打五十大板,小明王心渐渐对幽冥教主越来越不满,此是后话。

    莫闲的化身带着巨南在路上等待着,巨南对蛊虫之道倒是进境很快,但对存想之道,老是走偏,要他存想那盏灯,他不自觉想偏,甚至存想的灯熄灭,其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思想杂念太多,他的精神力无比同类来的强,但这些精神力根本不是他的,所以他的脑海很乱。

    他也知道这点,一路上采集草药,熬成巫药服用,并没有避着莫闲。(。)

    ps:  感谢玄衣宝树打赏100起点币,黎家大少爷、开心每一年、秋之神光、八景宫_太清打赏,书友09082204050950月票支持!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