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化异丹,丹药洗炼隐患除

 热门推荐:
    他没有避开莫闲,他根本没有想到,莫闲会留意他,在他的印象,莫闲是神一样的人物,应该是万能的,他甚至主动把他所知的巫药告诉莫闲,甚至把自己不懂的巫术说出来,向莫闲请教。??  ?

    莫闲倒没有让他失望,莫闲的境界远高于他,修行虽有巫道不相同,但总是相通的,巫术不过是借助天地神灵和祖先之灵,而莫闲的道术,也有借助诸天神灵的,不过,莫闲知道了其实质,修行之道,本就借假修真,神灵不过是假借,换一个词也是如此,只不过是天地灵信的一种体现。

    所以他一说出来,莫闲立刻明白,并直指巫术的核心,语言精辟,使巨南产生了一种错觉,莫闲什么都知道,他不知道的是,莫闲也是一个人,不可能全知全能,只不过比他先行了一步。

    莫闲也指点他一些小技巧,比如莫闲早期所使用的飞天步等,主要是加快他的度,但巨南却如获至宝,不断的练习。

    这日,到了这里,莫闲停了下来,他已感觉到本尊快到了,对巨南说:“我们在这里等。”

    “先生,我们等谁?”

    “我们再等我,还有几个友人,我只是本尊分出来的一个化身而矣,你该和我的本尊见面了,本尊身边有丹药,也有丹炉,他会指导你修行,我说过,我目前不具备收徒资格,来的人当,倒有个人具备收徒资格。”

    “先生,你会怎么样?”巨南问道,多日来,他与莫闲已经有了感情,他怕再也见不到莫闲,他还不懂其玄妙。

    “傻瓜,他就是我,我只是在需要时,才出来行走世间。”莫闲没有多说。化身是莫闲,本尊和化身一样,但又不同,化身是莫闲。但莫闲却不是化身。

    “他们到了!”莫闲说,远远的看到人,其一个人和莫闲一模一样,人之,六人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子渊恍然:“莫师弟,那是你的身外化身?”

    “不错,是我的身外化身,我在外游历时,因为机缘巧合,得到了身外化身法,又恰好得到灭了一个妖物,见其身体正好,就用身外化身法,成就这个化身。”莫闲说。

    仲凯一听。拍手叫绝:“用妖物身体,倒是一个好主意,不过妖物恐怕不是什么都行,这一点,倒与灵宝化身有些相似,可惜,我不能炼制灵宝,不然倒可以成就化身,苦无涯是借乾阳珠而成身外化身,他是运气好。”

    “我这具化身比不上乾阳珠。但也是不凡,他本是一只秋蝉,身上已生符,我才借他的身体成就化身。”

    两人越走越近。巨南两边看着,完全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化身笑了,手一拱:“见过诸位道友,这是巨南,一个土生土长的南疆少年。本尊,我先归位,你的意思我知道,我去修炼了,巨南,拜过诸位前辈。”

    化身说完,身体化作一道青光,投入莫闲的身体,一瞬间,莫闲全部了解了这一阶段他所经历的一切,笑着对巨南说:“来,巨南,我给你介绍一下。”

    一一指着各人,给巨南介绍,同时,将巨南的经历说了一遍,子渊说:“想不到,巨南也是一个苦命人,师弟,你的炼丹术比较突出,他的身上具有诸精神异力,你可有丹药化解?”

    巨南一一拜见人,莫闲说:“我近来采摘了不少灵药,正准备炼制一炉化异归元丹,不知药效如何,巨南这几日,就拜托各位。”

    “化异归元丹,没有听说过?”燕天运说。

    “你当然没有听说过,这丹方是我推敲出来,它能化异种精神力为己用,大概全天下,只有巨南才能用到,其他人根本没有这种异状。”

    “你去炼制,我本来想挣钱,借助你的丹药挣钱,看来不成,谁会用这种丹药?”燕天运说。

    莫闲开辟了一间洞府,丹炉放出,这是他根据巫方所改进,他又推敲了一片,现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升火炼丹,倒是很顺利,日之后,丹成一转,其有六颗破碎,只成丹颗,莫闲没有想到,自己用的灵药应该能丹成一转,好的坏,应该能成二转,却只成丹颗。

    莫闲出来后,诸人围了过来,莫闲拿出一颗丹药,丹呈幽黑色,有许多丹纹,一眼看上去,似乎能将人的精神给吸进去,莫闲叫巨南来到跟前,说明丹药服用的注意事项。

    服食丹药后,莫闲观察巨南的表现,其他人也很好奇这种丹药的表现,因为在修行界,异种精神力如此多,聚于一身,除了巨南,恐怕没有其他人。

    莫闲比较着预想的效果与实际效果,他的各种感觉完全打开,在这一时刻,巨南的身体没有秘密,莫闲可以感觉到各种气息如同绳索一样,缠绕在巨南的身边,在一次循环,异种精神力一缕缕的被丹药之力抽出,投入巨南的精神力之,慢慢融入他的精神力,巨南的精神力在壮大。

    但这个过程,远不是舒服的过程,无数幻象,还有各种感觉一齐沓来,自己已不能感受到完整的自己,无数的酸痒从灵魂透出,想抓根本不知道如何抓,这种折磨,一刻巨南也不想受,巨南是一个土著的少年,他不怕疼,就是用刀割他的肉,他也能忍受,却不能忍受这种痒,但关键是,这种痒根本无法可解。

    他面容扭曲着,就要站了起来,莫闲手一指,他的身体僵住:“你不能忍受这种痛苦,还说什么报仇!”

    他的肌肉不停了抽搐,但身体不能移动丝毫,莫闲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种痛苦,从灵魂深处出,人宁可去死,也不愿忍受这种痛苦,但如果能坦然面对,对精神有着不可思议的好处。

    不过,像巨南这样,效果却打了一个深深的折扣,这没有办法,能做到的人,几乎是一代人杰,化痛苦为磨练,经过这一关,世间没有什么能难倒他。

    巨南想昏过去,拼命想着部落人惨死的模样,心对阎罗殿仇恨又上升了许多,但还是不能抵御这种痛苦,汗水如雨一样,明明只过了一刻钟,但在他心,好像过了一生一世,真正的无间地狱。

    终于,这种酸痒开始消退,巨大的幸福感似乎充斥了每一个细胞,他的身体突然可以动了,听到莫闲对他说:“你通过了丹药的洗炼,你感受一下,自己的精神与以前有什么不同。”

    巨南立刻反观内视,精神上感到从来没有这么透澈,本来存想不清的灯盏,稍加存想,就清楚的出现在他的脑海。

    “先生,我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巨南欣喜的说。

    “你的状态不错!”莫闲说,取出了一颗五毒丹,“把这颗丹药吃了。”

    莫闲一看到丹药,触痛了他,巨南的脸色变了,他想到刚才的滋味,他可不想再次品尝这种滋味。

    莫闲看到他变色,随即明白过来:“你放心,这颗丹药不是洗炼你的精神力,而是增强你的体力和抗毒性的丹药,不会有痛苦的感觉。”

    他半信半疑了服下丹药,果然没有什么痛苦,他的骨骼在劈叭作响,药力在迅增强他的骨骼和肌肉,无数灵信在他的周身流转,在生命的底层,迅契合和重生,身体开始有了抗毒性。

    几个时辰过去了,他睁开眼睛,虽然看起来还和原来一样,但他的力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一振青铜禅杖,使出一套棍法,水泼不进,青铜杖隐隐出青铜的光辉,莫闲点点头:“你的武艺倒是大成,但在法术方面,还要多加修炼。”

    又回过头,对子渊等说:“我还不能收徒,几位有没有心思?”

    子渊等摇摇头,他们也看出,莫闲传他法术武艺,都没有传遇仙宗的东西,而且莫闲没有收他为徒,他不是一个修行求道的人,而是一个满心仇恨的人,一句话,是莫闲用来对付阎罗殿的利器而已,并且,他又没有主动拜师,对这样一个人,指点他容易,收他为徒,却是不行。

    子渊说:“我们还没有上升到长老,也不具备收徒资格,这样吧,指点他一下,倒是可以。”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莫闲笑而不语,几人指点了几句,在巨南的心里,其实也无拜师的**,莫闲看着他,心长叹,也不提醒他,机缘是人掌握的,不可强求,话又说回来,自己也不过是利用他,要是没有这样事,他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

    仲凯笑了,说:“既然这样,你的棍子给我看看!”

    巨南把青铜杖递给了他,仲凯手上白光亮起,往青铜杖上一抹,莫闲看到他的手法,眼睛一亮,他不但纯化了青铜杖,还在其留下一道护体法术。

    “还不谢谢仲前辈!”莫闲说到,巨南接过青铜杖,感到自己与青铜杖联系又加深了。(。)

    ps:  感谢邯郸学道和玄衣宝树打赏1oo起点币,八景宫_太清、秋之神光和黎家大少爷打赏,特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